缘起  回忆

章节字数:3019  更新时间:17-11-10 01: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是?有没有人!有没有人呐!”敖权望着乌漆嘛黑的四周慌张的问个不停。随着“嗖嗖嗖”三声声响,只见敖权下意识的摆出应战姿势,十分警觉的看向周围。声响过后便出现几幅如同回忆录般的长影不停的穿梭在黑暗中似乎望不到尽头。当影片停格在一处破烂的小木屋时。敖权眼前一亮,走到影片面前伸手想要触摸。谁知,影片好似有感觉般快速躲闪,一时间失了踪影。此时的敖权明白自己被困在这似梦不似梦的空间当中,空间里面承载的都是敖权以往的回忆和过往。敖权盘腿坐在地面,安详的闭上双眼,静静的等待回忆的再次降临。

    过了许久敖权忽然发现前方有处光,那光不似太阳光般刺眼灼热,到像是母亲慈爱般柔和耀眼。敖权向着那处温暖的阳光走去,当他走出光芒。眼前的景象令他不自觉的揉揉双眼不停的掐着自己本就瘦弱的胳膊,感到痛意时,他才知道这不是梦。他真的回答了与母妃相处的时候,回到了自己小时候。

    “母妃!母妃!父皇到底什么时候来接我们呀!”一个小男孩嘟着小嘴无聊的说道。不得不说小时候的敖权真是可爱。水汪汪的大眼睛再配上对称出奇的远山眉,小而不失高挺的鼻梁,白皙光亮的肤色映照着小敖权格外耀眼。女子正在田中耕作,听到孩子这么问道,缓缓站起身来,走到孩子身边,温柔的说道:“权儿乖!等你父皇忙完他就会来接我们了!”女子说完便赶紧背对孩子,在孩子的背后偷偷抹眼泪。“母妃!其实你那个时候早就知道,父皇不回来接我们的,对吗?”敖权望着女子楚楚可怜的模样心中很是不忍,但他似乎被什么神秘的力量克制全身无法动弹,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目视着年幼的自己与可怜的母妃。

    “啊!怎么回事!”敖权有些紧张意图挣脱控制奈何自己的力量太小只能被这力量操控摆布。敖权又到了破旧的小木屋中,与上次不同的是,有很多邻里乡村的村民前来祝贺。小敖权瞥了他们一眼,狠狠的说道:“道貌岸然,表里不一的东西。”要知道自己与母妃刚搬来的时候这些村民可没有给他们一个好脸色,不断的辱骂自己与母妃。甚至还把他们逼到了这间破旧的小木屋中度日,要不是母妃勤劳能干,怕是自己与母妃早就饿死在路边了。旁边的公公恭敬的说道:“回禀德妃娘娘,吉时已到还请德妃娘娘让冀王殿下随老奴回宫面圣。”德妃点了点头,走到敖权身边,抚摸着敖权的小脸含泪说道:“权儿昨晚母妃告诉你的话都记住了吗?”“回禀母妃都记住了!”小敖权挺直腰板胸有成竹的说道。“那好,先听母妃的话先上车。母妃跟公公说几句话。”“好!那儿臣就在车上等着母妃了!”

    小敖权说完便快速的跑到车上静候自己的母亲,德妃走到公公面前行礼,弄得公公立马说道:“娘娘您可真是折煞老奴了呀!可使不得!使不得呀!”“公公请您答应我!无论如何要替我好好照顾权儿!”“德妃娘娘放心,老奴跟了皇上多年,早就将冀王殿下视如己出。更何况娘娘对老奴还有救命之恩,老奴向德妃娘娘保证我德州一定誓死保护冀王殿下。只是可惜了,娘娘与皇上这么好的姻缘哪!不过娘娘放心,皇上已下旨在冀王殿下进宫后将您这里重新整修,再把以前服侍过您的太监宫女都请过来,还有皇上也保证会让冀王殿下时常回来看望您的,您那就别担心了!”“多谢公公,淳儿明白若不是公公为皇上出谋划策,香妃他们怎会让我的权儿封号入宫呢?”“娘娘这是说哪的话,老奴是为皇上办事的,自然一心向着皇上。只是委屈德妃娘娘了,不过娘娘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皇上的意思。”“我明白!按照现在的情势来讲,我不入宫是对权儿最大的帮助!”德妃坚定的说道,眼角的泪水虽早已干涸,但还是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可能这就是德妃离宫多年还能令明帝牵挂于心的原因吧!“娘娘还是不要太过伤感了,以后的事情谁又能知晓呢,眼下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德州无奈的说道。“本宫明白,公公放心,我已在权儿的汤水中加入少量的迷药,估计现在应是昏睡于车中了。”德妃转过身来淡淡的说道。“老奴多谢娘娘!老奴告辞!还望德妃娘娘保重身体。”公公的话音刚落便立即启程朝着古阳城赶去。

    模糊的身影在德妃的视线中漂浮,脑海中闪现出她与敖权的种种过往,那年敖权十一,她二十六。望着装载权儿的马车,德妃喃喃自语道:“是母妃对不起权儿,若有来生母妃情愿不再爱上他!”德妃讲完便立即昏倒过去,旁边的婢女大声的呼喊声。引得敖权大声嘶吼挣扎,他希望恳求自己能再看母妃一眼。但……

    清晨的红日依旧在云彩的陪衬下缓缓升起,林中碧绿色的树叶仿佛一下子被阳光植入了新的生命一般金色诱人光彩夺目。淦言走出房门重重的伸了个懒腰准备向往常一样走到东厢房照顾敖权。边走还不停的抱怨着“这个敖权怎么还不醒!本姑娘还要伺候他多久呀!不过!虽说他的身子是有些弱了,但他的长相确是极其俊美的。啊!啊!真令人陶醉!”淦言刚走到门口便听到敖权的呼喊声。“别走!别走!可恶放开我!快放开我!”淦言破门而入只见敖权在床上大声呼喊手脚不停的来回摆动好似有什么东西正阻碍着他前行。

    淦言凑近些看,敖权的额头上滋生出了许多细小汗珠。“看来他定是梦见什么不堪的过往了。”淦言说完立即喂敖权吃下了凝心丹。少顷敖权睁开双眼凝视四周。“你醒了!”淦言望向敖权高兴说道。敖权见到这么陌生的环境加上刚才的噩耗,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回答。用书扶住阵阵发痛的额头沉默不语。“哎!又是这样!”淦言无奈的回答道。“姑娘知道我是谁?”敖权诧异的问道。淦言点点头起身说道:“你是敖权,当今天子的儿子,封号冀王。此次被皇上指派护送千机变,谁知千机变是保住了,却弄得自己身受重伤。”见到敖权强做镇定想问又不敢说的模样,淦言心想:“没想到这个呆子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接着说道:“这都是你自己告诉我的,我呢名叫淦言,住在神墓村。而你现在就在我家。”

    “什么!”敖权瞬间待在原地。“自己怎么可能会把如此重要的事情告诉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呢!”此时的敖权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不停的翻找自己的床铺衣柜,在确定结果后,走到淦言身边小声问道:“请问姑娘,千机变在何处?”“我不知道!”淦言斩钉截铁的说。“淦言姑娘莫要胡闹,还请尽快将千机变还于敖权。”“你真的想不起来了?”“姑娘这话是何用意?”“半月前你晕倒在月湖旁,是我将你抬回神墓村,请张半仙为你疗伤。伤好之后,你曾醒来一次与我一同向左邻右舍道谢问好,并告诉我你的身世还有你护送的千机变。记得那时,你只是说为了不连累我们,只身将千机变藏在了一个较为安全隐蔽的地方,至于在哪嘛!我确实不知道。”

    “这?姑娘所言属实?”敖权小心翼翼的问道。谁知淦言一听这话便不乐意了,生气的说道:“你认为我在骗你!我跟你素不相识怎会编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诓骗于你!你信也好,不信也罢!该说的我都说了,没有任何向冀王殿下隐瞒的!哼!”淦言说完便把头扭向后方,不理敖权。敖权此时有些懵,强忍着头痛走到床边坐下,细细的回想着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可事违人愿,每想到一点头就会剧烈的发痛。引起敖权的阵阵叫喊。

    淦言倒是一脸的无所谓,认为这是敖权哄她所设下的计谋,但随着喊叫声越来越吵中间还夹杂着瓷具破碎的声音使得淦言一下子转过头来。“你!敖权!敖权!你怎么了!你没事吧!敖权!”淦言试图按住敖权的胳膊令他冷静下来。可敖权像是着了魔一般挣脱了淦言的“控制”,不停的大声喊叫着。“你!你!”淦言气的直发抖,无计可施的站在原地。“要是平常你早就死定了!可谁让你是……”“哦哦哦!对了!张半仙!我去找他!”淦言刚踏出房门一步,却又深邃的望了敖权一眼,随后便用轻功移动到敖权身边,重重的打在敖权的灵泉穴上,使得敖权瞬间失去知觉昏倒在地。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