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  92.以死明志

章节字数:3047  更新时间:18-11-08 13: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此时的龚琪正与香妃坐在里屋喝茶,“多谢姑母向姑父提议接邰家人入宫!”香妃欣慰的扶起龚琪。“你是我的侄女,有什么谢不谢的。何况,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了解吗!”“姑母。”龚琪感激的看向香妃,香妃凑到龚琪耳边小声告诫。“下次不许在做这糊涂事了,你是皇家人。言行举止代表皇家的颜面。”“是,姑母教诲的是。”龚琪眼眸一转接着说道:“还好有您。”

    “你这丫头,竟能想到飞鸽传信给姑母,真是实属不易呀!”香妃自知龚琪自小便对动物具有恐惧心理,轻则感染重则昏迷,若非万不得已她是不会出此下策铤而走险的。“我也是思量好半天,虽说那婢女已然不在将军府,可我这心里还是心慌个不停!”龚琪一边说一边抚摸心口,“只有在宫中我才能压制住陆玄殳,避免她泄露出去。”“陆玄殳那里有我,你大可放心。这件事虽说归根究底是你的不对,但你是我的侄女容不得别人威胁。”香妃说完露出严峻的神情,目光笃定不失狠厉,面容平静不失悍戾。

    当听到泼水声时,龚琪高兴的说道:“姑母,你听!中计了!”“琪儿你做了什么?”香妃一脸不解的问道。“我们去看看!”龚琪说完来不及等待香妃径直跑到楼外。

    龚琪一边跑一边想着怎样把激动解恨的心情强压心中,“我要镇定,镇定。”可是,出了前厅,望到的景象确是令龚琪目瞪口呆。只见被泼臭水的不是陆玄殳而是自己被派接应陆玄殳的小宫女。陆玄殳则坐在离小宫女不远处的秋千上,敖祥在后面推,玄殳快乐的荡。

    “翠竹!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二人听到龚琪的大声质疑,纷纷走到厅门口,准备行礼。少顷,只见香妃款款从屋里走出,众人齐声,“参加香妃娘娘,香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香妃用眼睇了一下四周,将目光放在玄殳身旁自己儿子的身上。“都起来吧!”“谢香妃娘娘。”

    “本宫从窗外便看到你们二人有所逗留,为何不进来?”面对香妃的疑问,敖祥抢先一步说道:“回禀母妃,那是因为这小宫女被人泼了臭水,臭水遍布周围,我和玄殳姑娘怕沾染一身,带入厅中故不敢前往。”香妃捂住鼻子看了龚琪一眼,“马上把这里给我清扫干净。既然此处不适宜,那诸位便随本宫一同入小膳房用膳。”“是,娘娘。”龚琪刚想跟去,却被香妃阻拦。“你好好待在这里,督促她们打扫的进程。”“姑母,这里臭烘烘的我才不要!”香妃一听这话大声训斥道:“你身为郡主怎能如此任性?之前教你的全都白教了!”香妃看着走远的玄殳,接着对龚琪指责道:“陆玄殳好歹也是将军府的表小姐,你是要嫁到将军府的人,就算心里再不喜欢她,也不该走这步棋!”“姑母,我只想替姑母出气给她给个教训。”

    看着龚琪这般委屈的表情,香妃的神情也渐渐柔和起来,她抚摸龚琪亮丽的秀发,拉住龚琪吹弹可破的小手。“下次不要在做这种事了,毕竟把人逼向绝路不好。你不是问姑母为何要请陆玄殳来吗?难道你没看出来你敖祥哥哥对她有意思吗?”

    香妃走后,龚琪一直在脑海中回荡香妃的话。“本宫知道瞿烨敖权均对陆玄殳有意思,可你祥哥哥是谁?他是会继承天子之人。身边的女人不计其数,却对陆玄殳情有独钟。哼!本宫还真是小瞧她了!”

    香妃望着身后龚琪疑惑的神情,魅惑一笑:“如今龚琪和邰竹成婚在即,若是祥儿与陆玄殳再续佳偶,不愁将军府不会乖乖顺从拥护本宫的。到时候祥儿成了皇帝,本宫就是皇太后,让祥儿娶谁,谁是皇后都在本宫的掌握之中。到那时,再一举将将军府这个毒瘤铲除!”

    小膳房内,香妃正一个劲的命玄殳多吃点。“玄殳,尝尝这松鼠桂鱼脆烤乳猪油焖鸡翅,还有这个山药糕,百灵果……”“母妃,这是早膳会不会有点太过奢华铺张了?”香妃瞥了敖祥一眼,继续跟玄殳说道:“玄殳看你身子弱弱的,本宫特意叫人煲了这个银耳大补汤给你,你喝喝看。”玄殳喝了一小口,称赞道:“果然美味,玄殳多谢娘娘。”

    “我们一家人无须这般客气。”香妃一边舀着汤一边欣喜的说道。“香妃娘娘的意思玄殳听不太懂。”玄殳放下手中的碗筷,凝视香妃沉稳的问道。香妃先是一笑,再把舀好的汤放到玄殳面前。“现在不是往后就是了。你说对不对祥儿?”玄殳看向敖祥,见敖祥低下头,轻轻的咳嗽。“该不会敖祥他……”

    玄殳跪在地上,从容的说道:“既然香妃娘娘太子殿下把玄殳当做一家人,那玄殳有个不情之请还望香妃娘娘太子殿下帮忙。”“寻求帮忙你也用不着跪下呀!本来身子就弱,要是受到风寒可怎么办呢!敖祥还不快扶起来。”玄殳有意避开敖祥的搀扶,执意跪在地上。“娘娘请容玄殳说完。”“你说。”

    “玄殳想获得娘娘担保,此生此世永不出嫁。”“你此话何意?”香妃听完手不由得紧握成拳,眼眸深邃,神情空滞。“玄殳想既然娘娘太子殿下肯把玄殳当做家人,也是由于邰白两家的喜结连理。玄殳自幼孤僻,寡言少语,看不懂儿女情长,更加体会不到爱之深的甜蜜。对于瞿公子二皇子的追求,玄殳并无心谈论,甚至为此感到烦躁郁闷。”“所以,你想永生不嫁?”香妃一手抚着额头一手轻敲桌子。

    “哒哒哒,哒哒哒。”声音虽小,但听得玄殳是如此刺耳。“玄殳只想安心度过这世上的每一天,不想涉及红尘,引人痴恋。”“你不会是想借本宫之手,拦下瞿烨敖权对你的爱恋吧!”“正是。”“看来,这宫里传的果真不假。你确实不喜欢他们二人,那对别人可曾有意?”

    香妃这话无疑给敖祥心中燃上了熊熊烈火,“玄殳不喜欢瞿烨敖权,那会不会就是我期盼的答案!”玄殳接下来的话瞬间令敖祥低入深谷,“没有,玄殳本就不想谈情说爱,又怎会有喜欢的人呢?”“那本宫命你嫁给别人呢?”香妃站到玄殳面前大声命令道。“那我会死,以表决心!”“决心?”香妃想要伸出手想要教训玄殳,身旁敖祥见状赶紧将玄殳拉向一旁。“自古婚姻大事岂有你做主,本宫告诉你,本宫的敖祥喜欢你。识相的就乖乖坐上花轿,否则……”“我并不想嫁人,若娘娘执意如此,玄殳只好以死明志!”“快拦住她!”玄殳说完摆脱众人,向着朱红色的墙柱上撞去。

    “死丫头,你真要这样!”玄殳看着空中的小葵小环,“谢谢你们,施法帮我挣脱了他们。”“玄殳姐,你该不会是想?”“我才不会嫁给我不喜欢的人!”“玄殳!”“玄殳姐!”

    玄殳晕倒在百花丛中,“死丫头不就是做个样子吗?我跟小环施法就行了?流了这么多血,你想快点死呀!”玄殳看向泪眼朦胧的小葵,小环则在一旁冷静的点点头。“玄殳姐不会死的,我只是将她流的血施法变多而已。”“还是你最了解我!”玄殳想要抚摸这两个小家伙。“你为什么不早说,害我流这么多眼泪!”“对不起小葵姐。”二人一边说一边将手放在玄殳的手心中,“回去吧,好好待在结界中。”

    玄殳缓缓闭眼,意识模糊时,她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邰竹……”

    玄殳没有看错,那确实是邰竹。不止邰竹就连明帝瞿烨以及龚琪也都来了。瞿烨最先冲到玄殳身边推开敖祥,恶狠狠的说道:“你别碰她。”“不是说好要各凭本事吗?以身份压制算什么英雄!”瞿烨说完抱起玄殳径直向太医院赶去,玄殳用手阻拦“我要回房,不去太医院。”“你流了这么多血,乖乖听话。”“我才不要!”玄殳知道黑衣人定会在皇宫某个地方观看自己的一举一动,若是回到太医院,难保他不会占据他人之身,对付自己。眼下还是自己房间比较有利,以免他人被附其身,变得同李恒一样。“好,我带你回去。”

    二人的交谈声很小,以至没有人察觉有何异常。明帝走到香妃面前,看着香妃敖祥跪在地上,明帝无奈的问道:“怎么回事?朕同邰竹瞿烨观测瞭望台,碰巧路经此地,就想来看看你。没曾想竟发生这样的事!”“臣妾也只是想为祥儿选一个称心如意的好妻子,没想玄殳如此执拗,竟以死明志终身不嫁。皇上,臣妾身为祥儿的母亲,祥儿真真切切的爱慕玄殳,身为母亲的我,怎能看着祥儿饱受相思之苦呢?”

    “所以,你就逼她?”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