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  150.

章节字数:3225  更新时间:19-09-22 15: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牡丹依旧沉稳熟练的躺在薄冰消散的位置,薄冰化作白雪塑造了冰堡,飞舞的雪花瓣飘散洞中每一个角落,它们拂过牡丹憔悴的面容,落到牡丹纤瘦的手中,剔透六瓣久经不化。也许是感受到自己异于常人的体质,亦或是对方才墨卿默不作声爱答不理的态度反感,突然,牡丹捏碎了手中仅存的两片雪花,眼角充满血丝,面容暴露青筋,将身倚靠在冰堡的冰柱旁,咬牙看向墨卿。

    “哎!”不一会,只听墨卿微微叹气,她缓慢的睁开双眸,深褐色的柔情眼眸证实了她停辛贮苦饱经世变的多样人生,腰间的南红玛瑙闪着红色的微光,映照在死寂的洞内。稍有不慎,红光偏移反射牡丹,牡丹捂脸抵抗,才发觉摄入的红光竟有种令人温暖幸福的感觉,隐约弥漫空中的幸福只要沉迷久了,就会发现,有一种与之相悖的无言与无奈。

    “你不懂,有些事生来就是命中注定的!你应该清楚你的罪孽。”“哦?”牡丹一听,把手搭在腿上,坐起询问,“你们天界人说话总逃不出这么几句,看似劝诫众人回头是岸迷途知返,实则直逼内心瓦解最后的防线。”牡丹说完抓起一把积雪瞥见墨卿,“奉劝一句,少在我身上孤芳自赏虚与委蛇了。”

    墨卿看着牡丹手中的白雪,没有脱落没有漏掉,依旧丝毫不差的凝固在牡丹葱嫩五指间。墨卿明白牡丹想要自由,可惜……

    “随你意吧,总之我无法实现你的夙愿,你同黑衣人泯然狼狈为奸残害数人,险些引发人间战乱,我留你一命,困你于此,望你虔心赎罪。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好自为之。”“墨卿,你要走?我不准你走!墨卿,你给我站住!站住!”

    洞外候着的南宫听见牡丹大声嘶吼,刚要进门,便见墨卿迎面走来。“怎么没看够?”南宫轻笑一声,用折扇敲头,“本仙是担心出现什么变故。”“变故是未知的,于我于她皆是如此。”“变故,好一个未知。既是未知,想必只有亲身一试方知真伪结果。”

    墨卿忽然用鄙夷狠厉的眼神注视南宫,南宫一脸无措,想用扇子试图遮住不寒而栗的目光。“你决定了?”“是。”南宫收回折扇一本正经的郑重回答道。“你知道后果吗?”墨卿不再看向南宫,走了几步,而后驻足停下。“呵呵,少了我一个,天帝怕是更加高枕无忧了。”

    “我是认真的!不要故作轻松,胡言乱语,想好后果!”“墨卿,我知晓你的担忧。你是不想我们重蹈你的覆辙,情爱之事终究控制不住。以我对你的了解,你早在众徒比试前,内心便择定好了新山师的人选,我快你一步,也好早做打算。”

    墨卿没有回应,一直抬头望天。“我南宫以自己的性命发誓,若我负她,必元神俱灭永生永世受尽阎罗炼狱之苦。”“是真是假,来日方长!”南宫听完无言笑了笑。墨卿伸手看着自己的手腕,不一会显现出一条藤晶手链。

    “原来不是丢弃是隐藏。”“我跟他不可能了。”墨卿吻了吻手链,想起那时候的往事,闭目流泪,将手链摘下化作齑粉飘扬。“你这是?难道方才天帝?”墨卿点点头,“至少可以使他安稳过下去。”墨卿明白天帝的法术胜于自己,对于这条手链的存在早就了如指掌了,这才有了拉臂阻路一事。“在他的双眸中,我看见被手链激起强压于心的愤恨,碍于身份面子又恐我会疏远他,遂只得唤我名字,他在等,等我真正放下张稷的一天。”

    “天帝对你的情不亚于当年张稷对你的爱,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惜情爱是谁都无法干预操控的。”“正因如此,它才被誉为人世间最稀有最珍贵的东西,独一无二。无论再苦再难皆能甘之如饴乐此不疲。”“你想明白了?”南宫凑近问道。

    “今生无缘,只求来世。”“来世?有天帝在,你真的可以来世再见他吗……”“愣住做什么?我们该回去了!”墨卿见天空恢复湛蓝,微微一笑,“乌云终于走了,但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何况,我身上也有你!”透过墨卿慈祥的目光,南宫见到了沉睡在法器中的玄殳。

    荒芜之地

    此时从雪山成功逃脱的泯德正在沙漠中行走,他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找到被明帝驱逐至此的柳毅。漫天黄沙如同皱裂的黄纸般搜刮泯然的全身,他的眼睛,耳朵,甚至鞋子都进了厚厚的黄沙。“该死,没想到会是这么个地方,一眼望去看不见尽头不说,方圆百里竟无一处人家,殊不知牡丹口中常出入于烟花柳巷之景的柳毅,是如何躲过狂烈嗜人的沙暴,不远万里奔至古阳。哼,有此恒心毅力,不就更加凸显他对明朝皇帝的恨吗?看来是不虚此行了!”话音刚落,泯德开始施法躲避黄沙,“既然没人,那就用不着掩饰了!”

    泯德才施法阻挡,不想一个巨大的沙暴,席卷大量黄沙正向泯德捋去,泯德见状施法抵挡,并击退周身小缕沙尘,奈何自然原始之力过于强大,泯德无法分身对抗以求自保,不一会便被风袭击落入沙暴之中。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荒芜之地的一处宅子,柳毅正在里面作画念诗。少顷,只见一个身穿黑色仆装的佝偻下人从气派华丽琳琅满目的后院小跑而至,向柳毅所在的书房快步走去。

    书房里,柳毅正在临摹画像,看着画中女子温婉动人蕙质兰心的乖巧模样,柳毅把画拿起,请问画中女子额头。“陆玄殳,你什么时候成为我的女人。”柳毅边说边想为画像附诗一首,待笔尖吸满足够墨汁,双袖被锦带缠绕扎起,笔触纸面,肆意挥洒。“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呵。你独立,坚韧,生得一颗玲珑心,过分聪颖计谋不断,难以掌控。不过,只有这般女子才配被我柳毅征服。世间香美艳俗之女过多,人人生得一副冠世绝容,美人在骨不在皮,秀丽的容貌仅是碎冰朽木之躯壳,一拍即碎,瞬间灰烬毫无意义。唯有你清丽脱俗与众而不相投,故此一见倾心,沉沦不已。得到你,即便倾尽人力,散尽家财,引发君怒,挑起争乱,我也在所不惜义不容辞。”

    “呼呼呼,呼呼。”家仆的慌张之举,引柳毅疑惑,他察觉到了一丝不安,便赶紧将画像收好放于桌下暗格。

    “呼呼,参见公子。”“什么事?”柳毅显然对闯入的家丁有些不满,解下锦带,烦躁的询问因果。“是,是元大总管来了!”“哦?”柳毅思虑一会,接着便命家丁传唤。“是。”随着家丁背影的渐渐消散,一缕烟的功夫,就见家丁携总管拜见柳毅。

    “参见公子!”家丁见大总管来此,便不再逗留,关门离去。“外面风沙噬魂,黄尘嘶吼。阿元竟有兴致来此见我?”“公子恕罪!阿元来迟了!”“恕罪?你何罪之有啊!”柳毅坐下倒着茶,一副不情愿的表情示意元总管上座。“喝吧!”柳毅将其中一杯递给元总管,元总管接过恭敬的谢过柳毅。“谢公子!”“上好的松叶毛尖,你我一同品茗!”

    还未等柳毅将茶饮下,身旁元总管注意到了暗格的挪动,看着书桌上笔墨的摆放,他在心里微微叹气,摇头语重心长道“公子,眼下我们当务之急是逼昏君废帝位,辅佐贤明之士一统天下,令百姓安居乐业,方可名垂千史。还望公子切勿为了儿女私情坏了大事。”

    柳毅眼一睇,把未入口的茶重重的摔在桌上,茶水撒进光滑的桌面形成涟漪水渍顺着棱角流至桌底,另一部分由于力道过强蹦起水花挥扬四周,滚烫的热茶迅猛的击打在元总管铁一般峻冷的脸上,他没有丝毫不悦躲避,只是坐在那,接受意有惩罚味道的洗礼。

    “说到底,还是这些无聊琐事扫了本公子的兴致,难道你忘了当日你出言不逊的下场了吗?”“公子。”元总管下意识的摸着背,诚恳劝诫接着说道:“属下已查明,陆姑娘乃是将军府的人。将军府世代拥护君王,未必会容下我们。公子别忘了,几月前率一行人趁将军府空壳之际实行围剿的事,虽然昏君没有找到任何证据,做出什么表明立场,但暗箭难防,危险始终围绕在公子的身边。”

    “你认为我会怕吗?”柳毅起身,双手置后,傲气的冷哼一声。“公子忍辱负重,不就是为了这一天的尽早到来吗?”元总管知晓柳毅的脾气秉性,做事总会留存一手,以保后全。否则,明帝早就以危害重臣扰乱朝纲意图谋反的罪名押解柳毅回城治罪了。

    见柳毅没有回答,元总管不再多说,俯身行礼就要转身离去。这时,突然一个家丁传报,说是门外发现一名伤痕累累的男子昏倒在地。

    柳毅一听来了兴致,急忙往前院大门走。元总管挡在前面,命家丁退下。“公子,眼下时局动荡,这名男子极有可能是明帝的细作,不可贸然前去。”柳毅拍拍元总管的肩膀,“阿泾,你先回避。”“公子!”元泾转身喊道。“留着你的命,你是我的王牌。”

    作者闲话:

    各位读者不好意思,晚了好久。之前写的文文描写大boss用的名字是泯然,更改一下其实是泯德。泯德泯德,意思就是泯灭良知丧失品行。一开始写大纲时,名字就是泯德,不料最后写文章,写成泯然。虽然《御玄邰》不在首页界面推广,但还是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馨月今日在此宣布,《御玄邰》改为不定期更文(大家都已知晓),并且更文全部是免费的哟!算是发放一个小小的福利吧,欢迎大家在评论区畅所欲言,发表自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