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  94.十日期限

章节字数:3128  更新时间:18-11-13 22: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闵傲雪魅惑一笑,转过身去用手指晃动着锦囊。“你觉得我还用得着拿此物要挟你吗?”见玄殳不语,闵傲雪走到玄殳面前,轻挑玄殳的下巴。“多么清秀动人的脸蛋,难怪他们会为此甘心沉沦。若是再也看不到了,就连同为女子的我也要心伤一阵呢!”

    玄殳别过头,严肃的问道“你到底想怎样?我可没有功夫跟你耗下去。”闵傲雪见时机成熟,便开口吐露道:“真是不解风趣的女子。好了本公主不逗你了。”闵傲雪说完用手指了指玄殳的心口处,“你放心,你的事本公主不会说出去。作为代价,本公主要命你查件事。”“我凭什么相信你?”玄殳撇了闵傲雪一眼,机警的反问道。“哼!”闵傲雪凑近紧盯玄殳,“你还有别的选择吗?别看我现在只是个小小的公主,倘若我稍微透露几句。以父皇的性子,必将追查,到时候怕是天下再大都没有你的栖身之地了。”

    玄殳咬紧嘴唇,瞪着闵傲雪。“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这般害我?”闵傲雪握住玄殳的双手,摇头说道:“我也不想的,我不想嫁给粗野蛮横的匈奴人。”“要是我执意不肯呢?我是修仙者,施法消除你的记忆可是轻而易举的,你最终还是逃脱不了远嫁匈奴的命运。”

    闵傲雪听完撒开手,故意露出十分无助的表情喃喃自语道:“本公主早就料到会有这种结果,所以在我出门前,亲拟一封控告你的书信交给了我的好友。要是被她知道你施法消除我的记忆,那封书信定会出现在承乾殿的奏章之上。”闵傲雪走到玄殳身边,解开了玄殳身上的定身穴。

    玄殳坐在一旁,轻抚胸口试图平息方才的急乱气息。见玄殳没有丝毫的闯出之意,这倒令闵傲雪有些好奇。“你不去看看?验证我所说的是否属实?”“不必了!”玄殳起身,望向闵傲雪。“正如同你所说的,除了我,谁也帮不了你。你我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没有退路,我更不想逼你,何况逼你就是在逼我自己。我做不出来,说说你的计划吧!”

    闵傲雪怔怔的看着玄殳,她心底里质问着自己这么做是否正确。看着玄殳认真的模样,她的心一下子软了。“你干嘛不去?万一我说的全是骗你的呢!”玄殳拿起绣帕递给闵傲雪,“擦擦吧,我可不想背上“惹怒公主”的罪名。”

    见闵傲雪接过绣帕,玄殳坐在木椅上,把腿伸开,一个劲的上下摆动,嘴里还小声嘟囔着:“有一个龚琪一个香妃就够我受的了,要是再多一个你,我就更加愁眉不展无计可施了。”玄殳一边说一边扮鬼脸逗傲雪开心。

    闵傲雪低声嬉笑,起身端起公主的架子。“明日便是父皇与匈奴人定下的十日破案期限的最后一天了。到时候宫里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均会参加游园,表演歌舞抚琴作画,迎送匈奴人。记得父皇曾说过,如果查出匈奴人遇害的真相,找出始作俑者,我就不必远嫁。可十日期限已到,明日便是交接结果的时候。不论结果如何,我们理应尽地主之谊奏乐迎送。那么,我的命运就掌握在明日的结果了。”

    “匈奴人遇害?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件事?”玄殳疑惑的询问道。“这件事口风很紧,就连朝野侵天的白观都不知道,更何况是旁人了。我能知道,是因为父皇想让我心甘情愿。”闵傲雪说到这,双手不由得紧握成拳,“不准轻生,不许胡闹的嫁给匈奴人的部落首领——阿鲁寒。”

    此时的玄殳正陷入深深的思考中,“连傲雪都能看出白观的野心,心思缜密步步为营的明帝又怎会看不出来呢?这件事我有太多不清楚的地方,仅凭傲雪的一方之词未免有些太过笼统,查不出什么端倪。看来还要多多了解才行。明天就是公布主谋的日子,名义上是迎送实际上确是两股势力的交纵,不论那方占据头筹,另一方定会十分不满,长此下去必定战乱。唯有和亲才是维持两方势力的平衡点。”玄殳心想看向一边说得正唉声叹气的闵傲雪,“但愿她真能幸福。”

    当玄殳再一次看向闵傲雪时,发现闵傲雪消失不见了。“公主?别闹了,我知道你还这。”玄殳上前走去,环顾四周寻找闵傲雪的身影。不知何时闵傲雪从背后出现,准备偷袭玄殳,没曾想玄殳突然转身,将闵傲雪按在床上。

    “大胆陆玄殳,竟敢谋害本公主!”玄殳见偷袭之人是闵傲雪,赶忙跪下。“玄殳冒犯公主,还望公主恕罪!”闵傲雪偷瞄玄殳一眼,清清嗓子,娇纵的说道:“本公主看你恢复得不错,就不在此叨扰了。好好休息,告辞!”“公主,其实并不是……”

    闵傲雪转过头,“你在说什么?嘀嘀咕咕的,本公主都听不清楚。”“没,没事。”玄殳轻叹口气,走到床边坐下。将双手放到双腿上,若有所思的凝望一处。少顷,这才张口说道:“你真的认为不嫁给阿鲁寒就是好事吗?”

    “叫我傲雪。”闵傲雪坐到玄殳旁边,玄殳刚要说些什么,闵傲雪摁住玄殳。“赶紧坐下,听我把话说完。”“是,傲雪。”“我觉得我自己很快就要死了。”“你在胡说些什么?”傲雪闭上双眼,躺在床上。“恩,这床好生舒服,时候不早了,本公主也该走了,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我送你!”

    玄殳起身将闵傲雪送走,顺便还向闵傲雪打听了冷宫的位置。闵傲雪前脚刚走,宫女小芳急匆匆的跑进玄殳房间。见玄殳安然无恙,小芳松了口气,走上前去为玄殳梳妆。“这般急忙是要做什么?”“小姐,您可担心死奴婢了!方才司韶公主的人来说是小文已经被司韶公主接回宫,但在回宫的路上忽然晕倒,生死未卜,让我去看看小文。奴婢一下子慌了,就去了。可到了承鸾宫,看见小文生龙活虎并未奄奄一息,就赶紧赶了过来。”

    “这么说,小文没事了?你也是,难得你们姐妹两个有时间能够好好聊一聊,白白浪费了这大好机会。”玄殳插上玲珑钗在镜子面前照了照,小芳见状从抽屉中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小姐放心,奴婢在回来的路上已经谢过了公主了。对了,这是公主命奴婢转交您的,说是谢礼。奴婢还觉得奇怪呢!小姐从未见过司韶公主又何谈谢礼呢?”

    玄殳接过盒子,不用想便知盒子里的东西是什么。但她还是打开看了一眼,只见盒子里装的是山茶红的胭脂。“这胭脂真好看呀!奴婢给您涂上吧!”玄殳转过头看向小芳,“小芳,我有些饿了。”小芳用手敲了自己脑门一下,“瞧我这记性,小姐昏迷大半日,肚子定会觉得饿。小姐稍等,奴婢这就去准备。”

    小芳走后,玄殳轻敲盒子。“空心的?”玄殳说完拿起簪子将胭脂全部倒了出来。“你在做什么?好好的胭脂都被你给浪费了!”小葵大叫,不料玄殳从盒子底部拿出一张字条和一封信。“果然。”玄殳赶紧打开字条,“陆玄殳想不到吧,这次又是我赢了!锦囊被我打开扔了,见锦囊中只有这一封信,我便放于此,等你拆开看。顺便告诉你,信本公主没有看,信不信在你。至于小文,你是我的盟友,本公主自会表达对你的诚意的!”

    “玄殳!那个公主在向你示威!我们帮你!”小葵跟小环飞到玄殳耳边,这股怒气冲冲的样子好似弦上的箭破弦而发直逼承鸾宫给闵傲雪一个狠狠的教训。玄殳施法拽住飞向承鸾宫的小葵,扭头看向一旁的小环。“你也想这样吗?”小环先是低头不语再是诚恳的表示道“难道玄殳姐你怕了吗?”

    玄殳一听差点将口中的半盏茶吐出,她抱住小环,抚摸小环引以为傲的翠绿色羽毛。“为什么这么问?你一向不是最理解我的吗?”玄殳没有怪小环的意思,虽说小环成熟稳重很善于观察人,但毕竟是个小家伙,没有体会到玄殳所体会的那种特殊情感。“我也不知道,很可能就像小葵姐姐所说的,我们是神仙,怎可让那些市井渔夫来评判我们的对错!”

    玄殳失声笑道,解除小葵身上的法术,将小葵与小环放在一块。低着身子看着它们两个,“你们两个不可以这般急躁,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怕我受欺负。但是,你们可别忘了,私自施法捉弄凡人会遭到反噬的。”小葵一听这话,挣脱玄殳的阻拦飞于高空,“本大仙是远古花神的后代而且活了上万年,自然不怕那区区一点的反噬之力。倒是你这个丫头,还真是怕了!哼!”

    玄殳见劝说无果,便趁着两个小家伙准备报复闵傲雪飞出珺客院之际,施下昏睡咒,抱着两个小家伙想要回到玲珑钗中。望着窗外片刻的安静,玄殳心中有些不舍。“好久没有这般宁静了,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将它们放回去比较重要。”说完便化作一缕蓝烟向结界中飘去。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