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那时花开  40 自我安慰

章节字数:2449  更新时间:17-09-27 16: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梅飞飞!”身后周子易大喊一声,已经冲到她面前,人未停稳,气未喘匀,先急急地问道,“你的脚受过伤不能再跳舞,刚才为什么不说?!”

    梅飞飞蓦然抬头,周子易一愣。只见她神色又是愤恨又是伤心,盈盈的泪水在大大的眼睛里打着转,却抿紧了唇,就是不让它掉下来。见她如此神情,他不禁心中一痛,还有更多质问的话,不由得再也说不出口。

    她不言不语,越过他继续向前走。她不想哭,更不想在他面前哭。

    周子易怔愣了片刻,便不再说话,缓缓地跟着她。两个人一前一后,默默地往前走。

    此时天色已然昏暗,这时候正是饭点儿,校道上只有匆匆赶往饭堂或是回家的人。十月末的G市,秋风终于渐起,带着一阵阵沁人的凉意扑面而来。

    周子易的目光片刻也没有离开她的身影。她的长发在风里微微地扬起,他甚至能闻到风里飘来极淡的她的发香。她一直默默地走,不快也不慢,更没有抬手拭泪的动作。他在怀疑,她的泪是不是悄悄地滴落在这昏黑的暮色里了。

    不知走了多久,她终于停下脚步,怔怔地立着。——怎么走到这儿来了?

    他犹豫了一下,缓缓地走上前去。

    这里仍然是Z大的校园,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隐约可以看出面前是一片草地,草地的另一头有一片暗色,大概是一堵花墙,或者是一片篱笆。

    他偷偷地去看她的脸,却只看到一片光洁,并没有泪水混漉漉的痕迹。

    “对不起!”她似乎叹息了一声,开口说道,语气很平静。

    周子易摇摇头。

    “其实你是一片好心,都怪我太要强,害你差点儿被除名。而且……我刚才语气也很不好……对不起!”梅飞飞抬头看他,认真地说。

    周子易不知说什么好,只能再摇了摇头,目光中流露出关切之意。

    她仔细看着他的眼神,忽然间微笑了一下。虽然这微笑夹杂着一丝丝的伤感,却令周子易觉得像夜色里绽开了一朵晚香玉,散发出柔柔的幽香。

    她避开他目不转睛的凝视,转头去看黑暗中的草地,半晌幽幽地道:“既然我反正是得跳了,那么这个理由说不说都一样。何况,大家都认定我是因为洛琴的原因所以故意拿乔,我要是现在说,反倒更像是有意推脱。算了,这毕竟关系到集体利益。跳就跳吧!我梅飞飞可不是遇到困难就打退堂鼓的人!”说到最后,语声坚定,语气中流露出一种飞扬的自信。旋即像是想起什么,又向他抿唇一笑:“你不是说过喜欢看我跳舞吗?那么,我就再跳一次给你看!”

    周子易被她的笑容晃了眼,许久才闷闷地道:“可是,我也说过,不想再看你跳舞了……”

    梅飞飞一愣,是的,这是他第二次说这句话了。

    第一次说,是她伤了脚,他背她回宿舍。那时候她并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是现在,她忽然听懂了!他说不想再看她跳舞,是因为知道她可能会因此再次受伤。其实他是在说:我不想再看你受伤!是这个意思吗?

    她再一次审视他的脸,目光认真,使得周子易脸上一阵发烫,不由自主地移开眼。

    他的躲闪无疑是一种承认,梅飞飞顿时觉得心里一阵温暖,——原来在Z大还有一个真心维护着她的人!但同时又觉得一阵不安,——这恐怕不会是普通同学或朋友的情谊吧?

    然而不可否认,眼前的这个男生,再一次给了她心有所依的感觉。

    “你不要太担心,”梅飞飞真诚地微笑道,“排练的时候我一定小心,不会再让自己受伤,好吗?我保证!”说着将右手举到耳边作发誓状。

    周子易叹口气,只能无奈点头……

    **

    两人一通乱走,早已错过了晚餐时间。梅飞飞刚才情绪激动,什么也没多想,这时平静下来,对周子易颇有些内疚。虽然她根本没有食欲,却仍然想请他去吃点东西。周子易原本不肯,但他也不想梅飞飞饿着肚子回去,结果两个人在学校的小饭馆胡乱吃了份快餐,最后还是周子易坚持付的钱。

    梅飞飞回到宿舍,江玉容正像个没头苍蝇似的在屋里乱转,见她回来,立即一把扯住:“哎呀,飞飞,你跑哪儿去了?总算回来了!”

    “怎么了?”梅飞飞莫名其妙地问,转头去看一旁的谭小冰,谭小冰耸耸肩,表示不明所以。

    “你没事吧?”江玉容瞅着她上上下下地看,不答反问。

    “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

    “刚才你就那么跑出去,我回到宿舍又一直不见你回来,真是担心死了!”江玉容拍着胸口说。

    梅飞飞这才知道江玉容是担心她受了气又没处发泄,不知做出什么非常举动来。不禁暖暖一笑:“我有那么想不开吗?没事的,不就是跳个舞嘛!”

    江玉容仔细看了看她,见她确实不像有什么事的样子,连眼眶也没泛红的迹象,这才点头道:“话虽如此,你那个安迪也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逼你!到底还是不是你的男朋友啊!”

    梅飞飞原本已经极力不愿再去想这件事,此时闻言,顿时神情一黯。

    江玉容见她神色,便知道她表面上若无其事,其实心里还是在意的,不禁有些懊悔失言了。

    梅飞飞却很快恢复常态,微笑道:“他毕竟是学生会主席,怎么能公私不分?各有各的立场,这样做也没什么错。”

    江玉容目瞪口呆,半晌才道:“你还替他说话!”

    梅飞飞苦笑,这不是替他说话,这是自我安慰。她摇摇头,不想多说,她现在只想洗个热水澡然后躺到床上去。

    没想到江玉容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飞飞,其实,你到底为什么不肯跳领舞呢?不会,真的是,因为洛琴吧?”

    “你也是这么想的?”梅飞飞顿了顿,回身,神情疲惫而无奈。

    “不是不是,”江玉容急忙否认,偷偷瞄了她一眼,“我只是在想,不可能会是这个原因……”

    倘若连江玉容也是如此,其他人的确很难不这么想了吧?难道自己给别人的印象就是这样的?梅飞飞再次苦笑。

    “随便你怎么想吧,是什么原因,现在反正不重要了。”她淡淡地留下一句话,洗澡去了。

    **

    一连几天,安迪居然都没有动静。梅飞飞自然不会主动去找他。她一如既往地上课下课,吃饭睡觉。洛琴那边大概还未完成前期工作,并没有通知她排练。至于宣传部,既然黄晓发了话不用她负责,她就根本连问也懒得问了。

    转眼到了周五下午,梅飞飞下了课从课室大楼走出来,一眼就看见某人正闲闲地站在不远处等着她。

    梅飞飞只瞥了他一眼,便装作视若无睹迳直走自己的路。

    两人擦身而过之时,安迪一把拉住她。梅飞飞看也不看,猛地一甩手,挣脱了,继续走。

    安迪眼疾手快,再次拉住她胳膊,低低地唤道:“飞飞!”

    这一声呼唤里饱含情感,既带着一丝软弱服输的委屈,又仿佛压抑着长久思念的渴望,梅飞飞听在耳里,心中一软,不禁停住了脚步。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