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烂醉如泥的许啸宇

章节字数:2961  更新时间:17-11-04 06: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许啸宇的思绪又再一次陷入了无限的矛盾,与循环之中,这份厄,就像是枷锁一样,辖制着他,让他不得安生。自己的希望,自己的幻想,难道就这么的让它成为泡影吗?就要如此的幻灭吗?

    不行!我不甘心!不行!我不甘心!不行!我不甘心!小义是我的小义,是我许啸宇的小义,他是我的!他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只属于我的!我要给他抢回来!对!抢回来!抢回来!把他抢回来!

    “躺在他身边的人应该是我,能抚摸他身体的人也只能是我,我才应该是他生命里的全部。我的此生才是要跟他一起度过的,任何人都不能取代我!对,任何人都不能取代我。”这种想法成为了辖制许啸宇的心魔。而他要让所有跟他抢小义的人付出代价,他会不遗余力的去争取,他会耗尽自己全部的精力,去是实施这一伟大的“夺妻”计划。

    魔都某高档夜总会,最昂贵消费的包间里,许啸宇已经喝的叮咛大醉,他的妻子关英爱,从一开始就傻愣愣的陪坐在那里。不是她不想阻止许啸宇喝酒,是她没有能力来阻止他。因为许啸宇这么独断专行、我行我素的人,怎么能肯把她说的话,听进心里面去呢!

    结婚的三年里,关英爱从来没有看到过自己的丈夫,如此的失态过。以前许啸宇也比较好酒,可是从来没有见他如此没有节制的豪饮过,从未见他喝得如此的不省人事过。

    从进包房的那一刻起,许啸宇就没有与关英爱说过一句话,自顾自的在那里自斟自饮。面色阴沉,冷若寒冰,且非常的难看,还非常的吓人,就像是来自地狱的鬼魔一样的阴郁。关英爱是个聪明的女人,不该问的问题,她从来都不多言语一句。因为她知道,自己问了也是白问,还不如少说些,免得是自取其辱。

    最后关英爱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要是她再不加以干涉,恐怕许啸宇明早一定会躺在医院里。或是他会有生命危险,会一醉不醒。她便硬着头皮,提心吊胆的央求着许啸宇,求他不要再喝下去了。

    许啸宇面前的大茶几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瓶子、酒杯。无论是白酒、啤酒、红酒、还是各个颜色的鸡尾酒,都不知道他喝了多少杯了,就是一个劲儿的往自己的嘴里面倒。关英爱初次见丈夫如此的不知道疼惜自己的身体,真的是很害怕。

    关英爱是个大家闺秀,满族的大美女。关氏家族也是一个享誉一方的名门望族,早在大清王朝的时候,她的祖辈们就是王侯将相。她从小受到母亲的影响,是个乖乖女的类型。

    她亭亭玉立,落落大方,举止端庄,是个典型的贤妻良母类型,具有东方女性的美,具有自己与生俱来的独特气质。从小家教良好,学业、事业均有所成,曾经就读于英国斯坦福大学,是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正在攻读博士学位。也是一个出类拔萃的才女,一个女强人,一个女企业家。

    在家里她深爱并尊重自己的丈夫,孝敬公婆,深得许家父母的疼爱。在事业上是自己家族跟许氏家族最年轻一代的骨干。她是一个在别人眼中堪称完美的女人,家庭、事业、社会地位都是好的没的说。

    一向乖巧的她,在父母的精心安排之下,去跟许啸宇相亲了。她对许啸宇是一见钟情,便也欣然的接受了父母的安排,没有做过更多的抗争,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一名许氏家族的儿媳妇。

    她也相信了母亲的话:先结婚,后恋爱。一向阳光自信的她,也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凭借着个人的魅力,征服自己的丈夫,让他依赖她,让他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之下。

    可是婚后她发现自己错了,她也犯了很多女人都犯过的错误。她也明白了。爱情是两厢情愿的事情,而并非是一厢情愿的事情。她现在是骑虎难下,孤掌难鸣啊!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自己心里的苦吧!

    她曾经天真的以为:可以用她的爱心,她的柔情去感化一个不爱她的男人,到后来,她发现自己真的是大错特错了。想要改变一个人太难了,想要把自己装进一个对你毫无兴趣的人的心里,实在是太难了。她也体会到了: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感觉,这是多么痛的领悟啊!现在是木已成舟,悔之晚矣……

    一个女人最大的悲哀,不是没有花容月貌,而是到底有没有一个可以深爱你的男人;一个可以用心疼你的男人;一个可以为你掏心掏肺的男人;一个可以为你奋不顾身的男人;一个可以为你赴汤蹈火的男人;一个爱你超越爱他自己的男人。关英爱多想得到自己丈夫的疼爱啊!做梦都想!

    纵使再成功的女人,如果得不到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垂青,她也是失败的;如果一个女人不能得到自己丈夫全部的爱,她就连母猪都不如;如果不能为自己心爱的男人,生下个一男半女,她都不算是完整的。因为关英爱的男人,从来都没有想要给她一个,他们爱情的结晶,这又是她最致命的痛。

    此刻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关英爱的心都被碾揉压碎了一般,她是真的心疼他啊!如果说他是一个坏男人,关英爱不相信,起码他给了自己一个完整的家,给了她应有的尊荣,在家族所有成员的面前给足了自己面子;如果说他是一个好男人,关英爱也不敢承认,至少他不是她期望得到的那个男人。她要的是许啸宇的心,一个可以全心全意爱着她的心,一个可以把全部的爱都放在自己身上的心。

    尽管这样,她也没有选择逃避,她还勇敢的坚持,因为她确实是迷恋着自己的丈夫。她视他为自己的依靠,自己今生唯一的伴侣!只要家还在,只要一纸婚约还在,只要没有从许啸宇口中说出结束这份婚姻,她就一定会给自己一个不算太完整的家。

    智慧的女人是不能轻易的毁掉自己的婚姻的,她爱他,只要许啸宇还愿意跟她过日子,关英爱就一定会坚守自己的阵地,做个温柔贤惠的妻子,用滴水穿石般的决心,真正走进那个人的心里。

    完成自己的梦想,缔造一个属于自己完美的家庭,儿女绕膝,天伦之乐,做个更加完美的女人,这是她的心愿,也是她毕生的追求。确实是再事业有成,也填补不了真实的生活。生活上的空白,才是最大的失败!不完整的人生,谁想要呢!关英爱如是!

    “啸宇,我求你了,别再喝了,我们回家好吗?”关英爱用央求的口吻,急切的说道。

    “你别管我,我没有醉,我要喝,给我拿酒来。”许啸宇虽然喝得舌头有些不好使了,不过他的头脑还是比较清醒的。对于一个平时五斤酒精浓度在五十六度的北京红星二锅头,都灌不倒的许啸宇来说,喝这点儿还不算什么,就当是先解解渴,先热热身罢了。

    “啸宇,你真的是不能再喝了。”关英爱没有办法,再次恳求道,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了,甚至是有些带着哭腔了。

    “我不走,要走,你自己走。我还没有喝够呢!”许啸宇用含糊不清的语调说道。

    在任何人的眼中,许啸宇此时都已经是叮咛大醉了,可是他死都不想承认自己喝多了。其实真正喝多了的人,才会说自己没有醉,但凡在酒桌上说自己喝多了的人,其实他们都没有醉。说是喝醉了也只是一种借口,一种托词罢了。而只有真正喝多了的人,才会来者不拒,没人给倒酒了,还要自己找酒喝,并还在口里大声的嚷嚷着:“我没有喝醉。”

    许啸宇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了,他的心情极度的不好,所以他才比平时更容易醉。酒精只是麻醉了他的小脑,他的四肢开始不听自己的指挥,舌头也开始发直,口齿表达不是很流利。他的大脑确实是清醒的,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的憋屈;为什么会如此的伤心;为什么会如此的难过;为什么这么想喝酒;为什么想要一心的买醉!

    他此刻的心在滴血,他的心被人活生生的给挖出了一个大窟窿,一个此生都难以修补的大窟窿。事发突然,甚至毫无任何的预兆,一个月前他还满满的得意,以为自己是富足的。

    他对自己未来的生活充满了希望,对于他跟心爱的小义之间还充满了无限的憧憬,筹划着彼此的未来,这一下子就在瞬间土崩瓦解、瞬间的坍塌了,他的心仿佛硬生生的,让人给撕扯揉碎般的疼痛。撕心裂肺、痛彻心扉的那叫一个疼啊!

    

    作者闲话:

    继续求枝枝啊!老爱给俺投枝枝的你们了,小弦的成绩与大家的厚爱是分不开的!将感谢送给默默支持俺的你们!愿所有的读者朋友们幸福安康!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