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  100.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章节字数:3248  更新时间:18-11-30 08: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定时术解除,游园内恢复了方才的静寂。玄殳走到匈奴使者面前,阴邪的笑了笑。“没错,玄殳记起来了,那日抢夺袭击的正是……”玄殳还未讲完,被匈奴使者连忙开口拦住。“瞧我这个记性,我从未见过玄殳姑娘,又何谈姑娘记起我之说呢?玄殳姑娘怕是记错了吧!”“也对,玄殳身居闺阁不常出府,自然无缘与使者相见。”玄殳温尔一笑,规规矩矩的向眼前的匈奴使臣行礼说道:“若使节信得过玄殳,玄殳愿以自身性命为担保,定会将此事查的水落石出。”“玄殳!”闵傲雪大吃一惊的喊道。

    “好。不过,”尉犁伈走到明帝面前,无比诚恳的郑重讲道:“尊贵的天可汗,请问这是您赐予我的礼物吗?”明帝先是愤怒的看向把头低得不能再低的闵傲雪,毫无疑问是她向玄殳说出这件事的,目的更是显而易见就是不想远嫁匈奴。“可是?这个陆玄殳来历不明身份到现在还是个谜,把这等大事交到她的身上真的好吗?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司韶孤注一掷选择了她?难不成她当真有办法?”

    明帝把头扭向一旁,用眼角余光斜视玄殳。“也罢,连大理寺与感业寺共同联手都无法查清的案子,交到她手上却也不失一件坏事。更何况此女魅惑之力极大,引得朕的两个儿子外加一个外甥都对她心生爱意,日后无论她嫁给谁,都会导致他们兄弟之间的矛盾隔阂增大,没有好处只有坏处。无论如何,此女的存在绝对是个祸害!”

    明帝先是饮了口酒,然后笑眯眯的问道:“使节此话何意?”“回禀天可汗,方才玄殳姑娘为了让公主永留皇城以自身性命为担保,延长我们约定的期限,着实令我为之感叹。我们匈奴人相信缘分,只要缘分到了,我们就会拼尽全力去努力争取!所以,恳请天可汗命玄殳姑娘收回方才鲁莽的话,答应将玄殳姑娘赐婚于我,我定将全心全力照顾她爱护她!”

    “不可能!玄殳不会嫁给你!”瞿烨起身大声说道,手中紧握的折扇此刻变得皱褶不堪,瞿烨一边说一边走到玄殳面前,像是宣告她是我的一般将玄殳紧紧护在身后,并用折扇挡住玄殳的去路,牢牢地命她待着自己所创造的保护区内。

    其实心中不满匈奴使者的不止瞿烨一个人,敖权敖祥正瞪大眼睛看着虔诚祈祷明帝回答的尉犁伈,他们的内心正在矛盾挣扎着,他们是皇子不能在如此庄重的场合中说出不满的话,令满朝文武心中猜忌,一旦人心不足,便会失去最终所属的皇权。“有时候我真羡慕你!”邰竹敖祥敖权三人看向瞿烨异口同声的小声念叨/心里说道。

    明帝看着这几人的异常,波澜不惊的内心闪现了一丝慰问。“远离大明,这样也好!可玄殳毕竟是将军府的人,倘若公然答应,又把将军府置于何处。”明帝眼中略有质疑,他慢声慢气的吐露道:“使节看中我们大明的姑娘自然好,但使节与玄殳是第一次见面,这般允诺不大合适,更何况,朕还要问问玄殳的意思。”玄殳走出瞿烨的保护圈,抬头偷瞄正在喝茶的邰竹一眼,心想:“这么怡然自得事不关己的样子,看来你是真的不在乎我!”

    玄殳想起自己与邰竹的种种过往,不经意握紧双拳。“或许是我不属于这里!”“彭!”的一声,玄殳跪在地上,“玄殳也希望能替司韶公主远嫁匈奴,此生此世不回大明!”“玄殳,你好糊涂呀!匈奴人与我们的生活习惯截然不同,那里风沙遍地狂风怒吼你根本受不住的。再说,他们部落统领要娶得是司韶,不是你!”坐在高处的老太君怒气冲冲的敲着手中的翡翠玉杖,十分亢奋的说道。

    未等玄殳开口,身旁的尉犁伈起身表示道:“我们部落的统领年事已高,我是军师继承大统是早晚的事,将来玄殳就会是我的部落夫人了!”

    “玄殳,你说话呀!别嫁给这个小白脸!”“玄殳姐,你为什么?”此时的小葵想要好好教训这个黄毛丫头,被小环紧紧抱住。“小环,放开我,我要好好打醒她!嫁给匈奴人生不如死,古时昭君出塞听没听说过呀!敖祥那个阴毒的家伙楚夜寒那个霸道的家伙都比这个小白脸强!”“小葵姐,不要啊!”

    “我的意思是,如若我最后给不了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就嫁给你!反正自古的联姻都是为了维持两国的平衡,谁嫁不是嫁呢!”“好!大明的女子果真不凡,既漂亮又有胆识我欣赏你!大哥这个嫂子我们要定了!”“要定了!要定了!”其余的两个匈奴人高声叫道。

    尉犁伈浅笑,再次恭敬的说道:“我族同意玄殳姑娘的话,天可汗意下如何?”“使节真是同朕想到一块去了,那好朕就答应玄殳的请求,再给你五天时间。若五天已过,你尚未查清,你就应履行你的承诺,反之则尘埃落定,缉拿真凶!”“皇上圣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朕宣布晚宴现在开始!”玄殳瞿烨敖权三人分别在各自的位置上坐好,看着舞者曼妙的舞姿轻盈的舞动着。“本宫曾听琪儿讲过,说玄殳的舞艺天下无双绝无仅有,微微抬足扶动便能招引无数蜂蝶,引百花盛开。不知今日本宫可否有这个福气能够一览妙姿!”香妃话音刚落,龚琪便微笑不语。

    不用多想,定是她们事先串通好了,想要给玄殳一个下马威。“蜂蝶群舞百花绽放哪有这么神?这未免有些太过夸大其词了!”司韶替玄殳拦了下来,看着香妃强装温婉,司韶想起自己平日受到的“关怀”,接着打击道:“不过我倒是听大哥讲过,母妃的舞技柔中带情刚中入媚,恍然依稀飘然入梦,一喜一悲一怒一放,观看者无不为之沉醉。司韶很想见识一下,还望母妃成全!”

    “姨母是皇妃,怎可当众献舞。即便献舞也不是在这!”“那你的意思是,我们都不够资格了?”“你!反正我没这么想。”“琪儿,好了。”香妃轻拍龚琪肩膀,安抚她坐下。继而对这众人微微一躯,“实在抱歉,本宫今日身子不适,实在不宜献舞。本想着看玄殳一舞心情舒畅,病疾散去。现在看来……”香妃一边自责的低语说着一边暗自抽泣。“姜还是老的辣!”小葵一边对着香妃吐着舌头,一边顽皮的说道。明帝一看这样,也不好意思不说话了。

    明帝清清嗓子刚想劝说玄殳,没曾想玄殳竟换好舞衣,站于台中,静静的等候着。“来人,快把花都端上来!”随着龚琪的卖力张罗,几名宫女太监端着几盆凋谢得只成花骨朵的赢痩花放到玄殳左右,“姑母放心,玄殳的舞会令鲜花盛开,这些都是您最喜欢的花,闻到盛开的花香您一定会好的更快的!”龚琪随后看向玄殳,满眼的敌意不屑还有蔑视。

    “玄殳,我附身帮你!我可是百花公主这点小事没问题的!”“我不想。”玄殳婉言拒绝,“我想靠我自己,你们两个谁都不能施法帮我,否则,别怪我不理你们!”

    玄殳身穿兰花羽衣,战战兢兢的伸腿抬足,弯俯身子,双手环绕转圈。时而仰身折手时而抬脚伸臂,一弯一躯宛如腾飞万里的蛟龙,身披的兰花棉袄在身躯的伸展下,来回飘摆。乐声清泠潺潺,手中折扇如画笔如朱砂,写、点、画、甩、开、放、合、收,仿佛在描绘着一副行云流水挥洒自如的山水画。

    玄殳忽然停止,一切的一切都静下来了,戛然而止无声无息。“这是?”原来玄殳感到了似曾相识的气息,“楚夜寒的气息?他醒了!”刹那间,随着众人的高声惊叹,玄殳回头张望,只见凋落的百合花好似重新拥有生命,活过来了一般,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玄殳还在寻找楚夜寒之际,被小葵揪着衣裙提醒道“玄殳,明帝在跟你讲话,还不快回答!”玄殳来不及多想怔怔的跪在地上,“玄殳叩谢皇上圣恩!”“起来吧!”“香妃娘娘身子不适,玄殳跪地求佛,希望香妃娘娘转危为安!”玄殳的这句话将香妃逼入了死处。这话的意思像是香妃得了什么大病,已经回天乏术了。

    闵傲雪一听这话,差点将口中的茶喷出。飞于玄殳上方的小环和小葵,乐得前仰后合的。“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呀!”“看香妃的脸肿的跟个绿瓜一样,又丑又臭!”香妃缓缓起身,不停的吸气呼气,“真是多谢玄殳了,本宫已经好多了,无需担忧!”

    香妃拜别众人,气急败坏的走下台阶。不曾想竟失足滑倒连滚带摔的滚了下来。“香妃娘娘,您,您没事吧!”“啊!滚开!”香妃猛地推了玄殳一把,以致玄殳的右脚磕到了石阶擦破皮流了血。

    躲在柱子后的楚夜寒一看玄殳受伤,二话不说的施法感到玄殳面前,“果然是你!你何时醒的?你又怎么回到这来?”楚夜寒失声笑道:“你是担心我吗?”“你是我的朋友我自然会担心你。”玄殳说完,指向被定住的香妃,“这又是你的杰作吧!”“喜欢吗?”“她虽一门心思想打压我,可她从未有伤我性命之心。满朝的文武百官以及远道的匈奴使节都看见她狼狈的一面了,你让她一个女子怎么办?”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