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礼貌相处掌分寸

章节字数:2503  更新时间:20-10-16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礼貌相处掌分寸

    “不太好的现实对每个人来讲,对于当事人来讲,可能都是非常残酷的一件事情。可是呢!无论好与坏,我们都是要接受的不是嘛!”

    “我那么喜欢你,却求而不得,我不得照样儿得接受,照样儿得强颜欢笑吗?谁谦让过我了呢?谁真的想要去成全我了呢?”

    “你千万别说,你对我一点儿都没有动心,你也别说,你没有把我给放在心上过。在我这里,你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不然,你为什么要管我的死活啊?!不然,你为什么会隐忍不发到:什么事情都不去追究的程度了啊?”

    “凤义!你到底都在逃避一些什么呢?像我一样不好吗?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了!我爱上你了!就是爱上你了!”

    听着自己根本就听不懂的话,张凤义感觉到很是恼火儿。

    我什么时候,喜欢上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了啊?

    我什么时候,对这个人好了呢?

    这个人是哪个部门的员工啊?我怎么不记得了呢?张凤义绞尽脑汁的想着。

    是因为他长得很像一个人的缘故吗?是因为我认为他长得很像一个人,就对他百般照顾过吗?我怎么一点儿都不记得了呢?

    我何时,会把龙隆哥哥以外的人,在毫无底线、毫无原则的情况下,装进心里了呢?

    我的心中只爱我的外公外婆,我的龙隆哥哥,只在乎我的三哥啸宇,以及我大哥杜鹏远,我二哥白景天啊!

    除此之外,就是比较在意我的秘书王海涛了。除了这些人之外,我不记得我还对谁上过心了。

    “凤义!你怎么不跟我说话了呢?你是在逃避什么吗?还是不喜欢我出现在你的面前?”

    在这张一直都盯着张凤义看的年轻而帅气的脸上,看不出几分的喜悦,倒是透漏出了些许的悲哀与忧伤来。

    对这个人张总不知怎么的,就心生几分的同情与怜爱,他自己都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他甚至都在想:我跟他初次见面,为什么会在还不知道他是谁的情况下,对他动了恻隐之心?

    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道:“请问在未来我会跟你相处的很好吗?我们会成为很熟悉的人吗?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你现在明明就坐在我的面前,而为什么你要跟我说:你会在未来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我的未来将会跟你产生什么样的联系?我们之间的关系会是怎样的?”

    “而且,你为什么要问我说:我在逃避一些什么问题?我这个人虽然不能算作是什么品德特别高尚的人,但我行事为人一向光明磊落,何必会因为一件事情而去逃避,这不是我的行事风格。”

    “我从来都是在解决问题,而不是在刻意的去回避一些什么问题。”

    “虽然总是在费尽心力的未雨绸缪,总是喜欢规避风险,但绝不会在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袖手旁观,或是不闻不问。”

    梦境里面的事情,很扯也很荒诞,可他全然不知自己此时是在梦里。竟也不知自己在梦里,还有着当话唠的潜质。

    所有梦里的片段,不管是痛苦的、悲伤的,还是幸福的、快乐的,还是充满疑惑的,都像是平日里的生活一样。

    即便有些东西太过天马行空,尽管有些不切实际的场景出现,可梦中身,却都非常入戏的参与其中。

    甚至一个梦里有着很多不同的场景与画面出现,梦中身也不会感到意外,自身也很自然的就能融入到了其中,张凤义也不列外。

    “你我的相遇,本来应该是一个美丽的故事,只可惜后来因为我的任性妄为,却酿成了事故。你说此时,我该怎么跟你进行表达?”

    “我说我认识你,我叫着你的名字,可在你见到我的时候,却表现得你根本不认识我的样子,还说不认识我。”

    “为了不让你感到特别的困惑,或是难做,我只能说我们会在未来相遇了。”

    “我跟别人打赌说,你会记得我。可是很显然,我在你的生活里,真的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原本我是应该表现出很伤心的,很失落的样子,可是我又不能去表现那种伤心与伤情来。因为我没有立场指责你是否会记得我,我又不能跟你生什么气。”

    “我只气我自己,为什么没有好好的把握住你。为什么就在你的心上,给你留下了那么多的坏印象,以至于让你把我,彻底的给关在了心门之外。”

    “并始终都不愿意,让我跟你的生活产生一点儿的交集。凤义!你说我是不是混的很失败啊!”

    梦中人,如此说道。可是张凤义真的是对这个年轻人,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他很想起他是谁,可无论他怎么去想,他的潜意识里都不存在,只能用不认识来解释最为合理。

    “你跟谁在打赌?你们之间到底都在赌些什么?赌我认识与不认识你?”

    “赌我会不会想起你?还是赌我对你的故事,会不会感兴趣儿?”

    “其实,我想对你说,即便是有些人。早都已经刻在一个人的灵魂上,也不可能会经常见到或梦到。”

    “更何况那些没有总是去接触的人,就更不可能轻易的记住或想起了。”

    “这位朋友,实在是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也想不起来我们到底在哪里见过,也不认为我们之间会有着怎样的交集。”

    也许是对这个年轻人,感到很是亲近的感觉,张凤义放放松了警惕。

    梦里的环境,是他的私人办公室。

    若非他特别重要的客人,或是这个人具有着特殊的身份,以及经过特殊的约定,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在这点上,梦里的他倒是能划分清楚的。

    来者皆是客,无论他是谁,出于礼貌也应该热情的招待他,并认真的回答他所提出的问题。

    没有刻意的讨好,也没有刻意的争锋相对,只需求得地位的平等就可以了。

    保持属于自己的风度与交友原则就可以了,也无须跟任何人献媚,更无须说些谄媚的言语。

    做人有时像个哈巴狗一样的摇尾乞怜,莫不如就保持自己该有的风骨了,至少不会完全失去了他人对自己该有的尊重。

    但他从来都不想刻意的去给人造成,跟人很亲近的错觉。

    一切事物的来源,皆有因由,皆有定数,可这样的相遇,这样的不期而遇,他宁肯在自己的生命中少来几次为妙。

    麻烦!真的很麻烦!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君子之交淡如水的相处模式,是最好的、也是最妙的。

    “凤义!不管你认不认识我,但你只要知道:你是我,为我自己而编织的一个梦就行了。”

    听到了这样的回答,张凤义感觉到很可笑。真的没有想到,自己此生还能被别人当做是一场梦。

    于是他便对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说道:

    “看来,我们之间可能会有故事,或者像你口中所说的那样,只是这个美好的故事,终究是变成了一个事故。”

    “你是不是想要跟我讲一讲你的故事?若你想要对我说,就尽管说好了。”

    “可我想告诉你:每个人对故事的表达形式,或许就应该是当事人,在心中对这个世界了解的内核,才会以不同的形式而去表达,而故事的形式,也会以不同的方式出现。”

    “有的人喜欢低调的去陈述,有些人喜欢实事求是的去陈述。”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