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 无限希望终成殇

章节字数:2978  更新时间:19-02-18 07: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六百一十八章无限希望终成殇

    许啸宇看到了方龙行,也没有理他,抱着张凤义就往大门里面进。

    方龙行哪里肯啊!他上前一步就拦住了许啸宇的去路。若不是考虑到他现在还抱着自己的命根子,恐怕他早都想要挥拳头胖揍许啸宇一顿了。

    尽管方龙行没有直接动手,就他那看向许啸宇充满了敌意的小眼神儿,若是能够化成有形的实质,恐怕早都已经把许少给切成渣、渣儿了。

    方少也非常顽皮的在心里面,问候了许啸宇家的祖宗三十六代。不!是自从有他家祖宗开始算起,都一一的给问候了一遍。

    事实证明:果然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就连自家的祖宗都跟着受累、遭罪啊!

    人早都已经都烟消云散了,还时不时的会被某些不孝子孙的“仇、敌”,给提出来咒骂一顿,这又是招谁惹谁了呢?

    这年头啊!当个人家的祖宗,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就连个早已经作古的人,都死不消停啊!怎么就摊上了这么多的败家玩意儿了呢?服了!

    祖宗们要是真的有灵,恐怕早都能被气活过来了!并跳出坟墓,非得给这些个小兔、崽、子们一顿棍棒不可!

    打得你满地找牙!谁让你就连我与世长辞了,都不得安宁滴!小王、八羔、子!看你再扰民滴!不打得你小子心服口服,我就不叫你家祖宗!(#^。^#)

    (写了这一段儿满身是汗啊!手心儿里也都是汗!祖宗们可莫见怪啊!俺真滴不是不孝子孙啊!还请您们大人有大量!多多海涵!给您们磕头了啊!再也不敢随便儿的问候祖宗了!)

    这时,张凤义才在许啸宇的怀里抬头,看到了方龙行。他在看到了方总的一瞬间,就感觉酒已经是醒了一半儿了。

    刚才还觉得头晕的他,立时间就觉得清醒了不少,立刻对许啸宇说道:“三哥!快放我下来!”

    张凤义在见到方龙行之后,他的心是狂跳不止啊!他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如此,在想不通的时候,就想到可能是由于酒精的作用吧!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做了贼之后,被人抓到了似的。又还像是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人的亏心事儿或是不该做的事情似的。

    他为什么要心慌啊!为什么要觉得脸红啊!为什么要觉得不好意思啊!为什么觉得自己理亏啊!

    “小义,小心别摔着了!”许啸宇听了张凤义的话,把他放了下来。作者:锦澜绣弦

    张凤义双脚一落地,有些站不稳,许啸宇又立刻去扶住了他。于此同时,方龙行也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扶助了张总。

    方龙行一看清楚张凤义脸上的颜色,再加之近距离的接触,让他又闻到了张总身上轻微的酒气后,他就立刻关心的对他说道:

    “老婆!你喝酒了?!你明知道自己不能多喝,为什么还要喝啊!你看你,脸都红成这个样子了。很难受对不?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吧!”

    张凤义一下被方龙行给搀扶住了,他的手一触碰到自己的身体时,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被电击打了一样,下意识的就推开了方龙行扶着自己身体的手。

    “谢谢方总!我没事儿!三哥,我们回去吧!”张凤义在推开方龙行之后,看着他说了上半句,而后又看向许啸宇说了后半句。

    “姓方的,你可以走了。我家小义不用你来操心,我会照顾好他的!该送他去医院的时候,我必须带他去,这个也不劳你来操心了。还有,你们早都已经分手了,以后请你不要再叫我家兄弟,这么恶心人的称呼儿!”

    听了许啸宇的话,方龙行很是气氛。真是可笑啊!我们家里的家务事,什么轮到你一个外人来管了呢?于是他就对许啸宇说道:

    “许啸宇!你给我注意点儿,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嘴!”

    就差没有对许啸宇吼出来:“你算是哪根儿葱,你又算是哪头蒜,你凭什么管我的家事儿!”

    但碍于他家媳妇儿在场,总得给他家三哥留点儿薄面吧!要想治理许啸宇他有很多的方法,也犯不着逞一时之快啊!

    转而他又拉住了张凤义的手臂,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不断的摇晃着,然后撒娇儿的说道:

    “老公!对!凤义我就叫你老公吧!或是叫丈夫!叫亲爱的!叫宝贝儿!叫当家的都行的!凤义我的好老公!”

    “亲爱的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嘛?你知道这几天我有多担心你吗?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你就给我一小会儿的时间好不?好不好嘛!凤义,你可不能糊涂到让那些不相干的人,离间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啊!”

    说着,他还向着张凤义眨了眨眼睛,一副很是无辜的样子,让人看了不忍心发火儿,且也是非常撩人的。

    方龙行也是一直都在隐忍着,自刚才看到某只那样抱着自家的媳妇儿,他竟然是好脾气到没有爆发,就够有涵养的了!

    这种忍一时风平浪静的心态,支撑着他依旧是找了张羊皮给自己披上,或让大灰狼能够装成小白兔儿,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就是相当于是被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面吞、咽了。

    其实,在最想对张凤义说的是:“老婆大人,真的好狠心啊!你把我一个人丢在了澳门,一声不响的就走了,你就不会担心我吗?宝宝不开心了!很不开心!”

    “而后也没有告诉我你去了哪里,我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发信息你也不回的!后来我找了人去机场寻你,也未见到你的影踪,你就这样想要躲着我吗?”

    “我自己一从澳门赶回来,就天天来这里等你,这好不容易才等到你的,而你又要无情的把我给推开,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你的心真的是铁石做的吗?为什么要如此的对待我?”

    “现在就连许啸宇都能随意的欺负我了!你也忍心嘛!我才是你正牌儿的爱人、家人啊!我才是你的老公啊!我才应该是你最应该去亲近的那个人啊!”

    总之,现在在方总的心里面,有很多的话想要对张凤义说。可是他还是忍住了质问与指责,用了最为本能的哄妻模式,也采取了最为温和、温柔的对待方式。

    方龙行哪知道他家媳妇儿是第二天才离开澳门的啊!一个人混到对自己的爱人的所有一无所知的程度,的确是活得够憋屈的了!

    这是什么样儿的一种毅力在支撑着他砥砺前行啊!不给他方龙行点赞,给谁点赞啊!

    “想我?是吗?好啊!你也看到我了!我这不是活得很好嘛!也很健康!你也不用再虚伪的担心了!你再怎样觉得委屈,那也是你自己找虐,也是你的一厢情愿、自作多情、自作自受!再见!”

    张凤义伸出另一侧的手,打掉了方龙行正在摇晃着自己手臂的手。

    然后大踏步的往主门口走去,他的身影修长挺拔,腰板儿特直,走路生风,一点儿都不像是喝过酒的样子。

    在张凤义走出了几步之后,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就又回头对方龙行说道:

    “方总您这话说得可还真是可笑啊!既然您个人认为我们之间的关系是亲密无间的,那为什么就能达到轻易的让别人给离间了的程度呢?!您不觉得这很矛盾吗?”

    说完,张凤义就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他这是在给方龙行做出暗示。暗示他们之间因何会闹成这样儿,他在等他跟自己亲口承认!

    是啊!心凉了!心冷了!心伤了!还需要再去废什么话吗?现在在他们之间还剩下什么了呢?

    而当爱到荼靡,也就是说意蕴生命中最灿烂、最繁华,或最刻骨铭心的爱都即将失去。

    那么,活着的人,无疑就是被掏空了心(灵魂)的行尸走肉!虽然活着,却跟个死人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最大的区别也就是存在着的生命体征而已,除此以外再无其他!作者:锦澜绣弦

    有时候,张凤义也在想,或许是自己不够大度、不够宽容,而自己也只看到了恨怨与欺骗,并没有看到任何一丝爱过的痕迹。

    他想要去给某个人悔改的机会,解释的机会,想要给某个人重新开始的机会,也想重新的接受某个人。

    可是呢?诚意呢?诚意在哪里呢?他一直都没有等到,也没有真真切切的看到、感受到。

    自己还要再去相信那些个虚妄的、虚无的不可能吗?自己总是在抱着无限的希望,而次次又都得到的是失望。

    难道让那个人亲口承认了那件事情,就有这么的难吗?好累!他现在一心只想着回去好好的休息休息。一连十天的忙碌下来,他的确是够累的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