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两年约定之笑谈

章节字数:2486  更新时间:20-06-20 08: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两年约定之笑谈

    “而且我的小义他傻的单纯,傻的可爱,可你跟他是两种性质啊!对我而言你并非单纯的善类,就是非常危险的分子一个。”

    “我们之间并不能实现完美的互补,可以说我们可能是属于同一类人,我们之间只能成为合作伙伴,并不适合谈感情。而像我这样工于心计的人身边,应该跟着一个单纯一些的人你懂吗?”

    许啸宇之所以会跟关英爱说这些话,也是在拖延时间,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大人,也可能会意会他人来观察着他们这边的行为与动静,他是为了让老人家都能安心,他才勉强着跟关英爱聊了这么多。

    说了这么多,也是想要让关英爱看清楚形势,不要再对自己有太多的痴心妄想,也不要为了他们之间的复合,再做那些个不自量力的,且极其令人作呕、生厌的事情,更不要继续的纠缠于他。

    “看来你去意已决,我若再做过多的挽留,也是强人所难的事情了。之前,你曾经给过我一年之约,但现在我想跟你求个两年之约。”

    “从现在起,两年以内,我们要是都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伴侣。那么,余生我们就依然在一起将就着凑合着过。”

    “若是我们都找到了,能让自己心怡的对象,我们就按照之前的约定,好聚好散!”

    “且我跟你保证:在我们彻底的分手之后,我们也绝不互相的诋毁,绝不互相的中伤,绝不互相的进行无厘头的撕、逼。”

    “从此,我们二人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就是一别两宽的互不该欠!你看怎么样?”

    关于许啸宇现在对于自己冷漠,与极其不在乎的态度,让关英爱感觉到很是无奈,很是无解,很是痛苦。

    可痛苦归痛苦,伤心归伤心,事情还得继续进行,生活还得照常去过,她也只能是先忍下来了。

    现在的她因为对许大少爷无计可施,也只能是用迂回的权宜之计,来暂时的拴住他了。

    也是因她绝对有那个方面的把握,她相信自己能把握住、控制住并稳定住现有的局面。

    她深知:以许啸宇的心性与为人,在两年之内,是绝对不会给自己找到如意的、称心的另一半的。

    这个约定只要是他点头同意,怎么看怎么说,都是她关英爱赚了大便宜的。

    只是关英爱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却完全的忽略了,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着一个打不破的刚性魔咒。

    那就是:永远都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在未来的未来,在以后的以后,谁也无法预知,谁也不能预见自己的未来,谁也不能预见任何人的未来,谁也无法完全的把握住自己与他人的生之命途……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但至少现在在关英爱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她倒是十分的胸有成竹的。

    “好!一言为定!你现在可以回自己的房间去休息了!也要记住了:在你没有彻底的决定好了什么事情之前,最好是先管住了你的嘴,同时,也要管住了你自己的行为。”

    “且你我之间,在这个两年里,绝对不可以互相干涉,我愿意做什么事情,无须跟你打招呼,而你也只能是当个合格的旁观者。”

    “当然,你也同样是自由的,我也不会参与你的任何事情。你可以跟任何人去接触,或是随便跟谁去约会,只管大大方方的去,不用避嫌。”

    “你若是干涉了我的事情,或是做了不遵守今天约定的事情,我们之间的口头约定,随时可以作废了!你立刻就搬出这里!”

    许啸宇淡淡的回道,他也是算准了时间,也认为她现在出去是比较合适的,也就不想与她多做纠缠了。

    至于她所谓的跟他之间的约定,日后再议,至少现在能换来他耳根子的清净。且这个女人,在近期内也不会再来骚扰自己了。

    最重要的是他认为:他们之间的约定,就是极其小儿科的笑谈。别说到了日期后,他会对她如何如何的。

    就是现在他就已经是断定了:自己根本就不会去遵守,他们之间所谓的狗屁约定。

    而且,他也会自己想办法,用最短的期限,让这个女人对自己彻底的死心。

    不是他许啸宇对她的狠绝,相反的是他对她的负责任。因为他明知道:自己根本就给不了,她想要的那种所谓的幸福。那他就不要再去做个恶人,耽误人家女孩子,去追求属于自己幸福的权力了。

    最主要的是:感情的事情,是绝对不可以拖泥带水的,反之就是误人误己!伤人又伤己的不明之举。

    “晚安!你也早些休息吧!”关英爱说完,就真的很乖巧,很懂事的,从许少的房间内退了出去。

    许啸宇继续往浴室走去,刚要进、入浴室,他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他还以为是他家小义给他打来的呢!当时很激动,看也没看手机屏幕,立刻就接听了。

    在接听了之后,他立时间就很失落了。原来是生意场上的朋友,要约他明晚一起打牌的事情。他悻悻的放下了手机,继而又去了浴室。

    洗完澡出来后,他一个人没事儿,就给自己开了一瓶红酒,一个人独自的喝了起来。

    因为,对某个人痛彻心扉的思念,酒劲儿也随之上头,他就有些微醉了。

    他一个人靠在单只沙发椅的靠背上,又开始魂游天外的胡思乱想了起来。

    是啊!有些东西,一旦是彻彻底底的失去,就再也找不回来、收不回来了!他现在是特别的后悔,可是后悔还有用了吗?

    一想起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男人,他的心像是被硬生生的从中间给撕成了两瓣儿,他的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了灵魂一样。他站了起来,走到了窗前,在那里恍惚了很久。

    是的!他所有的道貌岸然,都被真实的现实,狠狠地撕碎。最后,才又在无数的挣扎中,找回了自己。

    现实中的那个亲手摧毁了自己幸福的自己!他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最可悲的就是:到最后,他发现他仍然是那个可怜的自己。他撕心裂肺的发出了一声,毫无任何意义的低吼。

    但在这个时候,所有的言语,恐怕早就失去了,能作为表达他所有复杂心绪的意义。

    那些简单的词汇,也无法表达出他内心中的苦闷,唯有靠着发自灵魂的本能的嘶吼,来发泄、宣泄出来,那些灵魂深处最原始的愤怒情绪。

    他就犹如一只困兽一样,再也无法招架内心中的波涛澎湃,所有的不良心绪,而后,很快的就又将他整个人都死死的吞没。

    他曾经的算计与只求自己痛快,不管他人好坏、死活的残忍,今天却成为了凌迟他自己的刽子手。

    他今天才知道:什么才叫做人们口中常说的报应,到底报应都是些什么样的事情!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放过谁,他自己果然是受到了报应了啊!

    或许是因为压抑了太久的缘故,他随手抓起了茶几上的花瓶儿,仍在了地上。随之花瓶儿被他摔得粉碎,玻璃碎片也被溅了一地。

    他拾起一片玻璃碎片,攥在了自己的手心,很快就有很多滴鲜血,滴在了地板上,已经滴在茶几边儿的地毯上。

    他是想要用疼痛让自己记住:但凡能伤害到所爱之人的事情,全部都不要再去做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