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人生一世草木春

章节字数:2524  更新时间:20-09-29 09: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人生一世草木春

    哪怕是为了他去赴死,他也会成为一个最英勇的斗士。

    只要是小义他还需要自己,那么他许啸宇就会为了他,战斗到最后,并为他坚守好最后的阵地。

    许啸宇当真是因为自己的格局与风度,奠定了他强大的内心。

    是啊!心绪再烦,也别忘记了微笑;事情再急,也要注意说话的语气;工作再忙,也要注意休息。

    日子再累,也要知道疼爱自己;生活再苦,也别忘记了坚持到底;就算受伤,也别放弃了该有的信念。

    就算痛苦非常,也别放任自己随波逐流;当失意的时候,也别忘了自我鼓励、自我勉励。

    即便是自己过得特别的落魄,也没有必要去妒忌他人;若是感觉到绝望了,也不要别忘记了去看日出,因为太阳每天都会升起,因为时间,不会因为某个人而停留,岁月将一切都会带走。

    当然,在高兴的时候,也千万不能忘乎所以,飘飘然的忘了所有,还需记得自己谁,并知道自己的半斤八两。

    若是在享受成功的时候,也别忘记那些曾经帮助过自己的贵人们。总是要对身边的所有人献上自己的祝愿与祝福……

    方千逸在听了许啸宇的话之后,只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许啸宇的看法。

    而后,他突然间就变得沉默了起来。他方才想要去挑战许啸宇的异样心思,立时间就消失不见了。

    他也不想再撕烂许啸宇嘴,也不想敲掉他的满口牙了。

    至少现在,他再也不想在他的面前,做个不好不坏的人了。

    他也突然觉得:做个不好不坏人,并不比做个烂好人还要爽了!

    他完全的卸掉了,那个特别坚硬且带刺的外壳。也不想在他的面前,有那种装腔作势的伪装了。

    他也没有什么心情儿,去探究许啸宇跟张凤义,那些个私密的往事。

    他就像是个泄了气的皮球儿一样,就像是个毫无生气的布娃娃一样,一个人陷入到了属于自己世界的沉思中。

    这个人是值得他方千逸尊敬、尊重、敬重的人,他身上的优点,真是够他自己去学习的。

    他为了自己的挚爱,也牺牲了很多、很多,孰对孰错?孰是孰非?无须仔细的去辨明,只因为心中有挚爱有纯爱,就足够了!

    因为,真正的爱,永恒的爱,爱他人超越爱自己的爱,当真是可以遮掩许多的罪过。

    无论如何,这个男人也同自己一样,都是深爱着那个人的。

    他们只是在表达爱的方式与方法上,出现了极其严重的错误了。

    但他们绝对没有:真正想要去伤害的他的那份心!

    只是因为自己的愚蠢,酿成了错误,皆属于无心之过。

    即便他们很是不择手段,即便他们很是利欲熏心,但他们的初衷都是想给那个人,带来属于自己的那份幸福。

    他们都想好好的去爱他、照护他,并跟他携手走完今生。

    此时,二少爷真的再也找不任何的理由,去羞辱许啸宇了。

    之后的一路上,在他们共同乘坐的车内,都无比的安静。

    这边张凤义和方龙行,在离开家的时候,就知道他们两个人共乘了同一辆车,也便没有去打扰到他们之间的沟通。

    虽然他们都有意想要撮合这两个人,但却都没有直接的去干涉什么,也并未刻意的去为他们安排什么。

    毕竟,缘分这东西,是件非常奇妙的事情。并不一定全都靠外力,或是外界的因素,就能促成的。

    他们都尊重每个人的选择,也不会因为自己的缘故,就刻意的去安排他人的命运。

    他们就只能是本着一切随缘的态度,静观其变。

    但在关键的时候,他们会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但必须是这两个人都同意的情况下,不然,他们不会让其中的任何人感到勉强,或是为难的。

    一路上,因为张凤义的心情儿,比较沉重、沉痛的缘故,这两个人之间的话并不多。

    早晨起来的时候,还是个大晴天,走着走着,天就下起了冰冷的零星小雨。

    而后,由于温度的降低,受到了一股强冷空气的影响,就下起了雨夹雪。

    当来到了墓园的时候,天空依然是下着雨夹雪,仿佛老天都能感觉到张凤义内心中的伤痛似的。

    这场雪,就像是张总此时的心情儿一样。

    整个墓园沉寂而肃穆,因为是冬天的缘故,更是显得多了几分凄凉。仿佛这份凄凉感,都成为了长眠于此所有逝者的难解的悲哀。

    只有长青的松柏输,还能让人找到一些有关于生命的色彩,还能让人看出那种对已逝者——虽死犹生的美好希冀。

    只可惜:人生一世,草木一春。来如风雨,去如微尘。纵使三千繁华,终不过是一捧黄沙。

    无论任何人,都终是难以逃脱死亡的命运与结局……

    他们四个人撑着伞,来到了王海涛长眠的墓前。

    在摆上了所带来的很多花束后,他们都轮流着给王海涛行礼,表示对其的尊重与哀痛。

    也都一一的跟王海涛打了声招呼儿,尽管他们得不到来自他的任何回答,但却感觉到在冥冥之中,在无形的虚空之中,有一种叫做爱的力量,将他们彼此的灵魂牵引着。

    待他们四个人都行完了祭拜礼之后,张凤义就表示说,自己要单独留在这里,多陪一会儿王海涛。

    这三个人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们二人之间的感情,存在这极其特殊的意义。

    他一定是有很多心里话,要对王海涛讲的。他们也不好在一旁打扰,就都表示说,他们到一旁去等他,过一会儿再过来接他。

    方龙行让张凤义坐在轮椅上不要乱动,以免会摔倒了。并在他的腿伤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毛毯,怕他的腿受凉了。

    而张凤义却坚持着说要站在这里,方总实在是无法改变他的坚持,也就同意了。

    在他小心翼翼的将张总扶着站起来之后,并给他递上了支杖。

    却又不忘叮嘱的对他说到:“凤义一定要乖啊!今天我只给你十分钟的时间,现在就计时开始,十分钟以后,我就过来这边接你。”

    张凤义只是看着自己的爱人,并没有做出回答,却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方龙行怕他过于的悲伤,又补充说明道:

    “等日后你的腿伤好了,你想在这里站多久就站多久,我也会经常陪你过来看他的好吗?”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既然如此,我们谁也无力回天了。而且他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结局(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你一定要答应我,不许要胡思乱想了,不要把什么事情,都往自己的身上扣。这些跟你都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也无需自责。”

    “虽然,我们不想要这样的结果,可这毕竟已经是成为了既定的事实,你也不要过于的难过了好嘛!”

    许啸宇跟方千逸也表示说,很赞同方龙行的想法儿,并也都各自劝勉了他几句后,才跟着方总一起往远处走去。

    他们三个人在劝解张凤义的时候,却是出奇的达到了意见的统一,实属难得。

    不然,这个三个人见面后,都各怀心思的,各持己见的,真是不容易相处到一起去。

    带他们三个人转身离开后,张凤义把自己手中的雨伞,盖在了王海涛的墓碑上。

    方龙行回头看到了他的动作后,因为出于心疼他家小呆呆的缘故,他就想要转头回去阻止他的行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