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  90.画卷

章节字数:3084  更新时间:18-11-02 10: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玄殳向古阳城内跑去,“你怎出来了?”小葵揉揉惺忪的睡眼,打个哈气伸个懒腰慵懒的问道。“你醒了?”“我方才听到了几声雷鸣电响,就跑出来看看。”“抱歉,打扰你休息了。”小葵掐着腰飞到玄殳身边,“安心啦,小环还没醒呢!”小葵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施法画圈。,微微光束流转小葵周身,看起来金灿灿亮堂堂的。“每个家族均有每个家族的过人之处。比方小环,孔雀一脉,原始的净化之力无人能及。再说我,百花一族,天生的警觉感应独一无二。”小葵自信的笑着,凑到玄殳耳边,轻声说道:“有了我们两个千金难求的稀世珍宝你就烧高香吧!”

    玄殳听完忽然止步,沉思着:“不对呀!就算他们在蟠桃宴会上见过我,可我这“玄殳”名字是师傅起的,除了师傅和昆仑山的众姐妹,还有谁能够知道呢?”玄殳说完连忙召唤出昆仑殇,将昆仑殇化作无形宝剑,准备御剑飞回树林。“玄殳!你竟然无视本大仙!”玄殳没有理会小葵的话,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虑中。“还是这样比较快!”玄殳站在剑上,施法准备启程。“死丫头,别扔下我!”小葵见状赶紧趁机钻进玄殳的袖口中,跟随玄殳回到方才的树林中。

    此刻正值二更时分,各宫各殿早已熄灯就寝。放眼望去只有承乾殿的灯还在亮着,侍内总管像往常一样将泡好的翡翠毛尖端到正在批阅折章的明帝身旁。“皇上已经二更了,您还是休息会吧!”明帝一边用红毛笔批改,一边不耐烦的说道:“我说吕成啊,你每晚在我耳边说这些啰嗦不啰嗦。”

    “老奴也是为皇上的身体着想呀,今夜您本就饮了那么多酒,还不辞辛劳的在这批折章,老奴怕皇上吃不消啊!”明帝哼了一声,端起茶盏,泯上一口。“我给你的权力是不是太大了,你胆敢责怪起我来了?”吕成听完大惊跪在地上,“皇上明鉴,老奴不敢。”“起来吧,就是给你一百个胆子,谅你也不敢。”明帝翻看着折章,表面虽是漠不在意实则话语狠厉万分。

    吕成擦去额头上的汗珠颤颤的起身,候在一旁,不敢多言。“果然是伴君如伴虎呀!”压抑沉闷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被敖权的到来所打破。

    只见敖权身穿玄黑夜行服,走到明帝面前。“儿臣敖权参见父皇。”明帝起身扶起敖权,“老奴去烹茶”吕成赶紧寻个由头,匆匆离去。“权儿,可是查到什么了?”“启禀父皇,儿臣觉得应把玄殳受伤与匈奴人消失两事并同彻查。”“你的意思是?这二者均是同一人所为?”“儿臣认为非人似妖!”

    “权儿,休要胡言乱语!”明帝有些气恼,看着敖权不忍责骂。“父皇,儿臣的怀疑是有根据的,儿臣查到这些匈奴人消失前的最后踪迹了。”“在哪?”明帝瞥了敖权一眼,语重心长的问道。“在望春楼。”“兖州城?”“正是,所以玄殳才会受伤。儿臣想能够从紧密封锁的皇城中穿梭自如的也就只有那种邪祟了。何况,匈奴人频频消失尸首却不为所踪,能做到这两点的人普天之下仅此一人。”明帝走上前去,一手撑着龙椅,一手不自觉的紧握成拳。“你认为除了我便那是邪祟?那我接他们入宫,算得上是暗暗的保护了。”

    “还请父皇相信儿臣的推测。至于证据,只要行事必留痕迹,儿臣会找到的!”“这件事你就无需插手了。明日一早交给佛寺的直查办。”“父皇,此案一直是儿臣经手,儿臣想要查下去。”“放肆!你听不懂朕的话吗!”明帝指着敖权大声呵斥道,“我就算相信你,你又能怎样。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有妖有魔更是寻常。我问你,玄殳至今并未苏醒,你又从何得知是那妖物所为?”“父皇,我……”“倘若玄殳所说与你推测不同,你又当怎样?一点方向也没有就知道在这瞎想,你给我出去!从今日起好好待在房间反省!”

    “父皇,您罚儿臣什么都可以,只求您不要罚儿臣禁足!”“君无戏言,给我下去!”“父皇。”敖权依然苦苦哀求着,心想:“我定要令父皇改变主意。否则我就保护不了玄殳了!”“你从来不会忤逆我?难不成陆玄殳真就这么重要?”“是。玄殳是我心念之人,我对她的情如同父皇您对母妃的感情是一样的!”

    当敖权谈起“母妃”二字时,明帝的心一下子变得柔软起来。但眼神之中尚有纠结之态,一时间令他头痛万分。“来人!把这个逆子给我赶出去!朕不想看见他!”

    “父皇。”敖权感激一笑,使得吕成一头雾水。“二皇子赶紧走吧!快走吧!”敖权起身朝外走去。望着敖权逐渐消失的背影,明帝摆手示意关门,他还是选择了前者。“权儿,别怪父皇狠心,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你!”明帝嘲讽的一笑,“我连你的母妃都没有保护好,现在说些是不是太迟了。”

    树林视角,玄殳飞到树林,还未等宝剑落地急忙跳下,小葵被玄殳从袖口中甩了出来,摔到了树上。“这么着急做什么?”小葵捂着发疼的脑袋生气的指责道。玄殳则是一点也没有听进去,不停的赶着寻找什么。“师傅,师傅!南宫上仙!是你们吗?师傅!”“你在说什么?墨卿南宫怎么会到这来?”

    玄殳眼中闪着盈光,仿佛抓住救命稻草般攥紧小葵,“小葵,赶快替我感应一下这周围有没有他们的仙气!快呀!”“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小葵双手合十,开始感应起来。

    树林深处的二人听到玄殳的呼喊,“糟糕,玄殳来了!”墨卿踢了南宫一脚,“都怪你非要在此逗留!”南宫饶有思意的看了墨卿一眼,捂住嘴小声发起牢骚。“不知道是谁故意拉我到这,想必就是为了看她一眼吧!”墨卿把手一背,转身解释:“我从来没这么想过。只不过小葵早晚会发现我们,倒不如……”“你想怎样?”南宫看向墨卿,此刻墨卿的眼神带有几分诡异狡黠,嘴角微微上扬,只听南宫“哇”的一声惨叫,从深处的树林中滚到了玄殳等人的面前。

    “南宫上仙?玄殳拜见南宫上仙!”玄殳先是质疑而后见其容肯定的说道。南宫踉跄起身,掸掸身上的树叶,咧嘴笑道:“小玄殳,多日不见一切如故。”“师傅在哪?”玄殳迫切的询问道。南宫用折扇敲打自己的脑袋,支支吾吾好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南宫上仙,我只是想看看师傅,还望上仙行个方便为玄殳指出明路。”玄殳自知师傅的脾气,若是墨卿有心躲藏,玄殳就算是跑到天边也寻不到她的踪迹,倒不如请求南宫帮忙。“玄殳,”南宫走到玄殳身边轻拍玄殳肩膀,“见到了又能怎样,免不了又要离别。”

    “不,玄殳只是想为姐妹们求情,三姐四姐是为了我才会下凡的!”“你现在已经不是昆仑山的弟子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南宫说完看向玄殳所戴的引镯,“这可是个好东西!好好珍惜吧!”南宫转身一别,悠闲的摆弄手中的折扇,“南宫上仙!”“昆仑山一切都好,墨卿更是活的逍遥,至于那四个小丫头,终日练剑习法,安逸自在。倒是玄妙玄羽两个小丫头,此刻怕是正在房中参透辟谷之术呢!”“辟谷之术!这可是需要绝食七七四十九日啊!”“她们是修仙者自然无碍。哎呀!瞧我这张嘴,怎么说出来了?该死该死!”南宫一边假意责怪一边化烟消散。

    这时小葵匆匆赶来,向玄殳说明情况“墨卿不在这。”原来在南宫出现玄殳面前时,玄殳就用心灵感应与小葵交谈,让小葵接着感应墨卿的气息。“算了,我已经知道我想知道的了。”玄殳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玄殳多谢墨卿上神南宫上仙的相助,只是那妖祟邪异凶残心机甚重,玄殳并未知其来历无法察觉弱点,但玄殳保证定会将此妖物擒拿,还请上神能够指点迷津!”

    忽然从空中飘落一张画卷,“画上所化便是妖祟曾经栖身之所。”“这是玄冥宫?”“玄殳多谢大仙帮忙。”“你自己可要小心。”“师傅的声音?”玄殳猛然一惊,“师傅,师傅!”“玄殳你看哪!”

    顺着小葵手指的方向望去,“那是师傅的青烟,师傅走了。”玄殳落寞的往下走。小葵想要安慰又不知从何说起,看着墨卿方才为自己施下的法咒,想起墨卿的话。“小葵,不要让玄殳知道我在这。我在你身上施下了法咒,此法咒能帮你们找到楚夜寒。剩下的事就要靠你们自己了,记住,要保护好玄殳。”“你为什么不去看看玄殳?她很伤心也很难过。”“我只怕见了就不忍分开了!”“墨卿!”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