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什么都没有

章节字数:2768  更新时间:17-11-09 07: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然后许啸宇又唱了一首,伍佰演唱的“痛哭的人”,又喝了几杯啤酒。他神情有些恍惚,时而大笑,时而又冷峻,时而沉默不语,时而口齿不流利的喃喃自语。时而眼角又泛起泪光,而他又在竭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泪水这东西,从他的眼中流下来。

    在一旁的关英爱再也忍受不了了,她是真的心疼他的身体啊!他们结婚三年,这也不算短的时间了,她从来未见许啸宇如此的狼狈;如此的难过;如此的伤心;如此的落魄过。

    更应该说是:他如此的不顾忌自己曾在她的面前,摆出那个不可侵犯,不可一世,不能小觑的傲气的形象。许啸宇就连这个都不顾了,可见他现在的心情已经都到了什么程度了,完全是结冰的状态。

    许啸宇是一个处处都讲究细节的人,一个高雅的绅士。突然变成了跟菜市场叫卖的大叔一般的人物形象,完全不注重自己的个人形象了。这是怎样的一种变化与反差啊?他到底是怎么了?经历了什么?他的内心深处究竟受到了怎样的蹂躏与打击?才会让他如此的不堪呢?

    关英爱从许啸宇的身上看到了很多,也是她跟了他三年,才看到的仅仅的一次。要知道:这要是放在以往,许啸宇一定不会在她的面前表现出这些的。他永远都是那个高大的伟岸的他,不可一世的他,骄傲的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他,处处都讲究个人形象的他,怎么可能表现出脆弱给别人看?

    关英爱不知道:她自己是该痛苦,还是该高兴呢?都有了吧!痛苦是因为不能跟他一起分担他的苦痛,他的秘密。高兴的是,他终于肯在她的面前表现真实的自我了,那就是放下对自己的戒心了吗?是把她当成他的亲人了吗?是算好的开始吗?关英爱在心中反复的衡量着,却又不敢确定很多的事情。

    其实,这些只是关英爱真的是想多了,在许啸宇的心中,就是因为她的无足轻重,所以无论他今天的表现有多么的不堪,也不必在关英爱面前有任何的不适应的感觉,或是伪装。干脆无视她的存在,把她完全的当成了空气了。她就是一个账房先生,一个保姆,一个司机,一个可以在自己喝得烂醉如泥的时候,可以把他运回家的人。

    在生活中,我们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犯傻,犯二。不懂得珍惜自己已经拥有的,偏偏想要追求自己得不到的。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犯贱的以为:“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那么他(她)真的就是属于你的吗?真实的存在才是自己的,触手可得的才是美好的,才是我们最应该珍惜的。可是我们往往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得到了,还不加以珍惜,非要想得到那些得不到的。

    这就是贱,作践了自己,作贱了别人,作贱了自己幸福,作贱了别人的默默付出,践踏了本该属于自己的一份美好。

    夫妻也好,朋友也罢,只要消除戒心,才能真诚的沟通;真诚沟通之后才能产生共鸣;产生共鸣之后才会有理解;理解之后才会有怜惜;怜惜之后才会惺惺相惜;惺惺相惜之后才能至死不渝;至死不渝之后才能生死相依,永远相伴,相随。

    坚固的爱情,是打也打不散的,他们的生命都离不开对方的参与,他们早已经成为了彼此生命中的一部分,一个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息息相关,密不可分。

    关英爱与许啸宇之间,因为误会产生了莫大的距离,甚至他们之间有道永远都无法逾越的鸿沟。如果误会无法解开、解除,他们就永远都是平行的两条火车轨道,可以并列着存在,但永远都没有交集的可能。只有拥有了实质上的交集,才会越缠越紧。

    关英爱没有找到这个误会产生的原因,这是她困惑的本源,她只是单纯的认为:许啸宇的心里面没有她,装着别的人,而那个人她只是自己认为的存在,并没有看到确实的影像。她也曾经怀疑过,这些只是她自己的凭空的猜想而已,甚至是觉得自己是过于的多疑了。

    无论怎样,最终她还是为了爱他;为了能够爱他;为了能够真正的拥有他,而坚持了下来。因为她懂得:即使是再相爱的夫妻,也会有争吵的时候;也会有意见相悖的时候;也会有一百遍想要分手的时候;也会有五十次想要掐死对方的时候。

    她的婚姻,不打不闹,平静的时候如湖面,虽然平淡,却也还能说得过去。如今三十一岁的她,虽膝下无子,不过她也不急于一时。说不上自己在许啸宇心中到底有什么样的价值,就算是没有什么位置可言,不被他所需要,至少在他最失落的时候,选择了她作陪。

    不管许啸宇是出于什么原因找的她,她总算可以近距离的多接触一下他。有了更多的接触的机会,两个人的关系应该可以慢慢地缓和吧!她也抱着侥幸的心态。万一窥探到了什么,也是有所发现,不用再瞎猜了,能对症下药岂不是更好嘛!

    “许啸宇!你到底想干什么?想喝死自己吗?”关英爱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再一次激动的说道。

    “怎么?这么盼着我去死吗?要想改嫁早说,不用这么狠毒的诅咒人吧?放你自由就是了。”许啸宇含糊不清的口吻中,带着一丝不屑一顾的懒散,说得特别的轻松。他正巴不得这个讨人厌的女人,这个令他作呕的女人,早日离开自己的身边呢!

    没有亲情;没有爱情;没有友情;甚至是他对她没有一丝的感情,没有一点儿的好感可言。如果放弃了,对谁来说都是一种解脱。许啸宇是真的厌了;他倦了;他累了;甚至是他的心都碎了。

    许啸宇突然间想明白了:以前他想要报复父母的安排;报复这个荒唐的婚姻;报复这个贪爱钱财、权势的女人;报复那个让他娶了她的男人;现在他自己也受到了相应的惩罚了,早点结束不是更好吗?他想结束这段本不该结合,且非常可笑的婚姻,放弃或许是最好的选择,不能再继续的浑浑噩噩的一错再错了。

    如果当时不是他抱着不良的心态,他就应该当机立断的悔婚,悔婚不成还能逃婚。现在自己是把自己给毁了,放别人一条生路,也是给自己留下了一条退路。他的精力有限,不想再跟关英爱这样继续的耗下去了,他现在要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追回他挚爱的人的身上。

    “哥,你搞清楚,我是在关心你、担心你的身体,听不明白吗?算了,今天你喝多了,我也不跟你计较了,总之就是不要再喝酒了,听见没?”关英爱看着现在又可气,又神智有些不清的许啸宇,心里一阵阵的疼痛,虽她没有表现的太过于激动,但还是露出了一脸无奈的表情。

    “担心我?关心我?你有这么好心吗?你是怕我喝死了,你的那些财务单上没有我的签名盖章吧?还有就是我还没有确立遗嘱吧?你到底想要从我这里,得到多少的赡养费呢?对了想起来了,我记得你们最近研究的项目,好像还是需要一大笔经费的吧?”既然想要分开,许啸宇也就不客气了,说得比较露骨与直白。

    “许啸宇,你太过分了,你自己拍着良心好好想一想。自从我嫁给你到现在,每件事儿做的不都是为了事业上的发展。我们公司的年收入都在呈上升局势,我哪项支出不是为了发展壮大公司的业务范围?我这么做有什么错吗?”

    关英爱突然从一个温柔娴静、逆来顺受的小媳妇,变成了一个职场上的女强人。否定她这个人可以,就是不能否定,她在事业上所取得的成绩。每每一次成功,都倾注了她多少的心血与汗水啊?

    她把自家的企业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在上面付出了像母亲一样的爱。她用全部的精力去经营着自己的事业,那是她灵魂的所在,她不容许任何人来诋毁自己的付出与努力。

    作者闲话:

    (求枝枝)谢谢亲们的支持哦!在连城这个大家庭里面让我感到了温暖,虽然我与一直以来就支持我的各位一直不曾谋面,但你们始终如一的在默默的支持俺,我的付出总算是没有白费。真的好感动,也很欣慰!愿各位工作顺利,生活美好!錦澜绣弦永远都爱你们哦!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