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  74.净化——小环

章节字数:3239  更新时间:18-10-07 10: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沉闷的马车声犹如浩浩汤汤的钟声敲击人们焦虑的内心,灼目的红日烘烤着大地每一寸的肌肤,不停的吸收水分消磨人的意志。乔然走到秋容身边欲言又止道:“娘亲,将军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将军少爷的神色如此紧张?”“到了将军府就知道了,不必担心。”秋容拉着乔然的手温柔的看着她。

    就在二人思虑低喃之际,远处的阑珊眼眸一瞥,嘴角上扬,见此空隙,扬言“好机会!”“蹭”地一下闯进马车内,想要逼迫玄殳服下云梦丹。还好小葵用结界挡住,压制阑珊近玄殳其身,引得阑珊怒吼大叫。乔然跳到车上,掀开车帐,“阑珊,你想干什么?”阑珊被结界压得实在难受,一下子把火撒在了乔然身上,伸手将乔然推下车。

    “乔然!”“不用管我,快救表小姐!哎呦!这阑珊的力气怎么这么大?”乔然捂着发痛的屁股小声嘟念道。瞿烨见状心中一惊,飞入马车与阑珊交手。旁边的龚琪怕会波及到自己,连忙下来与丫鬟们躲到安全的地方,看着马车的动静。“这个阑珊怎么回事?方才真是吓死我了!”“可不是嘛!竟敢吓到郡主,真是胆大包天罪该万死!”身旁的碧儿瞬间笑脸相迎的依附起来。忽然,从马车内传出几个破旧的碎木,“啊!”“郡主小心!”碧儿用自己的身体护住龚琪,而后执着的询问起来“郡主没事吧?”“我,我没事,你怎么样?”

    不一会的功夫,马车被二人打散,两人相继飞了出来,在玄殳掉落的一刹那间,好在秋容及时接住,揽入怀中,担忧的安慰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阑珊你好大的胆子想要谋害玄殳!说幕后主使究竟是谁?”“可恶,碰到个难缠对手。”阑珊心想又下意识的忍不住抚摸自己的心口,“为什么心里好不舒服,心情似乎很是压抑?为什么?”阑珊急速喘息着可怜巴巴的委屈道:“瞿公子,我,我……”没等说完,阑珊忽然晕倒,家丁长不顾家丁们劝阻,上前扶起阑珊。“阑珊妹子,阑珊妹子。一边说一边把猪蹄子般的咸手试图偷偷伸到阑珊最隐蔽的部位,露出猥琐的笑容。不料阑珊猛地一下睁开双眼,接着望向昏迷不醒的玄殳。瞿烨意识到了玄殳的危险,当机向阑珊冲去。阑珊死死抓住家丁长的胳膊,把家丁长打向飞来的瞿烨,一个转身将护在玄殳面前的秋容打伤,在众人诧异之际,众目睽睽之下,把玄殳掳走了。

    “玄殳!”“表小姐!”瞿烨像扯抹布一样扯开家丁长,见阑珊消失无影,瞿烨握紧拳头的双手暴露青筋,恶狠狠的看着家丁长。家丁长还是头一次见和颜悦色的瞿烨发这么大的脾气,不停的跪地磕头求得原谅。瞿烨走到大石头面前,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一个拳头打在坚硬的石头上,右拳瞬时流出了鲜血。

    “瞿烨,你!”龚琪不可思议的质疑道,“你没事吧!”瞿烨好似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龚琪的询问视而不见默不作声,看着被乔然搀扶的秋容,瞿烨走上前去,平静不失诚恳的请求道:“秋容姑姑,烦请您带他们回去吧。”“公子,不妨等人多的时候再做打算,只身一人容易打草惊蛇。”秋容劝诫道。

    其实瞿烨也明白秋容的意思,但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玄殳落入虎口,何况方才与阑珊的交手中发现一股极不寻常的力量,可见阑珊早已参与其中,若不能将玄殳平安救回,怕是玄殳凶多吉少。瞿烨叹了口气,喃喃道:“早知今日,我当初就不该救她。”倘若不是瞿烨从家丁手中夺下奄奄一息的阑珊,世间便少一人作乱了。

    “这里离兖州城还有些距离,不出一个时辰便可赶到。在此期间就麻烦您了。”“公子无须客气,老奴帮不上什么,尽此薄力罢了,还望公子快点寻到我家小姐。”“有劳了。”“公子慢走。”除了龚琪以外所有人都纷纷行跪拜礼。行跪拜礼的原因却有许多:有的人认为丢失表小姐自己必死无疑;有的人则除去心中的恐慌;还有的人则是感激瞿烨救玄殳的义举。不论如何,大家心里想的只有一件事:找回玄殳。

    瞿烨纵身飞跃至树枝游刃有余的行走山川草木之中,“玄殳,玄殳,你在哪!玄殳!”手上的鲜血不止的往下流淌,浸在草木之中。

    阑珊带着玄殳费力的走着,“奇怪?这陆玄殳怎么这种重?”小葵哈哈一笑,“哼!蠢货,只不过是小小法术便察觉不了了,累了吧!”原来就在阑珊与瞿烨相斗的时候,小葵便藏于玄殳的袖口中,她倒要看看阑珊究竟要把玄殳带到哪去。不知阑珊是累了还是由于其他什么别的缘故,将玄殳放于一棵大树下。

    阑珊起身,瞪了玄殳一眼,烦躁的说了起来。“要不是慌乱中把药瓶弄丢,也不会这般麻烦。谁也没想到你竟这般重,只能待在这好好歇息一会了。”阑珊说完瘫坐一旁闭目沉思,小葵战战兢兢的飞到阑珊面前,挥挥自己的小手,“还是这样看不到我。”小葵心中暗暗窃喜,想着施法迷晕阑珊保玄殳安危。

    刚要施法,没曾想阑珊突然起身,用手死死的将小葵抓住,身上时不时的散发着黑色的邪魅之气。“啊!”小葵惊叫。施法将自己与玄殳身旁的小草转换,逃过了一劫。小葵咽咽吐沫,不敢直视阑珊,双腿也哆嗦的渐渐无力。“啊,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谁知阑珊没有向前,一直捂着发痛的脑袋,大叫个不停。此时正在寻找的瞿烨听闻此叫声“那是阑珊?在东面。”话音刚落急忙向东面赶去。“啊!啊!”阑珊止不住的惨叫令整个树林诡异异常。见阑珊如此痛苦的表情,小葵猜测“难不成是被邪气所控制侵蚀内心了?”

    阑珊体内一直散发着黑气,小葵用为数不多的精气形成结界勉强抵挡。精气的急速耗竭,就在小葵快要支撑不住时,望着身后的玄殳,十分不甘的说道:“玄殳,我,我快不行了!”小葵耗尽最后一丝精气,闭上双眼,以一己之身挡在玄殳面前,生怕玄殳引邪气入体,而后手上的力量渐渐消失,身体缓缓下落。

    突然,从玄殳的体内引出一缕绿色的莹光,压抑住周身的邪气,形成保护屏障。见邪气有所消散,小葵露出欣喜的微笑,紧接着绿光分成几束围绕阑珊周围,吸取净化阑珊涌出的邪气。

    绿光将邪气驱散,阑珊体内承受不住巨大的邪气外泄,瞬间失去知觉昏倒在地。绿光也形成一缕落在地上,化为原本形态。小葵见状飞到绿光身边,原来光中之物竟是三丫头赠予玄殳的孔雀幼崽。小幼崽甚是微小,虚弱的依附在小葵的胳膊上,小葵伸出双手,小幼崽便高兴的跳了进去,嘴里不停咿咿呀呀的叫着。小葵一边抚摸一边可爱的说道:“小幼崽呀!小幼崽!现如今也只有你能陪我了。这次真要好好谢谢你,不枉我们这般秘密栽培。都说仙界的灵物最富有灵气,比凡间的俗物不知强上多少倍。特别是像你们这种专门净化疗愈的孔雀家族,傲慢不失大气端庄不失优雅。多亏有了你,往后我便是你的大姐姐了,如何?”“嘤嘤,嘤嘤。”小孔雀欢喜的叫道。

    小葵把孔雀举高,盯着思喃道:“我给你起个名字吧,不能总叫你小家伙。你说小环怎么样?”“嘤嘤,嘤嘤!”“如此这般再好不过。小环,小环。”小葵带着小葵飞舞几圈,逗得小环开心个不停精气神也慢慢恢复起来。小葵用目光锁向玄殳,心头不禁一沉,“小环要是玄殳看见你这般厉害她定会很高兴的!”小环也开始伤感起来低头失落的叫着。“你能净化万物却也无能为力,看来玄殳……”

    玄殳视角,玄殳一睁眼便只身存在与白皑皑的世界,任凭她怎么呼喊愣是不见人回复。“小葵,小葵!阿竹阿竹!”大概是喊累了,玄殳坐在一旁,观察着四周。“好圣洁的地方,我怎么回到这来?”玄殳记不清昏迷前的事,越想头越痛,她只记得自己是与邰竹小葵在一块的,怎么一下子到了这个地方。“不管怎样,我一定要出去!”

    就在玄殳暗下决心出去时,一瞬间她嗅到了敌意,站起身来默念法咒双手闪着蓝色的光。“谁在那里?鬼鬼祟祟,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紧接着传来几声“欻欻”的声响,玄殳闻声望去只见几片大小不一的碎片正形成一副凄美的画轴,玄殳放下警惕,走到画轴面前。不可思议的说道:“这,这不是传入我脑中的记忆碎片吗?”画轴瞬时散发出五彩的光,光照到玄殳身上并不刺痛相反却有种说不出的舒适,就在玄殳犹豫不决时,画轴上的画像转了起来将玄殳吸了进去。

    将军府祠堂中,徐氏在那里烧香叩拜,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徐氏上前拥了过去。“将军,您回来了。”邰竹见状同下人门出去,关上了房门。扭头问道:“究竟发生何事?临走时不是交代你盯紧乞巧吗?她怎么会死?”

    “少爷不妨咱们边走边讲,老太君那边已经瞒不住了。”邰竹闭目叹气,“该来的还是会来的。”沉重的说道:“好,我们走。”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