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五十五章 念你成疾思如狂

章节字数:2481  更新时间:18-12-17 05: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五百五十五章念你成疾思如狂

    而且张凤义知道:关英爱对许啸宇始终都是没有放弃的,若是此时再让她看到自己,她的心里面也是不会好受的。

    张凤义为所有人考虑的都比较周全,唯独忘了他自己……

    他这个人太自律了,因着他的自律让他变得更加的优秀。相信老天一定都不忍心去辜负——那些懂得自律的人!

    深沉厚重是第一等资质;磊落豪雄是第二等资质;聪明才辩是第三等资质。而:“德高者升官位,功多者厚俸禄。”

    张总这个人内敛而深沉,温厚而稳重(敦厚持重),单纯而重感情,他总是被自己的善良所伤,而恰恰成就他的就是他的这份良善与信实、真诚与重义!

    其实,在张总的心里认为:别人怎样做,怎么活,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也可以说跟他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因为他也不能左右或是过多的干涉别人的决定,但他完全可以掌握并改变好他自己!但他却愿意把善良、把美好留给别人!

    可也是哦!我们生来就是为了改变、改进、进化的。我们学会了测量时间、计划我们的事业,以及我们整个的生活儿。

    而这一周期不能只是在几个月,或者是几年,而是我们的一生都在不断的发展中变化。

    生命如此的短暂,无论我们做什么,都要继续的前进。只要生命健在,就不能停止不前……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她不会因任何人的消极而停止……

    任正非先生送给所有有梦想的人的就是:“我不觉得跌倒可怕,可怕的是再也站不起来。”

    他在没有资本、没有人脉、没有资源、没有技术、没有市场经验,只用一个勇敢向前,并始终如一执着了二十七年,就把华为带到了世界500强,行业世界第一的位置!

    任先生赢得了这个时代,真是太、牛、气了!正如在丛林的生存法则中所述:最终能够活下来的,往往不是最高大、最强壮的,而是对变化能做出最快反应的物种。

    未来没有稳定的工作,只有稳定的能力!我们的未来只有一种稳定,那就是:有本事的人到哪里都有饭吃!

    即使是身背巨债,只有信念不灭、积极向上、不屈不挠、不向命运妥协,依旧可以东山再起。作者:锦澜绣弦

    打铁必须自身硬啊!人的一生中不断的完善自我,修正自我,才是最为重要的!

    “小义……”许啸宇本来还想要说出更加坚定的话语,要用来说服张总的。

    可是当他看到张凤义已经是站起身来,那就证明他家小义要送他出去了。

    要是他此时不走,那么很可能他们兄弟间的相处气氛,就由刚才的轻松变得紧张,从紧张就又变得尴尬,从尴尬就又变得僵硬了。这当然不是许啸宇想要、想看到的了。

    “三哥的心意,我岂能不知道呢!只是今晚是个比较特殊的日子,你必须回去。明晚你再过来这边睡,我却什么都不会说。”

    为了不让许啸宇感觉到难过,张凤义到最后还是选择了以这样的方式,作为今天小聚的结尾。

    要不然,当他看到他家三哥脸上的失望、失落的表情,心里面也是会难过万分的。

    “好,三哥听你的话,明天早些过来陪你。本来今晚给你带来很多好吃的东西,可结果都变成了丢进垃圾桶的垃圾!咱不说这些了,小义想吃些什么,我让家里的厨师们再给你做,明天过来的时候带给你。或是请那些个饭店的主厨,到公司来给你做。”

    许啸宇一边说着,就一边随着张总往门外走去。作者:锦澜绣弦

    “吃什么并不重要!也不用再麻烦了。三哥最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最缺少的是什么。我的好、我的坏、我所有的弱点,都像是透明一样的呈现在你的面前。只要是我想要的三哥能给我,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一句类似祈求的含沙射影,张凤义相信许啸宇必须会明白自己的心,也会适当的去收敛自己的行为。

    “那怎么能行?!小义你天天都这么辛苦,要是再吃不好,这身体怎么能撑得住?还有就是你放心!有些事情,三哥会去仔细斟酌的,虽不能做到万全,但绝对会有个尺度。”

    心知肚明,这也算是许啸宇对张凤义的一句承诺吧!即是承诺,就必须要去兑现,即便是不能全部兑现。至少也会有个度,绝对不会再胡来、乱来的!

    “那就好!三哥放心吧!咱这身体可好着呢!”

    “身体好也不行!现在年轻拼的是体力、精力、活力,那上了年岁呢?现在必须得学会养生,学会保养自己。我可不想让你变成一个只要工作,不要命的老顽固。”

    兄弟二人,肩并肩的行走着,他们一边攀谈着,一边就往楼下去了。

    “三哥刚才还说自己年轻呢!现在就说老了!也不知道咱俩站一块儿,谁看上去才像是个大叔。”

    “好!咱家小义年轻,小义最年轻了!小义看上去像个刚毕业的大男孩儿一样。三哥现在跟你站在一起,都能给你当叔叔了,这么说话你可满意了?”

    “愁死了三哥!三哥看上去也不老啊!谁能把你当成大叔看待啊!对了!许啸宇!我若叫你叔叔,你敢答应吗?”

    “敢啊!有什么不敢的!只要是你敢叫!我就敢答应!”

    “许叔叔!”

    “哎!乖孩子!张大侄子好啊!你若乖乖听话,许叔叔我天天都给你买糖吃。”

    说完,许啸宇就一个健步向前跑去,他怕跑慢了,他家小义的天马流星拳就会落到他的身上。

    “许啸宇!许大叔!许大爷!你倒是别跑啊!”许啸宇在前面跑,张凤义在后面也快步的追了上去。

    他们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跑着,亦如匆匆那年,校园里的那一白一黑的你追我赶……如蝴蝶翩翩起舞的俊逸身影……

    兄弟两个人依然是有说有笑的,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最后,张总一直目送着许啸宇驾车离开,直到看不到他的车子为止。

    一阵晚风吹来,张总不禁打了一个喷嚏,而后他就往回走了。回来的路上,他无心欣赏美丽的夜景儿,只是在心中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不知不觉一年的时间,就又到了金秋十月,这日子过得真是飞快啊!”的确是够快的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想着前面的时间飞快,张总的心就又变得敏感了起来,尤其是秋天的时候,人的情绪都比较惆怅。

    因为谁也不愿意看到落叶,与万物都逐渐走向衰残的景象,那种破败让人看了之后真的是很不舒服呢!

    寂寞与孤独,患得与患失、浮浮与沉沉、空虚与哀怨……好多种能让人痛彻心扉的情绪,很快就包围并席卷了张凤义那——孤独、茫然且无助的灵魂。

    何为孤寂?夜幕、寒露、秋风吹;何之为思?惦念、静默、痛了心;想你、念你……

    日月惨淡、星辰无光、大地失色;万物终是谁的谁?!是你我的挚爱!这苦杯我必喝,因为我无可躲……

    想你,念你,思之如狂,却不得见你。既然你已无意,我又何处去寻找解药?

    那些所谓的良药、妙方,也只能用来证明:我的病入膏肓且无药可医……念你成疾……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