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  为了“小玄殳”?

章节字数:3419  更新时间:18-03-26 16: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也察觉到了?”“方才有一股力量正向我们聚拢。”“不是聚拢而是逼近。”“以你的功力对付这么多的隐卫太逞强了,何况还有这个摸不清身份的人。”“所以我才更要抓紧时间努力练功,这样对你对我都算是一种无形的保护。”

    瞿烨见玄殳举止游离眼神飘渺不定,拍了拍玄殳的肩膀,说道:“走吧,再不快点晚宴就要开始了!”“恩。”“快!”“这瞿烨真搞不清到底是敌是友?”“不管是敌是友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须得更加小心谨慎才行。”

    前厅内一个身穿深黑色长袍的男子正坐在离餐桌不远的红木椅内,挑着泥泞的眉心,不耐烦的问道:“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他早就到了吗?”身旁的婢女听完赶紧跪下慌张说道:“回禀少爷,奴婢方才确实确实见到瞿少爷了,还请少爷再给奴婢一点时间,奴婢在去寻。”“够了,我已经给了你太多的时间,一点事都办不好。我要你有何用?”“少爷,少爷您不能赶奴婢走,奴婢,奴婢可是香妃娘娘找来伺候少爷与龚琪郡主的。如今龚琪郡主入府在即,少爷您却要赶奴婢走,奴婢绝不走。”“哼!香妃娘娘找来的人都这般无用吗?来人给我拉出去,逐出将军府。”“少爷,少爷,奴婢知错了,少爷,少爷!!!”“岂有此理,胆敢威胁我。”玄殳等人刚要进门就看见这等“惨烈”的场景,不由得心寒而立。“会是他吗?”

    “抱歉让你受惊了。”瞿烨扭过头来自责的说道。“秋容还没回来,我有些担心,我去寻她。”“恩,也好,一路小心。”“玄殳告辞。”玄殳行礼便转身走过,望着那墙后的物景,喃喃道:“真的会是他吗?”

    此时墙内,邰竹拿起身边的茶盏抿上一口,就听到有人叫喊。“好大的脾气呀!”邰竹瞥了他一眼,随后命人都下去候着。“你还知道回来?”听到邰竹如此轻视的口吻责怪自己,瞿烨却一点也不生气,玩弄着手中的折扇,笑浅浅的说着:“怎么我一走你就发这么大火,你就不怕?”“本就是监视你我的人,没杀她已经是我的限度了。”“那,香妃……”“我会解释。”邰竹说完拿起茶盏刚要喝上一口但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放下茶盏。轻声说道:“她呢?怎么没过来?”“呵!人家方才刚要进门就看到这样的一幕,一时之间接受不了也是情有可原的。”“你跟她见过面了?”“何止见过,我还邀请她陪我四处走走。”邰竹听后意味深长的看着瞿烨,长长的睫毛犹如凤麟般神圣不可耀眼,散发着不同于常人的光辉。“怎么这般看我,一会你就会见到她了?”“可有异常?”“比我想象中的聪明。”“哦?那我倒是有兴趣见见她了。”

    “你就这么确定秋容会在徐氏那里?”“只是猜测。”“那你还去?”见到玄殳沉默不语,小葵更加肆无忌惮的说道:“我还知道你这点小心思,分明就是不想看到邰竹,你这是在逃避!”玄殳听完停在原地,若有所思的问道:“你觉得会是他吗?”“肯定是。你又不是没有听见,那个婢女的惨叫。”“好了,别再说了。我不相信他是这样的人。”“你跟他从未见过,怎能这样妄下结论呢?”“我不知道,我就是相信他,别再说了。”“你!他对你来讲是个特别的存在吗?”

    玄殳从前厅走向吟泉阁,一路上受尽下人们的拜见弄得玄殳很不自在。看见徐氏从房门走出,玄殳高兴的上前叫道:“姨母。”“玄殳。”“参见表小姐。”“都起来吧!”“玄殳你今日这身装扮很是素雅,再配上你这清新脱俗的脸蛋,像是白莲花一般美丽圣洁。”“多谢姨母夸奖,玄殳不喜艳色,更改姨母的安排实在罪过还望姨母恕罪。”“好了,好了。别说这种话,咱们是一家人,不必如此生分。”说完徐氏走到玄殳面前张开双臂笑着问道:“玄殳,你看姨母今日所穿如何?”“姨母这身紫色金丝绣线金菊罩身长裙与外罩粉色菊边长衫,一个菊身,一个菊尾,争相呼应,可谓是相得益彰更显芳华。”徐氏笑而不语,慢慢的点点头。“姨母好似酷爱菊花。”“我喜欢菊的气节。”“自从被陶潜先生垂青之后,菊花就成为了“花之隐者”也。”“坠地良不忍,抱枝宁自枯。”“姨母也知道这句?”“嗯,你读过的书不少。”“玄殳卖弄了还望姨母恕罪。”“都说了是一家人,来你们都抓住我的手。”“表小姐。”秋容心虚的说道。“秋容姑姑”徐氏莞尔一笑,接着说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秋容方才说想与乔然一同服侍你,望我批准。”“服侍我?”玄殳受宠若惊的反问道。“咱们还是边走边说吧,不然会让他们等久的。”“叔父不在这?”“他呀,忙人一个,一会你就会见到他了。”“嗯。”情况大致就是秋容想服侍玄殳一来尽快教会玄殳繁缛礼节,二来则是便于看管乔然。

    “瞧!她们都在呢!就差我们了,快点跟上!”“是!”徐氏抬头张望着说。只见前厅外候着许多婢女,她们不仅身形相同,装扮相同,就连衣着也甚是相同,她们容光焕发排列整齐,好似枯岛沙漠的战士一般严阵以待整装待命随时准备调遣。“这些婢女是?”“回表小姐的话,这些婢女是夫人与张管家一同挑选入府准备伺候龚琪郡主的。”“那为何在这?难不成龚琪郡主来了?”秋容听后与徐氏对视一笑,“不是不是,那是我们在训练她们。”“也对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怎能服侍好龚琪郡主呢?”“前两天我们得到消息说龚琪郡主将会在今日到访,可谁知路途遥远郡主身子吃不消,延迟了几日。不过好在我们将军府提前做好了准备,已经派人去接应了,预计后天将会来临。”“后天?还有些时间,我更要抓紧了。”玄殳心想着郡主会早些来到,好在她的身子吃不消,不然现在的将军府必然会弥漫些许火药的味道,不过话又说来,从古阳城到兖州城才三里路,不论路上怎么颠簸,三日足矣。可听下人们讲都已经五日还不见龚琪的身影,可见她是多么的娇贵呀。

    “我们走吧”徐氏命玄殳挽住自己的胳膊,端庄优雅的进了前厅。玄殳一进前厅,映入眼帘的竟是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参见夫人,表小姐。”“玄殳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你的姨夫。”“夫人”“妾身与玄殳来迟了,还望将军勿怪。”“哈哈,都是自家人,这就是玄殳?我的外甥女?”“玄殳参见姨夫。”“嗯,生的与夫人一般楚楚可人,清新优雅。”“将军……”徐氏害羞的说道。“来,玄殳这是我的心腹张管家,以后你有任何不满意不顺心的事,就找他。”“张管家。”“表小姐好,常听将军夫人聊起你,如今可算是见到了。”“只怪玄殳身子不好,未能提早醒来与各位认识。”“表小姐无须记在心里,现在认识了,也不算晚嘛!”“好了,玄殳,这来。邰竹,你的表哥。”“表哥好”见邰竹许久不语,玄殳微微的抬头张望。

    “竹儿”邰天成不满的叫道。“我知道你。”众人一度尴尬。“玄殳妹妹好,我是瞿烨方才打过照面了。”“瞿公子好。”“我就住在离邰竹的清幽院不远处的宿院,我可是随时欢迎你的哟!”“既然人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吧!”“怎么没有老太君?”玄殳悄悄的问道。“回禀表小姐,老太君喜静又吃斋念佛,将军府的家宴我从来没见老太君来过。”秋容小声说道。“这个将军府除了邰竹以外其他的人还是很好相处的,往后的日子可能会简单一点。”此时的玄殳细细的回想着,她认为自己不会在与邰竹有任何的交际但她不知道跟邰竹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谁说人齐了啊!”“参见老太君!”众人见后欣喜若狂,就连邰竹也恭敬的行礼叩拜。“儿媳妇怎么今日没喊余呀!”“我……”“哼!我倒是很久都没有与你们一同赴餐了。”徐氏刚要说什么,就被将军打住。“你们都给我下去,娘这边坐。”“还是我的儿子孝顺,竹儿过来。”“是”恬儿看见这样的场景,疑问道:“老太君怎么来了?不能照原计划行事了,可恶!”

    “我来就是看看你们还有没有想到我这个老太太!”“娘!您在胡说些什么,也不怕别人笑话!”邰天成说完看向瞿烨,示意老太君不要大声声张。瞿烨倒是一脸的不在乎,弄得玄殳有些疑问“这人怎么这么豁达?!”“怎么?他还是外人?瞿烨的父亲与当今圣上还有你都是拜把子的兄弟,他对我来说也算是半个孙子了!听听我这个老太婆的苦水,不可以吗?亏你还读圣贤书,学礼仪之道。难道这点还不明白吗?”“是,娘教训的是。”邰天成在外面可是何等风光,可在家里既怕夫人伤心又怕娘亲动怒,想来夹在她们中间也很不容易。“如果被人知道大名鼎鼎的邰将军被娘亲训诫半天,可不把人给笑死。”小葵傲慢的说道。“他虽面部狰狞面留伤疤,想来也是常年在战场厮杀的缘故,但却是个很孝顺的孩子,不得不令人起敬。再说他的名声之大也不光光只是善于打仗而已,其孝道不也是名扬天下的吗?”“你赢了!”“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行了,都入座吧。”“是。”“我今天来主要是因为小玄殳。”玄殳正在喝茶听到这句话差点没噎过去。“来与竹儿一同做到我的身边来,天成还愣着干嘛,赶紧叫侍女们前来服侍!”“好,张管家去准备。”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