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跌入谷底的心

章节字数:2723  更新时间:17-12-21 07: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看来说啥,你都是不会爱上我了。我干脆找块豆腐撞死得了,再不就是找棵歪脖子树吊死算了。”

    “别啊!许大公子还是好好的活着吧!好不容易长这么大的,没让人家给打死,算是赚到了。既然是赚到了,就好好的活着呗!”

    “我要是不这么说,你不是又要开始伤感了吗?我这是为了你好。放心!我能活好,你还没死呢!我怎么能放心的把你留在这个世界上啊!要是真想去死,我也非得拉着你给我垫背去。”

    “好!这才叫够哥们儿义气,就是死,我也要跟你死在一起。”

    “小义,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们都好好的活着,争取七十岁的时候,我们还能一起玩儿篮球。我要你答应我,一定要幸福。”

    “不用七十岁,你要是想玩儿篮球了,哪天我安排一下时间,把他也叫出来,我们一起去玩儿。”

    “小义,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了,现在我也不用再故意的躲避你了。人生苦短,我还想像我们二十几岁时的那样亲密相处,我的好哥们儿。”

    “好,一言为定!”作者:錦澜绣弦

    “啸宇,我知道现在自己没有太多的资格跟理由来教训你,但是无论怎样,最终我都是希望你能够找到一个对的人,好好的过完下半生,无论最后陪在你身边的人是哪个性别。”

    “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强啊!‘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那可都是赞美咱们哥们儿的,你看我能过得不好吗?”

    许啸宇这是想给张凤义吃个定心丸,以他对张凤义的了解,如果自己不轻松的活着,那么张凤义一定也会过得不安心。他不想让他对自己有这种歉疚感、负罪感,更不想让张凤义带着对自己的怜悯活着。能看着张凤义开心的活着,他才会真正的好过啊!

    既然他现在想通过光明正大的手段来跟方龙行竞争了,他又怎么能忍心让自己深爱的人伤心难过呢?他保证自己不会让张凤义再流下一滴伤心的泪水,就算是要流泪,也要流下感激、感动、开心的泪花儿。

    他必须得放心的把张凤义交到方龙行的手中才行,如是方龙行不能给张凤义幸福,他也定会当仁不让。‘欲带王冠、必承其重’,他也要考验一下方龙行,到底是能不能把他的小义照顾好,如果不能,那就不能怪他许啸宇不客气了。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不是你想息事宁人,就可以息事宁人的。也不是你不想去计较了,别人就不会跟着去计较了。有些事情是想躲也躲不过去的,未来的事情有很多的不确定性,谁也不能预测到将来要发生的事情。

    有很多事情,也不是在预料之中的,更是难以把握得住的。现在的任何一个人都想不到,有更多棘手的事情,正在等待着他们去处理。有些能避免的,或是干脆就避免不了的事情将要发生……亦如人生,总是会有很多的判断题、选择题、填空题、当然还有很多的分析题。

    这顿饭两个人吃得都非常的开心,似乎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似的。没有人再提起他们以外的任何一个人,他们一边品尝着曾经熟悉的味道,一边还有说有笑的,聊得都是上大学那会儿发生的事情。仿佛这个世界上,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一般。

    再说王海涛这边去接了方千逸,在方千逸的建议下,他们两个人也来到了张凤义曾经就读过的大学校园的附近,方千逸的本意是想看看他喜欢的人,曾经就读过的学校。想要更多的了解一下,这个能让他一见钟情,且深深吸引他的男人。

    当王海涛去泊车的时候,方千逸在等他回来的时候,他看到了让他终生难忘的一幕。要不怎么说这个世界上就会有很多巧合的事情发生呢!偏偏就是这么巧。

    张凤义跟许啸宇吃完饭出来,他因为遇到外面的冷空气,打了一个喷嚏,许啸宇见状,急忙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他披在身上了。他见许啸宇穿得太少,怕他冻着了,又立刻的把外套从身上拿下来,重新给许啸宇穿在了身上。

    他们二人有说有笑的,眼睛里就有彼此的存在,完全忽略了,不远处一直盯着他们俩看的——那双早已经充满了敌意的眼睛。这是让张凤义永远都不会想到的一个巧合,更应该说是偶然。

    这种概率几乎是零,但就是让他给遇到了,若是他看到了方千逸,一定会上前打招呼的,也便化解了很多的矛盾、误会、与扯不清的种种纠葛。就是因为没有看到,才导致了以后将要发生的,不可预想到的命运……

    虽说这是一个很平常的动作,但是看在方千逸的眼睛里,就是非常暧昧、不同寻常的关系了。(其实在许啸宇的世界里,就是对张凤义宠爱有加的。)这也不能怪方千逸非要往这方面想,那是因为这几日,只要是张凤义一有时间,他就会缠在他的身边,问东问西,找各种话题跟他聊天,就是想亲近他。

    而张凤义呢?对他的态度每次都是保持一定的距离,还对他冷冰冰的,没有一丝的亲近感,更没有给过他一个笑脸,似乎还像是在躲“瘟神”一样的躲避他。

    方千逸看到张凤义对许啸宇的这个态度,脸上不但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就连举止动作都是相当的亲密,似乎是他们也是一对儿可以羡煞旁人的情侣一样。压在他心头上的火焰,一下子就燃烧起来了。

    这是嫉妒的火焰,嫉妒真的非常可怕,它能毁掉很多美好的事物。他不是在为自己的大哥鸣不平,他是想为自己来讨个说法。他那么喜欢张凤义,那么费尽心机的想要去接触他,结果却被那个人给无视了。而张凤义却在这里跟别人搞暧昧,他能不感到窝火?他能不感到难过吗?

    方千逸敢说在张凤义身边的这个人,一定是不同寻常的。至少在他张哥的眼中是与众不同的。他是第一次看到,在自己的大哥以外,张凤义如此的对待另外的一个人。

    而这个人想要让他说出与张凤义没有任何的关系都难,试想这么冷的天,谁才会不顾及自己的身体安危,硬是把外套脱下来给另一个披上?而且这个人还是跟你同一个性别?他对你的态度该是有多么的显而易见啊!

    更何况方千逸正处于敏感期,想要他不要胡思乱想都难。看到这么暧昧的场景,他又怎么可能不去胡思乱想呢?还因为他明明白白的知道:张凤义这个人从骨子里面就是一个Gay,一个名副其实的同性恋者。

    “到底还有多少个像这个男人一样的人?是在张哥的心中占有着重要位置的?还是除了大哥之外就他一个?张哥到底跟这个人有着怎样密切的关系?张哥不会跟他也是那种关系吧?

    王海涛跟他在一起这么久了,都没有发现张哥对他有特别特殊的待遇,只是比普通的员工强一些。那么说在张哥的心中,这个男人是非常重要的了!而这个男人看上去,对张哥似乎上是更好呢!

    不行!我一定要弄清楚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张哥啊!若不是因为你是我大哥的爱人,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无论想什么办法也会把你弄到手的。我那么喜欢你,你对我冷淡也就算了,但是你绝对不可以无视我的存在。

    我方千逸敢保证: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看到我的存在的,你完全可以忽视任何一个人,但你绝对的不可以忽视我。若是你敢在大哥以外还有其他的人,那就不要再在我的面前假装正经、假装清高了,别人能碰你,我也能碰你!是你自己不洁身自爱,那就怪不得我了。”

    以上都是方千逸的个人想法,他此刻的心情非常的低沉,仿佛是坠入了谷底一般。他一直默默注视着他们二人的一举一动,看着张凤义上了许啸宇的车子,直至车子消失在转角处。

    

    作者闲话:

    (求枝枝、各种求!)一个作者为什么会如此执着的坚持?答:因为他们有一些始终都不离不弃的好书友呗!将感谢与福气都送给支持过我的你们!我的好书友们!我錦澜绣弦永远都会爱你们的哦!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