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那时花开  25 电话与信

章节字数:2027  更新时间:17-09-11 15: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是初恋的感觉。

    梅飞飞仿佛真正回到了前一世的十八岁。

    她带着点忐忑,怀着点期待,又似乎暗藏着某种不可言说的喜悦。她一面心不在焉地捧着书,一面有意无意地去瞄电话机。

    它会响起来的吧?她暗自想,只是,什么时候?

    电话当然有响过,只不过不是找她的。但她心里也隐隐地有一种预感,他一定会打来,而且只会在她一个人在宿舍的时候打来。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

    第三天,梅飞飞的脚已经消肿,完全可以下地走路了。但是,她仍然在宿舍没有出去。首先,当然要是听医生的话,尽量休息。但更重要的是,她想要亲自接到这个电话。

    就在接近傍晚的时候,就在下午的训练也快要结束的时候,就在梅飞飞要以为自己只是一厢情愿的时候,电话铃声终于欢快地响起来。

    梅飞飞虽然一直在等,却仍然被吓了一跳。心跳突然加快了,也不知是吓到,还是紧张。她快步走到电话机旁,深深吸了口气,轻轻地拿起听筒。

    “喂?”她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显得平静一些,实际上,她甚至怀疑对方都能听见她的心跳声了。

    听筒里传来轻轻的笑声,如同蜻蜓在水面上点下圈圈涟漪,旋即那个熟悉的充满笑意的声音响起:“飞飞。”

    “嗯!”果然是他!梅飞飞已经忘记了再去假装听不出来。

    “嗯?不再问问我是谁了吗?”那边笑着说。

    梅飞飞似乎听出一丝故意的味道,不禁觉得脸上发热:“呃,是安师兄吗?”

    “是我。”安迪收起了玩笑的口吻,语气转柔,“脚伤好一点了吗?”

    “已经没事了。”

    “明天要开始训练了?能受得住吗?”

    “嗯,可以的。”她想了想,又真诚地道,“谢谢你帮我借的书。”

    他又笑了:“其实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哪一类,只好猜测着可能喜欢的几种,给你挑了一些。”

    “我……都很喜欢。”梅飞飞脸上更热,她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嗓音,听起来有一点娇羞的感觉。

    “你喜欢就好。”他的声音里有淡淡的喜悦。

    “谢谢!”她再次说。这两个字,似乎是他们认识这么久以来,她说得最多的话。

    “那么,就这样了?训练时要小心点!”他的语气里透出关心。

    “好,我会小心的。”

    “再见!”

    “再见!”

    梅飞飞挂上了电话,才想起自己又忘了问他的号码。其实,在宿舍呆了三天,她原本有许多话想要问他:问他怎么会知道她受伤,问他怎么会知道她想看书,问他怎么会知道她喜欢看这些书……但到了最后,却发现自己竟然一句也没有问出口。

    **

    新鲜热辣的军训生活再次开始了!

    梅飞飞已经无暇再去品味什么初恋的感觉。每天训练时所想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好好休息。每天训练完所想的唯一一件事还是,好好休息!

    相比接下来的踢正步、军体拳、野战、射击……把李丽雅同学练晕过去的站军姿,不过是浮云。

    所以,军训结束的第二天,梅飞飞就决定不管发生什么,先睡他个天昏地暗再说!

    然而这愿望很快落空。

    一大早的就有人在坚持不懈地敲门。

    “梅飞飞!梅飞飞在吗?梅飞飞!”

    “谁啊?”梅飞飞略带不满地回应,她被吵得实在没法再装听不见,只好从床上爬起来。

    “我啊!送信的!”原来是班长大人!

    “什么事啊?稍等一下……”梅飞飞不敢不给面子,只好随手披件衣服,起来开门。同时向屋里一张望,谭小冰不在,江玉容却原来也还在赖在床上。

    “有你的信。”班长在门外回道。班上的信箱,由她管理,自然做了义务派发员。

    “来了来了!”梅飞飞口中应着,稍稍打开门,由于衣衫不整,不好意思见人,只开了条门缝。

    一个剪着齐耳短发的脸蛋从门缝里露出来,见了她的模样,又瞥了一眼床上的江玉容,嘻嘻一笑:“哟,还在睡呢?饭堂没早餐了呀!”说着递进一个信封。

    “谢谢!”梅飞飞只好陪着笑接过。

    班长倒是很善解人意:“不好意思,打扰你们美梦了哈!我这就走,你们继续,继续……”

    梅飞飞关上门,这才瞄了一眼桌上的小闹钟:十点。再看看上铺,江玉容眼睛都没睁,只是翻了个身,调整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又一动不动了。她伸了个懒腰,觉得还是有点困,要不还是继续睡吧,反正也没早餐吃了。

    说到睡懒觉,这还真不是人人能做到的事情。因为,有的人一旦被吵醒就再也睡不着,有的人一到了时间点儿就一定得起床,还有的人非得起来吃早餐不可。但是,也有一种人,只要想睡,那么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能一直睡到下午两点半去。梅飞飞无疑就是个中高手。

    她打着呵欠走回床边,准备继续去见周公,正要随手把信封往书桌上一扔,突然间顿住了。这么一顿,力气没拿捏好,信封已经飞出去,旋即“啪”的一下掉在地上。

    刚才无意中瞄了一眼信封,脑子顿时有了一瞬间的空白。这时梅飞飞缓缓地移过目光去看躺在地上的那封信,恰巧是正面朝上。信封上的钢笔字是标准的正楷,字体方正,一笔一划力透纸背,可见写字之人的认真与慎重。这笔迹,与其主人,及其一切的相关事物一样,曾经是梅飞飞记忆中最熟悉最深刻的痕迹。

    收信人一栏,简单地写着G市Z大中文系梅飞飞收,而寄件人一栏,则更简单地写着两个字——傅远!

    睡意,已经不翼而飞!震惊,充斥了整个脑海!

    傅远!这个她早已决心忘记,而事实上也很久没有再想起的名字,又一次以一种活生生的姿态出现在她眼前。

    为什么?为什么?!

    一定要在她快要遗忘、准备新生的时候,一再地提醒她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吗?!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