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  60.惩戒

章节字数:3064  更新时间:18-08-28 20: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还未等秋容走到人群中,只听“啪”地一声,众人赶忙警醒过来欠起脚尖挑着高脖,个个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碧儿捂着红肿的脸庞,不敢直视玄殳,跪在地上哭个不停。只见玄殳露出凶残狠厉的目光凝视碧儿,扇巴掌的右手还没来得及收回,便被一旁的龚琪抓住,怒吼道:“陆玄殳,你好大的胆子,竟当着我的面责打我的宫女!”龚琪面目狰狞,咬牙切齿的瞪着玄殳,时不时的大声喘气试图平复自己焦躁的内心。

    徐氏,邰竹,甚至敖祥都一改无视神态,开始屏气凝神欣赏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瞿烨则是一脸的平静坐在离玄殳不远的石椅上,如若有人胆敢伤害玄殳,他第一个不会放过。

    徐氏故作镇定,原本便打算坐在一旁不想插手此事。“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不想却来得这么快。”二人都是自己的亲人,一位是非亲即亲的玄殳,一位是即将成为自己儿媳的龚琪。“谁都不能帮,谁都不能帮啊!”

    邰竹没有任何表情,呆呆的站在那里,仿佛即将蒸发,消散人世。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挣脱龚琪的手臂,细长冰冷的双手一处放在龚琪握住玄殳的手腕上,一处放于玄殳的手上。“好了,安静点吧!”说完握住二人的手同时下降。握龚琪的手小心翼翼生怕把她弄疼一般,与其说是没用力倒不如说是敷衍,直接略过罢了。在握住玄殳手腕的时,死寂的表情开始如花蕾般绽放,沉寂的双眸闪过一丝神色,明亮而又生动。随着手臂缓缓下落,邰竹的力道也逐渐大了起来,他不忍玄殳从自己手中溜走。也只有玄殳能让他真正的“开放。”

    为免旁人多疑,玄殳挣脱邰竹的右手,不经意发现自己的手腕已被攥的发黑。只能装作无事的样子把另一只手搭在这只手的手腕上,正视龚琪,质问道:“素闻姐姐一向温婉有礼温厚纯良,今日一见果然是不同凡响。”“你什么意思?”“妹妹这是在替姐姐好好管教管教下人。”玄殳一边说一边恶狠狠的望着碧儿。碧儿吓得连忙向后躲,哽咽的喊着龚琪的名字。

    龚琪挡在碧儿面前。说实话,陆玄殳这副模样自己也是惊着了,完全不是一个大家闺秀该有的样子嘛,但自己可是郡主身旁还有这么多人,难道她能吃了我不成!“我的下人还,还轮不到你做主!”龚琪指着玄殳镇定的反击道,可发抖的手指一直在空中舞动个不停。

    玄殳轻嘲着,饶有深意的嘴角蔑笑。“姐姐是郡主身份显贵,更是这里出了名的熟礼佳人。难保身边的下人不会恃宠而骄,打着姐姐的名号在做坏事。我陆玄殳再不济也是将军府的表小姐,岂是她一介侍婢可比。她这般羞辱我,叫别人看了会说姐姐的不是。妹妹知道姐姐心善,可你看看这些人,他们能证明姐姐的清白,若是局外人那就难办了。”

    “多谢妹妹的相告,可碧儿在不对,妹妹也不应如此对她呀,训诫下人可以私下做嘛!”这次的事确实是龚琪一时好胜,吃个哑巴亏。好在宾客都是仰仗皇家贵族,否则自己真真是要吃大亏了。“只是便宜了这个贱人,还得陪着笑脸,真是恼怒!”

    “夫人,名册已整理妥当,收于锦盒中了。”秋容慢条斯理的绕过众人,恭敬的叙述道。徐氏听后,款款起身,“辛苦你了,既然各处事宜已安排好,不妨诸位与我一同移至前厅,遂同前往青山,采集血叶枯。”“多谢夫人。”众人微躯行礼异口同声道。

    龚琪走到徐氏身边,与玄殳擦肩而过。“你别得意,早晚会有一天我会让所有人知道你的真面目。”“那玄殳可要恭候佳音了。”

    龚琪睇了玄殳一眼,婀娜多姿的身影如春风般腐化人心,甜美的嗓音阵阵响起,听得玄殳心里发麻,感觉整个人都要酥化了。“夫人,我陪您。”“那就有劳郡主了。”“马上就成为一家人了,唤我琪儿便可。”“好,琪儿我们走吧!”徐氏说完,示意秋容携玄殳跟在自己身后。

    “表小姐,我们走吧。”秋容不慌不忙的讲道,额前厚厚的刘海早已被汗水打湿,鬓角的两捋秀发紧紧的贴在耳下,风一吹没有丝毫的脱落,像是粘在上面一样。玄殳从袖口中掏出绣帕,擦去秋容满脸的汗珠。没有多言,追随前面人的步伐,宾客们也大批的朝着前厅方向走,乔然趁着人少挤出一条道,跑到秋容跟前一同往前厅方向走去。

    乔然看着龚琪那吃瘪的样子,心中顿时美滋滋的,刚想说些什么,却被秋容眼神示意警告,立马闭紧嘴巴,低头跟随玄殳往前走。

    众人到达前厅,只见老太君与邰天成早已恭候多时,前厅正门前方不知何时伫立一顶青铜鼎,鼎上插满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烧头香。“烧头香又名烧头炉香,此香用途甚广。拜佛敬神均用此香。今日点燃此香,实则为了祈求平安之用。今日所有的参与者均要上前点燃此香,以保平安。”秋容解释道。“随我上前。”玄殳见龚琪已插此香,转动双眸,走到鼎边,将香点燃,拜了三拜,插于鼎中。

    张管家见状,走上前去,询问道:“回禀将军,时辰已到,人数尽齐。”“即刻前往青山。”“是。”

    “夏日炎热,母亲还是待在府中,好生避暑吧!”“将军这是嫌我,怕我会添乱?”“孩儿不是这个意思,我以命夫人留府方便照顾您。”“走吧,走吧,赶紧走。”老太君失落的装作不耐烦的样子挥手哄道。“孩儿告退。”邰天成说的也不无道理,奈何自己年老不能时常陪伴在这些孩童身边。“希望我的这些孩子不会出什么事。”

    随着张管家的大声一吼,众人先是拜别老太君,后又随将军一同出府。望着邰竹等人的先后离去,老太君的心里很不是滋味,眼角泛起了泪光。“娘,我们回去吧!”徐氏小心的安抚道。“恩。”

    不知不觉便到了晌午,徐氏从厨房端出一壶茶几碟新做的解暑糕点向舒宁斋走去。还未到门口,只见老太君正站在门口眼巴巴的望着大门口,怕老太君中暑,徐氏将茶点递给身旁的婢女,急匆匆的快步走到老太君面前,为老太君遮住一半的阳光,央求的扶着不甘心的老太君漫步回房。

    老太君刚坐下便开始按耐不住着急的询问起来:“可曾有什么消息?”“还没有,娘,您先别着急。青山离这少说也得有两个时辰的路程,再加上酷暑难耐车马停停歇歇,一来一回也至少三个时辰左右。将军不是说了吗?一到青山便会立即派人传话。娘,不妨吃些茶点在等等,在等等。”

    一旁的乞巧赶紧从慢吞吞的婢女面前夺过茶点,将茶点慢慢放在桌上,轻声细语的补充着:“老太君,您先喝口茶吧,这茶可是夫人亲自为您泡的,解暑糕点也是新做的,您快尝尝看。”“辛苦你了。”老太君抿了一口茶,小声称赞道。

    “这本就是我应做的,没有什么值得称赞的。”徐氏低下头,羞涩的说道。红润的脸颊好似朝红的晚霞般光彩照人,低头隐约露出翡翠般剔透的脖颈,若隐若现,真想令人一睹翡翠全貌。“你们都下去吧,我想跟儿媳待会。”“是。”

    “娘亲?”徐氏受宠若惊,要知道这可是老太君头一次在外人面前称作自己为“儿媳”,自己嫁入将军府二十年之久,还是第一次听老太君如此叫着自己。欣喜夹杂着激动,感动着又带有一点质疑,疑虑中更多的是欣慰。要知道这种称呼对于徐氏而言便是真正接纳自己的意思。预示这么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的结果。

    “我只想知道,竹儿的事,你与天成是怎么想的?”“儿媳不懂娘亲的意思?”“唉。”老太君先是叹了口气接着从容的说道:“这孩子从小性格孤僻,不喜与人交谈。如今到了娶妻的年纪,龚琪郡主是好,但总归太过轻狂焦躁了些,难免做出错误之事丢了将军府的颜面。”老太君说话一向心直口快,一针见血。

    “龚琪自小便从皇权富贵中长大,性情娇纵些也是避免不了的。若是以后有令娘亲不悦的地方,娘亲可同与我讲,我自会告诫。”“告诫?”老太君转过身来直视徐氏,“你打算如何告诫呀?”

    “我,我会以长者的身份……”“长者?”老太君对这个回答似乎很不满意,“你觉得她会听吗?”“儿媳知道娘亲一直把竹儿视为自己的心头肉,对竹儿的婚姻大事也更为重视。可此番婚姻均是二人同意后,皇上下旨赐婚。不管娘亲对龚琪有何芥蒂,还望娘亲能成全竹儿的终生幸福。”徐氏一边说一边跪在地上,娇滴滴的神情怕是连含苞欲放的花朵也唯有所不及。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