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 哄妻不成 激化矛盾

章节字数:2945  更新时间:17-07-24 09: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苦逼的方龙行小同学怎么会想到:这个家伙这么难搞定啊!他自己一开始就弄巧成拙了。还得被人家牵着鼻子走,为了能让他心爱的人高兴起来,让他做什么都行,再低三下四都是无所谓的。

    “方少爷,我不是在跟你较劲儿,要是生你的气,未免也显得我张凤义太小气了吧!这个想法我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你也不要再胡闹下去了。”张凤义的语气非常的肯定、干脆。

    他是想把自己逼到绝路,然后置死地而后生,他没给自己留有一丝的余地,这与他的性格是分不开的。处事从不拖拉,不拖泥带水。做事干净利落,雷厉风行。说着他便去拿放在茶几上的手机,迅速的

    拨通了王海涛的手机。

    此时的王海涛当然是无心睡眠,对于他来说时间还很早。他一直都在担心着张总,猜测着两个人单独相处会不会对张总不利。他回去之后就一直站在自己的窗前,看着对面大厦里张凤义家的窗户。死死的盯着那个他仰望了无数次的窗户。他甚至是不敢离开窗边半步,他此刻的心情是非常的复杂的。

    他真的想打电话过去,询问一下张总的情况,他紧紧的赚着自己的手机,拨好了张总的号码,又一次次的未能拨打出去。他打过去之后说些什么呢?要是显得关心过了头,那不就是等于把自己暴露了吗?这些年自己苦心的经营,苦心的隐藏,不就付诸东流了吗?

    如果两个人在聊公司的事情,要是被自己打断了,那样会同时引起两个人的不满,张总可是最讨厌自己在工作中被打扰的。

    左想不是,右想也不行。他的心情不但十分的复杂,而且非常的繁乱。他变换着不同的姿势,怎么都觉得不舒服,他的目光离不开那扇窗,一直在那里游离,他的魂早已经飞到那个人的身边了。

    思绪澎湃,跌宕起伏的王海涛,正在站立不安的时候,电话铃声忽然响起来了。他迅速的看向自己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张总的来电,他立刻接通了电话。只听电话那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也是他最爱听的声音,此时能听到这个声音,无疑就是天籁之音。这妙美佳音仿佛能打开天门一般,让王海涛如沐春风一样,倍感精神抖擞。

    “王海涛,请问你现在休息了吗?”

    “还没有呢!我每天都很晚才睡,现在离睡觉的时间还远着呢!请问张总您有什么指示,我愿意随时为您效劳。”王海涛非常激动的说道,他生怕张凤义不肯麻烦他。

    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做到:“不会怕被对方麻烦的心态。”他特意强调了自己的清闲,不想让张总有打扰到他休息的想法。

    “王海涛请你过来一下,麻烦你把方龙行送回去休息。我今天喝了不少酒,不能开车了,只能麻烦你了。工作之外还打扰你的个人休息时间,真是不好意思。”

    张凤义虽然是王海涛的上司,他从来都没有在王海涛的面前摆过架子,虽说平时与他相处的时候,除了冷冰冰的态度外,张凤义却总是能保持应有的尊重与礼貌。

    他的冷漠只是在向外界证明自己的威仪,为了服众,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很没有领导的气势、风范。并不是针对某个人而言,王海涛也从来都是不介意来自他的那份冰冷。

    “张总您看您这不又跟我见外了,您跟我还客气什么啊?为您效劳是我的本分。请您稍等,十分钟以内保证到。一会见,再见。”王海涛兴奋的说道。

    挂断了电话,王海涛非常的兴奋,一下蹦的很高,激动地呐喊了一声,仿佛回到了十几岁。他正在担心房中的一切,就接到了张总的电话,他兴奋异常。他太高兴听到:要将那个“瘟神”送走的消息了,便使出了吃奶劲儿向张凤义的住处飞奔而去。

    “再见”,张凤义放下了电话,该要表达的意图,他已经阐述的非常清楚了,再多说什么,实属毫无意义的事情。也不想再独自面对方龙行;不想再与他发生任何的争执了。他便绕过了方龙行,径直朝

    着浴室的方向走去了。

    先洗个澡,好好睡一觉,他真是太累了。一旦放下了心中的包袱,整个人仿佛轻松了不少,他想今天放纵一下自己,实现一次:想要睡觉的时候,就立刻去睡觉的特殊待遇。

    “凤义你要做什么?你要赶我走吗?”方龙行听了张凤义跟王海涛的对话内容,非常激动,强压住心中的怒火。更可气的是:他竟然完全不理会自己还傻呆呆的站在这里,还转身向着浴室的方向走去,留给自己一个背影,这不摆明了不想面对自己了嘛!

    “方总,请您回自己的住所去休息吧!今天我有些累了,想早些的休息了,就不陪您了。我已经安排好了人,负责把您送回去,请稍等,他很快就会过来接您。”

    张凤义听到他说的话,转身回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嘴里说出的话冰冷到,让人感觉就是黎明前的黑暗一般,能让人陷入了无限的绝望之中。然后他又转身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留下了一道颀长优雅的背影给方龙行。

    事已至此,他又能再说些什么呢?又能说些什么好呢?再多说也是无意义的事情。虽然他的话说得非常的没有温度,他还是保持了应有的礼貌,与绅士的风度。

    他为他也只能做这么多了,也只能做到此了。至少他始终都是深爱着他的,就算可能要天各一方、形同陌路,也不能残忍的伤害。更何况一切都是他自作多情、咎由自取,也怨不得任何人。

    既然缘尽、风散、梦醒了,就好聚好散吧!永远都祝福他吧!他知道自己再待在他的身边,情绪会更加的失控。先去洗个澡,让繁乱的心情平复一下,都冷静一下也好。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种状态,这是方龙行最不能接受的。张凤义毫不加掩饰的,就这样将自己扫地出门了?简单、直接明了,如果再参不透,他就是一个天大的傻瓜。

    如果自己就这样走了,这也太有损自己高大威猛,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形象了吧?你说让我来、我就来,你说让我走、我就走,对我挥之即来、挥之即去,那岂不是太没面子了吗?

    你想把我赶走,小爷我就偏偏不走了,你也不能把我怎么地吧?这还真是方龙行的一大优点,脸皮比一双鞋底,还要厚几倍不止呢!“厚黑学”的精髓可是领悟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了。

    他见到张凤义去了浴室,自己也去了客房,这个房间有一个独立的洗浴间,各种备品也都一应俱全。

    虽然这个套房子中从来没有住过别的人,一直都是张凤义自己住在这里,王海涛还是把备品准备的很齐全。他走进了房间,随后就反锁了自己所在房间的门,进入浴室内,自顾自的洗起澡来。

    果然不出十分钟,王海涛就气喘吁吁地赶到了,他直接就进入了张凤义家的房间大门。这还是他第一次用这个房间的钥匙进入呢,尽管他有这所公寓的房门钥匙,但他从来没有私自进入过,每次都是得到了张凤义的允许才进入的。

    张凤义之所以把钥匙交给他一把,就是方便他来自己的家里,一起交流工作上的事情。有的时候他们加班,就在他的家里面进行。这就养成了王海涛在工作之余,还能给他做顿美食的习惯。

    他今天真的是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就用钥匙打开了房间的大门进去了。他看见偌大的客厅里面空无一人,气氛似乎有些不对,他敏感的想到。听见浴室里传来了流水的声音,他便走了过去。

    “张总,您是在洗澡吗?”王海涛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情景是怎样的,没有时间做过多的猜测,便急切的问道。

    “王海涛你这么快就到了!请稍等,我很快就好。”浴室门内传来了张总平平的声音。

    “张总不急,您先洗,我到客厅去等您。”王海涛望了一眼会客卧房的门,见门死死的关着,客厅里不见方龙行的踪影,已经猜到这个讨人厌的家伙一定是在会客房间里面呢。

    他们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王海涛从刚才的兴奋中缓和了下来,不免为张总担心了起来。张总的为人他是清楚的,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做出这么冲动的决定的。

    “是什么原因,让张总这么决绝的、坚定的,想把方龙行送走呢?”王海涛一边思索着,一边朝着客厅的方向走去。他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耐心的等待着张凤义。

    作者闲话:

    作者有话说:(求枝枝)亲爱的读者朋友们,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对我的关怀与照顾,感谢你们发来的评论、橄榄枝,在这里收获了很多的读者朋友们,感到非常的欣慰。錦澜绣弦在这里给大家鞠躬了。请继续关注、点击、收藏、评论、转发,并把它推荐给自己的好朋友们,如大家对本书感兴趣,可加入QQ群组:633301010进行讨论。谢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