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  52.多情总被心满伤

章节字数:3192  更新时间:18-07-08 23: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众人一听连忙大惊(只有阑珊望向别处防止眼泪滑落)“这,这是瞿公子向表小姐表达仰慕之情呀!”

    另一边玄殳正在阙栾阁十分悠闲的喂鱼,右手一挥鱼饵散落水面,鱼群结队的聚拢,玄殳心中有说不出的感伤。一觉醒来玄殳便让乔然去打听,果不其然邰竹与龚琪果真过了一夜。原本乔然用银子打赏宿院的家丁询问了此事,可家丁还没讲完剩下的一句(龚琪被邰竹扶回了眷香阁没有发生任何事),乔然便愤怒的离开了,所以玄殳很是哀愁。

    玄殳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所爱之人竟会做出这等伤风败俗之事,一时间口吐鲜血,瘫坐在椅子上。要不是乔然以命相要挟执意拉着她让她出来散心,她是断不会来这的。或许只有这里才不会遇见邰竹。

    “小姐,时候不早了。今是府里的大日子,按照规矩龚琪郡主入府已满十天,理应备满酒席,设宴款待。”乔然走上前,生怕吓跑了鱼群惊扰了玄殳的兴致。“你说,鱼没有鱼饵的接济为何活不下去?在这偌大的将军府中,我又何尝不是鱼群般的存在,只可惜我的鱼饵已然不复存在。”“小姐!”乔然惊呼,蹲在玄殳身旁,安慰道:“乔然知道您心里不好受,乔然也是一脸震惊不愿相信此事。不过,此事已经发生,还望小姐莫要因此乱了方寸。”玄殳明白乔然的意思,奈何心中过于苦闷,遂自行离去,命乔然候在原地。

    临近清晨,雁鸟飞过。玄殳孤零零的任由自己盲目的走下去。人这一生亦是如此,生来匆匆死也匆匆。此时的玄殳已是没了心的空壳,与死了又有何等区别!

    太阳高悬于空,轻风拂过,满园的翠竹摇曳卖弄。“到了竹园吗?”玄殳好似听到竹子相互碰撞的“蹭蹭”声,下意识的睁开双眼。不料被光芒反射不敢睁开双眸。“即便睁开双眼又怎样?我的双眸怕是早已浑浊不堪,深邃空洞。”在她看来阳光是那么的刺眼,清风是那么燥热,光刺的她喘不过气,风压得她直冒火。光与明如同圣辉彩霞射进她的胸膛直逼她的心脏。

    “人如死灰,身形俱灭,皆因于明与光之救赎。”“别这么说,你可是最有天赋的修仙者,一定会好起来的!”小葵试图安慰,可惜玄殳苦已入肺,万念俱灰。“你是活了上千年的百花仙灵,不也无法参透一个情字?又何故来安慰我?”“你个死丫头!”小葵很生气飞到玄殳面前,对着玄殳的脸指责起来:“墨卿让你下凡不是为了谈情说爱的!何况你本是修仙者,就该断其情爱,重修仙道,回归昆仑才是正道!”玄殳用手把小葵弹到一边。喃喃自语“我犯了错,一个无法挽回的错;我喝了一杯酒,一杯没有解药的酒。”“陆玄殳!你!”小葵怒视着她,不得不说跟在玄殳身边久了,就连小葵的脾气也一点点被融合,没有以前的狂躁了。

    小葵自知玄殳情愁,过多的便是无法理解。“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生死相许?爱上一个本不属于你的男子,你也很困扰吧!”

    “哎,哎。听说了没,瞿公子方才对着数十名下人的面表达对表小姐的仰慕之情了!”“什么?你是说瞿公子喜欢表小姐!”“对呀,对呀!大树听到了偷偷告诉我的。”“那这么说来,表小姐很有可能成为公子妃,那不就是皇亲国戚了!”“这又是个飞上枝头的好事,她的命也太好了吧!我们得好好巴结巴结她。”几个打扫竹园的婢女小声议论道,殊不知玄殳恰巧正在三人身后。“你们在说什么?”“在说瞿公子和表小姐呀!你要过来听听吗?”玄殳已给警告,可惜奴婢把她当做另一名婢女,脱口而出大声说道。

    “放肆!表小姐在此,还不跪下!”“这声音?是乔然?”玄殳刚想回头,只见乔然为玄殳撑了一把纸伞,担忧的说道:“天热表小姐难免心里浮躁,乔然不放心便跟来瞧瞧。”玄殳很是感动,握住乔然的双手,双眸早已被泪水掩盖。

    “参见表小姐!”众人齐声喊道。“你们方才在说什么这般尽兴,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玄殳倒是一脸腹黑的形容道。“我,我们……”“表小姐问你们话呢?你们支支吾吾的干什么!”玄殳用手止住乔然的呵斥,走上前去,再次询问道:“到底是什么样的话题能令你们不顾夏日炎热,在这里议论纷纷?”玄殳用手指轻挑起其中一人的下巴,饶有兴致的盯个不停。这样的玄殳连乔然都觉得陌生,不敢抗拒她的命令。婢女终被盯得不敢隐瞒,急忙说道:“回禀表小姐,是,是瞿公子……”“瞿烨?!”

    宿院内,瞿烨饮下一盏又一盏茶,直到水壶到不出一滴水,“茶喝完了回屋。”瞿烨这才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刚要转身走回屋中,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扭过头来对着疏竹阁的两位,无语的接着说:“话说这里就只剩下你们二位了,怎么莫不是喜欢我宿院的景色?还是想喝杯茶坐下聊一聊?”“瞿公子说笑了,景色疏竹阁自然不敢匹敌,要是讨口茶喝公子该不会拒绝吧?”瞿烨见到所言之人,微微一笑。“等你多时了,里面请。”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瞿烨盼望多时的陆玄殳。

    “表小姐。”秋容没有多言只是恭敬的行礼问安。“乔然你带阑珊先回去,这里有秋容就够了!”“是,我们走吧!”说着便让阑珊跟着乔然往疏竹阁走。“你打算就这么放过她?我早就提醒过你她的身上有黑暗的种子,留不得。”“如果我不帮她,她很有可能回归以前的生活。”“你想清楚了?”小葵挑弄着自己的头发,沉重的问道。“恩。”小葵明白玄殳的脾气,看到玄殳这么坚定自己也不好在说些什么。

    玄殳让秋容在门外等候,进屋便把房门一关。赶忙质问道:“府里有个流言,你可知道这对你对我都是很不利的。”“别急,坐下喝杯茶。”瞿烨不紧不慢的将茶倒入茶盏,伸手示意玄殳坐下饮茶。不知是许久没有饮水还是天气干热,玄殳一饮而尽,没有过多停留。“小心点,别烫着。”“我需要你的回答。”“呵,你就这么迫切?”“瞿烨,你开的玩笑太大了。”

    “你认为我是在开玩笑?”瞿疑惑的转身问道,“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如今说出来更好。”“你应该珍惜眼前人。”玄殳提醒道。“你也应该珍惜我,不是吗?”“可我……”“别说了,我不想听。”瞿烨恢复懒散模样,倚靠床榻,不再言语。“你就是这样,永远都不会令人察觉的是真是假。”玄殳心想。可能这便是生于皇族所承受的能力吧,兜兜转转,生性随和,永远挂着一张似笑非笑的脸,这就是你与邰竹之间的区别。

    屋子里的气氛过于安静,静连瞿烨的心跳都听得一清二楚。“我听到了,你在紧张。”“哼,紧张?我有什么好紧张的?”“只有你自己清楚。”玄殳这话没错,瞿烨确实在紧张,“我之所以紧张只因你一人,但你心里可存有我一丝位置?”瞿烨见玄殳按耐不住,失声笑道,“骗你的,其实我就是为了驱除你与龚琪之间的隔阂,在消除其他人对你与邰竹之间的怀疑。”“我的事,不需要你插手。”“哦?是吗?”瞿烨邪笑着,“若我告诉你,昨晚他们二人并未发生任何事,你会相信吗?”“你说的可是真的?”“我何时骗过你。”玄殳不语,瞿烨再次说道:“我想这对你而言很重要。”“你不该帮他的。”“我不是帮他,我这是在成全你。”

    “表小姐,您出来了。”“我们走吧。”目送玄殳的背影,瞿烨纠结许久还是大声喊道:“若是有空便可常来,我这里随时欢迎你!”“那是自然,玄殳在此先行谢过。”玄殳礼貌的回敬道。想起自己临走时瞿烨说过的话:“你心中有他,只有他在你才会高兴,才会快乐,更会幸福!”

    “乔然姐姐,为何表小姐让我们先走?”“表小姐吩咐你照做就是了,无须问这问那的。”“是,多谢姐姐提醒。”阑珊果然聪明光是一个小小的驱回,便让她对玄殳产生了怀疑。“奇怪?陆玄殳怎么在防着我?难道,我做了什么暴露目的的事?”

    “喂,喂,在想什么呢?”乔然喊了半天才见阑珊回过神来,喧杂吵闹的问道。“我,我在想今日晚宴莫要出现任何闪失。”“这就轮不到你操心了,赶紧干你自己的活去。”乔然本来就不喜欢阑珊,加上昨夜见到的阴毒表情,心中自然是好感全无。

    阑珊虽然心里很不服气,但外表上还是那么光彩可人。“是,我这就去。”“慢着,阑珊。你既唤我一声姐姐。这府里规矩我就要告诫你一二,还请你牢记于心。”“阑珊洗耳恭听。”“你可知知恩图报这四字?表小姐对你有救命之恩,你要好好报答。若被我发现些于表小姐不利之事,后果嘛,自行掂量。”“阑珊明白,阑珊必将谨记于心,好好侍奉表小姐,报答恩情。”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