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  86.遭遇敌手

章节字数:3030  更新时间:18-10-26 22: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敖权拉着玄殳往外走,刹那间玄殳好似察觉到一股怪异的气息,她轻轻挣脱敖权宽厚的手臂,看向四周,循着气息跑向另一方。“玄殳?你要去哪?”面对敖权的担忧,玄殳扭过头来,故作文静的说道:“我出去一会,别跟过来,等我!”玄殳说完快速朝着御花园跑去。“那股气息?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行,我定要查个清楚!”

    招待所内,见玄殳敖权相继离开。明帝顿时喜笑颜开,看着身旁的邰天成高兴的说道:“看来,我们又要喜上加亲了!”未等邰天成作答,一旁瞿烨按耐不住走到众人面前,跪在地上,“舅舅,邰将军,老太君。瞿烨有一事相求还望舅舅成全。”

    众人听完均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瞿烨所言何意,只有邰竹一人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双手扶在椅子两边静静的凝视着瞿烨。“还请舅舅收回方才的话。”瞿烨低头沉闷的说道。明帝还是第一次见到瞿烨这般严肃正经的神情,缓缓从台阶上走下,扶起瞿烨。“快起来!”“舅舅。”瞿烨依旧跪在地上,沉重的诉说着,“不瞒诸位,我早已对玄殳表明心意,可玄殳曾说。”瞿烨说到此处,昏暗不见底的双眸瞬时闪烁不一样的光点仿佛被光照耀,又好似烈火熊熊燃烧。“她说她不属于任何人,她所期盼的爱情也不属于她。”瞿烨说完用余光看了正在喝茶的邰竹一眼。“所以,我希望玄殳能够找到属于她的幸福,嫁给令她能甘心沉醉的人。还请舅舅成全,令她能遵从自己的心活着。”

    瞿烨话音刚落,众人静寂不语,就在谁也不知如何回答时。一句义正言辞的慷锵之声打破这久宁的安静。“自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此举乃是我们老祖宗一代一代的传下来的。虽说,我很喜欢玄殳拿她当做我自己的亲孙女,可规矩就是规矩,玄殳已经到了出嫁的年纪就该嫁人为妻。只可惜,她的父母不在,那便由我来了却他们的心愿!”老太君虽为女子说起话来真是抑扬顿挫刚劲有力,丝毫不输男子气势。明帝顺势补充道,“既然你也对玄殳有意,不如你与敖权公平竞争,看最终谁能夺取玄殳的芳心。”“不会了。”瞿烨起身,喃喃自语道:“我会输的。”

    明帝与邰天成哈哈大笑,“还没开始又怎知你会输?我看玄殳那孩子秀外慧中蕙质兰心,想必定会深得你母亲的喜欢。”瞿烨自嘲的轻笑几声,转身看向身后的邰竹。“玄殳,她就好比水中的倒影,我一旦想要伸手抚摸触碰,她便会消散。会跑到一个我不知道的水域,安详平稳的生存下去。”

    此时的玄殳正焦急的寻找那股微妙的气息,她跑进一处满是花朵的地方。百花盛开草木葱郁,玄殳不忍打扰生机勃勃的一切。急急忙忙的避开闪过,直到走入一片类似迷宫的地方,四周皆是四四方方的矮木墙。

    “气息消散了?难不成是我跟丢了?还是?”玄殳开始迟疑起来,忽然她感到身后有股凉意。她立刻施法对抗,不料,凉意转化为几股黑气盘踞玄殳的头顶上。玄殳想要飞空与之对抗,但她突然想起这是皇宫,耳目众多鱼龙混杂,要是被人发现,万事可就难办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从黑气中传出几声邪笑,“我识得这声音,就是那个黑衣人!”小葵大声尖叫道。“小环设下结界!”“好!”小环默念咒法设下隐形结界。玄殳召唤出昆仑殇,握在手中。黑气有些诧异发出的声音也是极其疑惑,“昆仑殇?墨卿那个老家伙对你还真是上心呀!”“你认识师傅,你到底是什么人!”玄殳下意识的紧握昆仑殇,左手开始抚动琴弦。

    黑衣人明白玄殳所想,“我今日不是为了找你打架的。”

    黑衣人说完化作人形落地,“我只想告诉你,以后不要这般蠢,妄图挑拨我的人。”黑衣人说完蔑视的瞥了玄殳一眼。“你果真操控了凡人吗?难道你就不怕被反噬!”玄殳闭目念咒昆仑殇消散,走到黑衣男子面前大声指责道。黑衣人将力量凝聚在手掌中,手掌中的黑气逐渐增多,“哈哈哈,怕了吗?这不过只是我的十分之二法力。”“自古邪不压正,这里是皇宫龙气汇集龙脉聚集之地,你满身邪气怎么进到这来?”“这便是我想要告诉你,没有人能够找到我甚至击败我,你也是如此!”“如果,你是来跟我说这些,那么你就要失望了!”黑衣人看着玄殳,没有言语。玄殳接着质问道:“我想你戴着面具不仅仅是为了遮住容貌吧,或许,你本身就是在逃避!”

    黑衣人听完,化成黑气直逼玄殳。玄殳施法抵抗,一道蓝光一道黑气的相互碰撞,以至结界破碎。玄殳被结界弹了出来吐血倒地,黑衣人则趁机消散天际。“就凭你,妄想与我作对!做梦!”玄殳捂住伤口急忙追赶,谁知黑衣人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玄殳深吸几口气,倚靠在木墙的一角,默念疗术,治愈伤口。可谁知返吐一口黑血,“玄殳!”“玄殳姐!”“别过来!”“你中毒了,我们给你疗伤!”小葵飞到玄殳面前,焦急的说着。“我不要!”玄殳用手一挡,把小葵弄去一边,“玄殳姐,你这样会撑不住的!”

    玄殳不顾两个小家伙的劝阻,步伐蹒跚的行走着。“没想到,黑衣人已经厉害到了这种程度。只是不到三招就以中毒了吗?”为避免外人生疑,玄殳擦去嘴角的血迹,无神无知觉的往外走。玄殳嘴角上扬,“不过,我也不差。从昆仑山带下来的显影粉总算派上用场了!”最终倒在花丛中昏迷不醒。“玄殳!玄殳姐!”“快醒醒!”

    等到玄殳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第一个见到的人竟是邰竹。“表哥?”玄殳先是不可思议的揉揉双眼再是略微迷茫的说道。只见邰竹倚靠在玄殳床榻的边缘正昏沉沉的睡下,玄殳起身望着周围的一切。

    朱红色的木板,琳琅满目的星星挂饰,小而灵巧的古铜色梳妆台,茉莉白色的桃花木桌椅,闭上眼睛细细嗅着,还能闻到一股桃花香。房间的最上方挂着几幅历史悠久的古风画和书体字。古风画浓香清新,书体字颜骨柳筋入木三分。如此可见布置房间之人的心思之细观察入微。

    玄殳看着房间只有她与邰竹两人,心想龚琪见后会不会吃醋生气?不由得凑近些观察起来。没曾想还未品上一眼,却被邰竹抱在怀中,安抚道:“吓死我了,醒了便好。”玄殳怔怔的将邰竹推向一边,看着邰竹,不理解的询问道。“我这是错过了什么吗?”“天已经黑了,你整整昏睡了半天。”见玄殳还未理解,邰竹抚摸玄殳的额头,爱抚的说道:“宫女巳时时分发现了昏倒在御花园的你,我们赶到的时候,你已经被敖权带到这来了。这,是他专门为你布置的房间。你看可还满意?”“不错,但我更喜欢你为我做的。”

    邰竹满是心疼的看着玄殳,双手拖住玄殳白皙的下巴,“你知道吗?当太医说你身中剧毒的时候,我便早已想好我的以后,你死我便不复存在。”“那你为何?”玄殳失口询问,而后将脸挪去一边,“你,已经给不了我所想要的,不是吗?”“是,所以,我希望你能忘了我,珍惜眼前人。”“这也是我要跟你说的,可你会忘了我吗?”邰竹走到门口,轻声说道:“时候不早了,我知道你不喜热闹,我会说你毒素虽清但尚未苏醒,帮你推了晚宴的。至于,这件事,我将会永远封存在我的内心深处,除了你,谁也打开不了!”

    邰竹开门落寞的走出房间,随后转身看着独自落泪的玄殳,不舍的关上房门,向承庆殿走去。

    玄殳耍起了小孩子的性子,怒气冲冲的拿起枕头扔向门口。随后昏昏沉沉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仰望着房檐的棱棱边边。用手挡在眼睛上,任凭着泪水往下流。“既然你给不了我幸福,又何须对我这般上心,让我对你又爱又不舍,你真的好难办!”

    窗外一个身穿太医服的年轻男子正默默看着这一切,望着哭得很是伤心的玄殳,男子很是惬意的关上门窗。轻蔑的俯视玄殳,发出“滋滋滋”的嘲讽声,“陆玄殳。原来,这就你是弱点。看来,女人果然更好对付!”

    年轻男子说完化作一缕黑烟消散,只剩玄殳在那里冥想落泪。泪滴落在身旁的玲珑钗中,滑落到了小葵的结界中。小环刚想飞去安慰劝说,不想却被小葵摇头拦住。“这种事情,还是让她独自一人面对吧!”“但愿她能真正走出来……”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