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章 自私鲁莽酿大祸

章节字数:2540  更新时间:19-06-19 13: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七百三十九章自私鲁莽酿大祸

    是啊!我绝对不可以做出任何去伤害到他的事情,除非他自己愿意。我必须尊重我爱的人,必须尊重他自己的意愿!

    我是要好好的爱他一生的!我是想要跟他在一起过一辈子的!我从没想过要跟他玩一玩,从没想过要贪图一时的欢愉与享乐!

    方千逸睁开了眼睛,再次的看向了,那个自己为之疯狂的上帝手中的精美艺术品,他突然间有一时的失神。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是不是对的!到底应不应该破坏他们二人之间的见面,但他知道他必须这样做。因为,他不想失去他,他想让这个人成为自己一个人的所有物。

    方千逸弯下了腰,把自己的唇,轻轻的附上了张凤义宽阔平整的额头。一次,两次,三次,甚至他都不想停下来,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美妙了。

    有生以来,他才知道:人原来是可以这样幸福的!能毫无顾忌的,能随时随地的去亲吻自己的爱人,这种感觉不但是非常美妙的,也是特别幸福的。

    突然间他就又冒出来一个新的想法儿,我为什么要让他返回魔都呢?

    我为什么还要让他回到——那个有着很多人都在惦记他的地方呢?为什么不是我跟他到一个全新的环境中(城市)去生活呢?

    我为什么就不可以冒险的去试一试呢?可是那样做真的可以吗?真的可以吗?

    有一种声音在方千逸的心中呐喊着,在他灵魂的深处叫嚣着,在他不安定的血液里面沸腾着……

    直到后来,他才清醒的意识到:自己的做法有多么的荒唐!有多么的愚蠢!有多么的茹莽!他才知道自己的这一愚蠢的行为,酿成了怎样的大祸……

    ……………………………我是分割线………………………

    是的!张凤义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回忆是一件令人非常痛苦的事情。(2017年12月25日晚)

    回忆是一种对过去事物的“重逢”,美好的回忆令人难忘,是那种暖暖的带着余温的回味。痛苦的回忆同样令人难忘,是那种痛彻心扉的难忘。

    就算是一个心性再坚定再坚强的人,有的时候,也不能去触及到他(她)心灵深处——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那些鲜血淋淋的伤疤,在时间的光影里等待着愈合。但一旦是提及,就又会被重新撕开,且鲜血淋淋……

    最近张凤义经常会失眠,一方面是因为他腿伤的原因,更多的是因为王海涛的离世,给他带来的打击。

    现在的他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

    零零散散的记忆,就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的被串联,被重组,然而,能够连接起来的画面,也只是一部分记忆的碎片。

    没有更多的细节儿,是他能够回忆完全、完整的。作者:锦澜绣弦

    毕竟,他一直都是把生活的重心,全部都投入到了工作中去,从来也没有去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去注意更多的细节儿。

    若是他能早些发现:身边所有人来自情绪上的小小的波动,或是哪怕捕捉到一个异样儿的眼神,也不至于是现在这样的局面。

    就算他现在才明白: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能因为工作就完全的累住了自己的心。可是无论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有些事情,是他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有些事情,是他这辈子都不想去记起的。

    他宁肯自己忘记了所有的痛苦,只记得那些一想起来,就会让人的嘴角儿露出笑容的美好事情。

    可是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是任何一个人也无法逆转与更改的。

    就在他三十五周岁生日那天发生的事情,是他这辈子都不能忘记,却又是最想要忘记,也是最害怕去回忆的。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天就会坐在宾馆外,那个小花园儿的长椅上睡着了。

    当他醒来的时候,被蒙着眼睛,绑在了一辆车上,车在飞速的行驶着,不知道要载着他自己驶向何方。而在自己的身边,被“绑着”的还有另外一个人。

    他迷迷糊糊醒来的第一时刻,他就听到了王海涛的声音,他是根据声音判断出身边的人是谁的。

    他身边的人似乎在跟另一人说:“求你们先放过我们张总,我跟你们走,无论是你们想要开出什么条件,我们张总回去一定会给你们办到的。”

    那人却回答他说:“都跟你TAMA的,说了几遍了,这事儿我们老板说了算!你这个人烦不烦?还是快点儿闭嘴吧!要是再不闭嘴,我可就拿东西把你的嘴巴给塞上了!”

    “你是不是看我忙着赶路,而且不能在高速公路上随意停车,你就说个没完没了啊!早知道你这么烦,一开始我就应该把你们的嘴巴给塞上了。”

    张凤义听了之后,他从口音判断出:说话的这个人有着一口北方人才有的口音。也确定了此时,他们的地理位置是在高速公路上。

    他在脑海中不断的搜索着自己所在的地理位置,这里到底是通往哪个城市的高速公路呢?没有任何的其他信息,这又怎么才能判断出来准确的地理方位呢?

    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昏睡了多久?怎么就被绑在了车上?甚至是都不知道方千逸去了哪里?此时,在车上还有没有同样被绑在一起的方千逸呢?

    紧要关头,也不是应该纠结的时候,他立刻就发声问道:“王海涛是你吗?”

    只听那人激动的回答着:

    “张总,是我!您醒了啊!情况是这样的:我刚回房不久,就因为有点儿事情要请教您,就到您的房间去找您,敲了好一会儿门,也不见您开门,拨打您的电话,您也不接。”

    “当时我很着急,想要立刻就报警。可转念又一想,您要是有什么事情外出,一定会先告诉我的。我就心想着您可能独自一个人到外面去散步了,我索性就到宾馆的外面去找您了。”

    “我才走出酒店大门没多远,就看到有两个人架着一个跟您身材差不多的人,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因为距离有些远,我当时并不能立刻判断出来就是您,就跟在了他们的后面。”

    “我当时没有敢大声叫喊,也是怕大喊会惊动了这些人。当我走近,刚一看清他们架着的人是您时,我就被敲晕了。都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您!本应该先找人帮忙的!实在是对不起!”

    “快别说这些了,这不能怨你!都不是你的责任!都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还连累了你。那在你出来的时候,看到方千逸了吗?我今晚是跟他在一起出来的。”

    张凤义听了王海涛的话之后,他就立刻非常着急的询问着他,关于方千逸的消息。作者:锦澜绣弦

    他最关心的是方千逸的安危,如果这是一起绑架勒索,那方千逸此时,是不是就很危险了呢?他太担心方二少的状况了。

    此时,张总哪里还有时间分析王海涛的话,以及他所说话的可信与真实度啊!

    而且张总也不能确定,这件事情是不是方千逸做的,他也不能随意的去猜测他啊!

    如果这件事情真是这个小孩儿做的,他倒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至少他们现在是非常安全的。

    那万一不是呢?张凤义始终都是相信方千逸的,他更相信现在的情况是非常危险的。

    既然情况与处境是非常危险的,那他就得寻求解救他们的办法,而不应该去纠结其他方面的不是嘛!

    

    作者闲话:

    求枝枝!各种求!炎炎夏日,愿各位小主幸福安康!都照顾好自己哦!(#^。^#)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