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  79.有仇必报(1)

章节字数:4366  更新时间:18-10-17 16: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就在黑气成团扬起,以胜利者的姿态睨佞斜视着这顿“肥美”的大餐时,张狂的样子仿佛像是在说“你们死定了!”忽然,三姐妹感到一束光,睁眼望去,只见光的那头是小葵欣喜的目光。趁着黑气受光折射不敢向前,玄殳赶紧拉着姐姐们逃了出来,落地变作正常大小。

    “原来,我们都困在六妹的身体里。还变得这么小?”三姐惊呆了跑到昏迷的玄殳身旁,刚要触碰,只见玄殳的身躯化作碎片,随风而去飘向远方。“昏迷的是我被困的也是我,怎么会有两个我?”玄殳开始害怕,用手不停抚摸肩膀,试图令自己冷静下来。玄妙抱紧玄殳,轻拍肩头,哄道:“没事了,没事了。应该是有人故意而为之,想要把你困在那里。看样子他并无恶意。”玄羽伸手感应即将消散的法术印记,摇摇头“此人道行颇高,隐藏甚深,无法顺着消散的气息追踪,什么都没有发现。”

    小葵见大家垂头丧气的样子,与小环小声嘟囔着什么。小环点头后,消除早已残缺的结界,将三人带到小葵的平行结界中。众人来到平行结界中,由衷地发出感叹“小葵,几日不见,你的境界提高不少嘛!”“这里好漂亮,像是一个真实的世界。”“百花丛生鸟语花香水流湍急高山奏乐宁静悠远……”

    “谁叫你们总是数落本大仙,今日开眼界了吧!”小葵皱起眉头扬脖说道。小环飞到玄殳身旁,绅士有礼的向玄殳介绍自己。“玄殳姐姐,我是小环。”见小环的全身装扮,玄殳便知一半了。“三姐送我的孔雀幼崽,你好像长大了不少,比起小葵甚是可爱!”“喂!臭丫头,忘了是谁冒着危险把你们救回来的吗?”“小葵,难得六妹醒来,你就少说两句吧。”“好啊!你们,真是太伤我心了。”

    本以为小葵会躲在一角暗自神伤,没曾想直接飞到玄殳手中坐在小环对面。“我差一点就死了,你们还在这里笑得这么开心!”“小葵,你在说什么?”玄殳一愣,开始检查小葵全身是否受伤,而后摸摸小葵的额头看看是不是发烧了。小葵不耐烦的撇开脑袋,就让玄殳扑了个空。“小葵。”不论玄殳怎么央求都没有用,一直撅着嘴巴不理玄殳。

    玄殳向身旁的姐妹们求助,两人相视一笑,告诉了玄殳之前小葵的遭遇。“小葵,那个黑衣人该不会是在望春楼感应到的那丝邪气吧!”“我又没接触过,只是隐约感觉到。谈不上肯定。”“小葵,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玄殳抱着小葵,亲吻小葵白皙的脸颊,接着顺势把小环这么一拉,三人拥抱在一起,情意恰恰。

    这一刻,小葵紧绷的弦直接断了,它把这些天的苦闷压抑全部化作眼泪释放了出来,“啊啊啊啊!”玄羽捂住耳朵,跑到小葵跟前拽着小葵,“小葵,别再哭了,好难听呀!”小葵听闻加大哭声,索性趴在玄殳身上不走了,任凭玄羽怎么拉扯就在赖在玄殳身上不下来。玄妙抱着小环拉住玄羽,“三姐,小葵也很不容易,你就让它哭一会嘛。”“四妹!”玄羽恶狠狠的眼神看得小环也眼泪惺惺的来回哽咽,“啊,啊,好,好可怕!”玄羽默不作声退到一边,望着两位啼哭的精灵,下意识的替玄殳担心“照顾这两个还未脱离母爱的孩子,六妹能行吗?”

    疏竹阁门外,玄殳正送两位姐姐离开。“还好小环的结界未消除,我们能大摇大摆的走出将军府!对这人间我倒有几分好奇,想去逛逛!”“三姐,时候不早了。我们还要回昆仑山呢!”“好吧,也不知道师傅回来没有。”玄羽低着头小声嘟囔着。“我们下山时不是说好了吗?若有情况,姐妹们会发出信号通知我们的。何况大姐修为不高,定不会察觉的。”“这次真是谢谢两位姐姐了。”“有什么好谢的,你只要乖乖的不乱救人,拿自己的安危当回事就好了。”玄妙踩了玄羽一脚,“三姐!”“疼!你干嘛!”玄羽捂着受伤的脚跳着嚷道。“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六妹的事她自己心里有数。”玄妙说完,握住玄殳的手,十分不舍的说道:“六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小葵小环是精灵之身,虽任性却很真情。”二人回头望了正在熟睡的小家伙一眼,低头一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哭睡了的孩子呢!”“四姐,你说的,我都明白。”

    “六妹,此物为引镯。”“三姐。”“我们担心你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镯子表面看似与寻常镯子无异。实则用来与我们传递讯息。”“你若有难,转动此镯,我们必来相助。”“姐姐”玄殳刚想行礼感谢却被她们阻拦。“多谢两位姐姐,玄殳感激不尽。”“姐妹之间,无需这般生分。你现下当务之急要查黑衣人,我们之前虽未与他交手,但能感应他的道行不浅,很是厉害。”“而且,总觉得他似魔非妖,不像是三界之内的人。”玄羽补充道。“总之,你要小心。”“这镯子还有一个用处,能保留你身上的精气,封存你的法力不会削减。这样我们就不用担心找不到你了。”

    “此物如此珍贵,你们是从哪得来的?”玄殳很了解她的姐姐,以她们的仙阶是根本得不到这种宝物的,“六妹,时候不早了,我们该走了!”“你们还没有回答我?三姐,四姐!”两位姐姐化作一缕丝烟消散,玄殳朝着她们大声呼喊道:“帮我照顾好师傅!”

    玄殳精疲力竭的躺在门阶上,谁知三姐竟然没走,小声告诉这镯子的来历。“你们,你们果然是从师傅那拿的,快还给师傅!”三姐化作轻烟飘到玄殳面前,“这就是你该得的。师傅给我们每个人都赐了宝物,唯独这个一直放在她的寝殿里。她虽然嘴上不说,心里还是记挂着你。我们便随了师傅的想法赠给你了!”“三姐,三姐!帮我谢谢师傅。”玄殳跪在地上,朝着昆仑山方向重重的嗑下三个响头。三姐微微一笑,“我觉得师傅她也希望你能过得好,能放下。”“三姐。”玄羽说完,消散空中。

    夏日的夜晚格外闹腾,热透了的蝉正瘫坐在树上撕破了嗓子鸣鸣叫着,蜘蛛正美滋滋的结网捕捉猎物,蚊虫细蝇成群结队的环绕上方,好似在商议着什么,为即将到来的秋季做准备。大雁也携着众多家眷飞于高山驶于深林,举家同迁向南飞去。辛勤的劳作者蚂蚁更是二话不说,搬起收集来的食物像赶车夫奔赴西绸之路似的你跟着我我跟着你,严峻的样子生怕被人打扰。要是有谁不小心踩到或是踢乱了队伍的一环,其余几环则会满身爬满“闯入者”的全身,令其哇哇大叫疼痛难忍。

    玄殳捧着手中的热茶缓缓坐下,看着府中的一切,异常凄凉。黑乎乎的天死寂寂的墙清冷冷的风以及迥异的打量目光,使得玄殳浑身不自在。用相同眼神回应过去,丫鬟们便开始神色慌张低头不语。

    少顷,眷香阁的院门被打开,只见龚琪走到院中,看了玄殳一眼。“你醒了不去给老太君请安,也不去见将军夫妇,来我这做什么?”玄殳泯口热茶,放下茶盏。“我有件事情一直想不明白,特来讨教。”龚琪一听,挥了挥手。“我这没有你想知道的,我不欢迎你,你赶紧给我走!”身旁碧儿见状,走上前去,用极不好听的口气说道:“表小姐,您没听到吗?我们家郡主说,让你走!”

    玄殳起身朝着碧儿的脸狠狠打去,“啪!”的一声,碧儿的左脸立即红肿起来。“陆玄殳,你好大的胆子!”

    玄殳抚弄着发白的右手,神色冰冷眼角无情,可这声音确实及其妩媚摄人心魂的。“碧儿,你又学不乖了。上次的教训难道还不够吗?一定要让你的左右两边对称才好吗?”玄殳一边说一边轻拍碧儿的右脸,“滋滋滋,若我记得没错,上次应是打了右脸吧!”碧儿吓得后退,龚琪一把拉着碧儿躲到自己身后,“来人!快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给我拿下!”

    “谁敢!”玄殳狠厉的望着四周,从丫鬟的紧张深情中感受到了自己带来的恐惧,她走到龚琪身边,一把将躲在后面的碧儿推在地上。“龚琪,我只想给你一个机会,你别得寸进尺!”“你!你是不是被那个阑珊感染了,竟这般无礼!”玄殳不耐烦的拽住龚琪的胳膊,“我的话只说一遍。”

    身边的丫鬟见状想要禀告将军,刚踏出眷香阁一步,却被龚琪大声呵斥“谁敢去,我就把她赶出去!都给我出去!出去!”丫鬟都纷纷退下,在院门外候着。“可恶的贱人,气死我了!难道陆玄殳发现了什么?”碧儿心中暗暗诅咒起玄殳。“碧儿姐,我们要不要告诉其余主子?”小丫鬟的提议无非是火上浇油,被碧儿一个巴掌倒在地上。“没听见郡主说的话吗?都给我把嘴闭紧了,若谁敢把此事张扬出去,我定叫她终生开不了口。”

    玄殳拉着龚琪往里屋走,推开门,将龚琪扔在床上。“龚琪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也从未想过跟你做好姐妹,我只是希望你不在处处找我麻烦不针对我。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与阑珊勾结,置我于死地!”龚琪听闻眼中尽是震惊,极力的辩解道:“你在说什么,你这疯子!污蔑我也要拿出证据。否则,别在这含血喷人!”玄殳逼近死盯着龚琪,“我没有证据会找你吗?龚琪你太让我失望了!”

    龚琪猛地将玄殳推倒,想要开门求救。没曾想屋门竟被施了法,怎么撞怎么敲就是开不了。“救命!救救我!陆玄殳!他要杀我!竹哥哥,竹哥哥!”龚琪拼命的敲,拼命的喊。“该说救命的人是我吧!如果不是小丫鬟及时发现你们暗中勾结,我现在早就死了,对不对!”玄殳一边向龚琪走去一边大声质问。“你!你胡说!”“我没有胡说,我之所以先来这,只是想给你一个机会。既然,你还是不知悔改,我们就当着叔父祖母的面,当面对质把话说清楚!”

    玄殳想要开门离去,却被龚琪死死挡住。“你给让开!让开!”只见龚琪瘫坐在地上,无助的解释道:“阑珊是找过我,可我并没有接受她的提议。看她当时的恐怖样子,我现在都有些不寒而栗。可当她说道这药能永远令你沉睡下去时,我真的有些心动。我不傻,我看得出来,竹哥哥他喜欢的人是你,我喜欢他这么多年,到头来抵不过一个只跟相识几月的人。你能明白吗?我的心真的很痛。为了避免被人察觉,我们选在竹哥哥睡下之时动手,我离开竹哥哥的营帐。负责支开人手,令她找准机会下药。可谁曾想阑珊竟这么笨,秋容竟盯得这么紧,我们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下手。我从没想过害你,也没想过置你于死地。我只是希望你能无休无止的睡下去,哪怕等我跟竹哥哥完婚之后,醒来也可以。呵!”

    龚琪轻嘲一声,接着说道:“这就是我的报应吧,没想到你竟奇迹般的醒了过来。可我有一事不解,我跟阑珊的事只有碧儿最清楚,碧儿是不会传出去的。我们一直小心翼翼谨慎入微,还设置了独秘的暗语。你说的那个小丫鬟她是怎么察觉的?”玄殳嘴角上扬,“哪有什么小丫鬟,当然是小葵告诉我的。”

    “人在做天在看,即便你们自以为天衣无缝,到头来还是一场空。”玄殳扶起龚琪,却遭到龚琪白眼。“我不用你扶,你走开。你现在抓住我的把柄,可以告诉任何人。包括解除我与竹哥哥的婚约。”龚琪说完,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有一点,你说错了。邰竹不喜欢我,他若喜欢大可将我娶进门,又不会认我做表妹了。”“可他总在危难时间救你,看你的眼神更是不同于我。”“这就对了。我只是他的妹妹嘛!”玄殳打开房门,吹了会风。又将房门关上,“对了,忘了告诉你。那个小丫鬟,我已经给了她足够的银两,命她还乡照顾她年迈的老父亲了,想必这时早已出了城。”

    玄殳说完,开门走出。龚琪追着玄殳大喊:“陆玄殳!你为什么……”玄殳微笑回头,像个灿烂的向日葵明媚无暇。“入秋了,天冷了,回屋吧,小心着凉!”“陆玄殳!”龚琪望着玄殳的背影,毫无底气的喊叫着。丫鬟们见玄殳都默默行礼朝着里屋跑去。

    深夜中,两个位于房檐修长的身影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凄凉。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