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  153.

章节字数:3090  更新时间:19-10-20 19: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看来你对我的事很了解呢!”阑珊嘴角上扬,俯身盯着家丁,妖媚的接着说道“那你知道他们,是怎么对我的吗?尤其是这个人……”说到这阑珊的神情呆滞,用如嫩葱般的手指,不停抚摸男子粗糙的脸颊,又极力的在男子面前展现婀娜身段卖弄风骚,为原本恐惧的男子带来一股清凉,男子逐渐放松,很是享受,可她的眼中却充满阵阵玩意。她在回忆,回忆曾经不堪的过往。

    “驱使这些小鬼的意念行为,来一次一次地置我于死境,旁人的蔽聪塞明不予理睬让我感到无望,他们的欺凌便越发变本加厉,令我更加遍体鳞伤心如死灰。”阑珊看了眼天,闭上眼睛,无声叹息。

    “啊!”只见阑珊找准好时机,用颀长指甲对准家丁喉咙,一瞬间鲜血如河流开闸般击溅喷涌,邪黑面纱染上了赤红血迹,她哼着调,扔下黑纱,拔掉血淋淋的指甲,用手擦去脸上溅落的血,没有一丝慌张惊措之意。

    “阑珊,你!”淦言双手握紧成拳,看着阑珊步步走近。众人见此立马乱了,有的仿佛忘了伤痛撒腿就跑;有的人由于伤的过重寻找适合自己藏身的枯水井赶忙跳入,引得其余人效仿投井;更有的人明知躲不过逃不了,痴坐在地上,扮傻充楞,但头上流下的汗暴露了他的真实心理。

    “不准走!”阑珊从腰间拿起匕首向地上的人刺去,淦言冲到面前用手臂困住阑珊。向后喊道“还愣着做什么?快跑!”众人惊愕迟疑间,听到淦言再次嚷道“我拖住她,你们几个过来帮忙搀走!赶紧走!”

    家丁们这才回过神来,跌跌撞撞的将剩下的人抬走,“我的鞋,我的鞋靴!”“都什么时候了,小命要紧!”

    看着到手的肥羊溜走,阑珊面露凶光,翻身越过淦言,“休想逃!”淦言转身接住即将刺入家丁背部的匕首,匕首含着白光飞散在空气中,滴滴鲜血渗入枯燥的杂草中。家丁们高声一呼,以找人手之名,全部跑光。

    “我好不容易用迷药擒住他们,你居然阻我去路放跑他们。我与公子素不相识,为何公子一再从中干涉?”“阑珊,你收手吧……”“哼!知道我的名字,又明白我的遭遇。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绝非泛泛之辈,方才你伤口吐出的白光,是精气吧!”

    “敏德在哪?”淦言皱着眉当机立断的询问道。“哦?原来是找敏德的。他不在。我跟他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阑珊好歹跟了敏德一阵,得了些传授,自然知晓敏德的对敌,只是没曾想到底是把自己牵扯进来了。淦言一笑,捂住手臂上的伤疤,“敏德不在?看来她已不受敏德控制了。还需试一试!”

    “公子你困我去路,放跑他们,看来公子是想为家丁长陪葬啊!”阑珊嗔笑着,挥动手中匕首,得知淦言的身份,不敢轻举妄动,只得在淦言身旁周旋等待下手时机。

    淦言由于先前遭受反噬,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弱了很多,加上她本不想与阑珊做此无谓打斗,“阑珊,即便他们有错在先,但若非将军府留你一命给你活路,你岂会今日在此与我僵持。”淦言不想说出玄殳,以免增加阑珊的恨意,只得先用将军府及其府人做出临时应对之策,毕竟她身为女娲后人,这种场面不是她愿意见到的。

    阑珊一听神情有所动容,淦言警觉的慢慢凑近,她断定阑珊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候潜入,多半是不敢面对曾在府中帮助她的人。如今秋容乔然张管家等主干相继入宫,将军府暂时交给武场的文韬掌管,这个时候,是众将士在武场共同操练的时间,后院又是人迹寥寥不足十人,可见阑珊定是算好守卫交替轮岗时间,偷偷溜进来的。

    虽然眼下将军府仅有数十人,但有人从后院闯入应该有人察觉才对,阑珊只身一人闯入后院,迷晕家丁,时间太短实在无法分身做出这么多事。何况,常听姨夫(将军)说起,文韬心思细腻做事沉稳,决不会将守卫轮班换岗的时间告知府外之人。那么,阑珊究竟是怎么进入的呢?还是说有人帮助了她?假如我的猜测属实,那个人肯定在背后注视着一切。

    “阑珊,不要在犯傻了,跟我去衙门,把话说清楚。你难道不想在见心上人了吗?”“瞿公子!你是瞿公子的人!”阑珊顿时呆住了,淦言见后,赶紧抬脚踢向阑珊的手腕,使得匕首掉落在了地上。“你,你骗我!”阑珊狰狞的跑向淦言,谁知却被淦言的一句话楞在原地。

    “我带你去见瞿烨。”“你说什么?”阑珊收回手,质疑的问道。淦言吸口气,问道“告诉我,是谁帮你潜入将军府的?只要你告诉我,我就带你见公子。”“你说的是真的?瞿公子当真想见我?”“我承诺你会见到他。”

    “哼,我哪会有那么傻。瞿公子怕是永远不会原谅我了?”听阑珊这番回答,证实了淦言心中的猜想。“他救你一命为你取名,不是为了让你犯下错事的。”“事到如今,我还回得了头吗?”阑珊深知自己的罪孽,并不求得瞿烨原谅。看着地上的冰冷尸体,静静沉思。

    “我曾听公子说,将军,将军夫人待你很好,为治你脸上的胎记,请了无数名医。”“那又怎样,他们对我的好,都被这群下人抢掠苛待了。”阑珊双眉一横,蹲在尸体旁凝视着,过了好久,扯声说道“他们虽然为了所谓的灾运把我安置在小破屋,但一日三餐均是小姐配置,毫无亏待可言。呵呵,呵呵呵,拜小鬼所赐,我终日吃畜食嚼硬谷,每每想到,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公子,到了现在你还认为他们无错吗?”阑珊似乎把淦言当做一个诉说心事的对象,长期的蹂躏委屈全盘告知,此举不知是为了博取淦言瞿烨的同情,亦或是趁机找寻机会逃脱。

    她知晓当下形势自己处在下风,跟着泯德学会的皮毛在淦言面前不堪一击,阑珊就是这样,即便无法全身而退也要令他们怜悯同情自己。

    “你把遭遇跟大家说清楚,大家会理解你的。我会跟公子求情,饶你一命的!”听淦言语气略有伤感之意,“我有更好的办法!”阑珊立即抓起地上的匕首,对着淦言一扔,消失在后院。

    “小心!”淦言措不及防,好在文韬率将士及时赶到,抱住淦言躲过一击。“注意隐蔽切勿引起百姓恐慌。”“是。”将士们高声答应,赶忙追赶。

    “公子没事吧!”“无妨,淦言谢过文韬武将。”“你认识我?”淦言没有回答,文韬领会其意“这里需要处理一下,劳烦公子随末将前往前厅处理伤口。”“好。”即将走出后院之际,淦言饶有深意的向后看了一眼。

    “这帮仗势欺人的家伙,见我未得传召无缘进宫参与少爷生辰便开始针对打压我,我好歹也是少爷的贴身侍婢,容不得你们讥讽。如今阑珊你倒是为我出了口恶气啊,不枉费我冒着生命危险,助你入府。”恬儿挑着几缕树枝,冷笑着默默走出。兖州城事件告一段落。

    此时,同一时刻,马车停至东城门,傲雪从车上缓缓下来。“看清了吗?”躲在暗处的柳毅傲慢的问道。泯德眼一睇,脸色铁青。“何时看出的?”“怎么打赌输了?脸色真差啊!”“快告诉我!”泯德抓住柳毅的衣服,大声说道。

    “你想打草惊蛇吗?别忘了我们可是同一绳上的蚂蚱,一条船上的人。”柳毅浅笑,对着泯德的伤口处击了一掌,引得泯德卧身咳嗽。“我不像你,重伤无法入宫手无缚鸡之力探知不了任何消息。商人靠的是灵活的头脑,我并未见过公主,却可舍财安插眼线,学着点吧!记住,跟我合作,不要拖我的后腿!”

    泯德凶神恶煞的眼神仿佛要把柳毅生吞,“别这么穷凶极恶的看着我,将你的这一套用在公主身上吧,估计公主定会受用。哦,对了,你同我讲是牡丹向你引荐我,由此可见望春楼走水一事事有蹊跷,牡丹在哪我已不感兴趣,只希望能尽快得到我想要的。”

    “陆玄殳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泯德捡起一根枯树枝,顺着枯树枝的枝干蠕动起身。“你是个商人,若遇亏损应当立马止损补亏,方可长久运行。”“经商之道岂非尔等口中浅浅见论,想要盈利再生,要看商品本身的价值魅力,决断取舍,方可定夺。她于我而言,胜过奇珍异宝,凌驾万物之上。”

    “随便你,总之我不会轻易更改我的想法,不过,变向的抉择也可便捷的实现目的。”泯德瞪着柳毅,毫不留情的泼了柳毅一身冷水。“你谋划着什么?”“收回方才的话,我觉得陆玄殳,很有可能会成为我们的人。这只是个猜忌,还需进一步验证,拭目以待吧!”泯德凝视手中聚拢的黑气,桀笑声令柳毅不禁毛骨悚然。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