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四章 矛盾之灵得释放

章节字数:2486  更新时间:19-06-04 06: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七百二十四章矛盾之灵得释放

    是的!许啸宇说出的每一句话,对他来讲都是非常扎心的!他在怨恨自己的同时,又对许啸宇充满了无限的歉疚、怜惜与同情!

    若他张凤义不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他完全也可以什么都不管不顾。

    若他张凤义是那种喜欢游戏人生的人,他完全也可以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去放纵自己肉、体上的情、欲。

    可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他不是别人!他是他的半条命,也是此生需要他倾尽所有去爱护、珍惜并保护的家人!

    张凤义的内心非常的纠结,他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然后尽量的压低了声音对许啸宇说道:

    “许啸宇!你今年几岁吗?我的好三哥啊!我们都已经三十几岁了好吗?我还没有说什么呢?你就开始跟我耍起小孩子的脾气了!真有你的!”

    “你有你的委屈,你有你的不易!你可以随意的逼我,我没有任何的意见,毕竟是我张凤义先欠了你的!可是,你又何必逼你自己呢?相安无事的生活,有什么不好吗?”

    “你难过了,我就不会心疼了是吗?你不开心了,我就会好受了是吗?你伤心了,我就能够开怀大笑了是吗?你到底明不明白: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知道吗?”

    说着,张凤义放下了手中端着的咖啡杯子,他也站起身来,伸出一只手,直接就扯住了许啸宇的领带,就往浴、室的方向拽去。

    许总这人高马大的英挺俊逸身姿,就这样被张总像是牵着自己的宠物狗一样的拽着走了。

    许大少爷是跟在张总的身后,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了啊!他家小义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这是一定的!

    谁让他自己没事找事儿,放着好日子不过,非得给自己找别扭(找抽)呢!想给他家小义找茬儿,那他就是等于自己给自己找、死啊!以前他不是没有领略到他家小义的厉害啊!

    张凤义拽着许啸宇一边走,嘴里是一边说着:

    “许啸宇!你这个比我还要傻瓜的二百五,今晚你是想要气死我啊?喝酒了是吧?喝酒了就是借口吗?喝酒了就可以借着酒劲儿犯浑了是吗?待会儿我就要让你好好的清醒清醒!”

    可怜的许少就这样:被发了大脾气的张总给拽到了浴、室里面。作者:锦澜绣弦

    他们一进、入浴、室,张总就把他拽到了淋浴器的下面,用另一只手把控制器上的水温给调到了三十八度,并直接就打开了控制出水流量的阀门。

    张凤义伸出手先试了一下水温,在他确定了水温正好之后,他就直接把许啸宇推到了花洒的下面。

    而他自己呢!则也是以抱、着许啸宇的姿、势,与三哥一同站在了花洒的下面。

    是的!他们两个人就这样互相拥、抱着彼此,一起在超大的喷水花洒下面站着了。

    完全也没有一个人,顾及到他们身上穿着的那些价值不菲的衣物,以及身上所带有的任何昂贵的配饰腕表(尽管防水)等附属品。

    张凤义这样做,就是要让许啸宇知道:享福他们可以一起来,受罪他们也要一起来。

    他们两个人这辈子,注定都是要捆绑在一起的,谁也离不开谁,但却必须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他张凤义不能伤他半分半毫,他许啸宇也同样伤不起张凤义!

    他们两个人不是爱情中的那两只会刺伤彼此的刺猬,他们之间的血脉相通,是关爱!是信任!是扶持!

    他们之间才真正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却又不能掺杂亲情、友情以外的任何东西(感情)!

    因为,一旦是涉及到这些,他们都会痛苦!都会得不到解脱!张凤义不想拉着许啸宇跟他一起下“水”。

    他是想要保护他家的三哥,这是他唯一能够回报给他的东西,而这东西对许啸宇来说又是一种更大的伤害。

    可是……是的!他家三哥,可不想要他的这种保护。

    两个人就这样艰难的呵护着彼此想要守护的人(东西),却没有一个人是获得安慰、满足与快乐的!

    他们两个人都是备受煎熬的……

    张凤义哭了,任泪水肆意的流淌,却又借着此情此景掩饰的很好!

    他不想让许啸宇看到这些,他的矛盾,他的别扭,他所有的顾虑,他选择了一个人来承受。

    如果把张凤义比作一朵花儿,他就是谷雨节气的花木——牡丹花。

    牡丹在春天的尾声才不疾不徐地华丽登场,不与桃李争妍,显出了应有的大气、雍容、庄、严!正所谓:“有此倾城好颜色,天教晚发赛诸花。”

    花王们在枝干更结实成熟了后才开放,又总能站在枝头的最高处……

    然而却没有几个人,能够理解花王的孤独、花王的忧伤、花王的眼泪……

    男人特有的那种嫉妒心,有的时候也是非常可怕的。因为太在乎对方,所以才会对所爱的人有特别多的严格要求。

    同时也对其寄予了很高的期望,也期望着能从对方的身上得到同样的爱。

    许啸宇也不例外,他一见到自己爱人的时候,就会想到他在将来不一定会属于自己。

    于是乎,在他的脑海中就会脑补出,很多狗血的画面来,这种痛苦就如噩梦一般总是缠绕着他。

    好在许三哥是个拥有着正确思维与判断力的人,他更懂得在什么时候应该是适可而止。

    因为知道自己若是再闹下去,只能是让两方都陷入到痛苦的深渊中。

    只是才过了有一小会儿,许啸宇也终于是在各种痛苦中、折磨中、挣扎中想开了。

    他抬起一只正在搂、抱着张凤义的手,轻轻的拨弄着张总额前被水淋湿的头发。然后,用商量的语气对张凤义说道:

    “小义,今晚是三哥错了!我们不站在这里了行吗?你明天还要出差呢!我去放水,我们到浴、缸里面好好泡、个热水、澡儿吧!你说好不好!”

    许啸宇本来还想借着酒劲儿玩儿一些诉苦,装委屈扮可怜的小节目。结果他家小义这样做,真的就把他给“浇”醒了。

    “好!”张凤义也温柔的答应着,因为他知道他家三哥不会再犯浑了,心里面也觉得舒服了很多。

    刚才的他心理活动是非常矛盾的,他是愧疚的,他是充满了歉意的,是对许啸宇充满了无数的愧疚与歉意的!

    他心里面装着的大石头,压得他也喘不过气儿来。能听到许啸宇这样说,他在精神上就放松了很多。

    说完之后,他就拉着许啸宇站到了淋不到水的地方,也不顾自己身上有多难受,就开始帮许啸宇解、衣服扣子。

    看着,眼前的大宝贝儿,许啸宇的心里又是再次的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矛盾的。

    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也是不断的被摧毁着,再被重新的修复着、重建着。作者:锦澜绣弦

    他也曾经想过:就这样守着自己的爱人,就这样相安无事的度日,也像以前一样的默默陪伴在他的身边,默默的爱着他,并为他奉献自己的所有。

    可是,一想到这个人在将来,可能会睡、在别人的床、上,会躺、在别人的怀、抱里,他就接受不了了,也承受不了这种锥心之痛了。

    看着张凤义现在过的不好,他心里也不好受。可一想到自己可能会失去他,许少就更不好受了。

    

    作者闲话:

    求枝枝!各种求!愿各种支持俺滴各位小们幸福哦!巴啦啦能量满满!快乐似仙哦!爱你们!(づ ̄3 ̄)づ╭❤~么么哒!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