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  67.顺从

章节字数:3054  更新时间:18-09-24 09: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另一边,邰竹等人找到了玄殳掉落的洞口。“少爷这个洞很深,很可能是个无底洞。”侍卫扔下一颗石子趴在地面听了半天也没有听到石子掉落的声音。身旁的另一个士兵按耐不住,焦急的提议道:“少爷,不妨等属下们下去一探究竟,再做商量。”邰竹摇摇头,“玄殳现在很危险,独自一人每每多待一时,便多一分危机。我先下去,你们在这守着。若我半个时辰未归,切记留下几人原地待命,其余的回到将军身旁护他们周全。”“少爷,那你呢?”“你确定玄殳在里面吗?”邰竹显然岔开话题,不想回答。

    此时的他只想快点找到玄殳,不想说多余的话更不想做多余的事。士兵们自知邰竹的脾气,不敢多言。“属下肯定。”“记住我的话!”邰竹说完跳了下去,士兵们来不及多想,赶紧围住洞口,不准让任何人靠近。“玄殳,我来了!”

    洞很深,就连邰竹自己也逐渐摸不清方向,无法目测洞的深度,只感觉自己往下落。系在腰间的绳子长度不够,正向邰竹的腰紧紧逼去。邰竹有些惊慌,要知道这可是救玄殳的唯一利器,原本想背着玄殳出来,现在看来不可能了。“这洞果然很深。”邰竹轻嘲笑道,也许是在嘲笑自己的无知。望着自己腰间的那一缕用藤蔓织成的绳子,未等绳子全部抽离身体,邰竹将最后几道围在腰间的绳子毅然扯下。“玄殳,我来找你了。”邰竹仿佛看到了玄殳在向自己招手,自己也顺势抬起右臂,幻想着拉住玄殳的手。

    这便是邰竹,看破了结局又何须挣扎。既然绳子不够长,那便舍弃绳子,自己径直下落,岂不更好。邰竹身体失去平衡,快速的向下降,而他好似淡然接受了一般,扬开双臂,闭上双眸,平静的掉了下去。

    小葵不停摇晃着玄殳的身体,奈何自己身躯过小,只能拉起玄殳的一只胳膊。“玄殳,玄殳,你怎么了?你醒醒,你醒醒呀!”小葵哭喊着说道。举臂的动作持续了一会,小葵似乎想到了什么,擦去自己眼角的泪痕,飞到玄殳面前。“不行,我要打起精神来!施法,我施法试试看!”小葵说完,双手合十,默念法术咒语,“醒!醒!醒!”小葵试了许多次,见玄殳还是没有知觉的躺在地上,小葵简直伤心死了。“果然,方才施法设下保护罩消耗了太多法术,都不管用了。哇哇哇!玄殳!”小葵飞到玄殳的脸上,抱着玄殳的脸颊嚎啕大哭,“玄殳!是我太没用了,玄殳,你醒过来好不好!”无论小葵怎么哭喊,玄殳依旧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脸上痛苦的表情依旧没有消失。身旁的蓝色萤火虫,都纷纷围成一团,好像在商量着什么似的。它们的胆子比小葵还要小,又是第一次见生人如此哭闹,所以不敢上前安慰。

    “砰!”一声重重的落地声响,吓到了这些小家伙们。小葵由于哭的太过专注,并未听到。其中一个小家伙叫起小葵,却没想被小葵训斥一声“你干嘛!没见我哭的这么伤心吗?”小家伙指着发出声响的地方,示意与小葵一起查看究竟。“你是说?有人来了?”小家伙们点点头,小葵赶紧顺着方才与玄殳进来的路线找去,经过石壁,望见的正是邰竹。

    只见邰竹一手揉着腰,一手拿着一根粗树枝踉踉跄跄的一步步走着。小葵飞到邰竹面前,见邰竹灰头灰脑的,身上的衣衫也是脏兮兮的。不由得开始心疼起来,“身上好多处划伤啊!都都流血了。”小葵刚想跟邰竹说些什么,忽然想到邰竹看不见自己,便让这些小家伙围绕在邰竹身边为他指引道路,找到玄殳。邰竹可是个聪明人,见诸多蓝盈盈的莹光闪烁,遂之其意,便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邰竹走到最后一处石洞,见玄殳晕倒在地,扔下手中的粗树枝,不顾身上的伤口裂开,跑到玄殳面前。抱起玄殳,“玄殳,玄殳,我来了,我来了!”邰竹一边说一边开始流泪。深邃的双眸由发现玄殳的惊喜变为自责怜爱不舍还有心痛。“我来晚了,对不起,对不起!”邰竹看着玄殳痛苦的表情,抚摸玄殳苍白的脸颊,热泪也一滴一滴滴在玄殳冰冷的脸上。

    奇迹发生了,玄殳竟出奇的醒了过来。(也可能是爱的力量吧。)“邰竹?邰竹?”玄殳虚弱的讲着,后又摇头说道:“不对,不对。我定是太过思念你出现了幻觉,你怎么可能在这呢?”“玄殳,殳儿,是我,是我。”邰竹见玄殳苏醒很是高兴,将玄殳拦在怀中,轻轻的拍着玄殳柔弱的肩膀,“你终于醒了!”

    玄殳望向四周,在见到飞在高空中的小葵时,玄殳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在做梦。也伸出双手抱住邰竹,闭目流泪。

    “已有半个时辰了,少爷会不会出了什么事?”长相清秀的士兵开始担忧起来。“绳子被扯断了。”另一个的士兵蹲在洞旁,小心翼翼的拉着绳子,看着断了的藤绳,众人的内心开始变得不安。“不如我们下去看看?”“不可,我觉得我们还是依照少爷的吩咐行事吧。”士兵的职责就是誓死服从命令,他们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那好吧,我们先去保护将军,剩下几个人好好把守这里。”“是,兵长。”“奇怪?我怎么感觉少爷好像很想跟表小姐待在一起,不想被我们打扰。”“文韬,在想什么,我们该走了。”另外几个士兵对长相清秀的士兵说道。文韬恢复神情不再思考,与众兄弟一起走下山。嘴里还嘟念着:“应该是我多想了。”

    洞内,玄殳发现了邰竹身上的诸多伤口,用手触碰。“疼吗?”邰竹咬牙故作微笑“不疼。”“我来给你包扎。”玄殳说完撕下自己的衣衫,为邰竹包扎。“你的衣衫太破了,用我的。”这时的邰竹还不忘调侃玄殳。“你的衣衫才是脏呢?全是土,用它包扎伤口会更加严重的。”邰竹笑了笑,眼神满是宠溺,十分享受现在二人独处的局面。

    玄殳从袖口拿出血叶枯,取下一片,放在嘴里细细咀嚼而后涂在邰竹受伤的地方。“会有点疼,你要忍住。”

    “恩,不疼,一点都不疼。”少顷,玄殳为邰竹上好药包好伤口,起身望向石洞。“你在找出口?”“是,我已经采下了血叶枯,为何还不见出口涌动的迹象。”“你说你的血叶枯是在这里采的?”“是。”“那你昏倒也是因为它?”“对。我当时以为拿到这个东西我便会出去,却不想被割破了手,流下了血。那些记忆碎片与残余的灵力瞬间灌输到我脑子里,我一时承受不住,头好似裂开一样,只记得我两眼一闭,顿时失去了知觉。”玄殳好似并没有从方才的痛苦中走出,下意识的捂住头部,瘫坐在地上,还好被邰竹赶紧抱住,“还在痛吗?”“好多了,就在我以为自己走不出那些记忆碎片编织的梦时,我忽然听见你的声音,令人悲伤心痛的声音。我不允许你这般难过,更不要你如此伤心。所以,我便尝试击破这些记忆碎片,打破这个梦!”玄殳擦去邰竹眼角的泪痕,如春风般抚摸邰竹乌黑的秀发。“你放心,我答应你。不会难过不会伤心。”“难道你就不好奇,我进入怎样的一个梦吗?”“只要你想说自会说。我不会强求。”玄殳抱着邰竹,感激的说道:“谢谢,谢谢你,邰竹。”“叫我阿竹就好,殳儿。”“恩,阿竹。”

    此时相比玄殳二人在山洞的甜蜜时刻,昆仑殿可就严肃静寂多了。南宫慢条斯理的穿过云柱跨过梦台走入昆仑殿。见墨卿已在此恭候多时,饶有歉意的说道:“墨卿上仙,抱歉久等了。”墨卿回头一望,手一挥,关上了昆仑殿的大门。走下台阶面对南宫。“南宫上仙可是好兴致。终日不是结伴饮酒,便是寻花问柳,生活真是逍遥!”南宫一听这话就不愿意了,“哎!哎!寻花问柳太过严重了吧,我这只不过是慰问世间美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安抚罢了,以免她们日夜牵肠。”

    墨卿瞥了南宫一眼,“果然你们男人都是这个德行。”“我说墨卿,这里虽只有你我二人可还是要顾忌我的颜面呀!是,我常常化作凡间男子寻求美女,可那只是吟诗作对举杯共饮把酒问天绝无任何觊觎越界的思想。何况,凡人就是如此,只在乎你空有其身的外表,却不知外表只不过是那花开的一瞬间罢了,花谢花开旧去新来才是亘古不变的生存法则。”

    “亘古不变的生存法则?”墨卿笑道,“好一个说辞。不过我今日唤你前来是为了另外一件事。”“哦?愿闻其详。”“是关于玄殳的。”“玄殳?”

    

    作者闲话:

    第一篇早间读报,新鲜出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