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四十四章 红尘酣梦情如故

章节字数:2504  更新时间:19-06-24 05: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七百四十四章红尘酣梦情如故

    张凤义仿佛总是能听见那个稚嫩的声音,一遍遍的对自己说着:

    “凤义!今生我只会娶你做老婆!今生我只会给你做丈夫,只陪着你一个人。这一辈子我都要跟你在一起,永不分离!”

    “这只笛子你收好了!记得一定要收好了!这是我送给你的定情信物!我会用它吹出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妙美旋律。”

    是的,那个人曾经对自己许过很多诺言,可是后来,他竟然TAMA的出国了,留下了他一个人像个傻子一样的等,还等了那么多年。

    可笑的是:他张凤义还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信仰,他的声音;他的脸庞;他的稚嫩;他的阳光;他的任性;他的成绩;他的荣光……

    他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如阳光一般璀璨,仿佛都如钻石一般耀眼,仿佛如藤蔓一般死死的缠住了他的心,抓住了他的灵魂。

    时光境迁,岁月不老,人却换了容颜;蹉跎光阴,韶华逝去,唯愿不是落幕。

    我依然会为你喝彩鼓掌,只做你一个人最忠诚的信徒,你是否还会爱我如初?!直到海枯石烂?!直到地老天荒?!

    张凤义这次睡了一个很长的觉,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2017年12月26日晚十点以后)

    他轻轻的睁开了有些发沉的眼帘,房间中的一切,还像是睡前一样。

    他依然能够听到时钟发出的滴答声,或许只有这滴答声,才能提示他仍然是活在这个有生命色彩,但却留不住时光的三维立体空间里。

    在物力学上时间是属于第四维,它与三个空间维不同的是:它只有一个,且只能往一个方向前进,且不能倒退。既然时光无法倒退,生活就必须还要继续。

    愿我们每个人在生命的路途中,都能有人愿意陪着我们颠沛流离。作者:锦澜绣弦

    也愿我们始终都有盔甲也有软肋,善良的有原则,感性的有底线,以梦为马,随处可栖……

    张凤义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然后,缓缓的坐了起来。这会儿他的头也有些疼痛,他想:“可能是躺了太久的缘故吧!要不就是睡了太久了。”

    他所有的动作,都被外面的护工看见了。因为在这个房间里面,装着很多个可以夜视的摄像头,在外面还有连接着几个电脑的监控设备显示屏。凡是屋内发生的所有情况,都可以从各种角度观察出来的。

    张总刚一坐起来,就立刻听到了脚步声,脚步声非常的清晰,只要是来到了门前,他就能听见。

    虽说这里面的隔音非常的好,可黑暗中的人,对声音就总是充满了非常敏锐的感官。

    脚步声刚停止,他就听到了敲门声。随后就是一个男中音很客气的说道:“张先生,我们可以进来吗?”

    每个护工来到这里,都是提前经过训练的。而且方千逸也对他们提出了非常严格的要求,他告诉他们,在没有得到张先生允许的情况下,他们任何人都是不可以随意进出这里的。

    张凤义淡然一笑,每次都是这样,只要是他一睡醒,无论是在什么时候,都会有人立刻过来服侍他。

    “可以!进来吧!”睡了太久,且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过话,他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头疼的症状已经减轻一些了。

    可是,在吞咽唾液的时候,他的咽喉还是有些发疼的。这会儿张凤义才想起来,他在睡前就是咽喉疼痛来着。

    门被轻轻的推开,外面的光束从门被打开的一刻,毫不客气的撕裂了夜的黑,投射在了黑暗中的身影上。

    “张先生,请问您需要帮忙吗?”一个男中音响起,划破了夜的寂静。

    “没有,我只是想要坐一会儿。”从口中发出的声音,都让张凤义听不出这就是来自自己的声音了。

    “张先生,我建议您先喝些甜汤(特质补汤),您已经有两天没有进餐了。现在,我就去给您端过来一些好吗?”

    护工郑润又一次征求着张总的意见,这是他每天的本职工作不假,但其中更多的是对这个独特男子的心疼与怜惜。

    郑润就站在门口看着张总,并没有直接进、入房中。那也是因为没有得到张总的吩咐,他不敢直接上前靠近。

    他知道那个人不希望任何人靠得太近的距离,除非特殊情况,要不然必须得离他几米远的距离跟他说话。

    “小郑,我现在还没有胃口,可以选择不吃吗?”

    “那怎么行呢?您的身体还要不要了?也不能总是靠输液维持吧!更何况您的身体状况真的很特殊,我真是怕您支撑不住,我希望您能接受我的建议。而且我们……”

    郑润还想要再说下去,可又觉得有些不妥,就没有再继续了。要不然,他一定会很难做的。

    “每次我一睡醒了,方千逸就立刻会过来,今晚他怎么没来呢?”

    “哦!您说方先生啊!这会儿他还不知道您已经睡醒了呢!他现在正跟着另一位方先生在厨房里忙着呢!”

    听到了另一位姓方的先生也在,张凤义的心里面立时间就又充满了无数复杂的情绪。

    是啊!还会有别的方先生会出现在这里,为他张凤义亲手做羹汤了吗?那是他此生的挚爱龙隆哥哥啊!他对自己的种种好,怎么能不让他张凤义为此而感动呢?

    “我知道了!请小郑先离开我的房间吧!在我有需要时,你再过来。还有,先不要告诉他们我已经睡醒了。”

    感动归感动,可是现在张凤义真的是不想见到方龙行。毕竟有很多的误会,他们还没有彻底的打开呢!且是他自己也有很多的错处在先,总觉得需要一个合理的过度阶段与缓冲时间。

    他张凤义生死都不怕,还怕什么面子吗?这面子是不值钱的不是嘛!可他还总是觉得二人见了面会很尴尬的,他一时间还接受不了就这样与那个人见面。

    “可是张先生……您最好是接受我的建议,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的为您隐瞒,希望您的谅解。”

    张凤义已经睡醒了的事情,郑润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跟方千逸隐瞒不报的。作者:锦澜绣弦

    身体是最大的事儿,这个在雇主眼中看为非常金贵的人,万一因为自己工作上的疏忽,在身体上出了点儿什么状况,这是他没有能力承担起来的责任。

    再者,医者仁心,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护理的人,这样的作贱自己的身体。

    更何况这些天相处下来,他发现这个人真的很好,也特别的优秀,他更希望他获得健康。

    “随你的安排吧!”张凤义这个人啊!总是外面装着一副冷漠绝情,且是生人勿进的皮囊,内里却是见不得他人犯难的主儿。

    他能设身处地的体谅他人的难处与不易,而后,又对他人抱以同情与理解。尤其是几经生死之后,他把这些看得更为珍贵了。

    “请张先生稍等,我很快就回来。”郑润回答后,抬脚就出了卧室的门,之后他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转过身来问道:

    “张先生!请问您现在需要开灯吗?要不,我先把靠枕放好,你先在靠枕上靠一会儿,您这样坐着有些危险。”

    郑润不但要考虑到他的安全问题,还要考虑到他腿伤的问题。这样的姿势坐着,真的不利于腿伤的恢复。

    

    作者闲话:

    求枝枝!各种求!时间过得真快哦!转眼又要到月末了!愿小主们新周工作、学习、生活都愉快哦!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