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难得兄弟情

章节字数:2604  更新时间:17-12-19 07: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啸宇,既然我们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还能那么不近人情嘛!就是不给谁打电话,也要记得打电话给你。”

    “把心里埋藏了多年的话,说出来,还真是痛快啊!”许啸宇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全身都轻松了许多。他心中也对过去的种种,充满了遗憾的感觉。但生活还要继续,就不必再纠结在过去的旧时光里出不来,他要把眼前的搞定才是。

    “你该庆幸是在这段时间里,选择了跟我摊牌。要不然,这些话放在以前对我说,啸宇你一定会吓到我的。”张凤义只是看到许啸宇深吸了一口气的动作,就能体会到许啸宇的心思,他认为有些事情,是时候该做出了结了,就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你要是不说,我都忘记了,这不还得好好的反省一下自己嘛!我要是早些说出来,或许我们之间的景况,就不是这样的了。”许啸宇也很聪明,借此又再次的探了一下张凤义的底。

    “现在刚刚好!”张凤义说的是“刚刚好!”刚刚好也就是证明了他们之间只适合做兄弟,做朋友。以前即便是许啸宇说出来了,也是不可能有结果的结局。

    “你啊!哈哈哈……我的小义啊!你就不要再拿我说笑了。”当许啸宇心知肚明的时候,为了不使气氛变得尴尬,更为了保持他应有的尊严,就用他爽朗的笑声,掩饰了无奈,掩饰了想要说出来的那些话。

    “怎么可能是说笑呢!”张凤义能听出许啸宇笑里面的牵强,但他绝非一定要去伤害许啸宇,恰好是想保护好他。当一个人不对什么抱有期望的时候,就不会陷入到绝望中。他想让许啸宇彻底的想开,放他们所有人一条生路,这里面自然也是包括他许啸宇自己。

    “别忘了,我可是最了解你的人啊!这一点你的爱人,都不一定比得上我啊!所以要是跟他比起来,我还是占一定优势的。”许啸宇见张凤义的认真劲儿又上来了,就没有正面的说这件事情的本质,他把话题切换到了事情的另一端。

    张凤义的一句没有说笑,就已经是给所有的事情都判定了的结果。许啸宇自是不想自讨没趣儿,一件事情总是在原地画圈,也不会出什么样儿的结果。处于弱势的他,也懂得进退,以退为进也未尝不是好办法。所以,许啸宇决定以另一种谈话的方式与张凤义来交谈。

    “你说的,这还真是一件事实。这就是陪伴的好处啊!”张凤义也附和着许啸宇的话题,与他一起聊起来。作者:錦澜绣弦

    两个人太过于的了解,相处起来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很多事情都可以配合的非常的默契,做起事情来也会心照不宣的配合得天衣无缝,让人无懈可击。坏处就是:当你明明知道一个人的想法不符合自己的心思,还不得不去极力的配合,或是不忍心的去拆穿对方的小把戏。

    他们两个人的心弦都在紧绷着,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小心翼翼。因为把话说得太过,都会无形中伤害到对方。那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他们太珍惜这份难得的感情了。

    爱情有的时候,是不能够互相迁就的。迁就在一起的爱情会使人身心俱疲的。爱情里面的就是互相的包容,一方为另一方心甘情愿的包容。一旦包容到了所能承受的极限,就会分道扬镳。

    但友谊就不同了,友谊就能做到:“存小异,求大同!”,不会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情而吵得不可开交,不会衍生出情人间的嫉妒。真正的友谊就是:即使是有一天会因为一些事情,打得头破血流,到最后还能握手言和,还能一起并肩奋斗,还能继续做哥们儿。

    “要不怎么说我捡到大便宜了呢!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都可以告诉我了吧?看来当亲人的好处,还真是多啊!”

    “那是!”

    “得不到你的人,让我意、淫一下,总该是可以的吧!”许啸宇转过头,用一种极其富有玩味儿,又带有引申含义的眼神看了一眼张凤义。他的五官长得十分精致,虽然不是超级大帅哥儿的那种类型,但却是男人味儿十足,痞气中略带着匪气,特别的吸引人。强势又干练,绝对有王者的风范。

    “g-u-n,滚!送你两个字快滚!白夸你了!”说着张凤义没好眼神的瞟了许啸宇一眼,还用力的打了他一下。

    “哎呦!哎呦!好疼啊!小义,你这么用力干嘛啊!想废了我啊!”许啸宇捂着肚子装起了可怜。

    “打你算轻的,让你再胡说八道的,总是不长记性。你要是不能好好开车,坐到我这边来,让我来开。这才轻轻的打了你一下,就矫情成这样儿,还想要赖上谁啊怎么滴?!”

    “小义,我可不可以理解为:打是亲,骂是爱啊!要是真能赖上你,还好了呢?可惜啊!就是你给我打残了,我也赖不上你啊!”许啸宇一脸坏笑的看着张凤义,就像是一个坏大叔一样儿,表情倒是很极其富有挑逗性的。

    “有多远,滚多远!”张凤义看了之后,觉得是又好气、又好笑,便随意的抛出了这一句。哥们儿之间的交往就是如此,无论怎么闹,都不会真的生气,也不会挑理。

    “这叫奔跑吧兄弟!”

    “知道是兄弟,还做些过格的事儿!”

    “还不是因为你太有魅力了吗?把我给掰弯了,还不负责任,拍拍屁股走人了。你这禁欲系的冷血美男啊!我能拿你怎么办呢?我都想你,想要你,十几年了,能那么快就改过来、戒掉吗?”

    “改不过来,也得改!戒不掉,也得戒掉!”

    “行,我改!改掉自己想你的毛病,我戒!戒掉想要你的想法。小义,你说要是哪天我不再爱你、不再想你、不再想要你了,你能不能后悔当初没有选择我?要是有一天真后悔了,你不得哭死啊!”

    “怎么这些话一从你的嘴里面说出来,就感觉怪怪的呢?”

    “别人对你说情话就正常,怎么到了我这里就变味道了呢?说说你是不是太偏心了?好歹我许啸宇还是你拜把子的哥们儿吧!”

    “你这个哥们儿当得也够可以的了,专挑自己的兄弟下手啊!”

    “兄弟怎么了,谁说哥们儿之间不能产生爱情?哪条法律、法规,规定了兄弟之间不能谈情说爱?你哥们儿我就是看上你了,不让我干这个,又不让我干那个,我还不能说说,过过嘴瘾啊!太过分了!你们之前不也是兄弟,最后发展成为了恋人的吗?怎么你如此的不讲理,还反倒是怪起我来了?”

    “啸宇,你就胡说,我哪里有不讲理,哪里有怪你啊?我就是太在乎我们之间的关系,才愿意跑出来找你废话的。”

    “你说的在乎,就是不惜抛弃我,也要选择跟他在一起;你说的在乎,就是留下我一个人伤心难过的,独自面对失去你的痛苦;你说的在乎,就是知道我爱你,还要硬逼着我非要跟你做兄弟。放着我这么好的一个人不要,你是不是傻啊?小义啊!我还真是佩服你!这就是你的睿智吗?没有人告诉你,其实你就是一个无知加白痴的小”逗逼”吗?你是上天故意派来整我的吧?”

    许啸宇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尽管表面上表现的是眉飞色舞、唾沫星子横飞,似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仿佛这些都与他自己无关一样。其实心里面就是在滴血,每说一句都像是钢刀一样切割着他的灵魂,他的整个灵魂都在支离破碎的边缘,这口气真的不是好吞咽的。

    作者闲话:

    (求枝枝、各种求!)没有各位亲们的支持与厚爱,就不会有我今天的坚持!谢谢各位小主们送给小弦的枝枝哦!也谢谢各位能在众多的书中,找出我这一本来读。錦澜绣弦一定会很努力的,并用心的去考量自己每一段码出来的文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