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  84.匈奴使者

章节字数:3250  更新时间:18-10-23 22: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此时的昆仑山正值午后,众姐妹在裴来阁中练剑。两道黄光绿光接涌而至坠落在地,化作玄妙玄羽。玄妙赶紧拉着玄羽躲了起来,小声埋怨道:“三姐你真是的,非要想着玩,在凡间耽误尚久。”“我,我那是担心六妹!多多留意了一会!”玄妙环顾四周,接着松了口气提足嗓子安乐的言道:“不过看样子,师傅她们好像没回来。我们可以偷偷溜进去了!”两姐妹趁着练剑休息之际,回归裴来阁。却不想听见熟悉的咳嗽声。二人看着众姐妹紧张的表情就知墨卿已回归,不敢回头与之对视。

    “怎么?”墨卿眼眸一转,“做都做了?还怕什么?都给我转过身来!”两姐妹可怜巴巴的转身看向墨卿,其余姐妹也跟着凑到墨卿身边,生怕墨卿会责罚玄羽玄妙。只见大姐玄末走上前去为她们二人求情,“师傅,三妹四妹下凡也是想看看六妹,还望师傅能够宽恕。”“宽恕?”墨卿看着玄末,指责道:“末儿,你是怎么管教妹妹们的?”“师傅,我……”

    墨卿走上前去,背对玄末。“你的事我回头找你算,老三老四你们私自下凡,随我到昆仑殿领罚!其余人好好在这练剑,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不得踏入昆仑殿一步!”

    “师傅!求您原谅三姐四姐这一回吧!要说有错我也是帮凶,应同一并处罚!”玄乐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着。“师傅!主意是我想出来的,我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归根究底与我也脱不了干系,还望师傅赐罚。”玄幻哽咽的说着,泪水一滴一滴的往下流。“还有我,师傅。”一旁的玄礼淡淡回应起来,“是我施法迷惑了大姐,五妹七妹只是从旁协助。若说罚,我甘愿受!”墨卿叹了口气,“你们还真是姐妹情深呀!只可惜,你们都忘了七年之约已剩半年光景了。”众姐妹听完每个人所流露出的表情各不相同。墨卿转过身来,看着自己的六个弟子。“你们之中只有一人能够继承我的衣钵,将昆仑山一代一代的传下去。不好好修炼,终日却想这些。况且临下山时,我早已嘱咐好,时候一到必会你们下山,你们太叫我失望了。”墨卿说话字不多却铿锵有力字字精准,她只是想过早的提醒她们,“那个时刻”的来临。

    墨卿没有再说什么,她步伐缓慢神情端庄的走出裴来阁,玄羽玄妙也跟着走了出去。众姐妹连忙相互搀扶,拿起各自的长剑努力的练习着。

    昆仑殿内,墨卿盘坐在高高的白色殿椅上,神情肃静目光严峻,浑身散发着高贵的无瑕之气,让人不敢轻视半分。玄羽玄妙相继跪在冰冷的白色碧砖上,羞愧的低头不语。“说说你们的事。”少顷,墨卿打破了久违的平静,郑重的询问着。二人便各自看向对方一眼,缓缓说出,墨卿的表情也在随之变化着。

    “这么说来,若不是你们及时赶到救下了小葵?恐怕……”“师傅,那人似魔非妖可又隐约感觉到他的妖气,玄羽生平第一次碰到如此怪异之人。”“师傅,三姐同我并未与那黑衣人交手,徒儿觉得那黑衣人似乎对我们有所忌惮。”“说说你的依据。”墨卿起了兴致想听听玄妙对黑衣人的了解。

    “是。玄妙认为这黑衣人不想让人发现他的形貌踪迹故此以黑衣蒙面,未与我们交手。可徒儿能感应到此人法力在我们之上,从而行驶人间不遭反噬,身处凡间躲避天界的排查。”“四妹,你在说什么?别说像他们这些骨子里就透有邪气的家伙,就连我们下凡对凡人使用法术也会遭到反噬呀!再说了,早在妖族出世时,天帝担心凡间受损,恐有妖怪作乱危害百姓。这才以雪山为界,命其终身不得跑向人间。雪山终年积雪,任何试图进入凡间的妖,必将受其寒冰穿心冷冻刺骨之痛。可至今为止,并未有妖出来呀!”“三姐,你好好想想。对于他们来讲最危险的地方不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雪山之痛,痛在全身。只要出了雪山便什么痛都没有了,下到凡间好好疗伤。以妖族的疗愈能力不出三个月必能见好!”“可这也只是你的猜测呀!无凭无据就能断定是他们妖族吗?”“三姐。”“我最见不得冤枉别人,你最好拿出证据。”“我这也只是猜测呀!不然,你觉得会是什么!”

    “好了,都安静一会。”墨卿起身走到二人面前,“你们说的不无道理。此事我会上奏天帝,你们就别瞎想了。你们私自下凡,就要罚。从今日起,你们各自在房间好好练习辟谷之术,什么时候练会了,什么时候就能出来。”“师傅,辟谷之术可是要绝食啊!”玄羽委屈的说道。“怎么,不愿意?你们二姐可是早就练会了。你们屈之人后,就该勤勉勤勉。”“师傅教诲的是,徒儿记下了。”“回去吧!”

    望着两个徒儿离去的背影,墨卿施法关上了殿门。“会不会是他?”南宫试探性的问道。“不确定。”“墨卿,”南宫无邪的笑道,“你不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吗?不管是不是他,我们就让天界发现他。反正我们合力布下的陷阱维持不了多长时间,用他顶替,也算除去一个祸害。”墨卿嘴角上扬,称赞道:“同我想到一块去了,我们这就上天,向天帝禀明此事。”“恩。”南宫点头答应,“果然只要是任何关于玄殳的事,你都会如此心急吧!”

    凡间,古阳城内。玄殳坐在马车上细细观看着皇城里的一切。“不愧是皇城,果真气派!”瞿烨浅笑,看着玄殳,眼神中尽是满足。忽然,马车停了下来了。玄殳正看得高兴,一时间身子往前倾,“小心。”好在瞿烨急忙拉住。“多谢。”“没事吧?”“无事。”

    二人刚下马车,玄殳就听瞿烨训斥车夫。“为何这般不小心?停的这般急,摔到人怎么办?”“小人也是跟随着前面的马车走,小人自己也是着实惊了,要是摔伤了主子,小人愿意承担。还望公子恕罪!”听闻这些,瞿烨也不好在说什么了,急忙走到前面,询问邰竹发生何事。玄殳也跟了上去,只见皇城门外出现了许多马匹,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堵住了皇城一半的入口。

    龚琪走到马匹中,指着其中一匹马,兴奋的说道:“竹哥哥,琪儿还是第一次见到黑白相间的马呢!”龚琪说完刚想伸手触摸,却被邰竹大声阻拦。“不能碰。”龚琪楞在原地,邰竹见状赶紧握住龚琪的手,拉了过来。

    “邰竹说得对,这马碰不得。”敖祥再次赞同道。“为何?”龚琪羞答答的握住方才被邰竹所牵的手。“这马是匈奴人的马。”“匈奴?”“匈奴人天性豪放,这马更是凶悍万分。看来他们还是来了。”敖祥双眸一沉,眼中一丝担忧一闪而过,虽是极小的动作,但还是被玄殳邰竹瞿烨所捕捉到。

    出宫迎接的御前侍卫与邰天成不知商议着什么,只见邰天成哈哈大笑,手一挥命众人往里走。玄殳知道老太君腿脚不好,便走上前去想要搀扶,不料被龚琪抢先一步。玄殳莞尔一笑,向后默默退去。“别在意。”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玄殳怔怔的看着邰竹,毫无疑问那是邰竹在安慰自己。“玄殳?”瞿烨用折扇在玄殳面前晃来晃去,“你在做什么?”“我见你失神,还以为你生病了呢?”“我,我只是头一次入宫被宫里的景象所吸引罢了。”

    “呵呵,想不到一向清新脱俗的你,也会被这世俗所迷惑。”瞿烨这话不知是感叹还是失望,未等玄殳作答,走上前去,不再回头。“莫不是生我气了?看来即便是身处皇家衣食无忧,却也有所烦所恼之事。”玄殳抬头望向这四四方方的天,“此番入宫,但愿我们能平安离去。”

    承乾殿外,明帝正目送着匈奴使者离去。敖权凑近身边,望着明帝深得发黑的暗眸。察觉到了敖权的存在,将目光紧紧锁在那名半血统的匈奴人上。“你都听到了?”“此事有蹊跷,还请父皇早日定夺。”“朕可不能只听取他们的一面之词,你马上带领两面人彻查此事。倘若,确认属实……”明帝说道这时,黑漆的双眸变得狠厉起来,“不必带过来,就地正法!”“是!”敖权恭敬的回应道。

    明帝转身看着敖权,用手轻拍他的肩膀。“换身衣服,一会跟我去见将军府的亲戚。”“亲戚?可是邰叔叔?”“他们一大家子被我接进宫里,小住一段时间。你身为明朝二皇子理应向他们多走动才是。”“儿臣明白。”“哎!”“父皇为何叹气?”“柳毅的事你查的怎么样了?”“儿臣赶到之时,柳毅已经跑了。”敖权郑重的说着,见明帝不语,敖权承诺道:“还请父皇放心,儿臣定在半月内将柳毅擒拿!”“快起来。”明帝扶起敖权,“柳毅岂是顺从之徒?早知今日当初就不该留下他们。你也不必自责,需要什么就尽管开口,父皇一定竭尽所能。”“儿臣谢过父皇。那儿臣现在就去准备!”“去吧!”

    告别明帝后,敖权的表情起了微妙的变化,“糟糕!将军府全家入宫,玄殳必然也在其中。倘若与那匈奴人碰见,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不行!我定要阻止!确保玄殳的安危!”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