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  97.渡命

章节字数:3232  更新时间:18-11-21 17: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此时古阳城的太医院外众人正在屋外焦急的等候着。看着太医一个一个进去又都纷纷摇头走出,老太君的心焦躁不安,多少次她直逼闯入可均被太医院的人拦下,只能在这眼巴巴的望着。

    邰天成走到老母亲身旁,压低了嗓音声嘶力竭的安抚道:“没事的,会没事的!”老太君把手一摊,斜眼看向自己的儿子。“我问你竹儿究竟是怎么了?”老太君说完把头扭过来看向搀扶自己的徐清容。“你们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不是的母亲,竹儿只是一时兴奋故而心火旺盛以致昏迷。”邰天成弯腰解释道。“胡说!那太医怎么一点法子都没有?竹儿至今还未醒来?”

    见邰天成有些招架不住,身旁徐氏稳稳的走上前来,“母亲,您都累了一天了,还是休息会吧!”“你觉得我还有心思待着吗?”徐氏被老太君的高声质问噎得不知如何言说,眼角旁的泪滴正欲欲涌出。

    “母亲,清容她可是竹儿的母亲,竹儿出了这样的事,她的焦虑担忧之心不比您的差呀!”邰天成苦口婆心的劝解着。可老太君丝毫不买他的账,面色庄重硬是挣脱徐氏的搀扶,跑到刚从屋内走出的太医面前,张口询问:“王太医,我的竹儿是怎么了?快点告诉我!快点说!”太医对老太君的迫切追问,弄的一脸忧虑。但他还是微笑着对在场的众人保证。“老太君您先听我说,邰少爷没事。过了这夜便会苏醒!”

    龚琪听到这话,赶忙跑到王太医身边,“此话当真?”“微臣不敢欺瞒郡主。”“那我现在就去看他!”龚琪刚要进屋子,不想却被明帝拦下。“参加皇上!”众人齐拜。“皇上为何阻拦龚琪?”龚琪两手揪着裙边忐忑不安的问道。“你还未听王太医把话讲完。”

    这时的明帝微妙的向王太医使个眼色,王太医赶紧将另一句话全盘说出,“回禀郡主,邰少爷之所以会昏迷就是因为太过欢喜所致。”“你是指竹哥哥是因我和他的婚约,所以才……”“正是。”龚琪一时间沉浸在自己的满心欢喜中,双手托着下巴,一门心思的傻笑。

    坐在台阶上挂念邰竹的瞿烨,一听这种回答,心里莫名起了几丝烦意。只见他起身走到太医身边,用手拍了王太医的肩膀,再一次确认。“邰竹流了很多血,莫非也是由于他与龚琪的婚约吗?”“是,是的。”王太医咽了咽口中的吐沫,大声说道:“邰少爷的体质各位想必都是清楚的,虽说健朗可习武之人难保身上不会留下长年累积日积月累的新旧伤痕。伤疤易去毒素留存体内尚未排出,但就在方才微臣已替邰少爷把脉,一切正常。”瞿烨轻笑一声,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是太过满意,但他还是决定陪着他们一块假戏真做。

    “你的意思是?邰竹流的血是他体内长年累积的毒素,随着他情绪的波动毒素在体内渐渐涌出,成了今日的局面。”“是的”瞿烨看起心不在焉,可迥异的双眼紧紧盯着王太医看,像是想要发现什么一般。

    “既然如此,那臣妾可就放心了。”香妃轻抚自己的心口处,娇滴滴的说道。“爱妃没事吧?”明帝扶住香妃,抚摸香妃的额头。“皇上,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皇宫接二连三发生事件,弄得臣妾茶不思饭不想,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怕……”“唉!”明帝有些气恼,用手抵住香妃的薄薄朱唇,“别瞎想,既然爱妃没有精神,那朕今晚就去你那!”明帝说完用手指勾了勾香妃的玲珑巧鼻。“皇上……”香妃摇晃着身子,试图将罩在酥胸上的胸罩全部兜下,露出春光。

    “好了,先回去等朕。”“是,那臣妾就先告辞了!”香妃拜别众人高兴的向着琳琅殿走去。龚琪想要去追,看着冒着冷汗的王太医。“那就依照王太医所说,本郡主今日就不进去了。”“不光郡主,任何人不得打扰邰少爷休息。”

    “我是他的祖母也不行吗?”老太君疑惑的问道。看到王太医摇头后,老太君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在其余太医走出之际,偷瞄里屋一眼。“娘!”邰天成赶忙把老太君拉了回来,见自己孙儿在里屋睡得踏实,老太君的心也就平稳了许多。她拉着徐氏,轻声细语的告诉她邰竹熟睡的样子,还声称自己的孙子像自己一样生得俊俏,不像邰天成生下来黝黑黝黑的。“娘,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提?”邰天成生气的像个小孩子一般鼓起腮帮子,撅起嘴巴,十分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好了,好了,娘不说了!看看你,都这么大了还这般介意?”

    看着一家和和美美的样子,明帝的心里有些空落落的,双手也自觉的紧握成拳。此时的瞿烨面对龚琪的左右吹捧,像哄苍蝇似的,想要将她赶走。就在龚琪跑向另一边炫耀自己的一刹那,瞿烨看见那股与龙脉之气相悖的绝地凄凉。瞿烨还想观望,不料明帝有所警觉,向着自己看去。好在瞿烨迅速背过身,跟龚琪玩闹在一起,躲避了明帝的鹰眼。

    明帝思量一会,走到二人身边。“好了,你们是皇族人。像这种玩闹还是少些为好。”“是,皇上。”明帝看向瞿烨,随口问道“多长时间没去看你的母亲了?”“承蒙舅舅关心,瞿烨这两日竟跟我家老母在一起。”“哈哈!”明帝咧嘴笑道“要是被你母亲听到了,你的耳朵可又要遭殃了。”瞿烨俏皮的伸出卷舌,“反正她也不知道。”“唉!自从你外祖母过世,你的母亲身子便每况日下一日不如一日。不过,好在有你这么个开心果!”“舅舅言重了,照顾父母亲本就是我们应该做的!”“恩,时候不早了。你们还是赶紧回去吧,省得你们的家人担心!”“龚琪/瞿烨告退。”

    明帝见四周无人默默走到了城口上,心里闷闷的想去城楼散散心。见城楼那人也在这,便欣然的扶他起来。“你怎么知道朕会来这?”“臣自幼与皇上结为玩伴,每次皇上心情不好时便会来这,看看脚下。”“老弟呀!你说这天下都是朕的,为何朕觉得失去很多,这心里总是闷闷的,很不舒服。”

    “皇上罪臣不知。”明帝转过身,指着邰天成。“你何罪之有啊!”“微臣不该隐瞒竹儿的病情,不该答应皇上的赐婚。”“起来吧,龚琪本就向朕允诺,此生此世非邰竹不嫁。假如朕事先知道邰竹的病状,朕还是会成全他们。再说邰竹的病情你我都心里有数,也不知他能不能熬过这个晚上。毕竟,两情相悦实属不易!”明帝说着说着看向满天繁星,想起自己的挚爱,敖权的母亲“木槿,你可曾还在那?保佑着我吗?”“皇上,你是天子一切尽会在你的掌握中。竹儿是臣,能在皇城中平静的享受最后的时光是他的福气。”邰天成把眼睁大以防泪珠滚落,接着郑重的承诺道:“臣会给您最大的支持做您最顽强的后盾,为您驰骋沙场死而后已!”“好,就让我们一同开创着太平盛世,完成我们年少的梦想!朕会陪你一起等待邰竹的好消息!”“谢皇上!”二人紧握各自大手,谱写又一代的传说。二人沉浸在义中,却不知繁星夜空的下方,一团黑气正飞向珺客院。

    此时的珺客院邰竹房间,除了昏睡的邰竹空无一人为了避免惊扰邰竹,邰竹房间的宫女均被徐氏派遣到老太君的房中了。

    楚夜寒在他的房间显露真身,看着睡得惬意舒服的邰竹,楚夜寒一拧眉闪到邰竹面前。“蝼蚁,玄殳为了你肝肠寸断,你却在这睡得心安理得!就让本座挖出你的心看看到底是不是黑色的!”楚夜寒一边说一边施法。

    但他却忘记了这里是皇宫,自古龙脉之气必将吞噬妖气,再加上自己行走人间为抵御侵蚀消耗过多法术,一时间楚夜寒的手仿佛被定格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可恶,本座就不信本座治不了这小小的龙气!”楚夜寒再一次施展法术,不料被反弹倒地。

    或许是受着强大的正邪两力相互碰撞或是楚夜寒的方才话语让邰竹恢复神智,他开始小声念着玄殳的名字,“殳儿对不起,殳儿对不起!”眼中流下了苦涩的泪水。楚夜寒跌跌撞撞的走到邰竹身边,施法感应邰竹体内的经脉流动。(因为楚夜寒没有害人之心,龙气就不会施法阻止。)

    “奇怪?你这个人天生体弱,病痛缠身。再加上你方才身心哀念以致经络逆转五脏俱损。不过,给你治病的人也算懂点医理,竟以毒攻毒恢复你一半的思想。可思想终归是思想,若是你不能靠它走出来,完全苏醒。那么你恐怕见不了明日的太阳了。”楚夜寒看着眼前这个半梦半醒的人类,神色堪忧。眼中的鄙视脸上的不情愿以及为玄殳感到的惋惜。

    “你若死了,她恐怕也活不了。我毕竟是妖,不可能日日夜夜的陪在她身边,何况她喜欢的也不是我。既然你那么想跟玄殳道歉,那你就自己站在她的面前跟她说这些吧!”楚夜寒施法将邰竹悬于空中,自己则施展法术,给邰竹输入精气。

    “蝼蚁,你可不能浪费了本座的百年精气呀!希望这样会有用,让他赶快醒来!我可不想让玄殳伤心啊!”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