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主动献殷勤

章节字数:2855  更新时间:17-07-18 09: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王海涛把两个人送回了张凤义的住所--“永业公寓”,他决定留下来帮忙,他也不放心他的张总,现在他的身边又有一个这么难缠的人,他真的不想让他们两个人单独的相处。

    那样方龙行这个人还不知道会怎样的为难张总呢?自己留下来最起码有个照应。别的方面帮不上,照顾张总的方面倒是能出不少力的。再则:如果有自己在张总的身边,那个人也一定不会太过于的放肆,让他的行为能有所顾忌也是好的。

    一进房门他就立刻忙了起来,他首先找出解酒药,倒了一杯温水,让张凤义服下。又拉上了窗帘,打开了空调,动作非常的连贯且速度。每年上海在十一月份到来的时候,天气也逐渐变得越来越湿凉了,王海涛真的担心他的张总,会因为酒后身体发热而感冒。

    平时张凤义基本上不喝酒,出席一些必要的场合,非要喝酒表示一下的时候,他也是少量的喝一些。至于少到什么程度,也只是小酌几口而已。这与品酒没什么分别,永远不会达到醉酒的状态。之所以这样,王海涛从来就没有准备过,放在车子里面的解酒药。

    今天张总的醉酒实属一场意外,这场意外之中的事情,也让王海涛感到很自责。刚才明明可以在回来的路上,去给他心爱的张总买解酒药的,可偏偏张总又一再的坚持说自己没有什么事,不让他停车去买。

    他永远都不会知道:其实他的张总是看见那个人一脸的担心,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他不想让那个人跟着担心自己的身体,才执意的坚持说自己没有事的。

    当看到他的脸部越来越红的时候,王海涛在心里还是能够清楚的判断出:张总今天一定没有少喝,每次酒后的反应都是脸部微红,很快就会退去,不过这次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王海涛知道酒醉后的难受,他很心疼他的张总。既然事已如此,他只能尽量的做补救错失了。

    王海涛知道他喝酒喝的太匆忙,并未吃太多的东西。饮酒量又比平时不知要多出多少倍,现在胃里没有什么食物,一定是很难受的。

    他首先给张总热了一杯牛奶,又冲了一杯蜂蜜水。并端到了客厅中,示意方龙行服侍他的张总喝下。一个能起到保护胃的作用,一个有解酒的功效。他也是时时处处,体贴入微的关怀着张凤义。

    转而他又回到了厨房,扎起了一个平日里面,属于他的小围裙,准备给张凤义烹饪一些食物。酒后吃一些东西,胃里就会好受一些,至少酒精不会太刺激胃黏膜。

    他心里想:“等张总吃过晚饭,洗完澡,上床睡觉了,我再回去自己的住所。”当然他是想留下来陪他的,不过熟悉张凤义生活习惯的他,还是不敢有这样的奢望的。

    王海涛对张凤义家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做起什么都像是在自己的家里一样。平时都是他在帮张总打理这个家,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他就像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一般,在那里忙的不亦乐乎。

    当然如果可以,他非常的愿意担当起这个角色。他太爱这个家了,早都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尤其是深爱着,住在这个家里面的那个人。只可惜,这种想法是永远变不成现实的幻想而已。

    尽管这样,他还是津津乐道的扮演着这个角色。在他的信念里面:只要是张总一日名草无主,他就要倾尽自己的所有来护他周全。区区在生活中的照顾,只是非常非常小的事情,不值一提。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情,又何足挂齿呢!更何况他是甘心情愿的付出呢!

    方龙行看着王海涛这一连串的动作,他的第一心理反应就是:“此人对凤义房中的一切太过于熟悉了,似乎这个家里就没有他找不到的东西。他做这些,做的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且得心应手。仿佛这里就是他自己的家一样,他与凤义之间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层关系呢?”

    这是怎么个情况?方龙行真的有点儿疑惑,不过他转念又一想:“他毕竟是凤义身边最熟悉的人,两个人平时在一起要比别人亲近些。作为下属对自己直属领导,在生活上关心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像自己这种异类毕竟是少数,也不要胡乱的定义别人的性取向。”他也便没有过多的猜想,他现在还要花心思讨好他的小凤凰呢!

    不过他在心里面,还是决定要留心的观察一下,这个叫王海涛的男秘书的一举一动。自古以来都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张凤义是他一个人的,只属于他自己的,更不可能拿来跟任何一个人分享。

    以前他没有在他的身边,他管不着他的私生活,也不能干涉,更不能左右他的一切。现在不同了,从今以后,他要接管他所有的生活,包括他的下半生。

    方龙行不允许有任何的错误出现,他会摆平所有麻烦事情的同时,也要处理掉能够威胁到他们之间关系的任何一个人,是所有的人。敢跟方大少爷抢人,就等于是“找死”。跟电干人的下场啥样子,那个人的下场就会是啥样子,或许下场会更凄惨,他可以对自己的爱人温柔,百依百顺,可不等于他跟任何人都会这么的客气。

    张凤义所住的公寓室内所有的装修、装饰风格都是很独特的,完全突出了他的个人品位与喜好。尊贵典雅但毫不张扬,简约大气又不落俗套,线条明快既美观又不繁乱,可以用简约而不简单来形容,突出了主人的内涵与自身的修养。

    方龙行简单的打量了一下客厅中的精心布置,心中揣测着张凤义的个人喜好。他本来想扶张凤义回卧室,让他躺下休息一会儿的,没想到又一次被他拒绝了。

    王海涛最清楚张总的生活习惯了,他回家后都是先洗澡之后,再去卧房、书房的,从来没有不洗澡就直接进入卧房的习惯。王海涛怕方龙行误会张总不友善,毕竟两个人以后还要在一起工作。“碰巧”他回客厅里面取东西,就替张凤义跟他解释了一番。

    “碰巧”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碰巧啊!这是王海涛故意为之,他担心张总,他是想过来看看自己送过来的牛奶,被他担心着的人喝掉了没有,如果没有喝掉,他再催促一下。

    张凤义是个极其爱干净的人,他的生活就跟他本人一样,井井有条,什么事情都处理的层次分明,有次序。生活中也养成了很多的良好习惯,从不邋遢,平时再忙,再累,在回到家第一时间,也是会去先冲个澡,然后再回卧房休息。

    方龙行在知道了他的个人生活习惯后,也不过多的勉强。只好帮他脱去了外套,扶他靠在了沙发的软靠上,又在他身后塞了一个靠背垫,这样他的宝贝坐在沙发上就会很舒服,弄好了一切,怎么看来都是既贴心又温暖。

    这一切都看上去是极其用心的关心,但是方龙行却觉得少了点儿什么,是什么呢?噢!对了!帮他按摩一下头部吧!那样他的头晕一定会减轻很多的。这样还能近距离的,接触一下他的“小美人”。

    于是他就不经过张凤义的同意,自作主张的站起来,把张凤义整个人平放在沙发上,把他弄得躺好后,因为摸到他的身体有些发烫,就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了他的身上,然后又走到他头部的方向,把他的头放在自己的小腿上,侧着身子给他按摩起了头部。

    此时张凤义的头部真是痛的厉害,已经由晕变成了头痛。酒劲儿已经很早就上来了,此时的他,真的就是酒醉后的状态了。刚吃过解酒药没有多长时间,还没完全的发挥作用。他本想推开他,可是他真的没有力量了,只能任他摆布了。

    不过这感觉他还是很享受的,方龙行离他这么近,他能闻到来自方龙行身上甜美的味道,那个只属于他的味道,这一刻他真的飘飘然似在梦中,一个美美的梦中,他甚至都不想再醒来了……

    张凤义的心潮翻江倒海般的澎湃翻涌着,又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儿一般。过去的、现在的、将来的?他真的不敢想象将来会是个怎么样的一个结果,他只知道这单恋让他痛彻心扉。

    作者闲话:

    作者有话说:(求枝枝)有人说:写作=寂寞=孤芳自赏,我觉得有读者朋友们的陪伴与赏识,就不会再有寂寞,码字时候的种种,都会因为读者朋友们的关心一扫而光,作者的世界,因为读者的捧场而精彩!我的灵魂因为你们而绽放!谢谢大家一路以来的关心与爱护!请继续关注本部作品,我是錦澜绣弦,我在连城小说网等着您,下载手机APP,精彩内容继续中,请点击、关注、收藏、推荐、转发,谢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