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一十六章 红尘醉笑苦连连

章节字数:3082  更新时间:18-11-08 05: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五百一十六章红尘醉笑苦连连

    “那我就代替他们向你道歉了!都是我这个做直接领导人的没有带好自己的团队,让许董事长您操心了,保证下不为例。请董事长大人随时监督、检查、批评、指正。”

    张总非常俏皮的看着许啸宇,并跟他打着趣儿的说道。

    他是想借此分散许啸宇的注意力,不要逼着他回休息室去休息,跟三哥聊上一小会儿,他还是要回去工作的。

    “小义,你要是实在不想回去睡一觉儿,就先在沙发上躺一会儿。来躺在三哥的腿上,我用自己的腿给你当枕头。”

    许啸宇怎么会不明白张凤义的意思呢!他便顺水推舟的对张总说道。

    顺便着也就挪动了自己的位置,在沙发的一侧靠边儿处坐了下去。并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示意让张凤义把自己的头放在他的腿上。

    自从他跟关英爱离婚的事实既定后,他们兄弟两个人见了面之后,会感觉到别扭,会感觉到尴尬的气氛,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没有了。

    他也便不太在意,或是纠结该如何的面对张凤义这件事情了。

    “知我者永远都是三哥也!哈哈哈……”张总笑了,笑得很开心,他的笑声很好听,像极了不谙世事的孩子们的天真无邪的笑声。

    而来自他灵魂深处的苦涩,也只能是自己默默的吞咽与品尝了。

    张总呢!就按照许啸宇的建议,躺在了沙发上,并把自己的头枕在了许总的腿上。

    此时,他的最佳姿势,的确是更适合躺、卧、位的。自从他这小菊花的贞、操、碎了一地之后,的确也是需要“休养生息”的。

    此时,张总的那个啥、那个啥,正是:菊花残、满地伤的状态中Σ(⊙▽⊙”a,被某只勤劳的小蜜蜂儿给蜇、肿了哦!

    啊哦!好像是应该说:被某只革命的老、黄、牛给辛勤的耕耘(开垦)过了哦!吾擦、擦!脸红、心跳、好羞羞……

    张总的身材超级好看,他站立的时候,像是俊秀挺拔的青松。躺卧的时候,就像是蜿蜒的长江一样的秀美多姿。

    “我还知道小义你为什么会在知道了:我去过了你的办公室后,在回来后的第一时间里,就立刻过来我的办公室的原因。”

    许啸宇抚摸着张凤义柔软丝滑的头发,然后,低头看着张总的眼睛说道。

    “那三哥你说说看,我为什么要立刻过来。”张总笑看着许啸宇的眼睛,然后,又把问题重新丢给了许啸宇。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是因为在乎三哥,在乎我的感受才前来的啊?还是在你的心中有了别的计较,想要跑过来找我理论的?”

    每次张凤义跟方龙行见过了一次面,许啸宇的心都会提到嗓子眼儿。作者:锦澜绣弦

    就是怕这二人把有些事情在一起对正了,摆明白了,那就真的是没有他许啸宇啥事儿了。

    而且,他的这个兄弟,恐怕在知道了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后,会记恨自己一辈子吧!

    其他的都是次要的,就比方说一直都隐瞒方龙行跟夏菲儿,并非实质性的情侣的这件事情,就够他受的了。

    “我能找三哥理论什么事儿啊?要说到在乎,我也很在乎大哥、二哥的感受啊!绝非只是在乎你一个兄长的感受啊!

    不过嘛!你四弟我就是心眼儿小的一个人,我就是在气你没有把:跟关英爱正式提出离婚的事情先告诉给我知道!而且,好像某个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还给我玩儿起了一次关机拒接模式。

    我就是想要问问许啸宇同学你究竟是怎么想的?这辈子最服气的就是这点:有些事情,都是你们哥们儿三个事先商量好的,到了事情的最后,我才是后来知道的那一个!”

    “有些事情,即便是我们哥们儿三个事先商量好的,都是于你有大益处的。大哥、二哥他们可都是更倾向着偏袒你多一些的啊!”

    “啸宇,你别避重就轻的说啊!这样一点儿可都不像你了!做人呢!要厚道一点儿,那你说说看,为什么不想让我干涉你的事情啊?”

    “小义,那还用问嘛!你的心里比谁都清楚,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若是不把自己给逼上绝路,你怎么才能愿意接受我呢?我想要跟你在一起,必须做到让你全程、全方位的无忧。”

    “好一个没有后顾之忧啊!啸宇,你觉得我们两个人会有未来吗?我现在就连自己都接受不了自己了,你还愿意接受我吗?

    我就是一个毫无底线、毫无原则,且毫无廉耻的破、烂{}货!说真的,我不但是嫌弃厌恶自己,甚至都开始渐渐的讨厌自己了。”

    张总今天的笑容特别多,他在数落自己不是的时候,都是笑着说的。

    他笑得那叫一个云淡风轻,那叫一个洒脱成性,那叫一个放纵不羁啊!仿佛他自己就是古代青{}楼中以卖笑为生的歌、舞、伎似的。

    他受到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在别人的面前,他释放不出来,只有在许啸宇的面前,他才能完全的放松下来。

    他所有的脆弱、软弱、无助都在许少的面前,表现的毫无遮掩。

    “小义你万万不可胡说!你再胡说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啊!记住:谁不要你,三哥都会要你!忘了那个混、蛋吧!以后哥都会好好照顾你的。你若是现在肯,我立刻就带着你回家见父母。”

    “三哥!你怎么这么傻啊!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今天如此不堪的我怎么能接受你呢?

    都是我不好!我不但是害了我自己,我还害了你!你好好的一个完整的家庭,就因为我胡闹、犯浑时的几句话,就给搅合散了。都是我对不起你!对不住你啊!”

    这次张总不笑了,他落泪了,他的眼泪再次如决堤的河水一样的,在他绝美的凤眸中随意的、肆意的,奔腾着流淌了下来。

    说好了不再流泪的,可张凤义还是心痛了!他在心疼着他的好三哥。

    一想到三哥因为自己的不接受,可能这辈子都是会单身到老,张总就会难过异常!可他怎么也不能说服自己接受他!

    时间,带不走真正的朋友;岁月,留不住虚幻的拥有。这句话最适合形容这兄弟二人的关系了!也是对他们两个人最好的总结!

    一个人当另一个人是永远的亲人、兄弟、朋友,一个人却总是患得患失的——给自己制造了很多拥有了对方的假象。

    的确是够讽刺的了,可偏偏某个人却又那么的心甘情愿,且甘之如饴的一直傻下去!

    许啸宇听了张凤义的话之后,心如刀割!是啊!是他许啸宇一直都在做梦!做的是不愿意醒来的春秋大梦!

    他家小义一直可都是在当自己是兄弟啊!他何时有对自己承诺过像情侣一样的——“我们今生今世一起走呢”!

    即便是答应了,也是一生一世的兄弟情,共同守护彼此的亲情啊!

    或许是他许啸宇奢望的太多了,想要得到的太多了吧!是自己太过于的贪心了吧!

    生活中每个顺风顺水的人,都很难想到逆风的结果。

    许少在张小义的面前,算是尝尽了逆风的结果所具有的真正的含义。

    他是屡屡受挫,且越挫越勇,毫无半点儿想要退却的意思啊!

    “小义,不哭!三哥不逼你!若是哪一天你真正的想通了也不迟。哭什么,你我还是最好的兄弟啊!咱哥们儿还用说这些吗?

    我现在是单身了,不过我也快乐了啊!最起码的我得到了解脱啊!从此以后,也不会再背着欺骗人家姑娘的感情的包袱活着了啊!”

    许啸宇就算是心中再不舒服,可他不是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状态了嘛!

    他也便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了,就开始哄躺在自己腿上的那个——已经哭成泪人儿的兄弟了。

    一个从不轻易流眼泪的人,几天之内在他的面前大哭了两次,这不是因为苦到了极点,又是什么呢?

    原来,强者不是没有眼泪,而是一直都在含着眼泪奔跑……

    许啸宇看着那叫一个心疼啊!而导致他家小义哭的原因,他也是应该算在内的,他也是有份的,他许啸宇也是需要负责任的啊!

    张总真的都快被这些个口口声声说着深爱他的人给逼疯了!作者:锦澜绣弦

    许少的爱!就如烈酒,太浓烈,又太畸形、太变态!他亲手编织了一张大网,在一步步的逼着他家的小义就犯。

    张总继续的哭,不回答他说的话,许啸宇就继续的说道:

    “是三哥自己想过几天的清净日子了,这也跟你扯不上什么关系啊!好兄弟你可千万别有什么心理负担啊!

    这都是因为我自己没有处理好自己的家庭,与夫妻之间的相处关系,还连累了你受到了委屈。

    我已经知道了关英爱去找过你的事情,你看,这些都不怨你吧!何必要把自己活在负担与自责里面呢!”

    张凤义就像是没有听到许啸宇说话似的,他的眼泪更是掉个不停了。

    他家三哥待他如此的好,他总是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来。许啸宇越是哄他,他就越觉得难过。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