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  96.作画

章节字数:3342  更新时间:18-11-19 15: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色入暮,静谧微凉。偶尔有秋风拂过芦苇荡,举家南迁大雁鸣,一切的一切显得那么落寞凄凉。玄殳躺在根茎有力的树干上,两手背后,凝视月光。不一会,树上的树叶缓缓落下,飘落在玄殳满是划痕的衣裙上,不过玄殳没有过多在意,依旧望着月光,感叹起来“数月前我曾在这片林子里吸收月光能量,当时还遇到了敖权。要是知道今日的结果,我当时还会孤注一掷的爱他吗?”

    也许是望得久了,玄殳闭上双眸,伸开双臂,悬于空中仿佛要与自然融为一体。无数的落叶瞬间飘起,纷纷围绕在玄殳周围。玄殳体内时不时涌现出蓝色的光波,光波以地为轴,以树为心,逆时针转动成圈,随着玄殳的皱眉一点一点扩大范围,以致树倒倾斜。所有富有生命的万物只要被蓝光击中,瞬间失去往日光泽,变得暗淡死寂。

    突然间,一道黑光穿透落叶形成的屏障直击蓝光。“啊!”玄殳尖叫落地。释放黑气之人将玄殳抱在怀里,逐渐下落。“玄殳?玄殳?”楚夜寒轻轻的呼唤着玄殳。玄殳睁开双眸,再是极不确认的揉揉眼睛。“楚夜寒!”“是我。”玄殳猛地从楚夜寒怀中逃出,看着楚夜寒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你怎么会下凡?”

    楚夜寒还是跟往常一样,黑色的衣衫,英俊冷傲的面容,以及唯对玄殳才会有的深情脉脉。“我,我在明月阁看到了你,便下来看看你!”玄殳一听这话不愿意了,走到楚夜寒面前,强装欣喜的质问道:“好啊!你在监视我!”“不是的!”楚夜寒挥手解释道,而后摸向自己的心,“虽然我是妖,可我能感觉到你的心痛。”“别再说了!我不想再提了!”玄殳把头一扭,双手捂着耳朵,严肃的回应着。

    楚夜寒打算强攻,趁着玄殳知道邰竹的真实心意,彻底让玄殳放下对邰竹的爱慕之情。他走到玄殳面前,不由分说拽着玄殳的手,逼着玄殳正视自己。“我问你,你不敢看我,是不是我说对了。你还喜欢他?”“你放开我!快放开我!”玄殳死死的挣扎着,奈何楚夜寒的力气比较大,自己根本挣脱不了。“我真的不明白?那个凡人有什么好,值得你这么爱他!你这身上的划伤也是因为他吧!”楚夜寒一边说一边将玄殳揽入自己的怀中。“本座是妖界之王,你要什么本座都会给你。难道本座堂堂的妖界之王还比不上一个凡人!”楚夜寒讲的很大声,一方面是要向玄殳表明自己的心意,另一方面是想让玄殳不再痛苦。“毕竟,你伤心我也会很难过的。”楚夜寒说完,慢慢的放开玄殳的手腕,眼含热泪抚摸玄殳柔顺的秀发。

    玄殳没有言语,趁着楚夜寒稍加放松之时,(未等楚夜寒抚摸玄殳秀发)玄殳赶紧施法跑到了一边。“你没有权利阻止我的事,从我开始见你便已经跟你讲清楚了,我不喜欢你。你还是赶快忘了我吧!珍惜眼前人才最重要!”“玄殳你真糊涂!”楚夜寒劝诫道。

    “多谢你救我,我走了,你保重!”玄殳刚想离开,忽然想到黑衣人的事情。继而走到愁眉不展蹲在地上的楚夜寒身旁,“我拜托你帮我件事。”“只要你的事,我定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玄殳轻咳一声,被楚夜寒的话弄的不太自在。但她还是微笑着施法令画卷显现,将画打开,呈现在楚夜寒面前。“实不相瞒,我最近再查一件十分棘手的案子。这个案子说来古怪,被害对象皆是体格强壮彪悍健硕的匈奴男子,而且最后消失的地点都是在望春楼。”“你在怀疑是妖界的人干的?”楚夜寒思喃一会,慎重的问道。

    “准确的说是背离妖界的人。现在所有的线索串联在一起,种种矛头指向了先前试图夺取小葵后将我打成重伤的黑衣人身上。此画卷是南宫上仙还有师傅交给我的,说是能够查到那黑衣人的身份。画上画的是玄冥宫,所以,我想问问你,看你有没有什么映象以及在妖界的术法中有没有以人的命换自己修为的禁术?”

    楚夜寒一听将哀伤怜爱的神态变成一副严谨深邃的神情,“你放心若真是本座管辖的期间出现了问题,那么本座定会清剿余孽,还三界平稳秩序。只不过,现下还需本座好好查明一番。可你这边,我很担心。”楚夜寒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这边你不用担心,他前些日子被师傅南宫上仙围剿,身受重伤,短些时日是不会出来兴风作浪的!”楚夜寒低头思考一会,而后施法在玄殳手上变出一个用黑白相间的手链,手链上镶嵌着几颗晶莹的七彩石。“戴好这个,你若有难,我必前来相助!”“好吧,谢谢!”玄殳看了看手上的七彩手链。然后,抬头说道“对于黑衣人的形态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常以黑衣遮面,七尺男子身形。”玄殳眨眼回忆道。

    楚夜寒倒是一脸平静,笑着看着玄殳认真思考的样子。“还有吗?”“没有了!”玄殳摇头,而后大声说道:“我可以把他的样子画下来,这样或许能够帮到你!”玄殳说完想要施法作画。不曾想却被楚夜寒拉走,共同飞于夜空。

    “你这是在做什么?”“我许久没有走凡间的路了,想让你跟我一起走走。”“现下当务之急是寻找黑衣人的下落,以免再有无辜的人牺牲,可你……”“我记得那条街上好像有家字画店,你还在担心什么?”玄殳看向楚夜寒,只见他双眼满含期待,嘴角也是一直向上扬。“好吧,就只能先依他了!”

    玄殳等人来到了楚夜寒所说的这条街,只见街上的店家早已提早打烊,街上一个人影也没有。楚夜寒先是设下结界,再是走到玄殳身边,询问玄殳对这条街的印象。“有没有觉得这里很熟悉?”玄殳望了望四周,除了屋子还是屋子,自己下凡多日,在就对这些每日见到的东西失去了视觉和趣味。

    “没什么感觉,你好像很在意这里?”玄殳试探性的询问着。“是,这个地方对我来说便是人间天堂。”楚夜寒点点头,“因为这是我第一次与你相见的地方!”“你是说我缺失的那片幼时记忆吗?可我从未下过凡间。”“不重要了!”楚夜寒摆手讲道,“只要你来了就好。”楚夜寒伸出手将布行最美的一件新衣,施法穿在玄殳身上。“这样好多了!”“这是偷?”见玄殳疑惑的表情,楚夜寒表示自己已经付好钱了。

    楚夜寒转身带着玄殳走到一家字画店,楚夜寒施法将门打开,在用烛黄色的明暗幽光照亮了字画店的每一个角落。“跟我走。”楚夜寒本想拉着玄殳走,但却犹豫一会,就让玄殳跟在自己身旁一块进去。

    二人走进字画店,见满屋子的字画挂满窗前墙面以及遍布在大小不一的桌子上。“好多字画,每一幅都是这么栩栩如生!”玄殳拿起其中一幅字画观赏起来。楚夜寒则施法把门关上,拿起玄殳手中的画像,扔到了一旁。

    “你在做什么?这可都是作画者的心血,你怎能?”楚夜寒一个劲的看着玄殳,脸不由得向玄殳层层逼近。“给我画张。”“我们是来……”“给本座画。”楚夜寒大手一挥,所有字画消失不见,桌椅规规矩矩的跑到二人面前。

    楚夜寒先行坐下,背脊斜靠木椅。玄殳也坐下开始研磨作画,“也不知道楚夜寒怎么想的,我的丹青是众姐妹中最差的,万一要是画的不好怎么办?”玄殳心想,不小心将磨滴在了画纸上。“遭了!”

    玄殳抬头偷瞄一眼楚夜寒,只见楚夜寒不知从何变出一把长长的老虎椅,此时的他正悠然自得的躺在上面,低垂眼眉,轻挑嘴角。凌乱不失浓密的长发,颀长不失伟岸的身形,在明黄色幽暗的小屋下,别有一番风味。眉间印有妖族之王的红色洛神花的花藤,在长发的飘逸下文文莫莫。

    玄殳见楚夜寒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赶紧施法将黑衣人的样貌呈于纸中。“既然画已作好,我还是赶紧回去吧!”玄殳径直走过楚夜寒,但又愧疚的回头看了他一眼。“对不起,我还是先回去了!”

    玄殳刚要开门,没想到楚夜寒竟出现在玄殳面前。“我,你!”玄殳支支吾吾的不知怎么去讲,倒是楚夜寒再一次的抓住玄殳,“你去哪?画好了吗?”“我,我出去走走!”这次的玄殳没有反抗,低头回应着。

    楚夜寒看出了玄殳的心思,逼问道:“你放不下他对不对?你要回去找他对不对?”“不是的,我出来已经很久了,是时候回去了!”“撒谎!那你为何一人待在树林中,还不是不想面对他吗?怎么,如今可是想明白了?”楚夜寒一边说一边生气的看着玄殳。当他看到玄殳手腕上的红印时,急忙将手放下,挡在门口,“你知不知道你方才愤怒失控,若不是我及时阻止,你会毁了整片树林的!”

    “我承认我先前是愤怒,是不理解,但当时我确是站在放下的角度去想,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那样!或许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做错事,这样我就不会贬下凡。”玄殳一边说一边蹲在地上小声哭泣。

    楚夜寒无比心痛,他多想安慰玄殳,可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好你个邰竹!本座要你血债血偿!”“你要干什么!休想伤害他!”楚夜寒说完将玄殳困在屋内,自己只身前往皇城。“楚夜寒,放我出去!放我出去!”玄殳一边哭一边拼命的敲门,但最终还是被困在了这里。“邰竹,邰竹……”

    

    作者闲话:

    可算开始写楚夜寒了!!!冷傲妖冶的妖王偶尔也有争风吃醋的时候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