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  156.涉足

章节字数:3084  更新时间:19-10-31 16: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马车内,气氛凝重。偶有落叶随风入帘,但均被一股极强的压迫之气,驱赶车外。位于右侧的淦言未曾察觉,靠在傲雪的肩头上细语询问,傲雪先是看了坐于左侧的敖权一眼,而后用手指轻轻将淦言的小脑袋移开,眼神示意淦言坐回左侧。

    淦言撇了撇默不作声一言不吭的敖权,只见敖权依旧神情烦闷郁郁寡欢的粗声喘气,淦言看着敖权十分不解,欲想开口,却不知从何讲起。

    这时,敖权忽然睁大双眸,紧盯淦言。淦言也睁大眼睛回敬过去,四目相对,决不妥协,弄得傲雪夹在中间很是尴尬。“那个……”就在傲雪试图说些什么缓解气氛时,淦言终于受不住了,挽着傲雪胳膊,娇声说道:“你应坐在属于你的马车上!”

    “本皇子喜欢让它空着。”敖权毫不客气的回答道。敖权一句话,令淦言释放心中躁火“敖权你到底怎么了?从入府一见我就开始不顺心不如意,还对文韬冷语相向,显示你那尊贵的皇子身份。你若嫌我,大可不必来接我,省得大家生了嫌隙浑身不自在!”

    “文韬,文韬,还是文韬!本皇子迟早会下令除掉他!”敖权眼中的怒火更盛了,攥紧衣袖,牙中渗出几丝鲜血。“你!文韬到底碍着你什么了!你太过分了!”淦言拍坐站起,准备下车,还未说完,胳膊上的伤口裂开,引得淦言抱臂喊疼。“小言!”“言儿!你没事吧!”敖权最先扶住,接着在伤口处轻轻吹了几下,为淦言耐心上药。既而吩咐车夫,慢些赶车。“还痛吗?”

    “哼!真是个呆子!”淦言一把抽出手臂,坐回原处。傲雪看着敖权愣住的模样,叹口气,为委屈的敖权辩解道:“小言,原本我们计划着明日启程接你回宫,可是呢,某人就是按捺不住,一听你受伤的消息,在当日便急忙准备快马加鞭非要今日清晨抵达。兖州城离皇城的距离,你也不是不清楚,最快也需两日呢。何况一天一夜中途未敢丝毫懈怠停顿的我们呢。你我好友,苔岑之交,不足一提,心甘情愿。可……看在二哥哥如此关爱你的份上,原谅他的莽撞吧!”

    “赌气罢了!难为你们了!”淦言被傲雪搀扶坐回敖权身边,淦言故意不理敖权,似乎是要看看这个呆头呆脑的家伙怎么表现。

    “不管了,这个时候矜持矜持,在矜持。自己做了这一切不都是为了这个呆子吗?如今是应互换一回了!”“言儿,你知道我嘴笨,说不出什么,但我对你……”

    见自己的哥哥头回这么深情,傲雪赶紧找个由头“我想起来了,二哥哥的马车上存有我的百蜜饯,我先去拿了!”大方离开。

    “好了,别说了,羞死人了!”傲雪的离开使得淦言明白了自己的内心,“还是不够矜持!”“对了,言儿,你怎会出现在将军府?司韶明明说你去找玄殳了。”“恩,我见阑珊了。”淦言扶额倚背,换个回答,果真让敖权不再询问玄殳的事情。

    “阑珊?她不是失踪了吗?你身上的伤莫不是?”“恩”淦言点点头,把胳膊上的衣袖放下来,贴身注眸,敖权一拥入怀,闭目嗅着她的发香。“我真该死,本该在你身边保护你的人是我!”

    “我没事!”这时淦言才反应过来,先前呆子的种种异常是在吃醋。“呆子,你记住我淦言此生所爱的只有你,哪怕你会老死病死,我都会陪在你身边始终如一。别说话,我现在告诉我的一切(身世身份)……”

    “二哥哥小言言归于好如胶似漆,羡慕不已啊,何时才会遇见我的少年郎呢?”想到这,傲雪撒下手中的窗纱,半躺车内,眯眼沉醉。

    不远处,玄殳正站于山顶上浅笑凝视,“爱?我的到来会让你们所有人认清这个东西……”

    将军府,淦言走后,一时黯然凄落之态。玄殳从正街驶入,回眸看向四周。她的到来令人迹寥寥的街道瞬间变得水泄不通,人渐增多,对她的评价更是赞不绝口。商贩们不在摆弄商品,怔怔相望,似乎寻到了一件绝迹珍品般不顾摊位不听客劝跟在身后小心拥护。

    望春楼散出的食香被玄殳自身的体香吞没掩藏,芳香浓郁,回味无穷,深入骨髓,沁人心脾。楼内的诸客察觉出外面的骚动,有的从镂空花雕的木窗探出头来张望;有的感到别致新奇,付好钱结好账,跑入队中,大声呵斥着意图冒犯心怀不轨之人;还有的人干脆从屋内快跑跌滚至眼前,跪着身子充当狗畜,为玄殳扫探一切障碍;而这些都是为了一睹人群包围隐没的芳容。

    布房的伙计裁布多裁了一半,卖花的花奴浇花溢出了一片,就连售鸟的市井喂禽也忘关笼门,鸟雀尽数飞去,但他们犹如均为发生一样,从未在意,沿途走到队后,护着玄殳。

    玄殳冷眼一睇,牵动青丝,笑靥旖旎,水佩赤裳,青黛红眸,稍加对视,妖艳众生。款款翩动,步步生莲。眼看临近将军府,玄殳止步,小声向身旁男子叮嘱几句,而后轻快走开。这时,人群一下子炸了锅,纷纷围住男子,询问方才玄殳的话。

    “呵呵,一群蠢货!”玄殳走至门口,见侍卫行礼。“姨夫命我回来取东西!”话音刚落,大门缓缓打开。看着不远处的人声鼎沸,玄殳嘲讽几句。“表小姐,是否需要镇压或处理?”侍卫以为民众引玄殳不悦,凑过去问道。“不必了!”玄殳摊摊手,走入将军府。“我这可是为了你的清誉啊!陆玄殳。”不然以瑶池的性子,必会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玄殳入府,门口侍卫开始嘀咕,“这是表小姐?好像有些不一样了!”“是,从前却未注意,没曾想表小姐是如此的凌然秉酷火媚妖艳!”没错,现在的玄殳在沉河时,被瑶池侵蚀了内心,控制了身躯。“切!谁叫你在与我抗衡的时候,分神想起邰竹呢!活该有此下场!只是这个东西……”瑶池看着脖颈佩戴的项链,面色一沉,不敢触碰,“墨卿,你也护着她!我迟早会扯下它,真正成为陆玄殳。”

    “记得与邰竹初遇时便是他从湖中救下了我。他的一举一动至今萦绕我心。”瑶池捂住脑袋,“可恶,控制前留存的记忆还在脑海中浮现!都不让我省心!既然如此,陆玄殳继续沉浸在本尊为你准备的梦境中吧!”

    “呼呼,呼呼!”瑶池疲惫的坐在亭中,由于方才的施法压制导致体内的精气所剩无几。“就这么点精气,何时助我恢复真身!”瑶池费力的一吼,道出了内心的孤愤不满。是的,若不是陆玄殳体内流着自己的血,加上青山剩余的少许精气,自己根本就无法苏醒。虽说自己算出命里有此一劫,可天意是不允更改。这才有了陆玄殳这个人。“这帮家伙,谖炽崖的仇本尊定会一件一件的向你们讨回来!”

    “表小姐,表小姐在这,叫文韬好找!”听到有人在叫玄殳,瑶池将头上的虚汗擦去,微笑走到文韬面前。“表小姐这是?”文韬似乎察觉到玄殳的异常,但不敢全盘说出,只可几字点破。“怎么?吃惊还是质疑?”玄殳依旧靠在文韬身边,妩媚的勾魂回答。

    “属下不敢!”文韬先是一惊,继而快速行礼,使得瑶池无处安放的右手在空中摇摇欲坠。“你起来,同你开个玩笑。”文韬起身,瑶池又凑过去,文韬自觉的向后退。“你瞧你,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往后躲做什么?”“表小姐,若是没事,文韬先行告退了!”

    见文韬拔腿就跑,瑶池心中不快。“等等,我问你,姨夫临行前是不是把将军府及武场的全部将士交由你掌管。”“虚名而已,将军抬举文韬了。”瑶池不再贴近,走上前,挥手告别,“你不是有事吗?快些离开!”“文韬告退!外面风大,还需小姐入屋,以防着凉。”

    文韬径直向后走,坐在亭中的瑶池嘴角上扬,伸手施法,令文韬止步。文韬仿佛中邪般眼中煞红飘出红气,双臂垂下,低头不语,愣愣的上前。“对,再过来!”瑶池寻到了快感,大笑着命令文韬上前。“人类,当真是毫不起眼不足一提。得到了你,就等于成为了这世间万人拥护的王,享受着成千上万与敌抗衡的兵。起初,本想控制邰天成,可惜入皇城会压制我的魔气,再加上那个人也在。不过既然你送上门来了,何不借你的号令除去不听话的人呢!”

    就在瑶池认为自己距离报仇还有一步之遥时,文韬体内闪出一阵金光,好在瑶池急忙躲开,未伤及分毫。“可恶!难道是?”趁着文韬倒地昏迷,瑶池清空了方才文韬对玄殳的记忆,消失在亭中。“怎么会这样?我的御心术竟不起作用?该不会真的是他吧!不,不会的。没办法,只能去皇宫了,虽然我很不想见到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