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  46.渗透

章节字数:3373  更新时间:18-06-09 16: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玄殳环顾四周,与自己所处的中央位置相比别的桌位高出大半不说就连桌椅样式也比别桌华丽了不少。褐色青檀所制成的凹型椅方型桌镶嵌几颗琉璃瓦般大小的翡翠石。桌上摆着的竟是西域的奇珍异果,有些东西玄殳连见都没见过,更别提怎么品用了。“这些东西奢华大气价值不菲,岂是区区十两银子就为所得的?”想到这,玄殳拨腿就跑,正巧上菜的小哥将菜端到玄殳面前。“姑娘请您慢用!”“我没点这么多呀!”小哥咧嘴嬉笑,没有回答先行给别桌上菜。“难不成那阿保识得我的身份?”

    此时二楼上坐满了人,熙熙攘攘络绎不绝。玄殳本想默默离去,继而望向八方。在这八方之中有的穿金戴银,有的锦帛玉袭,更有甚者连官靴都穿戴在身,忘记换下。“听说呀,今天可是牡丹姑娘抚琴呢。”“我呀就是知道她要演奏特意前来观看的。”“别吹嘘了,我看你是惦记上牡丹姑娘了。这兖州城谁不知牡丹姑娘有一规矩,凡是每月二十未时三刻来望春楼看她表演者必将从中挑出一人共度春宵。”“你不也是一样。”两人互不相让,目露狰狞之意。

    “达官显贵富甲一方,若是提前溜掉,被人发现有损将军府的声誉呀!”无奈,玄殳只好静静的待在桌旁,低头咀嚼饭菜,生怕被人注意。

    忽然间从屋顶降下几段丝绸,粉红色的细软令人浮想联翩。紧接着一双美腿从天而降,众人无不高声欢呼,雀跃的喊叫着牡丹的名字。玄殳追随众人的目光注视着缓缓而下的女子。女子好像听到了众人的喧嚣之音,将细软轻轻扶去一边露出姣好的面容,嘴角上扬傲慢的一笑。宾客们顿时炸开了锅不顾形象,踊跃到护栏上,不停的向下望着。还有人为了吸引牡丹注意,不惜耗费千金打造一幅与牡丹一模一样的观音像,伫立在门前两侧,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

    玄殳也想凑个热闹,挤进人堆,迫切的寻找着牡丹的身影。只见牡丹身袭波浪粉白褶旒涟漪裙,上身白下身粉,无疑将完美的身材呈现的一干二净。身披薄雪烟沙,肩若成峰,骨若成水,肤若凝脂,气若幽兰,妖媚多情娉婷万种。看她折腰微躯福尔笑意,眸含三千秋水齐争诗意,齿似皎洁明月洁白无瑕,唇藏纤姣佰媚红润诱人,指如削葱尾根白皙修长。一颦一笑更是摄人心魂,入人肺腑欲之沉沦。

    “感谢大家光临望春楼,我是牡丹!”牡丹含羞的讲着,不少宾客在下面议论道:“人们常说人间亦有四大绝色,第一就是高高在上的香妃娘娘;第二是已到访我们兖州城即将嫁于邰少爷为人妻的龚琪郡主;这第三嘛,是轰动皇城的花影楼堂堂花魁花月,而第四则是我们望春楼的牡丹姑娘,大家说是不是呀!”“牡丹姑娘有着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美貌,再加上这纤腰翘臀更是锦上添花美不胜收了!”“是啊,是啊!”众人又拱上一波嘈乱声波。

    “各位今个怎么没先喝酒反倒醉了,牡丹只是一介艺伎,怎可与前三位身份显著,妍姿艳质的贵人相比。还请不要开牡丹玩笑的好,牡丹自知自己的分量,不敢妄言。”牡丹说完,众人开始心里嘀咕起来。“这牡丹倒是聪明伶俐,三言两语就令在座宾客哑口无言。怕是内心比外表更加妩媚阴毒呢。”小葵是千年仙灵相比那些半吊子术士法道看面相足以窥探人心。玄殳拿下玲珑钗放于袖口内。“你的精力恢复了?”“你的肚子填饱了?”“还没有,一直给你留着呢。”“哼!”“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

    玄殳还沉浸在取笑小葵的意境之中,对外面发生的事情全然不知。“牡丹姑娘言之有理,是我们唐突了。”“还望牡丹姑娘不要见外!”牡丹魅惑一笑,娇滴滴的说道:“大家这是说哪的话,若不是得各位名人雅士的青睐,牡丹也无服登上这玉女台。牡丹在此替天下艺伎谢过各位。”牡丹说完,斟一杯酒。“牡丹先干为敬!”牡丹一饮而尽,称酒的夜光樽,散发出翠绿的光芒,一瞬间折射出楼上众宾客的倒影。

    忽然牡丹好似发现了什么,脸色有些凝固,在她确认其人的容颜后,含秋波似春风般的双眸逐渐呆滞。为避免宾客烦躁,牡丹命人呈上古琴,坐于琴旁,轻轻抚弄。“牡丹要弹琴了,注意听!”“你看!”众人不敢坐回原位,生怕绝佳位置被人霸占,只能瘫坐在栏杆内观望着牡丹的抚琴。

    铮铮的古琴声犹如天籁震人心魂。玄殳猛然回过神来,静静聆听。“都说琴是最能映照抚琴人情绪的迪者。这琴音忽而进忽而远,忽而缓忽而急。仿佛置身于高山、流水、森林、人家四种由远及近的自然气息;又有种面临惊涛骇浪,大敌压境,四面楚歌的危险局面。琴艺实在高超,能让众人跟随她的意念舞动倾听,陷入她所编织的沼泽陷阱中。”

    玄殳感慨后,暗暗想着“见她模样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怎会有如此强大的精神世界,即便根骨奇特接近天灵根,依照她凡人的体质断不会承受如此大的内力损耗,莫非有高人相助?”“应是如此。”小葵断言,“看来有人盯上了兖州城。没办法,我在明敌在暗。尽快查清楚他是敌是友再行打算。”“只能这样了。”玄殳顺着众人的目光望着正抚琴的牡丹,“但愿她不是颗被利用的棋子。”

    “不知是施法人法力太过高超还是牡丹事先封存了自己的心计,竟让我们感应不到任何的情绪波动和施法痕迹。否则的话,按照你我的实力不出半月定会有结果。”“我只希望全天下的人平安百姓们安居乐业,若是真有邪恶势力渗入人族,我必将全力以赴!誓死护住人族,这样也不失我白来这一遭。”

    “凡人就是凡人,没有修为的底子照样还不是没有瞒住你我,被我们发现了她的古怪?”“高人相助?难不成是妖界的人?”

    曲闭,整楼上下鸦雀无声。隐约听见水滴落下的滴滴声,牡丹起身,对着满楼的宾客行礼。楼上的宾客还没有从梦境中醒来,目瞪口呆的伫立栏杆扶手旁。怕被牡丹发现,玄殳也按兵不动模仿着大惊失措的神情。水面上映照各宾客的倒影五花八门,各不相同,挤在护栏上,趴在护栏上,有甚者为了离牡丹更近些忍痛与破椅上的人交换座位互相推阻,倒是令人哭笑不得。

    牡丹又是轻视一笑,众人们听到某处召唤,活跃了起来。“牡丹姑娘许久未见琴技见涨。”“牡丹姑娘的琴技如同容颜般入木三分难以忘怀呀!”“好了!客套赞美的话无需多说了,大家今日在此一聚不光是为了听琴而来吧!”一名身穿深褐色长袍的男轻男子举手打住众人的吹捧,起身高声说道。

    见宾客犹豫不决,他接着说道:“那我就先开个头,据说牡丹姑娘有一规矩,凡是每月二十未时三刻来望春楼看姑娘表演的人将从中挑出一人共度春宵。现今以未时二刻,按照规矩该从我们这里挑选一人了。”

    玄殳正拿起碗筷津津有味的吃着桌上的佳肴,见到男子如此猥琐的表情,心生厌恶,放下碗筷只好作罢。

    牡丹用手捂住唇边小声笑着,温和清脆的声音如同百俪鸟般响彻楼内。“大人所言有理,牡丹正有此意。”话音刚落,只见楼里的男子纷纷翘首以盼涌出栏外,都想另牡丹看到自己。牡丹身微躯小步绕着玉女台走了一圈又一圈,而后目光锁定在一位身强力壮的莽夫身上。牡丹飞跃空中散下丝带拉住莽夫就往屋里走,莽夫则跟着牡丹不停的憨笑,想必自己都觉得意外。

    “未时三刻已到,牡丹告辞。”牡丹只留下几字便匆匆离去,众人竟是失魂落魄,高昂的说道:“鸨母何在?管事何在?”“哟,原来是古阳城的柳二公子呀!失敬失敬。”老鸨迎面走来对着眼前的这名男子恭敬的讲道。男子身穿雅竹色墨摊浅衣,腰间又以帛带相束,立式缂丝靴,五彩祥宇头拚插于厚重的黑发中,潇洒俊朗的外表有种说不出的好感。“哼,”男子冷哼一声,转过身去,警告道:“如今望春楼是越发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我已光临多次却未果,难道我还比不上一个莽汉?”

    “柳公子息怒呀!牡丹的规矩您也是知道的。就连我也劝不住呀!”柳毅明白老鸨的意思,要不是碍于这层身份他早就把牡丹娶回家了,还用得着次次前来吗?“那你说怎么办?”柳毅蔑视的问道。老鸨先是咽了咽哽咽的口水,小心翼翼的说道:“我们望春楼的姑娘多得是,我这就给您寻来。”老鸨刚要往外走,就被柳毅的侍卫拦住了。“不必了,我自己选。”“那也好,也好。”老鸨正愁柳毅选不到合适人选,会令自己难堪。谁曾想他却自己要选。既然他执意这么做,到省得她担忧了。“那我就先下去准备了,请公子移至雅间稍等片刻。”

    “他的气焰好高,弄得这一屋子的人都没影了。”想到这玄殳加快脚步向门口走去,不料被人从后面抱住不放。“美人若如斯,还不早入怀。”玄殳顿时慌了神,挣脱怀抱当机就是一巴掌。“放肆!”侍卫将玄殳制服,逼着玄殳下跪。“性子还挺烈的,不过我喜欢!”“住手!”柳毅等人被四面八方来往的隐卫包围。邰竹正缓缓走过。“呵,原来是邰公子,你也是来找女人的?”柳毅显然对邰竹有些忌惮,改变以往的轻浮态度一丝不苟的询问道。“我是来寻人的,我的表妹在你的手上。”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