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  93.曼珠沙华,闵雪傲物

章节字数:3194  更新时间:18-11-11 17: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邰竹冷漠的一句令在场所有人大吃一惊。“竹哥哥”龚琪伸出手想去触碰,不料邰竹早已走到香妃面前,低头深深凝视。“本,本宫没有逼她!”香妃被邰竹似善非善的眼神盯得瑟瑟发抖,但依旧理气气壮的挺身回应道。“那她怎会以死明志?”面对邰竹毫不留情步步紧逼,敖祥一把护住自己的母亲,用同样的眼神回敬邰竹。“我母妃向来不说谎,难道邰少爷是在质疑香妃娘娘吗?”敖祥故意把“质疑香妃娘娘”这几字的语音加重,好似在向邰竹刻意提醒着什么。

    “好了,都安静一点。”明帝看向对面略受惊吓的香妃,对着身旁的吕成说道:“香妃看来是累了,送香妃回去。”就这样香妃在众人小心搀扶下默默回到前院。

    “父皇,请您相信母妃!”敖祥身子微躯,行礼恳求着。明帝摊摊手,示意敖祥先行离开。“此事朕自有打算,你还是先好好照看你的母妃吧!”“是,父皇。”敖祥有些不甘心还想再说些什么,被明帝这么一噎,轻声退下,逐渐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明帝转过身,用一种极为警惕的眼神打量邰竹。只见邰竹正跪在地上,低声承认自己所犯下的错误。“臣有罪,还请皇上责罚!”明帝深深的叹了口气,言道:“玄殳是你的妹妹,你难免有些激动。不过。”明帝浅笑伸手整理邰竹身上褶皱的衣衫,“说到底还是朕的失职啊!”邰竹明白明帝的言外之意,应允道:“臣与瞿烨定会守口如瓶,对外称表妹玩闹滑倒所致。”

    “恩”明帝默许的点点头,毕竟这种事情一旦传了出去,有损皇家声誉啊!明帝走到邰竹身边,拍了拍邰竹伟岸的肩膀,“此事朕定会给你一个答复。”“微臣多谢皇上。”明帝大手一挥,明黄色双龙皇袍的左右两侧附用宝石珠子镶嵌抹黑彼岸花的花蕾,在阳光的照耀下清风的吹拂下,格外邪魅。

    “曼珠沙华血色彼岸花”邰竹一时间沉浸在思考中,“阴间彼岸,奈何桥旁。”“竹哥哥,竹哥哥。”龚琪碰了一下邰竹,“皇上走了,还不赶紧恭送!”邰竹回过神来赶紧随着龚琪一同恭送。“臣/龚琪恭送皇上。”

    望着明帝走远的背影,龚琪凑到邰竹身边,“竹哥哥,你方才在想什么?那么入神!”“没什么。”邰竹一边说一边望向西面,神情哀思但却目光迥异。对于邰竹轻描淡写的回答,龚琪显得不太满意。她挡住了邰竹向西面所射的目光,令邰竹只能看向自己。“你,你是不是在怪我?”龚琪十分委屈的诉说道:“我承认本郡主确实不喜欢她,可我对此事真的毫不知情。我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我没有怪你。”邰竹看着独自抽泣的龚琪,解释道。

    “可陆玄殳在皇城真的发生太多的事了,先是在御花园重伤再是那次不小心摔伤还有这次,你能打心底里认为与我无关吗?”邰竹抬头看天,“的确,殳儿总是接二连三的受伤。”邰竹走到龚琪面前,抱住龚琪。“但,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她死心!”邰竹心想,泪不自主的滑到嘴角。“咸的吗?可我从来都不知道我还可以流泪。”

    当玄殳再次醒来的时候,房间里空无一人。玄殳坐起来,开始环顾四周,叫着小芳的名字,确认四下无人后,开始施法感应黑衣人的气息。这种时候怎能少得了这两个小家伙呢。最先冲出结界的小葵,扯着嗓子叫道:“玄殳,你可算醒了。”

    见玄殳专心探究无心回应,小葵飞到玄殳耳边大声说道:“你是在感应那个黑衣人吗?”玄殳看了小葵一眼,赶忙收回法术。“你查到了什么?”小葵在旁表现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惹得玄殳变得急躁。“快说呀!”

    “我们在你昏迷的时候设下障眼法,想引黑衣人上钩。想不到黑衣人如此警觉,到现在还是一无所获。”“没有现身吗?果然故技重施钓上的可能性不大。不过不要紧,你们没有受伤就好。”玄殳话音刚落就听见稳稳的脚步声,正向自己房间走来。玄殳屏住呼吸有条不紊的躺下,静候来临者的佳音。

    只见房门被轻轻推开,在轻轻关上。“听着脚步声轻盈曼妙倒像是个年轻女子,可我在这皇宫里除了龚琪以外并不认识其他的女子呀。”玄殳闭目沉思,脑海中开始回忆起自己在这皇宫所见到的女子。

    女子缓缓将手中的暖炉放下,就听到门口几名宫女的小声呼喊,女子不高兴的挑了挑眉,对着门外的宫女责备道:“不是跟你们说了好好待在门外守着吗?要是将军府的人回来了怎么办!”“可是公主,我们已经支开了珺客院的留守宫女,就连将军府的主子们也都去桃园馆用膳了不是吗?我们为何还要……”“住嘴!”女子说完看向躺在床上的玄殳,放心的叉腰说道:“本公主磨破了嘴皮好不容易才将瞿烨哥哥谴走,万一他要是察觉不对回来了怎么办!”公主瞪着宫女,赶紧关上房门。“赶紧的,快到门口守着,快一点!”

    “这帮没用的家伙。真是气死本公主了。”公主深吸一口气,走到玄殳面前,低头看着玄殳。“哦,原来你长这个样子呀!怪不得我的几位哥哥为了你争风吃醋刀剑相向的。我还以为你定会从他们三个中选择一个呢!不曾想会是以死明志,难道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吗?”公主一边说一边细细打量玄殳全身。

    忽然间她发现一个十分朴素的锦囊系在玄殳的腰间,“这是什么?看起来好不起眼!”公主刚要伸手摘取,却被玄殳用手拦住。“公主难道不知他人的东西未经本人同意不能私自触碰的道理吗?”公主嬉笑,“如果我偏要看呢!”

    公主用另一只手直接打在玄殳的柳腰上,玄殳一下子跳到地上,不快的将锦囊系回自己的腰间“不错嘛!看来是个练家子了,这回可得正经一回了!”公主摸摸鼻子,最先出击。你踢我挡你攻我守,二人就这样对峙一回。“喂!陆玄殳你干嘛一个劲的躲闪呀!没意思不玩了不玩了!”公主摆摆手坐到椅子上,倒茶喝水。

    玄殳愣在一边,注视着公主。“民女只是不想伤害公主罢了!还望公主恕罪。”“唉!最烦你们这些繁缛礼节了,总是不敢真正与我比!”“我?公主怎能以“我”相称呢?真是折煞民女了。”公主起身,满意的看着玄殳,“想不到你还很机灵嘛!你这里倒也不错,跟本公主的承鸾宫不相上下。足以说明我二哥对你的心思。”

    “玄殳拜见司韶公主。”“哼!”司韶冷哼一声,“我很快就要远嫁匈奴,还是什么公主!”“公主……”玄殳看着司韶,没有在说什么。“叫我傲雪,闵傲雪,可以吗?”“公主您是金枝玉叶,玄殳只是一介平民。若传了出去有损公主清誉,还望公主收回方才的话。”司韶走到玄殳面前,“你倒还真是善良,设身处地为我着想。”

    “公主言重了。”“你可知我为何叫闵傲雪,只因我的母亲是当今皇上一夜醉酒所临幸的,这,这就映照了我这一生悲观的走向。我无法使用国姓,更无法认祖归宗。所以,我才会变成这样,一个早已失去知觉任性妄为的“假小子”,也是由于这个标签我才能活到现在。”司韶公主说完转过身去,衣服上的血色彼岸花犹如鲜血一般格外刺眼。

    ““闵傲雪”你知道我有多不喜欢这个名字吗?”司韶拍着胸脯质问玄殳,“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也是现在我才明白了他们让我活着的理由——将我远嫁那个别的姐妹厌恶惧怕甚至恐怖窒息的地方。他们现在恢复了我,我这个公主的一切,本应属于公主的东西,为的就是避免我轻生,让我好好活下去,也好让匈奴人看看,我是个名副其实的公主。”

    “看她的相貌,姿色也在上乘。怎么就活成这样了?”小葵用手抵着下巴,感慨道。玄殳走上前,抚摸傲雪柔软的秀发。“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突然间,傲雪嘴角上扬,点住玄殳的穴道,取走玄殳的锦囊,将锦囊打开。“我真不该相信你。”“你以为我今天来就是要跟你这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讲这些的吗?实话告诉你,我早就知道你是什么人,那日我被香妃欺辱,打扫御花园。太累了便在矮墙中的地洞躺下,没曾想却看到了你受伤的全过程。”

    “你想怎样?”玄殳蓄意冲破定身穴,却被傲雪劝诫。“别费力气了,这可是定身穴,能够封住全身的经脉流动,其中也包括你们修仙者所谓的精气,强行冲破,恐怕会精气逆流,适得其反的哟!”

    “太过分了!”小葵刚想施法被小环阻挠,“我看她并不想与我们为敌,至少她没有传出去。”“小环说的对,观察一阵在决定。”玄殳用心灵感应告诉小葵,切勿轻举妄动。

    “你应该不是敌人,以锦囊要挟,是想让我帮你做什么?”闵傲雪肆笑,“要说收回方才的话是我才对,你不是机灵,而是聪明。”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