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  57.装模作样

章节字数:3351  更新时间:18-08-16 22: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葵站于窗边看着瞿烨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有些懊恼,替瞿烨打抱不平。原来,瞿烨与乔然在门口的对话小葵都听见了,可它又能做什么呢?说到底这可是玄殳的身子小葵只是暂居,更是无权过问他们之间的事。何况玄殳本就不喜欢瞿烨,倘若出去与瞿烨一见,不是更加令瞿烨陷得更深了吗?小葵还是有些担心,不顾仙术抵御反噬的耗损,施法化作一只蝴蝶,“去吧,护送他回到他想去的地方。”看着蝴蝶飞去,小葵漫步走回里屋,“真不知道玄殳到底是怎么想的。”

    “阿嚏。”“着凉了吗?”敖权伸手为玄殳披上自己的外衫。却被玄殳用手挡住“不用,不用了。”“恩,也对。”敖权的眼神发黑,接着说道:“毕竟男女授受不亲,是在下唐突了。”玄殳看了看手中的红绳,心安的松了口气。“许是我玩的太久了,他们在找我吧!”“你要走了?”敖权有一丝不舍,可怜巴巴望着玄殳,祈盼不是自己心中所想的答案。“恩,我想有缘还会再见的,今天跟你聊天很开心。”“我也是,我送你吧!”“无须多礼,这里离将军府又不是很远。”玄殳挥手告别,转身走去。“玄,玄殳!”见玄殳回过头来,“我们是,朋友吗?”“从今天开始就是了。”玄殳的微笑像如沐春风般滴进敖权冰冷的内心,石块包裹的心渐渐融化。“玄殳,我何时才能鼓起勇气告诉你我对你的心意呢?”

    拜别过敖权,见四下无人,玄殳的心才算平稳。飞跃树林,行走山川,归心似箭赶往将军府。“不知道小葵那边怎么样了,红绳虽是未亮,可我总觉得心中不安,小葵……”

    瞿烨目光呆滞神情恍惚懒散的走向竹园,按照规矩,主客未离席,别人是不能擅自离开的,要是离宴须得在半个时辰内回来,方显对主客主宾的重视。瞿烨走到竹亭,在亭下不足三寸的石阶上搬动这什么,忽然石阶从左右两端向外打开,石阶里面只有一根被蓝色蜀锦包裹着的竹萧。瞿烨拆开蜀锦,铜色的九节洞竹萧缓缓拿出,不错正是玄殳施法变出的竹萧,没曾想却被瞿烨好好珍藏。“宴会如何?礼数又如何?不去也罢!”

    “此时宴会正值高潮,从后门进入实属上策。”玄殳走至后门见看守人醉了一大半,心想倒也省了些力气。忽然发出“蹭蹭蹭”的声响。“不好,那是巡逻队!”就在将军府的巡逻侍卫正要巡视这里的时候,玄殳没敢多想赶紧溜了进去。

    后门位处偏僻离后院最近,要想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回到疏竹阁有些难办。“现如今只有两种路线,一是向右走从竹园穿过直至疏竹阁;二是向北走中途会经过舒宁斋宿院以及眷香阁的南门,看来只能向右了。”玄殳提口气,心里忐忑不安“希望不要发生什么事才好。”玄殳未曾踏入竹园便听到竹园传来悠远的萧音。“是谁在哪里吹箫?这萧声延绵厚重回味无穷。虽而高昂有力磁性安详,却而凄凉婉转悲伤万分,怕是吹箫者的内心早已被世间无情所感伤吧。”玄殳走向前去,想目睹吹箫者的风采。谁知刚踏入一只脚就被吹箫者察觉插住了脖颈。

    “玄殳?”“瞿烨,是你?”那时的瞿烨心中很是难过,但他天生洞察力惊人,觉察出有人闯入便恼羞成怒准备好好教训这擅闯者。“怎么?你以为是谁?邰竹?”瞿烨见玄殳着实一惊眼眸中闪烁清澈的光芒,但听玄殳反问的一句,瞿烨板脸转身向前走去。“不,不是的。我是因为担心……”玄殳解释着。没等玄殳说完,瞿烨看着手中的竹萧把它扔在了一边,冷漠的挑挑眉,不耐烦的斜视道:“陆玄殳,你少这里给我装模作样。我瞿烨是喜欢你不假,方才你明知我在门外却避而不见,如今这般寻我装给谁看!”“我……”真玄殳是一头雾水,她根本不知道小葵到底做了什么。“难怪瞿烨的萧声那么伤心,不过,既然如此我何不趁着这次机会把话说得再清楚一点。”玄殳心想,走到瞿烨身边捡起竹萧放于长亭的石桌上。

    “瞿烨,正因为我们是朋友,我必须要把话跟你讲清楚。没错,我爱的不是你。我一直拿你当我的好哥哥,好朋友。我知道你帮我很多,为我做了很多,你要知道感情之事,不能勉强。让我爱你,那就要把我心里的那个人忘掉,可我舍不得,可我不愿忘。”玄殳一边说一边露出晶莹的泪珠,让人心生不忍。

    瞿烨攥紧拳头忍住怒气,强忍着咬牙争取“倘若他给不了你想要的,想把你托付给我呢?”“那我要亲自问他,是否属实。”玄殳失去了最后一重屏障,嚎啕大哭。此刻的她已明白邰竹的意思。“是啊,给不了幸福,又何须在一起呢?”“玄殳。”瞿烨走到玄殳面前,为玄殳拂去泪水。都说人的泪是热泪,可玄殳的泪犹如千年寒冰冰冷凄苦,就连瞿烨为玄殳擦干泪角的纤细玉手,也能感到冰寒刺骨。

    见玄殳哭的这么伤心,瞿烨顾不得玄殳愿不愿意,直接一揽入怀。玄殳也没有心情想这礼数规矩,把瞿烨的肩膀当成倚靠的大树,依偎在瞿烨的怀抱中。

    不远处,敖祥这在此偷窥着二人由于距离太远根本没有听清什么。“可恶,要不是瞿烨这小子洞察力超脱常人,我堂堂太子何须干这等偷鸡摸狗之事。不过,看样子他们好像起了争执,真是天……”“真是天助我也!”妩媚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敖祥一改面色微笑着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龚琪妹妹呀!”“妹妹见哥哥许久未归便来寻找,没曾想看到了有意思的东西。”“你要说就说,反正我是来熟悉熟悉这府里。”“哦?那哥哥可看出什么端倪?”“这里虽没有我们皇家华丽却又说不出的舒适,嫁到这里也并没有委屈你呀!”

    “这里只有你我二人,还需揣着明白装糊涂吗?我知道你看上哪个陆玄殳了。我不会告诉姨母,更不会告诉任何人,你放心好了。”“妹妹说话算话。”敖祥惊诧的问道,要知道香妃对自己管教的很是严厉,若是被她知道那他与玄殳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了。

    “自然算数,本想让你娶了她,为我除一个后患。可现在瞿烨占尽优势,不论是你们谁赢,只要是她走我都愿意。”“哼,你倒是很直接嘛,你还担心你比不过她?”“想想你来这的目的,是为了保护我的。别的事最好不要瞎想。”见敖祥迟疑,龚琪接着说道:“时候不早了,竹哥哥肯定还在找我,跟我一起走吧。”“恩。”龚琪瞥了敖祥一眼,“愚昧至极,果然谁都不能跟我的竹哥哥相提并论。”

    敖祥回头望了望,打量着龚琪,邪笑不语。回响自己临走母妃嘱托的画面。“你此番入府,一来探清将军府的虚实,二来顺藤摸瓜留意着邰竹与瞿烨。过几日便是采集血叶枯的日子,我已说服皇上命你在府中多留几日确保龚琪安危。你要知道名为安危,实为探查。将军府不是我们的地盘记住定要小心行事。”“是,儿臣记下了。”

    望着龚琪那自信的模样,“你只不过是我们衡制邰竹的一颗棋子罢了。至于秦霜,消失的无影无踪,也定与他们脱不了干系。看着吧,好戏才刚刚开始。”

    疏竹阁外,丑时将过,秋容与阑珊正回到疏竹阁门外。“娘亲。”“阑珊拜见乔然姐姐。”“小姐是否睡下?”“已经睡下了。可……”见乔然不语,秋容命阑珊先去休息。“娘亲,方才瞿公子来过了,小姐未见。公子很是生气。”“好了,你先去休息吧,累了一天了。”“娘亲,我想在守会,明日是赴青山采集血叶枯的日子,您去休息会吧。”耐不住乔然的死缠烂打。“也好,我也累了一天下半夜换你。”“恩。”

    少顷,丑时已过,乔然在门外打个盹。忽然她好似听到了什么声音,猛地站起来。“小小姐!”瞿烨抱着玄殳走到门口将玄殳轻轻放下,乔然赶忙上前搀扶。“小姐,小姐,您不是在屋里吗?”“我,我跳窗走的。”“小姐,您不是这样的人呐。是不是生什么病了。”“好了,乔然。我回屋了。帮我送送瞿公子。”“好,公子这边请。”“今晚之事,我不会同任何人提起。”瞿烨冷不防的来了这么一句,令玄殳无言以对。

    “多谢瞿公子相救,玄殳感激不尽。”见乔然怔怔的望着自己,玄殳找个由头说了下去。“明日便是试炼了,你可要小心。”“公子之言,玄殳谨记。”“瞿烨告辞。”“公子慢走。”“不必远送,照顾好你们家小姐。”“是,奴婢遵命。”

    “乔然护送小姐进里屋更衣吧。”“不,不必了。”玄殳害怕乔然发现小葵,便不让乔然进屋。“你离我那么远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小姐,当然不会吃了我,只是我的脸到现在还很疼。”“你的脸怎么了?”玄殳刚要进屋被乔然这么一说,急忙命乔然蹲下,自己好好看看。“怎么这么红?”乔然看着玄殳不语。玄殳思喃道:“莫不是我做的吧!”玄殳下意识惊醒,拉着乔然坐在长椅上。“乔然我今日赴宴,可有异常?”“小姐怎么忽然问这话?”“你有所不知,我近日总是很疲惫,做过的事情也忘了一大半。”“难怪,小姐今日举止反常,不过小姐放心。小姐的病状乔然会保密的。”“那快于我讲讲今日之事。”“恩,可就要从小姐下午赴宴开始说起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