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 别当我是猎物

章节字数:2586  更新时间:18-02-11 08: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方千逸把这条特殊的项链,放在张凤义的手中时,张凤义的泪水就像是河坝决堤了似的涌了出来。他任凭泪水就这样无声的、肆意的流淌……一向都是冷若冰霜的他,已经再没有了那份盛气凌人。一向都是很锐利的他,已经没有了那份淡定与从容……

    一醉经年后,他与王海涛之间,竟然是在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以天人永隔的结局来收的场……张凤义死死的抓住了这条特殊的项链,在心里面一遍一遍的默念:

    “王海涛你这个”大傻瓜”,竟然是为了我而赔上了你自己年轻的生命。你这样做值得嘛!你干嘛要对我这样好?!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宁愿死的那个人是我啊!王海涛你这个”混蛋”,你倒是给我回来啊!你给我回来啊!海涛,你都看到了吧!如今活着的我,跟死了又能有什么区别呢?”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张凤义把这条有着特殊意义的项链,很郑重其事、且庄严肃穆的戴在了自己的胸前。他的所有的举动,就像是要完成某项特殊的仪式那样的庄严。

    这条项链的长度尺寸,正好是跟他左胸心口处的纹身平行。这个纹身的图文,是张凤义亲自设计出来的。并让方千逸给请了最好的纹身师,把这设计独特的图文,给纹刺在他的身体上的。

    张凤义所有的行为举止,都被方千逸丝毫不落的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深爱着张凤义了!因为一个重情重义、诚实守信、忠诚伴侣与朋友的人,是最值得人尊敬的!

    尽管现在他已经是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了悔改之意,但他绝对不后悔爱上了张凤义这个人,绝对不后悔自己为了得到这个人,而做出的这些个荒唐的事情。作者:錦澜绣弦

    这一天,张凤义没有吃中午饭,也没有吃晚饭。方千逸看着是着实心疼,但却也是很无奈。总是不能硬撬开张总的嘴巴,硬往里面灌食物吧!

    再者说:总是依靠着输营养液来维持生命体征,也是极其不可取的。他左思右想决定给方龙行打个电话,希望方龙行能够亲自出面来劝说张凤义。因为再这样下去,张凤义的身体一定是吃不消的,再加上他的低血糖,严重了是会昏迷的。

    果然在接到电话没多久,方总就匆忙的赶到了方千逸的住处。方千逸知道他要过来,早就等候在了门口。在进入到这栋别墅的大门时,方龙行的心立刻就提到了嗓子眼儿。

    此时方总的内心特别的忐忑不安,他没有想到将要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爱人时,竟然会是这种感觉。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迈不动步,明明是那么想见到自己的爱人。可结果,真的是要见到了,会是这种心情紧张到了极点的状态。

    方千逸拽着他,先去了自己的房间。他们经过一番简单的商议之后,方千逸首先去了张凤义的房间,想听一听张总的想法。若是他想见方龙行了,方总再进去。要是他不想见,那么方总就只能是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了。

    在方千逸去张凤义的房间的时候,方龙行在方千逸的房间里面是如坐针毡,每一分、每一秒似乎上都是过得如度日如年一般。明明他朝思暮想的爱人就与他近在咫尺,他明明可以大方的走到那个门前,然后就直接推门进去,但他就是犯犹豫了,也着实是做不出来了。

    如是前前后后没有发生这么多事情,若是王海涛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可能就不会是现在的这番景象了。无论整件事情的起因与发展到底该怨谁,到底谁才应该负这个责任,也是不能抚平张凤义心中的伤痛了,更何况现在还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

    方千逸在进入到张凤义的房间时,房间的灯并没有打开。这里的护理人员一见方千逸进来了,忙着起身跟他打招呼。方千逸知道没有开灯是张凤义的意思,也就没有责问护理人员。这两个人也像每次见到方千逸一样,都很识趣儿的在他进入到房间后就出去了。

    “凤义,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不好,但逝者已矣,为什么生者就不能好好的活着呢!海涛大哥他为了能让你活下来,不惜牺牲了他自己的生命,究竟都是为了什么呢!他不就是希望:你能替他好好的活下去吗?”

    方千逸来到了张凤义的床边,然后轻声的对张凤义说道。他本不想提起此事,但又着实是担心张凤义的身体。他认为:纵使是千句万句的安慰话,还不如让张凤义直接的接受,并来正确的面对王海涛的生死来得重要。

    “凤义,你倒是跟我说句话啊!不要总是无视我的存在好嘛!”张凤义依然是没有说一句话,方千逸于是又接着说道:

    “凤义大哥,我知道你能听清楚我说的话。你可以永远都不理我,但请你不要再折磨自己的身体了好吗?就算是我求你了行吗?”张凤义还是没有说一句话,方千逸只好是继续的说道:

    “我想任何人都不希望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也包括海涛大哥吧!纵使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有错,如果非得需要赎罪,那这个人也不应该是你!”

    每当方千逸的话音结束时,这间房间里面就是一片寂静,加上让人充满着恐惧感的沉静。虽然气氛是沉静的,但方千逸能感觉到来自张凤义身体上的抖动。甚至是能听见张凤义的心在滴血的声音,那是一种来自地狱的咆哮之声,一种惊天地泣鬼神的哀乐……

    “就算是你不能或是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但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已经是无法再挽回了。你一直都这样下去,谁都不会好过,我倒是不算什么,但我大哥他是真的会很心疼你的。”

    就算是张凤义一直都不开口说话,方千逸也一直都打算说下去了。要是再这样下去,他敢保证自己一定会憋疯了的。与其这样下去,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让他自己彻底的失去希望了。

    “凤义,以上我说的话,你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但我下面想要说的话,你一定要认真的听,然后再回答我。”方千逸把自己的声调又调高了一些,而且也是从来都没有过的认真。

    “张总,你一定要认真的听我说的每一句话。他过来了,就在我的房间里面,你要不要见?”

    方千逸说完,张凤义依然是没有开口。他以为是张凤义没有理解到:自己说的话里面的“他”到底是指着谁说的,就继续的说道:

    “我是说他,我大哥方龙行,他现在就在我的房间里面,你要不要见他?为了你,我都做到了这一步上,就不要再折磨你自己了好吗?现在我们每个人谁都不好受,更不好过不是嘛!”

    “你自作主张的替我做了那么多事情,什么都对我说是为了我,是为了我好。但你做出的哪件事情,是在切实的为我考虑了?我不是你手中的木偶儿与玩具!

    从一开始我就告诫过你,没有结果的事情,永远都不会有结果,可你偏偏不放过我,也不想放过你自己。方千逸求你不要再自作聪明了行嘛!更不要再把我当成你自己的猎物了,而且我这个人,也不值得你的真心付出与对待!”

    张凤义最近的时间里,除了跟护工简单的沟通自己的身体状况之外,已经是很少说话了。由于今天又收到了王海涛给他留下来的“纪念品”,使他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他的嗓子疼得非常的厉害,声音也变得极其的沙哑了。

    作者闲话:

    求枝枝、各种求!非常感谢在这么忙绿的日子里,大家还都愿意来看偶的文!更感谢你们一直以来对小弦的支持!谢谢大家陪伴了我这么久!我们都要一起加油哦!爱你们哦!么么哒!(#^。^#)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