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一章 温柔节制乃纯爱

章节字数:2524  更新时间:19-02-21 07: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六百二十一章温柔节制乃纯爱

    许啸宇疯狂的嗅吸着:他家小义身上传来的清新淡雅的香气,令他感觉到十分的满足。

    许少此时的心情儿极好,就像是把自己的整个世界都抱在了自己的怀中一样。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踏实感、满足感、幸福感。

    刚才在楼下看到方龙行的时候,许啸宇就又觉得自己时间的紧迫。若是再这样下去,他都不知道自己的胜算还有多少。

    方龙行越是锲而不舍的对他家小义死缠烂打、死命的纠缠,而张凤义本身对其始终是不肯放下。这也让身为当事人,又是旁观者的许啸宇感觉到恐慌。

    别人不了解小义,他许啸宇太清楚他的为人了,这无疑又是许啸宇心上的一道枷锁。

    再加之许少本人也是很矛盾的,若是换做别人,无论自己用什么更加卑劣、拙劣的追求手段,都可以如愿的达到最初的、不耻的目的。

    只是对他家的小义,他此生最为深爱的人他不能,同样也不敢去做。

    去对他做出什么猪狗不如,或是会让自己追悔莫及的事情来。在这一点上,许少可是从未糊涂过。

    三哥的为人再怎么不着调、不靠谱儿,他也不会把那些个用来对付别人的——不入流的、且下三滥的手段,亲自用在他家小义的身上,也根本不会去实施。

    这份人类最为原始的纯爱,是许啸宇看得极其重要的东西。保护好他所爱的人,不让他的身体受到自己兽、性的攻击,这是许啸宇的本能,也是多年来他控制的最好的一面了。

    人都有好与坏的双面性,一半儿是天使,一半儿是魔鬼。而许三哥则把他最天使的一面,展现在了张凤义——他此生挚爱的人的面前。

    温柔节制乃纯爱,许啸宇把最为温柔、最为体贴、最为柔情的一面,全部都给了张凤义!

    这也是三哥人格里面最为纯粹、最为自律的表现了,在某些地方看来许总的为人也是不赖的。

    因为三哥懂得:人生不是短途跑,而是马拉松——距离长、强度大。若是想让中途少受伤,就需要自律,而只有做到了才是自律的顶级表现。

    顶级的自律,并非是拼尽全力,在短期内的野蛮生长,而是在长期内合理的计划,并规律作息,使人生前进的步调合宜、从容、可持续……

    他和小义的感情能发展至今,良好的维系至今,也是因为这种他在自律(严格要求自己的行为)之后,才有的可持续性的发展。

    现在都快苦尽甘来了,许啸宇怎么能够去破坏这份——经过多年的努力,才建立起来的美好呢?

    他平生最忌惮的就是方龙行,现在只要他家的小义不再跟方龙行和好,他就可以百无禁忌、无所顾忌了。

    当看到方龙行纠缠他家小义的时候,他还是会感觉到心慌、感觉到没有把握。作者:锦澜绣弦

    生怕有一天他们二人和好了,自己又得重新面对没有小义陪在身边的孤独了,那滋味儿这辈子许啸宇都不想再去尝试了。早就已经习惯了的习惯,也是很难戒掉的不是嘛!

    因为,受到了某些比较强烈的刺激,三哥今天一反常态了,可他绝对还不至于是:对张凤义干出什么混、蛋到底的事情来。

    “好!我不动!三哥想抱多久就抱多久!”

    听到许啸宇在自己耳边低声的恳求,与郑重的承诺。张凤义实在是无言反驳,也就任由着许啸宇抱着自己了。

    他知道三哥不会为难自己的同时,也充满了对三哥的无限的愧疚。

    这不是一种同情,若是只因为对他家三哥的同情心,他才会这样做。那么,张凤义也会觉得自己也是个同样可怜的人。

    张总不想去践踏与三哥之间的友谊、情谊、亲情,因此,他不能以施舍者的角度,抱以对三哥同情的心理去可怜他,那样,他张凤义就不配得到三哥全部的关爱!

    自己现在已经是千疮百孔了,就不应该再去伤害他家三哥,可他能够给他的,也只能是兄弟间能够给予的温暖。

    张凤义感受着透过衣物,许啸宇身上传递给自己的温度,有那么一段片刻时间的失神……

    若是我此生,就跟三哥一直相拥着彼此过一生也不错!或许,应该是到了彻底该放下他的时候了。

    再见吧!我的龙隆!不!你已经是属于别人的龙隆了,我张凤义真是太可笑了,太自我感觉良好了不是嘛!

    或许,你从来就不曾属于过我!我从来就不曾拥有过你!自作多情、自作自受、自取其辱的那个人,那个跳梁小丑儿,始终都只是我自己而已!

    可是龙隆你知道我有多么的不甘心吗?我爱了你那么多年,心甘情愿的等了你那么多年。却又在可以完完全全的站在你身边的时候,默默的守护了你那么多年……

    龙隆!你来告诉我!你怎么能让我做到:说放弃你就放弃的程度呢?我的心,你又什么时候才能够明白呢?我恨你!也恨我自己!不是你贱!是我比你还要犯贱!

    一想到方龙行,张凤义忽然间就推开了许啸宇,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对了,他才想起来,那个人刚才好像是没有走啊!真搞不懂,那个人还想要出什么幺蛾子,还想要怎么来羞辱与对付自己。

    他这样做究竟是有什么目的呢?不会又是想要来坑害自己吧?要真是这样,方龙行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张凤义一边走一边想着,他现在的思想都比较错乱了,搭错了的神经,以致于都让他陷入到了矛与盾的死结中。

    也导致了他完全的忽略了,刚才自己对他家三哥所有的失态。

    许啸宇被他突然间这么一推,也是站在原地愣了十几秒钟。这种心情儿啊!简直是零乱不堪了啊!就好比是烧得正旺的火炉,被立时间泼上了极寒的冰水似的。

    不过,他立刻就反应过来了,他家小义绝对是有哪里不对劲儿的地方,就马上跟着张凤义去了他的办公室。

    许啸宇一看到张凤义急匆匆的脚步,就没有开口去叫住他,只是默默的随行在他的身后。

    在不知道小义心里面想着什么的时候,许啸宇轻易是不会冒失开口、心急发言的。

    他每次跟张凤义的谈话内容,都是有针对性的问题,要不然,他会失去掌控全局的主导能力的。

    本来他就处于比较弱势的地位,自然会为了自己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与冲突了。作者:锦澜绣弦

    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情;画蛇添足的事情;没事儿给自己找事儿,庸人自扰的事情;弄巧成拙、反美不美的事情,一概都要杜绝!

    张凤义来到自己办公室的窗前,一看那个人依然是站在那里没有走,心里面不禁又是一阵复杂的情绪在涌动着。

    而且他发现:此时,外面已经下起了雨,在仔细观看这雨势后,他断定这场雨在短时间内,是不会停下来的。

    再去看雨中站着的那个人,不知是淋了多久的雨,头发就像是被水洗过了一样,就连全身的衣物都被雨水打湿了,且紧紧的贴、合在了他的身上。

    当张凤义看到这种情形的时候,心中就像是被千斤重的大锤给重重的砸了一下似的。

    他二话不说,拿起衣帽架上挂着的雨伞就要往楼下跑去。此时,他完全忽略了自己的自身形象问题,恨不得马上跑到那个人的身边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