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  80.亡魂惊现(2)

章节字数:3315  更新时间:18-10-18 16: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葵从玲珑钗中飞出,“是不是太便宜她了!”玄殳止步望着灯火通明的眷香阁语重心长的说道:“这样对我对她都好。”玄殳朝着疏竹阁方向走去,夜晚的微风带动衣裙缓缓飘起,蓝色的丝带在清风的照拂下若隐若现。玄殳深吸一口气,仰望天空,只见空中多出些许点点繁星,好似一幅五彩斑斓的画卷流连忘返美不胜收。

    玄殳轻挑双眉,伸出右手想要抓住星辰。“玄殳!”树上的枝叶犹如雨点般径向落下硬生生的砸入玄殳羸弱的身子,“连树叶也在感叹人世无常吗?”玄殳倚靠在树下,似睡非睡的开始喃喃自语:“不知不觉我已离开昆仑山半年之久了,人世间的悲情冷暖我早已体会大半了,我想逃避,我想回到昆仑山。我不想在这个人人想我消失的地方活下去。龚琪也好灼华也罢,就连我一直视为姐妹真心相待的阑珊都视是我为眼中钉肉中刺。”“玄殳,你在嘟囔什么?阑珊怎么了?”小葵凑近询问起来。

    不知何时,小环从头顶冒出安慰道:“据我所知,阑珊是被那黑衣人操控的,做这些定不是她的本意!”玄殳脸露出一半,耍起小性子,委屈的反驳道:“若她心中对我并无恨意,又怎会被邪气控制?”“我!”“对不起,我想一个人静静。”小葵拉着小环回到玲珑钗中,临进时两个小家伙担忧的看了她一眼,想要说什么却不敢说出口,只能蹑手蹑脚的回到玲珑钗中,剩下玄殳一人孤独的躺在树下,眼中无神呆呆的凝望天空。

    “你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眷香阁的房檐上方,两个修长身影开始窃窃私语。瞿烨看向邰竹,死寂的表情,异常冷峻的目光,手指不停的相护交错,像是在思考这什么。原来,早在玄殳入眷香阁时,二人在宿院便听到吵闹声。(宿院与眷香阁只有一墙之隔)起初认为是龚琪责罚做事不小心的丫鬟,当听到龚琪大喊救命时,两人二话不说用轻功飞檐直上,在屋檐上拿下一块砖瓦观俯屋内,一有动静随时入屋。

    当看到那人是玄殳时,二人相互望了一眼放下警惕,屏气凝神全神贯注的当起了“坐关者”。由于二人争吵动静过大,没能察觉出瞿烨邰竹两人的存在。瞿烨一时间起了兴致,竟与邰竹讨论谁输谁赢。“邰竹,她们怎么闹成这样?”瞿烨探头说道。“你问我,我问谁。”“那你觉得她们谁会赢?”“不知道。”“要是真打起来的话,我拉住玄殳你抱住龚琪如何?”邰竹沉默不语,看着下面的玄殳,心想:方才龚琪的那声救命,不像是假的。须得看下去,方知何故。

    可是,二人不知看到的竟是这般画面。邰竹起身回到宿院,“哎!你怎么走了?”瞿烨见状跟了上去。两人回到屋内,一人坐床一人坐椅,均是默不作声。少顷,邰竹打破了诡异的气氛。“这件事我们就当不知道吧,龚琪应是无心的。”“是吗?”瞿烨质疑道,冲上去将邰竹抵在墙上,紧握邰竹的脖子大喊“你不是说你不会喜欢她吗?为何龚琪的直觉竟猜了出来!”邰竹用手将瞿烨撂倒在地坐在瞿烨身上,不服输的回应道:“回府前夜你不是知道阑珊对玄殳充满敌意,为何还敢让她在玄殳身边伺候?”“我那是……”“不要找借口,你我都一样,没有防住身边人,害了她。”邰竹起身,拉起瞿烨。“你好好养伤,我先走了!”瞿烨目送邰竹离开,打了自己几个巴掌,嘴角慢慢渗出血迹,“如果那晚我少几分陪着你,用那几分对付阑珊的话,你或许不会遭这么多罪。”(回府前夜,玄殳昏迷,瞿烨照顾一整晚。)

    邰竹疯狂的跑向四处,找寻玄殳的身影。狂跑的途中,想起那时玄殳对龚琪所说的话,一边拼命的摇头一边大声的解释着:“不是的,不是的。”就在邰竹已无力继续奔跑时,失魂落魄的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走到一片无人打扫荒废的庭院,“这是最后一个地方了,你在这吗?”邰竹最大的本领便是能够揣摩人心观测时局动向,可以说是上天赠予他的独特感知吧!有时候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就能反应出对方的内心所想。(只对敌对方使用)

    邰竹在意玄殳,所以对玄殳很是了解。他知道玄殳不会回到疏竹阁,以她的性子,应是在哪里暗自落泪独自伤心,又不想被人发现,于是他便寻找了府中大大小小的隐蔽地方,终于只剩下这里了。

    邰竹走进,就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发现了玄殳,他赶紧将玄殳抱起,趁着玄殳未醒,在眼角处吻了一吻。“玄殳,玄殳?”玄殳睁开双眼,“表,表哥?你怎么会在这?”“额”邰竹有些犯难,索性编了个由头。“父亲说,这庭院要用,我便来看看那些地方需要重新建造。”“小心点。”玄殳起身,望着四周,“我记得我不是在这呀?难不成我又做梦了?”小葵撇眼回应,“当然不是啊,我跟小环怕你被路过的下人们笑话,施法挪到这里来了。”

    “玄殳,你怎么了,你没事吧!”邰竹想要触碰玄殳,耳边忽然响起那时的话语,便把手收了回去。玄殳转过身看向邰竹,“表哥,我想回家。”玄殳告诉了邰竹自己的心中所想。邰竹楞了一下,笑着拉起玄殳的手“走,我送你回疏竹阁。”玄殳不语,任凭邰竹将自己带出荒院。“手怎么这么凉?来,穿上这个就不冷了。”

    邰竹为玄殳披上自己的衣衫,玄殳含泪看着邰竹,终究敌不过自己内心,抱住邰竹,默默流着泪。邰竹轻拍玄殳的肩膀,紧紧搂住玄殳,想要把身体上全部热量传给玄殳。这一刻的两人早已与这个世界划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龚琪说你喜欢我,可我情愿那只是个梦。现在我倒有些贪恋这个梦了……”

    第二日清晨,公鸡正值打鸣之际,玄殳已在舒宁斋向各位长辈请安了。“没事就好,我们也就放心了。”“玄殳,快让外祖母看看。”玄殳走到老太君面前,被老太君细细打量着,“又瘦了,是那群丫鬟没有照顾好你吗?”玄殳还未开口,徐氏哀伤的说着:“经历这种事能不瘦吗?”“劳外祖母叔父姨母惦念。”玄殳一边说一边跪在地上。“玄殳,你这是做什么?”“玄殳,快起来!”“玄殳赔罪,是玄殳不听叔父的告诫执意命阑珊做自己的侍女。”

    徐氏走到玄殳身边,“好孩子,这件事虽说你有错,可最后受苦的还是你呀!”“阑珊的事就交给我们,你就不用担心了。把身子养好才是最紧要的!”邰天成温和的说着。“是,玄殳知道了。”“清容,明日的入葬安排的怎么样了?”“回娘亲的话,安排妥了。”

    “恩。”老太君点点头,同玄殳说道:“乞巧的事,你知道了吧!”“姨母都跟我说了。”“本想着你在昏迷,就没有把你加进去。既然你已经醒了,也是将军府的一员,尽份心吧!”“是。”

    入葬当日,法师超度。玄殳与徐氏穿着白色丧服,走到大殿中央。大殿上站满了人,除了老太君以外所有的家人友人均穿上丧服为乞巧以及死去的烈士默哀。玄殳看着乞巧的灵位,心中很是不好受。望着灵位前烧得正弱的火苗,玄殳问起身旁的乔然,“为何无人给乞巧烧纸?”“表小姐有所不知,乞巧生前竟是欺负新人,又是惹怒旁人。自然没人管她。”乔然看了玄殳一眼,低头言道:“小姐,您可不能去。你是主子,不能降下身份给她烧。”“那你去!”玄殳虽是第一次参加葬礼,但她也知道在法师超度时,火苗不能停。“小姐,法师超度少说也要三四个时辰。别说是我们终日伺候的丫鬟了,怕是武场的将士跪上半天也吃力呀!”

    玄殳拽着乔然往外走,“小姐,小姐!”引得不少人在这张望,“陆玄殳又要搞什么鬼?”龚琪站在邰竹身边,心里犯起嘀咕。

    过了一会,只见玄殳穿着粗布麻衣跪在灵前,为死去的人烧纸。“小姐……”乔然鼓起勇气也跪了下来,一同烧纸。丫鬟们见状也都纷纷接过纸钱,跪在灵前一个劲的烧着。火苗顿时旺了起来,玄殳欣然笑道,在那道火苗中,玄殳见到了乞巧的面容。

    一瞬间,时间停止了。乞巧化作原本模样,站在玄殳面前。“你果然不是普通人,竟能看得见我。”“能跟我说说你身前的遭遇吗?”“我对不起你,是我联合柳毅想要置你于死地。没曾想,我先死了。”“柳毅?望春楼的那人?”“表小姐,你是个好人,你也是个高人。我虽在柳毅身边的时间不长,可我知道他一直与一名黑衣男子暗中勾结。这次的偷袭就是黑衣人的计谋。”“这就是你回来的目的吗?黑衣人是谁!他叫什么名字!经常在那活动?柳毅又是怎么跟他联系的!”玄殳急忙追问道。

    可是,乞巧的时间不多了,虚影逐渐模糊打颤。“我,我也不知道柳毅怎么找到我的。他说是那个男人指引他的,我跟柳毅是在闹市中遇到的。接头的地点都是他事先派人告诉我的。我,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表小姐,希望你能保护好将军府,守住大家!”“乞巧!乞巧!”时间恢复,超度继续。在未时时分,众人将死去的乞巧烈士埋土入葬。

    “乞巧,你安心的走吧。我定会谨记你最后的临终嘱托,查出幕后真凶的!”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