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一章 我是无心的

章节字数:2453  更新时间:18-05-17 05: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同时,方龙行也读懂了,张小呆的心已经是跟自己产生了距离感,这种距离感是发自内心的。这不同于情人之间的打情骂俏,不同于恋人之间的闹小别扭。这是因为产生了隔阂,才有的那种嫌隙,亦是距离。为了什么?为了一个许啸宇!是的,就是为了那个讨人厌的人。

    “早都跟你说清楚了,你我之间已经是恩断义绝了。是你非要找我来纠缠,还要怪我狠心吗?我想好好的做一番自己的事业,你跑过来凑什么热闹?给捣什么乱?

    还有在我不知道是你的情况下,你为什么要刻意的隐瞒身份的来接近我?你又抱有着怎样的目的与居心呢?有些事情你我心照不宣,何必逼我说出不想说出的话来呢!一直咄咄逼人的是你方龙行!不是我张凤义!”

    张凤义简单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小激动,他本不想跟方龙行说这么多话的,他本打算就当他是空气的。自己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么多的废话呢?不说行吗?不说清楚了,他还是不会放过自己的啊!

    一个毫无道德感的自私的人,就会是吃着碗里的,还会惦记着锅里的。尤其是脚踏两只船的人尤其可恨!明明是骑着马,还要找马。这是什么行为啊?真是自己眼瞎,看中了这种人,还会爱着这种人。

    “我是何居心?张小凤!你说我是何居心?我是没事儿吃饱了撑的行了吧!我无聊!我不可理喻!我就是一个疯子!这回你满意了吧!大家现在都在气头上,我不想跟你说得太过。

    凤义啊!你有睡不着觉的时候,自己好好的想一想吧!好好的想一想,我方龙行有哪一点是对不起你的!为了你的一个许三哥,你就能反过来这样儿对我,至于吗?我在你的心中,还赶不上你的一个朋友重要,你的所作所为就不会让我感觉到心寒吗?张总!”

    这些话,方龙行说的是再实在不过了。他是想要彻底的跟张凤义解决矛盾的,不是跑过来跟他争吵的。不把话给说透了,怎么能解决问题呢!解决问题应该用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不是嘛!可偏偏这些话听在张凤义的耳中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了。

    张凤义是认为:方龙行一面是想跟夏菲儿光明正大结婚,一面还想再跟自己撕磨下去,才找出这个往自己身上泼脏水的理由来的。

    而他自己只要是承认了,并妥协了,他们各自都互相再退让一步,他们还是可以在身体上互相取悦对方的。

    则方龙行从来就没有为了自己设身处地的考虑过,他就是想把自己当成一个玩物而已。他张凤义是什么人啊!能随意的就成为别人手中的玩物吗?能随随便便的就成为——别人可以用来消遣时光的工具吗?

    宁缺毋滥,宁可没有,他也不想得到这些所谓的爱,所谓的怜悯!这只能会让他感觉到恶心!无比的恶心!作者:錦澜绣弦

    这样畸形的爱,太过于炫目,也接近残忍,他张凤义消受不起!这人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可恨之人,也必然是有可怜之处啊!可这可恨之人的可怜之处,真的就值得去同情与可怜吗?

    “我的许三哥,是为了我的许三哥,除了他我还能为了谁呢!在你的心里,就是这样想我张凤义的。方龙行,请你以后离我远一点儿,最好是永远都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你让我感觉到恶心,从头到脚的恶心!”

    说完这些话,张凤义闭上了眼睛,他不想再跟方龙行继续的争论下去了。他把自己的身体完全的贴合在了座椅上,他本来就修长的身形,显得是那么的单薄、孤独与无助。

    同时他美妙绝伦的凤目中,已经是彻底的失去了往日的光泽。那是因为他的心,仿佛在瞬间就被很多的利刃,给戳穿了无数的小洞洞儿。应该是变成了蜂窝煤,或是马蜂窝之类形状的物质了吧!用心碎成渣渣儿来形容也是一点儿不过分的!

    张凤义在闭上眼睛的瞬间,他几近绝望的眼神,被王海涛给细腻的捕捉到了。王海涛的心,也跟着他的张总情绪上的变化沉了下来。

    方龙行是吧!许啸宇是吧!你、你们,一定是要付出代价的!我的张总不开心了,你们也都别想过得开心了。很多复杂的情绪,也涌上了王海涛的心头……他未来的因为保护张总而丧失生命,跟这些都是逃脱不了干系的。

    王海涛几次想要插嘴,但他还是管束住了自己。这里没有他能插上话的份儿,也不适合他来插话。他必须要保证自己能随时的跟在张总的身边,若是失去了这个特权,他就什么都不能为他的张总去做了。

    “凤义!请你原谅我!我刚才是无心的,真的是无心的!对不起!是我的不对!我不应该乱讲话的。求你再跟我说几句话啊!”作者:錦澜绣弦

    看到张凤义的表现,方龙行才彻底的醒悟过来。他家的张小呆又开始变得沉默了,这种无声的沉默是最为可怕的东西。他一旦是不想再张口说话了,那就意味着他真的是在生气了、很生很生气了。

    不但没有解决问题,还激化了矛盾,这是什么事儿嘛!最近他们到底是怎么了啊?这也没这么虐的吧!无奈!天不遂人愿嘛!这就如同就医看病一样,在没有找到真正的病因时,怎么医治嘛!能从根本上得到治疗吗?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好比是放风筝儿,你把手中的线拉得太紧,它就飞不远。你放得太松,它又会掉下来。而当它飞的很高很高的时候,你还是拽着不放,它就有可能会断掉,再也找不回来了。

    方龙行一直都是很自信的,他以为自己手中是攥着这根线的,无论他的凤义怎么折腾,最终他都会是回到自己身边来的。尽管这会儿外面的风很大,他也有把握逆风而行。他便不再说话了,他不想过多的去逼迫那个人。若是真的逼得太紧了,便真的会是断线的。

    整个车内瞬间便安静了下来,如无波澜的湖面一样的寂静。但在这份寂静下面已经是波涛汹涌了,至少有两个人对其他的人动了不好的心思。张凤义不会去恨,不会去怨,但不等于别人不会去想什么不好的事情,乃至于是会去做什么样的事情。

    王海涛很识趣儿的又播放起了,能够让张总安神的曲子。《春江花月夜》、《梅花三弄》、《高三流水》、《平沙落雁》等,都是中国比较古老的且经典的安神曲子。也是张凤义的最爱,只有在这些宛转悠扬的曲子中,他才能使自己的心绪彻底的平复下来。

    一路上车内除了回荡着这些来自天籁的音符之外,就不再有任何的人语声儿了。此时无声胜有声,此时无声已了然。多说无益,还是要看做出来的。不看广告,看疗效吧!

    一顿不温不火的宴席下来,各自都打道回府。离开的时候,张凤义走的很决绝,他头也不回的走了。对自己没有一丝的怜悯与眷顾,他只恨他自己,他把自己的灵魂附上了一道又一道的枷锁。他把自己的心,也关在了一个小小的盒子里。

    作者闲话:

    求枝枝!各种求!这几天各位小主们有没有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呢?俺是会为各位祈祷的呢!愿各位小主们天天都开心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