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 爱过情重痛心扉

章节字数:3088  更新时间:18-10-19 04: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四百九十六章爱过情重痛心扉

    与其做到更好,不如做到不同。张凤义永远都是那一个——不同的存在!一个愿意保持着真正自我的人,有着他最本真的一面。

    在许啸宇的面前,真正的本真就完全的表现了出来。他在许三哥的面前,永远都是一个真正的自由者。

    他跟许啸宇的相处模式,没有一套言行上的固定格式。他所有的表现都是出于本能的最自然,最率真,最率性而为的行为。

    张总不是活出了人们口中所说的那种所谓的自由,其实他是活出了一个真真正正的他自己。

    而正是因为他活出了他自己,所以他才会在许啸宇的面前活得那么的自如、自信、自在、自由,而这些才正是一个人最大的特性和真正的魅力所在。

    因为一个人对自己的充分肯定,才会吸引到一个人为了他而死心塌地的倾倒。

    然而,张总在巨优秀的方总面前,却是就缺少了这份自信与从容。总是觉得自己的不足与欠缺,才会导致他在不断的否定自己。

    其实真正的自由者,并不是像书里面,或是电影、电视剧里面描述的那个样子的。所有的人表现的也不是那么狂热、那么激烈、或是内心中总是充满了与世界对抗的挣扎的力量。

    不,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真正的自由者,总是平静的!他拥有着属于他自己的生活节奏,并且他总是按照他自己的节奏去独立的思考,去郑重地生活。

    真正的自由者,并不刻意的去标新立异,但不论他到底是否是与众不同,他总是能保持平静,拥有一颗平常心。而且恰恰就是这份幽兰空谷般的静谧安然,才使他变得如此与众不同。

    想要获得真正的自由,也是需要避免误区的!一个人能接受的事物越多,越是自由。

    各种的难以接受,都是在给自己的周围竖起一道道的围墙。若是围墙竖的越多,那么,它们不是迷宫就是牢笼。千万不要让这些,阻挡住我们通往真正能获得自由的道路。

    “什么?小义你说什么?”许啸宇正在闭着眼睛,想着他自己的事情,也在计划着下面他将要做的事情。

    许少家小义一说话,他立刻就把自己的眼睛给瞪圆了,直直的看着那个妖媚般风情万种,且极其让人疯狂为之着迷的男子。

    突然间听到张总对他说话,他没有听清楚。更应该说他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到底是听到了些什么。

    “我说:我们做{}吧!”张凤义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说的话,他看着许啸宇的眼神是清明的、是坚定的。作者:锦澜绣弦

    许啸宇被张总给“吓得”立刻也坐直了身子,然后对张凤义说道:

    “我没……没听错吧!小义你不是在跟三哥开玩笑,或是故意消遣我的吧!”

    尽管如此,许三哥还是继续的握着张总的手。从小长到大,他什么场面没见过啊!这话突然间从他家小义的口中说出来,着实是让他太震惊了。

    而且他们做了尽二十年的兄弟,他从来也没有见到过他家小义如此啊!认识这么久了,他第一次如此这般的反常,可见他家大兄弟是受到的刺激不小啊!

    “啸宇,你是怎么了?这不是你一直都很想做的事情吗?”张凤义伸出一只手摸了摸许啸宇的额头,然后笑着对他说道。他的笑很美,笑得很天真、很无邪、很无辜、很苦涩……

    许啸宇同样也用自己的手,碰触了一下张凤义的额头,在确定这家伙不是因为烧糊涂了,才对自己说出这些疯话之后。

    他就放开了自己握着张凤义的手,然后,把自己的身体靠上了床头的床靠,然后对张凤义非常认真的说道:

    “大兄弟!我是很想,不过我更想的是:你是因为爱着我,才想要跟我{}做的。如果,你并不爱我,我宁肯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若是我们真的这样做了,恐怕日后我们就连兄弟都很难做成了。

    这辈子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各种各样的身{}体,我许啸宇见到过的太多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要那种没有爱的{}性{}了。

    所有镜花水月的最终结局,只能是带来感官的沉沦和对本能的麻痹,与自我的无限苍凉。然后,随之而来的就是灵魂跌入无底的深渊。且无处遁形,无法躲藏的极大羞耻感!

    在做过了之后,灵魂是怎样的一种如浮萍一样的空虚,像是一棵无根之草一样的恐惧,你永远也体会不到,我现在是真的怕了!你就不要再跟着蹚这趟浑水了。

    我就是因为胡乱的游戏了自己的人生,到头来才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给丢失了。弄得现在如此的被动,在灵魂上也是留下千疮百孔的。

    爱情这东西虽然有的时候,也是可望不可及的,也是最TAMA奢侈的东西。不过这一次,我只想为了自己的爱情,为了自己的爱人认真一次,我选择走追求真爱的这一条道路。

    在我的眼中,你是唯一一个与其他人有着不同分别的!你是最干净的那个!小义你听三哥的,不要因为一时间的冲动,就做出不可挽回的错误的事情来。到那时,后悔就晚了。

    三哥上半辈子做了太多混蛋的事情了,若是我当时能一心一意的待你。而不是犯浑的自暴自弃的成天混日子、游戏自己的人生,我想我就不会让你受这么多的苦了。

    既然时光并不能倒流,不可逆转,事情已经都是这样儿了。我只能是尽量的去赎罪,弥补我曾经放下的错误。我会等你!等你真正爱上我的那一天,我们再{}做!

    而且我是自愿等着你的,你也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不管怎样我始终都是你的三哥,只是希望看到你充满幸福的笑脸,而不是笑中带着哀伤、苦涩、还有无奈与苍凉……”

    听着听着,张凤义的眼睛湿润了,他一下子扑倒在许啸宇的怀中,他哭了!痛痛快快的,放大声音的哭了起来!

    此时的张凤义就像是几岁大的孩子一样,他在许啸宇的面前,不用有任何的掩饰与伪装,他再也不用绷着他那根——早已经到了崩溃边缘的神经了……

    张总早都对自己说好了——以后再也不要哭的!可结果他还是哭了出来!这是来源于他灵魂深处的呐喊声,与发自内心中歇斯底里的咆哮声。

    这些年,他实在忍的是太辛苦了!曾经的他总是在一味的委屈自己。这次,他打算痛痛快快的哭一场,然后就忘记过去的所有……开始一段全新的生活!

    在非常必要的时候,人真的是该发泄一下情绪的。即便是全世界都不曾听见,也要让这些回声激荡的更为久远。作者:锦澜绣弦

    张总太需要释放一下他自己了!若是不完全的摘下自己的面具,他永远都会活在桎梏中,而得不到彻底的解放!

    是啊!人生苦短,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为了我们自己而存在的!他又何必把自己弄得这样辛苦呢?!何必要只成为用来取悦别人的小丑儿呢?!我们不是卖艺的!不是靠杂耍过活的好嘛!

    许啸宇一手搂着张凤义的身体,一只手抚摸着他那比蚕丝还要光滑与绵软的发丝,算作是默默的安慰他了。

    许啸宇靠着床靠,顺手从床头柜上拿了些纸巾来,他轻轻的给他的宝贝——他此生此世最稀罕的那个人,擦拭着流出来的泪水。

    并由着他家小义的性子,让他痛快的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不让他哭痛快了,真的是会把他家的这个呆子给憋坏了的。

    到了这个时候,许大少等了多年的事情——他想要的一切,突然间摆在了他的面前。他不但是没有头脑上的冲动,反倒是变得更加的冷静与清醒了,真是大悦反怯。

    许啸宇这不是在认怂,他现在呈现给张凤义的是更趋于理智与成熟的爱。他们已经不再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他也再不是那个只会犯浑,只知道胡作非为的富二代了。

    再者,人也总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个体。总该会在得失之间不断的徘徊,而且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都很难的做出最终的抉择。

    曾经的他们一同成长;一起求学;一起欢笑;一起游戏;一起工作,一起走遍世界的各大城市与村庄,一起……是啊!很多个明天的明天,他们仍然还要一起继续呢不是嘛!

    许少太了解张凤义了,因此,他根本就不可能只是贪图一时的高兴,做出让两个人都后悔的事情来。要么,最难收场的是他自己,最遭罪的也是他自己。

    再则,许少爷筹谋的可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下半辈子,他可是要下半辈子都只搂着这一个人睡的啊!他怎么可能只顾着贪图一时间的欢愉,而让自己损失了太多呢?

    他要把属于他们的所有的最美好的时刻,都留在他精心的布置中,并给他们二人留下一个更加美好的回忆。

    他跟他的第一次,怎么就能如此的草率、轻率,还是在这种趁人之危、趁火打劫的情形之下呢!

    

    作者闲话:

    求枝枝!各种求!说句真心话,真的是特别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俺滴支持!爱你们哦!(づ ̄3 ̄)づ╭❤~么么哒!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