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  61.发狂

章节字数:3013  更新时间:18-08-31 18: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先起来,哭哭啼啼的做什么,一点将军府女子的英气都没有。”老太君言词慷慨激昂,站于窗边十分严肃的说道。“是。”徐氏没有多言,起身而立。“竹儿自小从你我身边长大,他的脾气秉性我这个祖母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倘若他真与那龚琪两情相悦,互生情愫,又怎会在当今圣上下旨赐婚时,才知晓此事且应允此事?”老太君冷笑道,“哼,说是二人情投意合乃至求于皇上赐成佳偶结成连理,这些大话均是说与外人听的,字字言辞诚恳,理清缘由,可谁又怎知我竹儿的真实所想?抗旨不遵,那可是满门抄斩株连九族的大罪,即便我们身处官家,深得皇上爱戴。可君无戏言,又有谁能明白我苦命孙儿的诸多苦楚。你可知?我多想替他分担一点,哪怕只有一点也好!”老太君义正言辞铿锵有力的说着,尤其说道最后几句,便双手握拳重重的锤在自己的心口窝上,好似没能帮到邰竹,令他独自默默承受一切的自责与愧疚不断的涌于心头。

    徐氏大惊,阻止道:“娘,您不要这样了,您别这样。”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如开了闸般瞬间流淌,为防止老太君打伤自己,徐氏抱住娘亲,承受着一拳又一拳的撞击。“我苦命的竹儿啊,我的孙儿啊!”老太君声嘶力竭,一边高吼着,一边拼命“惩罚”自己,“就让老天把他的苦楚分些给我吧!”老太君深知皇命难违,可要以陪葬自己孙儿的一生幸福相衡量,自己则是左右为难,无比痛心的。

    “娘,您别这样!娘!”好在二人位于里屋,里屋离正门位置偏远,不管有多大的声音外面的人都听不到,有这一点,便可让二人真正发泄自己内心的情绪了。

    其实虽说邰竹从小待在老太君身边,但“顽疾”一事将军两口子只字不提,可怜邰竹也是个孝顺孩子,在老太君面前也一直强忍病痛故颜欢笑,欺瞒了这么多年的老太君,对此事毫不知情。“现下对竹儿的幸福便是如此的忧思烦虑,若是知道了竹儿的顽疾莫是要掀起多大的狂潮呢?”徐氏闭目思想,而后睁开双眸,炯炯有神的凝视着,“不论如何,我都要打听到修仙者的下落,请来为我的竹儿诊治。”

    少顷,老太君似乎打累了,声音渐渐变小,捶心口处的右手也逐渐往下放。徐氏见状松开老太君的左手,扶老太君上床歇息。“难为你了,疼不疼啊!”老太君羞愧的询问徐氏的后背。“无妨,母亲先在此好好休息。估摸时辰传话的人也快来了,儿媳去前院等候,就不打扰母亲休息了。”

    徐氏忍痛起身,捶伤的后背如火辣辣一般的疼,为防止老太君察觉,徐氏不敢在此久留,便服侍老太君先行睡下。自己打开疏竹阁的房门,却只见小婢女一人在门口候着,十分不解。“怎么就你一人,乞巧呢?”婢女不敢说出乞巧的去向,便找个借口。“乞巧姐,她,她去煎药了。”

    “煎药?难道是老太君病了?”徐氏转念一想觉得不对,再次询问起来。“老太君身体健朗,怎会生病,更何况若是真生病,我们又岂会不知道?快说,乞巧究竟去了哪里?”小婢女慌张的跪在地上,哭泣泣的说道:“回禀夫人,奴婢不是故意欺瞒夫人。只因乞巧姐姐说,她说出去一会,让我给她打个照应,奴婢不是有心的,还望夫人恕罪!”

    徐氏摊摊手“好了,好了。起来吧,那你可知她去了哪里?”“奴婢不知。”“她不知,我知道。”

    只见恬儿正穿过走廊,走到舒宁斋门口,先是不紧不慢的行个礼,“奴婢恬儿参见夫人。”徐氏脸色凝重,双眸黯淡“你身为竹儿的贴身侍婢,为何不在竹儿左右,反而留在府中呢?”恬儿早知徐氏会如此问道。笑着回答道:“回禀夫人,奴婢留下便是奉了少爷的命令。”“你说什么?”“是少爷命我在此等候消息的。少爷曾命恬儿在少爷启程后在大门口等上两个时辰,果不其然,两个时辰已到。这是少爷命人送来的平安信,夫人请看。”恬儿说完便从衣口中掏出平安信。

    “快,快呈上来。”徐氏激动的叫喊道。只见婢女将书信呈到徐氏手中,徐氏急忙的拆开信件,“不错,是竹儿的笔迹。不过……”徐氏似有疑虑,喃喃道:“竹儿的后边句是何意思?”平安信的内容:已到青山,心安。提防乞巧,切记。

    “难道是?”徐氏合上信封,郑重的看着恬儿。“带我去找乞巧。”“是。恬儿遵命。”望着身旁的小侍女“你留下,照顾老太君。”“是,夫人。”

    徐氏这才意识到危险,不知为何自己的心总是慌个不停。“眼下正是将军府人少人散的时候,不管是谁前来犯上,都必将连累整个将军府。老爷不在这个家就得我拿着主意,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才好。”徐氏一边快步走着,一边心里直犯嘀咕。“竹儿怎会知道乞巧有叛变之心?乞巧,怎么会是乞巧?果然日防夜防家贼难防,不过竹儿既知晓此事,必定会有所防备。看来,恬儿已经获取竹儿的信任了吗?”

    二人走到大门口,此时的大门口只剩几个凋零的家丁。“快,给夫人备轿撵,夫人要出府快!”众人一听连忙手忙脚乱,准备轿撵。“恬儿,乞巧的位置离府中很远吗?”“不是很远。”“那就跑着过去,不必备轿,以免惹人怀疑打草惊蛇。”“这……”恬儿有些犯难。“还愣着干什么,快带路!”“是,夫人。”

    另一旁,乞巧正与一名男子在竹屋相会。只见乞巧卖弄身段,曼妙的走到男子面前,嘤嘤道:“乞巧拜见柳公子。”“乞巧可人,上次带来的消息很有意思,不知这次还能听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柳公子说笑了,乞巧只不过是尽职而已,何况我早就在那个地方待下去了!我兢兢业业这么多年,为何还不比过一个新来的贱婢,若不是那贱婢运气好被少爷所救,她又怎么成为表小姐,踩在我的头上!”柳毅邪笑着,“这便是你我合作的缘由,我能帮你让她离开将军府,你也能帮我监视将军府的一举一动。”

    “呵。”乞巧抿嘴而笑“你只不过是想利用我罢了!现在的我与你为伍,你随时可以向将军府告发我,也可以拿此要挟我。从我答应跟你合作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乞巧淡定自若的讲道,可心里早已担惊受怕了半天。其实她心里何尝不知,倘若被将军府发现自己背叛的下场会如何,可自己也别无去路任人宰割。

    柳毅听完,没有太多的吃惊。心思缜密的他先是思虑良久,而后缓缓相道:“乞巧可人,都把话说的那么绝了,这合作还是要继续下去了。”“可恶,没想到还是低估了她。也对,能在将军府身居高位多年,想必自是有些本事的。”

    乞巧没想到此人脸皮如此之厚,便直接开门见山。“柳毅公子没有跟随将军等人前往青山,而是在这里等着乞巧,是想知道什么?”“乞巧果真是我的小可人,聪明。你认为我会跟随他们一起,而失去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吗?”“你想做什么?”“前往青山采集血叶枯,虽离这里不是很远,但只因人数居多比赛关卡重重,故在此住上个两日一夜,算上今日还有一日。听说为了保证此次采集的安全,将军府几乎调离了后院武场的所有武士,只剩些虾兵蟹将留守。与我而言此时便是一举夺得将军府的绝妙时机。”

    “你疯了!”“对,我是疯了,是被那些横强夺利的小人给逼疯的!”“柳,柳公子……”只见柳毅双目红肿,仰望于天,双手举起抬高,不停的嘶吼着,像是一只咆哮的大熊。忽然柳毅停止咆哮,楞在原地,眼中好像闪过暗紫色的琥珀印,乞巧见状连忙撒腿就跑,只听“嗖”地一声,柳毅快速闪到乞巧面前,抓住乞巧,面目狰狞的说道:“怎么,你很怕我?”

    “我,我……”柳毅不屑的放开乞巧,乞巧随后便摔倒在一旁的桌子上,还好这是木头的,若是石头的,早就没命了。柳毅丝毫不在意乞巧的死活,喃喃道:“你都怕我,那为何她不怕我?”乞巧慌忙起身,吸入木桌木椅的木屑不停的咳嗽着。“她,也是如你一般年岁,自从那日喝醉后的无意冒犯便让我一心沉沦。世间所有人的身份地位容貌修养都不及她的万分之一!”柳毅说完用手指向趴在地上的乞巧,“你这个贱人,竟想要杀害她,真是愚不可及可恨至极!”

    作者闲话:

    喜欢的朋友可以收藏,天热了,懒惰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