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  87.玄殳被抓?

章节字数:3253  更新时间:18-10-28 11: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秋季来袭,街道各处落叶纷飞,街巷中到处飘荡着浓浓的烈酒醇香。各家各户开始收集食物柴火干树枝为三月之后的冬季做准备,皇宫也自然不例外。正值丰收时节,只见一辆辆装满货物的马车由南门进宫,自行向西缓慢驶行,再到西门御膳房门口停下,搬货卸车。御膳房用新鲜的食材做好美食由宫女们放入密封好的菜盒中纷纷端出,走向承庆殿。

    皇宫的秋季夜晚格外耀眼明亮,皇宫内院灯火通明光彩璀璨。承庆殿内,众人齐坐欢聚一堂举杯共饮。每个人的身旁均有一个烧得正旺的暖炉,用来温酒或取暖。

    这时宫女们已到殿中,候在一旁,等候着检查人的来临。检查人,顾名思义就是负责检查御膳房送来的食物,有无不妥之处。检查人带着一名小太监来到宫女面前,小太监恭敬的打开最上面的盖子,递给检查人一枚银针。银针发黑菜肴有毒,御膳房与所传宫女皆要处死。检查人每检查一道菜肴都要用酒消毒在火上烧上一阵,已保银针能够正常使用。随着检查人的小步移动,宫女们的心也逐渐平稳下来。

    待到检查人一声令下,宫女们分成两小队,按照左右两方的顺序有条不紊的上菜。归来的邰竹恰好看到了这一切,心中不禁烦躁起来。“需要这般费力费时吗?皇宫,真是不一样!”

    邰竹本想趁着宫女上菜之际,默默回到宴席。但他忽然想到众人还在担心玄殳,于是步伐沉稳的走到正中央,向明帝行礼。“臣邰竹参见皇上。”明帝放下酒杯,看着邰竹问道:“玄殳的伤如何?还没醒过来吗?”“回皇上的话,玄殳的毒虽已解,但太医说毒入体多时,才导致玄殳至今未醒。”“那要等多时才能醒来?”敖祥抢先问道。“这不好说,可能还要等上几天吧!”听邰竹这些话,敖权悬着的心才得以平稳,“昏迷几天,能拖多久就拖多久。”敖权心想看着那三名正在大口饮酒大口吃肉的匈奴人,这吃相好似几百辈子没有吃过东西一样。

    “好了,你也累了,坐下吃些东西吧!”明帝摊摊手,示意邰竹坐下。“是,皇上。”邰竹的座位正好在龚琪旁边,邰竹先是微微一笑,“龚琪。”“竹哥哥,快坐下!”龚琪喜笑颜开的用手拍打着邰竹的座位,心里美滋滋的。“没曾想她陆玄殳竟然还没醒,她得罪姑母,作为惩罚,本想着设计让她在这宴席上为远道而来的匈奴使节吹箫跳舞,哼!真是便宜她了!不过,我有竹哥哥作伴便心满意足了!”龚琪笑眯眯的看向身旁正在饮酒的邰竹一眼。

    忽然间,她发现邰竹的眼角有些湿润,眼圈部位有些发红。龚琪赶紧握住邰竹的手腕,凑近些,问道:“竹哥哥,你这是怎么了?眼圈红红的,脸色还这么差?是不是饭菜不合你的胃口?”面对龚琪的询问,邰竹笑着回答“没事,就是天太冷冻得我直流眼泪,还打几个响亮的喷嚏!”邰竹这个回答让龚琪瞬间放宽了心,“那就好,既然是冻着的,就多穿点衣服。晚些时分我熬些姜汤给你送来。”“只是小着凉罢了,怎能麻烦你呢?还是吩咐下人做就是了。”龚琪还想说什么,却被香妃插了一句嘴,“邰公子这话可就见外了,我们两家就要成为一家人了,还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呢?”香妃说完,看向徐氏,“邰夫人,你说是不是?”“香妃娘娘这话有理,只是劳烦郡主,我们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皇上,您看看夫人。”香妃一边说一边撒娇的挽着明帝的胳膊。“爱妃说得对,无须太过见外。”明帝握着香妃娇嫩的双手,接着说道:“不过我的小郡主还真是观察入微呀!你们说是不是呀!”明帝话音刚落,大殿内四处传来肯定的话语,弄得龚琪羞答答的柔声反驳道:“姑父您就会取笑龚琪。”“这可不是取笑,是赞美。我们的龚琪长大了!”龚琪看向身旁的邰竹低头羞笑。

    香妃则向明帝使个眼色,明帝挑眉赶紧补充道:“瞧我这个记性,差点忘了!”明帝起身走到邰竹龚琪二人身边,拉起他们二人的手,“邰老弟,原本我和爱妃商量过想等邰竹过了十九岁生日就为他们二人选个黄道吉日抓紧把婚事办了,免得我的小郡主总是偷偷跑出宫。”“姑父,您真是的……”明帝大笑,“怎么样?老太君邰老弟意下如何?”

    “我一切都好,母亲您的意见呢?”邰天成说完,望向高处自己的母亲。只见老太君正襟危坐在金灿灿的宝华椅上,见众人都在等候自己的回答,老太君清清嗓子,目光紧锁一旁欢喜的香妃身上。“这?会不会有些太急了!”香妃一听,猛然一愣。老太君嘴角上扬,被徐氏搀扶着缓缓走下台阶。

    “老太君有什么话但说无妨。”“皇上,竹儿是我的孙儿眼下即将过他十九岁的生日,我想还是往后延期一段时间吧!”“为何延期?”龚琪对此回答很不满意,大声质疑道。“插嘴,香家的人就这般教育自己的外亲吗?”“龚琪,你怎会如此不知身份,快向老太君赔罪!”香妃训斥道。而后走到老太君身边,行礼赔罪。“老太君,龚琪年龄小不懂事,还望您多多担待!”龚琪赶紧行礼赔罪“老太君,方才是龚琪不懂事,还望您多多包涵。”老太君没有多言,走到明帝面前。“还望明帝能够成全我这半截入土老婆子的最后心愿。”明帝扶起老太君,“好,朕答应您。”

    明帝说完扶着老太君入座,香妃也笑脸相迎的跟了上去。“可恶的老太婆,要不是我娘家人同去苏州出巡,未能参加宴席。我定不会让你如此猖狂!”龚琪失落的撇嘴坐下,邰竹依旧是目光沉稳面无表情不知是欢喜还是失落。

    敖权露出无奈的表情喝下一杯烈酒,走上前去。“启禀父皇,儿臣还要巡夜,就先行离开了!”明帝笑着摆摆手,“夜里风凉,你要多注意保暖才是。”敖权抬头看了香妃一眼,随后恭敬的说道:“儿臣谢过香妃娘娘。”香妃虽是面容欣喜,可心底则是百般愤恨。“都能率领巡逻军巡夜了吗?还真是个不容小觑的大威胁呢!”“各位,敖权告退。”敖权刚离开承庆殿,规矩恪守的表情变得担忧不安,致使他加快脚步向着御膳房方向跑去。

    也许是哭累了,或者是自己想开了。玄殳走到梳妆台前,为自己梳妆打扮。小葵和小环这才飞出结界看着玄殳。红肿的脸庞被胭脂粉覆盖,变成一个白皙透亮的面容。干裂的嘴唇涂一点淡粉的口脂,瞬间粉嫩起来。玄殳还在眉间画上一个半兰花花钿,显得娇小动人顾盼生辉。

    “怎么回事?她们都去哪了?梳妆没有宫女侍奉吗?”见小葵发起牢骚,玄殳安慰道。“她们或许认为我还未醒吧!”“我看分明就是她们有意而为之,身为宫婢,候在大门外,难道只是摆设吗?”“我觉得我画的也是蛮好看的嘛!”玄殳没有在意小葵的话,照着镜子十分满意的说道。

    “玄殳……”玄殳放下梳子,不慌不忙的说道:“宫里不就是这样吗?趋炎附势勾心斗角。我上午不是顶撞了香妃吗?你觉得她能不做些什么以表地主之谊吗?”“可!”“可我毕竟是客,也不好明面排挤我。倘若我现在出去,她们也只会说是承庆殿需要人手,故而失礼怠慢了我。”“所以,玄殳姐才会梳妆打扮。大大方方的出现在她们面前给她们一个下马威!”玄殳笑道:“还是小环了解我。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玄殳用轻功轻而易举的翻过围墙,“这就你的主意?”小葵目瞪口呆的质疑道。“对呀!”玄殳拍拍身上的灰尘,接着说道:“她们既然不想侍奉我,那我就干脆随了她们的愿!反正我的房间是与外祖母邰,邰竹相邻的。你猜他们回来发现我不在房中,会怎样?”“那群宫女可就要遭殃了!”“那你呢?私自走出去,当心回不来。”

    “我现在肚子很饿,我想找些吃的。其他的,该来的总会来我也不想担心。”小环听后,飞于空中,看准了御膳房的位置,飞到玄殳耳边,说道:“御膳房在西面,顺着这条路向西走就是了。”“那好,我们现在就走!”

    当玄殳等人顺着方向和气味赶到御膳房时,御膳房的门被人锁住了。玄殳施法将门打开,提心吊胆的走进去,一边走一边时不时的来回观望。“御膳房好生晦暗,得赶紧找到吃的才行。”玄殳关上门,耐心的寻找食物。在经历一个又一个的空锅之后,玄殳终于在一个较为干净的小屋桌子上发现了做好的美食。

    “哇!这些食物都被细帐小心的隔离起来,我这样是不是很不守规矩呀!”玄殳用手抵着脑袋低头思考着。一旁小葵看不下去了,“来都来了,还怕什么?”玄殳刚想说什么,却听闻自己肚子咕咕叫,玄殳把手一扬,“不管了,先吃要紧”就这样一桌子的食物,被玄殳吃了一半。

    玄殳打个饱嗝,坐在地上,倚靠着桌角。“都这个时候了,他们应该回来了吧!我得赶紧回去。”玄殳起身,摸着略微鼓起的肚子。“好撑呀!”

    就在这时,玄殳听到了关门声。“谁?”

    

    作者闲话:

    今天把一向高冷的玄殳写成“小吃货”的可爱人设,再高冷的人也有旁人所察觉不到的可爱之处,不知各位是否满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