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千逸再见

章节字数:2574  更新时间:18-01-10 06: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样我才会放心!回去吧!别让他们久等了。”方千逸见王海涛一点儿都不肯跟自己透漏其他人的消息了,也知道从这个家伙的口中,是不可能知道任何关于自己那天看到的那个人的信息了,便也不再设计套路套王海涛的话了。

    这个问题的答案,或是其他的疑虑,就只能是通过自己布下的**的网络来找出答案了。他再次踏入中国国土寻找真爱的时候,必是有备而来,试想谁会打没有把握的仗呢?

    方千逸要找到很多的切入点,从各个方面击破所有人的防线,打入“敌人”的内部。为了非常顺利的得到他的挚爱,一定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才行。往往有些时候,人们认为最不能构成威胁的,才是最危险,最该防范的。家贼难防,最适合形容方千逸本人了。

    两个人肩并着肩一同走在通往酒店包间的路上,谁都没有再说话,彼此已经都是心知肚明,也没有必要再浪费唇舌。只是日后在相逢的时候,一个要保护他的爱人不受到任何的骚扰,一个要对他的爱人展开攻势罢了。

    若是遇到共同的“敌人”,他们会毫不犹豫的联起手来一致对外。若是彼此间有矛盾冲突发生,都是会各持各的观点,与坚持自己的原则而已。不能成为朋友,却是一个战壕里面的战友,这层关系复杂而且十分的微妙……

    而酒店包间里面的另两个人,则是浓情惬意的品尝着各类的美食与茶点。本来这么高档的酒店贵宾包间里面,都是有独立的卫生间的,而他们两个人却是同时的离席,不用猜这其中必是有一定的缘由的,这也相当于秃头上的虱子——是明摆着的事情。

    不动声色的方龙行与张凤义早已经是洞察了这一切,然而他们之间的话题,却都是围绕着这一桌的丰盛美食,谁也没有多说什么。张凤义心中明了的事情,跟方龙行心中明了的事情基本相同,唯一不同的是:张凤义忽略了王海涛对他的一片真心,他只能理解为他的下属为自己分忧解愁而已,且仅此而已,再无其他。

    就像王海涛自己所说的那样,张总的心中根本没有给他预备地方,永远都只是把他当成了同事、战友、下属,而非亲人、友人,即或是有,那他永远也都只能是他的亲人,友人,而非能够挤进恋人的行列里。

    四个人继续着这顿不同寻常意味的“送别餐”,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无关紧要、无伤大雅的话题。没有激动人心的场面,亦没有别离时候的痛苦,只是他们各自都揣着自己的心腹事。

    再次来到机场里,每个人的心境都是不一样的。其他的三个人的气色都是比较好,只有方千逸这几天思虑过度加之没有睡好觉,显得有些疲惫,但他还在强打着精神,好在上了飞机就能休息很长时间了。

    最终方千逸能够看到张凤义亲自来送自己,他还是非常高兴的。其实他的心里也清楚:那个人只不过是走个过场,来送他,是对他的不在意,是与他划清界限的两不相欠,让他无牵无挂的返回加拿大而已。就算是知道如此,他也只能是自我安慰一下了。

    过安检之前,方千逸突然转身跑了回去,并抱住了站在那里目送他的张凤义。方龙行就并排的站在张凤义的身边,并没有露出什么不悦的神色。负责给方千逸拿随身物品的王海涛却是愣在了当场,因他确实是被方千逸的举动给惊吓到了,但他很快恢复了自然的神态。

    张凤义的身体,被方千逸突如其来的这一抱给弄得先是一僵,然后就顺势抬起了右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轻声的对方千逸说道:“注意安全,多保重!”只是这么几个简单的字,足以说明一切。

    方千逸顺手掏出自己早已准备好的信件,放入了张凤义的西装口袋里面,然后拍了拍张凤义的腰间,对他说道:“我想对你说的话,全部都写在里面了,希望你能认真的把它看完,并用心的去体会。”

    没等张凤义做出回答,方千逸便松开了他,转身快步的走到等候在前面的王海涛身边,接过自己的随身物品,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有方龙行猜到他没有回头的原因,他知道:他的这个宝贝弟弟,此时一定是流着泪离开的。那是因为:他一定是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尤其是在张凤义的面前。

    方千逸的动作特别的迅速,王海涛甚至是都没有来得及跟方千逸说一句:“再见!”就只是呆愣愣的看到了他留给众人的背影。他在张凤义的面前本来就话不多,此时,更是无话了。看到方千逸所做的一切,他感同身受,甚至觉得自己比方千逸更为可怜。

    回家的路上,三个人一直都是很沉默的。车内依然是播放着平日里,张凤义最喜欢的那些古典音乐的曲目。

    人生亦如别离一样的聚散两依依,我们都各自走在匆忙的路上。也曾数窗前的雨滴,也曾数门前的落叶,数也数不清情谊的轨迹。聚也依依,散也依依。也曾听海浪的呼吸,也曾听杜鹃的哭泣,听也听不清心底的低语。魂也依依,梦也依依。也曾问流水的消息,也曾问白云的消息,问也问不清鸿雁的情丝。见也依依,别也依依……

    王海涛把他们送回别墅,独自离开了。当他车子驶出大门的时候,在转角处无意中看到了一个醒目的出牌号码,一个他都可以倒背如流的车牌号码。因为这辆车子的主人,他再清楚不过了。作者:錦澜绣弦

    王海涛在看到后首先的表现就是心中一惊,并随之而来的是: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这也令他感到有些头疼,这才刚刚送走一个麻烦的小家伙儿,可能又有一个比较大的麻烦就要来临了。

    “该来的终归是要来的,但愿他们都高抬贵手吧!而现在,可能只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片刻的宁静吧!”王海涛不禁在心里面想到,并叹了一口气,继续的开着车子往自己家的方向行驶着。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开了车载的蓝牙,接通了电话。只听电话的那边传来了一个他早已经熟悉,且让他感到恐惧的,并伴有着令他感觉到有些恶心的声音:

    “王海涛,我们能在一起吃顿饭吗?有些事情,我想找你聊一聊。不知道你肯不肯赏个脸啊?”(其实许少的声音很好听,且富有磁性。这只不过是因为王海涛极其厌恶此人,才会有这样的感觉的。)

    “哦!原来是许大公子啊!您实在是太客气了,我王海涛何德何能,能让您如此的破费呢?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最近很忙,张总他还有很多的文件,等着我及时的处理呢!多有得罪,还望您见谅!”

    王海涛对许啸宇的印象一直都不好,只因为他原来是自己最大的情敌。而张总对这个人又是十分的在意,这种嫉妒的心理已经让王海涛对他到了仇视的地步。

    再加之这个人对张总的“不良居心”,他对许啸宇一直都是防备忌惮的。他彻底的在心里面颠覆了对许啸宇的所有的印象,甚至把他好听的、富有磁性的声音,都能理解为恶心。

    甚至是王海涛觉得许啸宇的全身上下,都是充满了“腐烂”的气息。由此可见:当一个人彻底的讨厌一个人的时候,他就真的是一点儿优点、一点儿可取之处都没有了。

    作者闲话:

    (求枝枝、各种求!)小主们,谢谢你们一路以来坚持不懈的支持哦!没有你们的支持就不会有我今天的坚持,谢谢大家哦!只要是在能抽出时间码字的时候,俺是绝对的不会偷懒的哦!愿亲们开心每一天哦!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