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  71.容貌恢复

章节字数:3361  更新时间:18-09-26 15: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过,我绝不会让你白做蠢事的!”瞿烨说完,望着阑珊的背影邪魅一笑,“阑珊,阑珊,早知如此,就应好好待在属于你的柴房之中,与柴房的恶臭沆瀣一气岂不更好?”瞿烨说完快步走向邰竹的营帐中。

    营帐内,乔然正在一旁照顾,见瞿烨来访,赶忙上前行礼问安。“瞿公子好。”“玄殳,怎么样?”“方才服下一帖药了,还是未见好。秋容姑姑已经去煎下一副了。”“我来。”“这?”瞿烨接下乔然手中的毛巾,用温水洗好坐到玄殳的身边,耐心的擦拭着玄殳的脸颊。

    夜晚的风冰寒刺骨,冻得门口的家丁瑟瑟发抖。狂风呼啸,熄灭了营帐大半的蜡烛,只剩一个在那里闪着微光。乔然见状,走出营帐,将营帐的四口通风处均用宽布遮上,遮好后便走到别帐内,寻找打火的硝石。莹烛下,昏暗的灯光照射了营帐的一角,瞿烨正含情脉脉的看着昏睡不起的玄殳。紧闭的目光,满身的伤痕,紧握的双手,仿佛都在诉说着玄殳昏迷前的遭遇。瞿烨用手细细的抚摸着玄殳惨白的脸颊,眼中尽是心疼。

    他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他以为邰竹能够将玄殳平安的带过来,而不是今时这般伤痕累累。瞿烨低下头朝着玄殳咬得发白的菱唇想要深情一吻,却被自己的内心所抵制。抬起头来直视玄殳。“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这句本是宋•释惟白《续传灯录•温州龙翔竹庵士珪禅师》的词。还记得我初读这词时只有六岁。体会不到词的意境,常常提出怪问题,引得先生难堪。可现在,”瞿烨看了玄殳一眼,闭目凝思“我想我懂了。”泪在闭眼的一刹那流出了出来。

    “哭吧,只有哭出来心里才会好受点。”小葵飞到瞿烨身旁,和他一起看向玄殳。“我可怜的玄殳,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小葵落到瞿烨的肩头,瞿烨沉浸悲伤并没有察觉自己肩上的不适,小葵用手接住瞿烨差点落在地上的泪,用舌头一舔,发现是咸的。“母亲曾说我们所流的泪与凡人所流的泪是不同的。凡人的泪不仅苦还很咸落地便会消散,而我们的泪既不哭也不咸,没有任何的味道,却能落地凝结,成为永恒。”

    小葵再一次加深了对凡人的好奇,它竟大胆的飞到瞿烨的面前,用手拂去瞿烨脸上的热泪。“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你更适合玄殳。”小葵说的确是自己的肺腑之言,不知为何它总能感觉得到瞿烨身上有着一种别人身上没有的气质。就好比方才,并没有趁人之危亲吻玄殳,光是这一点就令小葵钦佩。

    “是吗?”瞿烨的一声回答,惊得小葵差点没掉下去。小葵飞到玄殳身边,胆战心惊的开始观察着瞿烨。“这个家伙,该不会能看得到我吧!”瞿烨在玄殳身旁坐下,试图将玄殳握紧的双手捋直。此时的小葵正睁大双眼死盯着瞿烨,“你,你要是敢过来,我就立马跑回玲珑钗中。”

    瞿烨一边握着玄殳的手,一边微笑的讲着:“如果你听到了我说的话,定会询问是否属实?是吗?对吗?这就是你的话,对我所说的话。”瞿烨眼含秋波,嘴角上扬,好似看到了那个画面。

    “什么嘛!还真看不到我。”小葵有些失落的撅起嘴巴,像打蔫的茄子般六神无主的瘫坐在木椅上,“玄殳昏睡,就再也没人看得到我陪我说话了,好希望她现在快点醒来!”

    狂风吹进了帐内,吹乱了玄殳乌黑的秀发,瞿烨将玄殳小心扶起,用篦子替她梳理长发,再用簪子固定好,以防头发再次被吹乱。弄好后,又把玄殳放在床上,爱抚的说道:“睡吧,好好睡吧,我陪你!”

    阑珊高兴的抱着血叶枯回到房间,坐在梳妆台上,揭下面纱,呈现出了自己最无法忍受的地方。忽然,她开始变得疯狂起来,用手不停地抓着脸上的那块胎记,弄的血肉横飞恐怖无比,血一滴一滴的往下流,可她竟感觉不到任何疼痛,扯着嗓子大声叫道:“胎记,胎记!恨透你了!我再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的为你活着了,血叶枯会恢复我的容貌令我变得更加美丽!”阑珊一边说,一边放下把手放到梳妆台上,两手的指甲缝里竟是皮肤的碎屑与血渣。

    望着镜子里面不堪的自己,想想以后的完美人生,阑珊来不及多想,赶紧摘下一片,放到自己血肉模糊的右脸上,接着神奇的一幕发生了,血叶枯治好了被阑珊撕破的部分,半脸的胎记也完好无损的显露出来。阑珊哈哈大笑,接着又以最快的速度采下另外一片敷在自己的胎记上,紧接着右下角的胎记逐渐消散,露出洁白的脸颊。

    “消失了,正在消失了!”一时间阑珊高吼道,为了能让胎记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又取下一片,敷在脸上。过了一会,竟真的恢复了她原本的模样。“啊!”阑珊高兴的尖叫起来,四周的家丁士兵也都纷纷进来查看。

    “阑珊,干什么,那么大声!”家丁很不耐烦的说道,一边说一边踢倒了阑珊的木椅。阑珊没有心情去管他们,她回过头来,莞尔一笑。“这,你脸上的胎记怎么没有了!”“你何时变得这么美了!”家丁们有的认为自己在做梦揉揉眼睛,却发现这是事实;还有的家丁咽咽即将流下的口水,勾起色相,自责的说道:“阑珊妹妹以前的事,多有得罪,还望多多包涵。”“刘大哥,好说好说嘛!”看着那些男人色眼咪咪的样子,阑珊就觉得很恶心,“只不过是一群道貌岸然的家伙罢了。”“行,行,那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尽管找我,随便开口。我们,我们先走了。再见!”家丁的小头头赶忙扶起自己踹倒的木椅,“这木椅太不结实了,明天刘哥哥给你那一把好的。”“那就多谢刘哥了。”阑珊稍微一个媚眼就令所谓的刘哥瞬间酥化倒地,小弟们见状急忙抬走。“抱歉,抱歉,对不住了!阑珊姐姐。”“慢走呀!”

    阑珊欣喜若狂的送走了那些家丁,谁知几个士兵还在屋里没有走。“几位还有什么事吗?若是无事阑珊就要先行休息了,后半夜还是阑珊守夜呢!”

    文韬没有理睬阑珊,只是看向梳妆台盒子里面的东西,阑珊当即反应过来,站在梳妆台面前,笑脸相迎的说道:“只是些寻常的铜钗银钗,没什么好看的!”

    虽然阑珊竭力挡住,还是被文韬看出了端倪。“原来表小姐采集血叶枯是为了治好你的脸。”“你胡说些什么!什么血叶枯!我根本就不知道,再说我本来就长这个样子!”见阑珊还在狡辩,文韬无奈的摇着头,挥挥手示意士兵出去。临走时,回头言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说谎,不过瞒得了一时可瞒不了一世。”阑珊听后低头不语,“有时间多去照顾照顾表小姐吧,莫要认为你是个不知感恩的白眼狼!”好在文韬是个谦谦君子,在其余兄弟走后小声告知,没令阑珊有太多难堪。

    “白眼狼?这都是上天欠我的!这都是我理应讨回来的!我没错,我没错!上天觉得亏欠我,特地派表小姐来拯救我的!对!是这样没错!就是这样!我没错,我没错!”阑珊双手捂住脑袋,阻止脑袋里回想有关玄殳的一切。“呃,呃啊!”

    “你本来就没错呀!”突然传出一声妖媚的声音,阑珊迷茫的顺着声音寻去,走到窗前,只见一名长相绝美的红衣女子正坐在窗前,观看着自己。“你?”“怎么,不记得我了?”女子跳下窗,婀娜的走到阑珊面前,用手搂住她的胳膊,“前一阵子我们不是见过一面吗?在集市上。你当时还夸我长得好看。”

    只见女子身穿红衣罩体,修长的玉颈下,一对隆胸犹如凝脂,半遮半掩若隐若现。腰间上的肚兜正一点一点的向外涌出。映出那绰约多姿的曲线身材,美足微微向上抬起,红纱遮体的妙腿全部暴露无遗,无一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你,你是望春楼的牡丹!”牡丹嘴角上扬,用手指挑逗起阑珊,“终于记得我了,小家伙。”阑珊一下子红了脸,推开牡丹,躲到木柱后面。“谁!谁让你进来的!还有,你这副仪态真是恶心死了,连我都替你感到羞愧!”

    牡丹无语的摊摊手,拽着阑珊坐到床上。“我也不想的嘛!”原来那个黑衣男子也感受到了天象的变动。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牡丹正在欢快的时候过来,施法将所有人定住,命自己即刻动身寻找阑珊。“你来的可真是时候呀!”牡丹慢慢的系好肚兜穿好衣裙,稍有怨恨的说道。

    “我感觉到了,强大的魔气!”黑衣人无比自豪的说道,完全没有注视牡丹的意思,还不停的催促她快点穿。没曾想却招来牡丹的一声轻嘲,“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呀!竟完全不为所动?”黑衣人瞪着牡丹,死死地说道:“我说过不要试图了解我。”黑衣人一边说一边攥紧拳头,拳头中发出紫灿灿的荧光。

    “怎么?你还杀了我不成?”牡丹没有丝毫的畏惧之意,连鞋子都没穿直接光着脚走到男子身边,“从这里到青山足足有三个时辰的路程,难不成你要累死我?”“我会帮你!”男子将手中的拳头一挥,牡丹竟飞于空中,“我会飞了!会飞了!”“记住我交代你的事。”男子说完把手收回牡丹一下子消失在了房中。黑衣人抿嘴一笑,接着也消失在房中,一时间望春楼又恢复成了往日风采。只有那个与牡丹快活的那个男人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