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二十五章 用我余生补亏欠

章节字数:2487  更新时间:19-09-13 06: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八百二十五章用我余生补亏欠

    而张凤义这个人则是一个比较特殊的例外,他这人无论身在何处,不管他都经历过什么样儿的痛苦,他始终都能够保持着一颗初心,而不会被任何人任何事所影响。

    他既有上海男人的精细自律,又有北方男人的哥们儿义气,又不缺乏温州人、福建人互相扶持共同寻求发展的凝聚力。

    都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每一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都会被这座城市的历史与底蕴所感染、所影响。而张凤义却把他早已经就植入骨髓的精品灵魂,以别样的形式绽放了出来。

    可以说,他这个人的心灵是最为干净、最为纯净、最为纯粹的。

    试问:像他这种简单,并干净到像清澈的白水一样的人,又怎么能让人不去喜欢、不去珍惜呢?

    许啸宇很快的就接听了张凤义的电话,他此时也是刚刚走进公司总部的办公大厦。

    早在许啸宇没到公司之前,他的大秘书田梦迪就给他打过电话,并告知他张总今天亲自过来公司的事情了。

    全公司的员工,都知道他们许董事长,到底得多宝贝他的这几个兄弟,尤其是对张总就更是宝贝的不得了了。

    许少告诉张总,让他在杜老大的办公室等他,他一会儿就上楼来了,就挂断了电话。

    张凤义放下了手中的电话,这时,杜鹏远已经是把茶水给他倒好了。他们三个人就一边品茶,一边闲聊着等许少了。

    不出三分钟的时间,许少就赶到了杜鹏远的办公室。

    他一见到他家小义就露出了一个特别开心的笑脸,并按捺不住欣喜与兴奋的对他说道:

    “小义!你可真不乖!让你在家里好好的休息,你还是不听话的跑过来了!就你这样折腾,你这双腿还要不要了啊?就你一个人让司机送过来的吗?方总他没亲自过来送你吗?你的私人医生跟护工没有陪同你一起前来吗?”

    许啸宇一连串的问了好几个问题,可见他该有多么的关心他家的小义了。

    他就连招呼都没有顾得上跟杜鹏远和白景天打,就连珠、炮儿的说了这么多。

    当杜鹏远和白景天看到许啸宇的笑容时,心里面就有底了。

    而且他还以这么快的速度就出现了,显然是没有因为不好的情绪,就开始自暴自弃的消极怠工,也是让他们最感欣慰的。

    这两个人给了彼此一个眼神之后,就都同时站了起来,说是坐久了,要去活动室里活动一下筋骨。

    实则,张凤义跟许啸宇都知道,他们两个人是想找借口离开一会儿,好给他们二人创造出更多的私人交谈空间。

    在离开之前,这两兄弟是都以一种:只有他们都能读懂的眼神,瞟了许少好几眼。

    鼓励、安抚他是一方面,更多的是让他知道:说话要懂得收敛点儿,可别把他们家的小四儿给惹不高兴了。

    要是惹不高兴了,也只能是他自己去贱贱的哄,那两兄弟是打死也不会帮他许啸宇说一句好话的。

    他们眼神中所透漏出来的意思(信息),大体上是在说:三兄弟啊!你自求多福啊!不是咱哥们儿不想帮你啊!是我们想要帮你也爱莫能助啊!

    这手心手背都是肉的,你让我们帮谁说话吧!只能是不偏不向了啊!你可别怪哥们儿不讲义气啊!因为咱可都是亲哥们儿啊!

    而且你们之间的关系那么微妙与特殊,我们两个人还怎么插手?即便是插手后,又能说些什么呢?!

    在看到他们二人瞟向自己的眼神后,许大少爷都已经知道:在这二人的脑海里面,究竟都是怎么想的了。

    因为兄弟间多年的默契,已经让他超绝对的心领神会了。他也微笑着向他们点头,表示出自己能控制情绪,让他们不要担心。

    那两个兄弟脚前脚后的离开了办公室,偌大的空间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许少就在张总的对面坐了下来。

    “啸宇,你还没有跟我说,为什么今早来晚了呢?你可别跟我说路上堵车的这个理由。”

    张凤义没有直接回答,许啸宇对自己提出来的那些个问题,他只是一针见血的问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他就是想知道是什么原因才导致三哥晚来了,这是一种变相的对他三哥的关心。

    也只有真正懂他的人,才会明白张总内心中的想法儿。

    “我能有什么原因啊!昨晚上想你想得睡不着觉,回去后很久才勉强入睡。本来是给自己定了闹钟的,结果几个闹钟的铃声,都没有把我给吵醒了,就起来晚了呗!”

    听了许啸宇对自己说的话之后,张凤义的脸一红。为了掩饰心中的慌乱与不适,他立刻端起茶杯,猛的喝了一口,都差点儿把自己给呛到了,然后他才又问道:

    “那你走之前,方千逸离开了吗?”

    这算是在转移话题,化解尴尬吧!可许啸宇对自己说的确实是实话,张凤义真的都找不出一点儿反驳他、责怪他的理由。

    说实在的,张总也不忍心对现在的三哥再进行什么言语上的责备,他心中充满的更多的是对他的心疼与怜惜。可他又不想在许啸宇的面前,表现的过于明显了。

    “没有!到了我那里后,那小孩儿跟我吃了一顿饭之后,才去睡觉的。小义你放心吧!我交代过那里的负责人,会把他给照顾好了。人在我那里,你完全可以放一万个心!”

    “小义,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显然我那些弱智问题都不该问出口是不是?不过话说回来,今天我真的没想到:一来到公司就能看到你!”

    看到张凤义动作上的慌乱,看到他被自己逗得双颊发红,许啸宇心中的郁结就减轻了很多。

    “那三哥的意思是:我就会跟那个姓方的人,在家里腻腻歪歪的过我们的二人世界,而不管自家兄弟们的死活。从此以后,也不出来维系我们之间,这份比精金还要坚固的友谊了呗?”

    在许啸宇的面前,张凤义总是会忘乎所以的逍遥自在,说话更是极其的随意。

    实际上他很难把握住当自己看到三哥时,从内心深处所产生出来的欣喜和安适。

    可这份心中的踏实感,依赖感,他只能隐藏到心底的最深处。

    张凤义永远会承认:他喜欢许啸宇,真心真意的喜欢过他!这种不是爱情,却类似爱情的喜欢,也将会永远的成为他一个人心中的秘密。

    张总不想让他人再对自己的行为、言语,产生某种程度上的误会,也不想再处处的留下不该有的情愫。

    他只能把对许啸宇的那份别样的、极其特殊的感情,封埋在昨天的旧时光里。然后,与他相守相扶一生的做好亲人、兄弟!

    所有的爱恨情仇终是一场空,一声叹息,一世的辜负与怨恨,又何必彼此再伤了彼此的心呢!唯用余生的守护,弥补之前对你所有的亏欠,我与你才会有个完美的、完整的不悔今生。

    “小义!你可千万别胡思乱想啊!三哥说这些话,可没有别的意思啊!我只是在想,你会过几日才能来呢!都说小别胜新婚的!我想你们怎么也得……也得那个啥……”

    这算是一种变相的表达内心中的嫉妒吧!许啸宇知道这样说话很不好!可他就是想要说出来,说出来了,反而是感觉到轻松了。

    

    作者闲话:

    求枝枝!各种求!非常感谢各位小主一直以来对偶的各种支持与厚爱!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成长的动力!永远都爱你们哦!(づ ̄3 ̄)づ╭❤~祝大家:中秋快乐!花好月圆!阖家幸福!度过一个愉快的假期哦!o(* ̄▽ ̄*)o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