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张凤义的“幸福”

章节字数:3159  更新时间:17-10-08 04: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过这只是他一时的想法,他怎么可能忍心让那个人跟自己一样的,承受一次这样的痛楚呢?这些让他一个人承受就够了。如若不是,他一定会当仁不让的做上面的那个,他的爱不是像那个人一样的征服与占有,而是委身与顺服。

    好在那个人很自觉,没有过多的过激行为,要不然张凤义一定会跳起来,把那个人按倒在自己的身下,然后“先。奸后杀”。非要代表月亮消灭他这个混蛋不可。让他继续危害人间,不,是危害自己!绝对是个美丽的错误。

    两个人同时达到了高。潮,张凤义彻底的瘫软在了床上,舒服吗?一定不是的,真是痛并快乐着啊!后面的小菊花儿恐怕已经是废了,火辣辣的难受,不用猜就知道,一定是又红又肿了,没有出血就算是幸运的了。幸好方龙行买的全是非常昂贵,并且优质的进口的润滑油儿,要不然可就真的是惨了。

    他不禁暗叹:“找个财大气粗的爷们儿是好,在这方面起码不会吝啬,哪个贵,哪个好用,就会买哪个。想来自己的后面,也算是得到了最高级别的照顾了,还要再觉得自己委屈吗?算了,谁让我那么、那么、那么的爱他了,为了他,认了。”

    方龙行帮他细致的清理了下身,然后给他涂上了很多小菊花护理液,清凉的感觉传遍了他的全身,张凤义就感觉没那么难受了,心里还是很暖的,难得这个家伙有如此的耐心,想得还是比较周到的。

    然后方龙行满足的抱着自己心爱的宝贝儿,又是一顿安抚,隔一会儿给涂一遍护理液,生怕自己的宝贝因为疼痛而感到难受。

    “我记得你应该还买了避。孕。套的吧?怎么没有一起用上啊?”为了减轻疼痛,张凤义又开始刁难起,那个占了自己大便宜的人来。

    “其实早都准备好了,这不是第一次嘛!我也没有什么经验,刚才又被你弄得心惊肉跳的,哪里还顾得上那些啊!”

    “这么说,以后你就有经验的了?看你这么说,难道你自己还感觉到委屈了?老子我可是肉体与心灵都受到了摧残,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倒是先抱起冤枉来了。”

    “你不也是很享受嘛!运动量大的那个人是我好不好?你就趴在哪里,呜啊!呜啊!我要!我要的!体力活可都是我干的。你就不要觉得委屈了。老婆大人,咱就不找事儿了,行不?”

    “不带这么玩儿的,你占了我的便宜,还想让我包容你?”

    “是,你是够包容的了,把我整个儿全都包容进去了。哈哈哈……”

    “你讨厌!”张凤义的手打在了某个人的胸膛上,由于怕打疼那个人,用的力气非常的小,真的就像是个撒娇的小娘子一样。

    “你刚才往我那个里面放的是什么东西啊?”

    “当然是对你有好处的东西了,怕你的肠道壁受损伤,放了好几枚消肿、止痛、化瘀的栓剂,外面再涂上护理液,这样明天早上你就应该恢复好了很多,那样就不会太难受了。”

    “算你还够细心,什么时候准备的,我怎么不知道呢?”

    “早都准备好了的,只是没好意思拿出来让你欣赏一下。”

    “没好意思?你还会有没好意思的时候,干都干了,还能不好意思?哥哥你不是逗我玩儿呢吧?”

    “小可爱!逗你玩儿不是目的,是想一辈子都像今天一样儿,把你全部的占有。你都不知道你自己刚才有多疯狂,有多么的性感撩人,看得哥哥我都想“吐血”。来,再给老公浪一个怎么样儿?”说着,方龙行轻轻的在张凤义这挺直的鼻梁上,轻轻的刮了一下。

    “滚!越远越好!我现在喜欢你离我远一点!”张凤义用力的推开了某只搂着自己的手。

    “别生气嘛!媳妇儿,好媳妇儿!我错了,还不行吗?”

    “就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不服的话,你趴在那里,让我也来一次,我看你不也一样儿会哭爹喊娘的。我也让你享受一下小爷的疼爱,保证也让你欲仙欲死一把。你也包容我一次可以不。”

    “哈哈哈,宝贝儿,你确定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还能趴在我的身上做那事儿了吗?”

    “哼!哼!哼!方龙行你给我记住了,今天你欠下我的,总有一天我会找你索要的。”嘴硬心软如张凤义,不过这嘴上的便宜还是要占的,至于以后能否真的实施,那就未必了。

    “哈哈哈……我求之不得,不过用你的话来讲:”那就是要凭本事说话了,”我是拭目以待哦!等着有一天你也能把我给那个了。”随后方龙行起身,再次把那个人搂进了自己的臂弯。

    “瞧你的样子,说得这么自信,在你的眼里,我这辈子都没有翻身之日了?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你拐回家里来了。”

    “想翻身不是不可以,那得看大哥的心情,至于你说的诱拐嘛!根本就不成立,是你把哥哥诱骗到床上来的,我可是被你引诱的失去了处。男之身,还没地方颂冤呢!尽管这样,我还是以一颗宽大的胸怀准备原谅并接纳你,还望你放心,哥哥我这辈子,都会对你负责任地!只对你一个人哦!”

    “说你无赖、流氓,一点儿都没说委屈你。占了大便宜不说,还弄得自己有多无辜似的,谁要你负责任啊!要负责任也得是我对你负责任。拴住了你,免得你再去祸害别人。”

    “想上我床的人多了去了,那也得看看是谁,除了你,我谁也不想要,这辈子哥哥我啊!都只疼你一个人喽!咱们两个人:一双,一对,一辈子!谁也别想第三者插足或是把咱们分开。”说罢,方龙行在张凤义的额头之上,重重的吻了一下。

    “这还说的像点儿人话。”张凤义也在他的脸颊上回吻了一下,幸福且满足的说道。

    “我一直都是在说人话啊!要不你是怎么听懂的。哈哈哈哈”

    “如果不是本尊今天身体稍有不适,非得起身,撕烂你的嘴不可,让你再跟我臭贫。”

    “我这个人就是嘴贱,而且就跟娘子你嘴贱,别人想要让我嘴贱,那都得排队的等着施舍。”

    “我在庆幸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开发商的楼房盖得结实啊!要不某个人还不得把房盖儿给吹坏了,甚至把墙都得吹塌了。”

    “我这叫什么人招什么人爱,我这口锅,就得非要配,你这个天上难找底下难寻的破锅盖!”

    “方龙行,你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不气我,你能死啊?”

    “我啊!怎么能舍得死呢?我还要缠着你一辈子呢!要不是因为心疼你,恐怕你现在又被我压在身下了,念在今天你是第一次的份上,我先暂且饶了你一次。”说着他眼睛里又泛起了狼眼一样的光芒。

    “立马关灯,睡觉!”那个人慌慌的说道。看出了方龙行眼中泛出异样的光芒,要是再继续下去,恐怕自己又得成为那个人的”盘中餐”,最明智的选择就是立刻、马上睡觉。

    “宝贝儿,把腿劈开,老公我再给你上点儿护理液。”

    “你能不能不这样儿,弄得我跟个娘们儿似的,这种姿势多让人感到尴尬啊!猥琐大叔!鄙人就不劈腿,你爱上不上。”

    “干嘛火气那么大啊?你可是今天舒服了好几次呢!可怜的我啊!憋了三十几年,头一次像个爷们儿似的做,还只释放了一次,难受着呢!好媳妇儿,转过来让老公看看,饱饱眼福还不行?”

    “去,去,去,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

    “把我的宝贝冻坏了,你还不得哭死啊,看以后还怎么疼你。”

    “服了你了,要上快点儿上,上完了,马上关灯睡觉。要不建议你去我房间睡。”

    “有没有搞错?真是没天理了,你居然在我的房间里面撵我,我家的小媳妇儿还真的是很霸道啊!这一点上还真有点儿你家老公我的潜质。”

    “你那叫脸皮厚,比咱家的饼锅还厚呢!你以为我想在你的房间里面睡啊!要不是老子我现在下不了床,谁稀罕你的破床啊!你跪着求我,我还不一定想要留下来呢!”

    “只要没说我的脸厚到可以绕地球好几周,就是好老婆。我的脸皮厚到可以当弹簧床用,让你在上面当跳跳床多好啊!老婆你想啊!要是不想跟自己媳妇儿睡觉的老公,一定不是好老公,反之,你自己想吧!用不着我多说了吧!”

    “回来之前我把鞋子拿到床上来好了,用鞋底子把你的脸给抽歪歪了,我看你还跟我嘴贱不?”

    “不愧是我方龙行的老婆,很像川妹子,小辣椒一个,有个性,我喜欢!让老公再亲亲。”

    “睡觉,睡觉,我要睡觉!”张凤义已经开始有些神经错乱了,如果那个人自己不趴到他的身上来,他自己都想把他拽上来了,到最后把持不住自己的可能是他啊!现在不选择睡觉,更待何时?

    再亲亲?有没有搞错,那样儿一定会出事儿的,他的小菊花啊!可是再经受不了那个庞然大物的刺激了。已经被“折磨”到偷偷流泪的自己,可不想在最短的时间里,再经受一次折磨了,他可是消费不起了,真的是玩儿不起,也伤不起了……

    作者闲话:

    求枝枝,继续进行时,偶的成绩,离不开大家的支持哦!谢谢亲们了哦!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