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忙碌的圣诞节

章节字数:2588  更新时间:18-01-01 06: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们四个人上午去了孤儿院、敬老院,分别都做了慈善捐款。这是张凤义每年都必须做的事情,每年都是由王海涛一个人陪同他前往的,今年他们的身旁多了方氏兄弟二人。

    王海涛有颇多的感慨!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太多了,仿佛有隔世之感,往事不在,人生已多风雨。他感觉到自己的心态,仿佛苍老了许多。曾经自己对张总怀有的满腔热情,瞬间都化为了自己一个人的“精彩世界”。从而变成了一个没有了期望与幻想的灵魂,而这就是一个空洞的灵魂,与行尸走肉没有分别。

    从一个形影不离的随从,变成了一个近在咫尺的旁观者。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情啊!而他自己又不得不接受命运的安排,只为了远远的守望,愿自己深爱着的那个人平安、幸福、快乐……尽管王海涛有诸般多的不愿意,但他还是欣然的接受了。

    他亲眼看到了太多来自张凤义的变化,这变化,融化了王海涛的怨与恨,洗涤净化了他的灵与魂。王海涛也放心的把他的张总,托付给了方龙行。因他深深的知道:方龙行才是这个世界上,能点燃张总灵魂的人,能让张总活得精彩的一个人。

    他们在孤儿院收到了孩子们亲手制作的新年贺卡,然后又在敬老院,跟老人们一起有说有笑的包饺子,在那里一起吃的午餐,又参加了敬老院召开的一年一度的迎新年主题年会。

    今年敬老院的孝亲敬老主题年会名称是:“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老人们都自己表演了,早在几个月以前就开始排练的节目。每个人的演出都很成功。他们四个人与这些老人们打成了一片,完全的融入到了他们的欢乐中,其中参加此次慈善募捐年会的,还有很多来自社会各界的名流、名媛、企业家、成功人士等。

    “张哥,这孝亲敬老的年会,为什么要叫这个题目啊?”方千逸在见到了敬老院小礼堂舞台上面打出的横幅后问道。

    “这是出自唐代诗人、哲学家刘禹锡先生的一首‘酬乐天咏老见示’中的诗句。”张凤义给方千逸解释道。

    “张哥,那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吗?”能认识汉字,却不能说出几句,也不能理解其中含义的方千逸,一直都是缠着张凤义,问东问西的。

    “可以简单的这么解释说:桑榆虽晚,还能放射出满天灿烂的霞光。‘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这两句诗句,深为人们赞赏,成为了千古传颂的名句。”作者:錦澜绣弦

    “那整首的诗句是怎样的呢?你还能背诵出来吗?我很想听一听,多做一下了解。”方千逸又继续追问道。

    “人谁不顾老,老去有谁怜。身瘦带频减,发稀冠自偏。废书缘惜眼,多炙为随年。经事还谙事,阅人如阅川。细思皆幸矣,下此便翛然。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张凤义记忆力超人,不加思索的就背完了整首的:“酬乐天咏老见示”。

    “哇~张哥,你也太厉害了吧?无论我问什么问题,都难不倒你啊!虽然我不能完全的听懂,但是我感觉,一个人老了的时候,可是真的很可怕的事情啊!”

    方千逸的表情,非常可爱,闪着灵动的眸子。就像是一个虚心求教的小学生一样?他啊!这是没话说,故意的找话题跟张凤义聊天呢!要是说些别的问题,尤其是感情方面的问题,恐怕他的张哥,早就躲他躲的老远了,就不再理他了。

    “亏得你大哥,总是把你当做孩子,正所谓: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又云:生亦何欢,死亦何惧?前者是一种大智慧的超脱,而后者更多体现的是一种大无畏的英雄豪气。这首诗表达了刘禹锡先生对生死问题的清醒而乐观的认识,说明他在任何情况下,都能用唯物主义的态度积极的对待人生。正如你我如今正当年,更应该珍惜光阴。”

    “伟人的思想境界就是不一样的,我不想像: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我只是想做我自己!他们几个人都是辩证唯物主义论的代表人,而我就是想做我喜欢做的事情。”

    “明知道是不对的,也要一条道儿跑到黑,一直的错下去吗?”张凤义凤目微挑,好看的眉也跟着一同的上扬,眉宇间立刻现出了帝王般的威严,他直视着方千逸的眼睛,用非常肯定的语气问道。

    每每方千逸说出自己喜欢他的时候,张凤义都觉得:这个看似孩子般的他,虽然才只是二十三岁,可做起事情来未免是略显成熟。的确也是现在二十几岁的青年人,都比好几十岁的人显得要成熟,而且他们做事的风格,也非常的独特。他也感觉到很佩服现在的年轻一代!

    张凤义能体会到方千逸对自己的喜爱程度,方千逸口中所说的喜欢,绝对的不只是简单的说说,那样的简单。他认为有必要适当的提醒一下方千逸,让他对自己彻底的死心。他可不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个许啸宇就已经是够头疼的了,他可不想再节外生枝了。

    事实上也的确是:有个许啸宇已经是够麻烦的了,他总是不能给自己再增添任何的麻烦了吧!一个前车之鉴,的确是足够能给他时时的提醒了。他非常的珍惜与方龙行之间这份难得的情谊,他要避免一切不必要的麻烦再出现,他还想好好的跟方总走完下辈子呢!

    如果事情要是因自己而起,那么他就有义务,斩断所有的不该有的情丝,乃至是斩断所有的人,对自己的爱慕与倾慕之情。避免所有的麻烦事生出,以前的经验教训已经让他吃尽了苦头,张总认为他必须要检点自己的所有的行为。

    “自己认为是对的,就是对的!别人眼中看为错的,只要是自己觉得应该是坚持的,就不能放弃,还要义无反顾,勇往直前,绝不退缩。”方千逸看着张凤义的眼睛,非常认真且专注的说道。

    “有些个事情,坚持到最后,你会发现:其实都是一场不切实际的梦,或是一场闹剧,一个儿戏而已。不可能的事情,永远都是不可能。你知道我是指什么说的,我不想跟你兜圈子,或是跟你多说废话,我对你,也没有这个耐心与时间,希望你,好自为之。”

    张凤义继续看着方千逸的眼睛,像是在非常严肃的警告着他。听见了张凤义如此说之后的方千逸,第一反应就是眼神中,充满了哀怨的神色,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一般。

    “为什么能是他,而不是我?为什么他可以,我就不可以?或是别的人可以,我就不可以?你告诉我为什么?”方千逸的声音,有些激动,也有些颤抖。

    “你对我的那份心意,我早已经明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漫长。而且我跟你大哥,我们两个人是彼此真心相爱的。我奉劝你,最好不要再在我的身上浪费任何的时间。”

    张凤义停顿了一下,认真的审视着这个小自己十二岁的弟弟。虽不知这孩子为什么会这么直接,也不清楚为什么他会这样的问自己。但他也不想去知道了,他可是没有:再多关心其他的人的那份心情,仍是冷冷的继续说道:

    “还有你要记住就是:没有任何人可以,只有你大哥可以,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可以!我只爱他一个人,绝对是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他可是你大哥!你成天满脑子都在想些什么?幼稚!”

    

    作者闲话:

    作者有话说:2017辞年,2018已进入之际,借此恭祝所有的:《不同的存在》的读者朋友们元旦快乐!但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喜气洋洋!幸福吉祥,心想事成,身体安康!非常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錦澜绣弦的支持与厚爱,在这里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情!因年底工作比较繁忙,沒有太多的时间跟大家互动,请多多见谅与海涵!但你们对小弦的情和义,我将珍藏内心,铭记肺腑!愿大家继续支持我哦!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